未分類

「小王爺.」風化羽大吼一聲.隨即明白過來.

「這個機會.千載難逢.千萬不可以錯過.」風化羽猛然掏出一大把仙靈礦石.這些都是他的珍藏.不到萬不得已.絕不使用.

但是此刻.他像是不要本錢一樣.將這些仙靈礦石.全部塞進口中.同時再次取出一塊品質極高的增幅水晶.狠狠一下.刺入自己的手臂.

轟.

一聲巨響.風化羽的真氣.剎那之間.得到補充.鬚髮怒張.整個人像是沸騰的火山一樣.氣息節節提升.

「本命金丹.法外分身.」

緊隨少年之後.風化羽身後爆發出金色漩渦.一個高達萬丈的金色巨人.邁步而出.王者之道四面勃發.化身鬼神.幾乎可以媲美蒼天.大手一揮.狂風暴雨.電閃雷鳴.風和日麗.白雪皚皚.在它掌心肆意變化.和少年的法外分身一起.合二為一.當空橫壓.滾滾而來.天河斷裂.世界混沌.要將秦逸.徹底擊殺. 凌冽罡風.撲面而來.瞬間產生的壓力.足以摧毀一切.

秦逸甚至都覺得.自己所處的空間.都搖搖欲墜.隨時都會將自己徹底碾壓.連靈魂都被扯碎.

不過秦逸的臉上.絲毫沒有惶恐和慌張.甚至好像這一切.都在他預料之中.

「很好.你們現在表現出來的力量越是強大.我就越是滿意.」秦逸眼中精芒一閃.嘴角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笑意.「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機會.不逼迫出你們最強的殺招.我怎麼可以肆無忌憚地吞噬.你們受死吧.」

秦逸想要晉陞.需要吞噬極為強大的力量.

所以之前.他不斷誘導.激怒風化羽等人.讓他們此刻忍無可忍.使出自己最強的殺招.最猛烈的怒氣.

這時候.再將他們一舉吞噬.才可以將吸收的力量最大化.將好處擴到最大的程度.

秦逸連連催動真氣.鋪天蓋地的金葉.彼岸蓮花.紛紛揚揚.迎著對方而去.

一時間整個天空.處處破碎.堅固的虛空.此刻都搖搖欲墜.被撐到極限.隨時都可能炸開.崩潰.

三大法外分身.在天上猛烈相撞.

砰砰砰砰.

每一尊巨人.手臂都有千萬丈.當空橫掃.將天幕都磨平.撕開.日月星辰.統統炸毀.

巨掌一抓.立刻就有千萬金葉.被抓入大手中.金戈交鳴的巨響.滾滾蕩蕩.

「殺.」秦逸真氣猛烈洶湧.日月當空.將潛力連連提升.極限不斷突破.整個人彷彿跨出時間長河.進入永恆.

千葉猛烈一刺.瞬間就刺殺了億萬下.

風化羽和少年兩人的法外分身.全身上下.彷彿大串大串的鞭炮.匯聚成瀑布.從天而降.轟然而下.爆炸出璀璨絢爛的衝天火光.

但是兩尊法外分身.卻是不依不饒.不顧全身炸響.氣勢洶洶.凶神惡煞.一步都到了秦逸面前.一股股氣息.從體內噴射出來.噴射成了日月星辰的圖案.每一次吐息.都製造出一片天地.雷鳴閃電.山崩海嘯.地動山搖.無數災難.浩浩蕩蕩.包含其中.朝著秦逸攻殺下來.

千葉金身頓時就被壓制住.大片大片金葉.當空爆炸.閃耀出生命最後的燦爛光輝.

秦逸此刻.就彷彿是暴風雨中一星燭火.搖搖欲墜.隨時都會隕落.

「哈哈哈哈.死吧.死吧.把你的奇遇都交出來.」少年瘋狂大吼.背後天空.出現一輪猛虎怒吼的圖形.聲震山林.呼嘯八方.

「想殺我.你們至少要把壓箱底的本領.全都使出來啊.」秦逸猛然抓起一把暴血狂神丹.足足有十枚.直接塞入口中.一口吞下.

「他瘋了.」

「他瘋了.」

眼見這一幕.風化羽和少年.全都愣了一下.腦子裡冒出來同一個評價:秦逸這是要自殺.

普通修道者.一枚暴血狂神丹的葯勁.就很難把控.兩枚幾乎就等於送命.

現在秦逸十枚一起服下去.筋脈氣海.必然會被瞬間暴漲的真氣.直接衝破攪爛.連同魂靈.都會被炸得粉碎.

「快.阻止他.一定要他把奇遇交出來.」少年眼中.全是怒火.「想死得這麼容易.門都沒有.」

但是驚人的場面出現了.秦逸並沒有被瞬間暴漲的真氣.直接絞成一團血漿.而是真氣的濃度.瞬間提升十倍.衝破極限.

轟隆隆.

天空猛然傳來巨大滾雷的轟鳴.四周座座雄偉的神廟.都被震出無數裂縫.從天到地.

「天劫.」風化羽心頭一驚.眼中滿是驚異.不可思議地望著秦逸.「這、這怎麼可能.整整十枚暴血狂神丹.他竟然全都消化了……不.這絕對不可能……」

「風化羽.你們這次想走也走不了了.我這次就要踩著你們.度過天劫.成就仙人境的力量.」秦逸一聲大吼.腳下一跺.轟隆.方圓數萬里.岩石全部破碎塌陷.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天坑.

「真氣暴漲十倍.筋脈氣海竟然還能承受得住.這絕對不可能.哪裡有人的筋脈氣海.能夠堅韌到這種地步.就算是我父親.都不可能做到啊.」少年驚怒之下.一時間都忘記了功績.像是看神跡一樣.望著秦逸.

秦逸此刻.全身都籠罩在血與火的光芒中.身上肌肉.彷彿蟒蛇一般絞動.一個個充滿太古滄桑的符文.在他皮膚上.浮現出來.透出神魔一般.碎天裂地.俯瞰一切.斬殺一切的絕世氣息.

「快.殺了他.他是想引動天劫.依靠我們法外分身的力量.為他抵擋天劫的.等我們和天劫兩敗俱傷.他漁翁得利.」風化羽眼光一閃.彷彿猜出了秦逸的目的.頓時連連咆哮.提醒少年.

「師兄.我們立刻聯手.將他斬殺了.這樣一來.他的天劫也就煙消雲散了.」之前重傷的女弟子.此刻也知道事態危急.

要是真的被秦逸引動天劫.仙人境的天劫.威力太大.到時候他們三人.恐怕也要付出不必要的代價.


「法外分身.本命金丹.」

「本命金丹.」


「本命金丹.」

當空之上.三大法外分身.金光閃閃.恢弘高大.直插雲霄.齊齊朝著秦逸猛烈攻來.

風化羽等人.腦後七彩光芒閃現.本命金丹.懸停頭頂.嗡嗡旋轉.一道道猛烈的能量波.形成波紋.噼里啪啦.從天而降.光芒無限放大.微微一晃.虛空之中.無數代表死亡的字元.滾滾降落下來.

他們三人.已經將自己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三個仙人境的修道者.竟然被一個炎魂大境界.逼到這種地步.簡直就是前無古人.無法想象.

「哈哈哈.風化羽.我現在要渡劫不假.但是你竟然認為我是想藉助你們.對抗天劫.那你也實在是太小看我了.」秦逸的大笑.遠遠傳來.每一聲.都如同鼓點.敲打在風化羽等人心頭.

「什麼.」少年眼中精芒一閃.

「別故弄玄虛了.下一刻.就是你的死期.」女弟子咬牙切齒.對秦逸.她是恨之入骨.恨不得扒他的皮.拆他的骨.

不知道為什麼.風化羽猛然感覺.心頭一沉.一股漆黑如墨的不妙感覺.湧上心頭.

「看好了.我的絕世殺招.可不是阻擋你們.阻擋天劫.而是..」 秦逸的聲音.當空拉長.擴大.被放大了無數倍.

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彷彿凝聚成太古青天.重重壓在風化羽三人心頭.讓他們無法喘息.

「將你們連同天劫.一起吞噬.」

秦逸話音剛落.頭頂上方.空間猛然扭曲.一股彷彿是宇宙的初始能量.不斷蠕動.轟然而出.

與此同時虛空斷層里.兩道黑影.出其不意地出現.帶著滾滾殺意.直刺風化羽等人.

「是你.」風化羽一扭身.就看到滿臉獰笑的呂君.



「原來是你這個廢物.竟然沒有死.」少年也看到呂君.頓時連聲怒吼.「好.那就由我來順便斬了你.赤陽孤星劍是我的.你的命.現在也是我的.」

「那是什麼.」少年還沒有來得及出手.距離他不遠的女弟子.猛地一聲驚呼.

風化羽和少年.突然之間.就有一種針芒在背的感覺.

一個身材矮小.全身磐石一般肌肉.滿臉絡腮鬍子的矮人.緊隨呂君之後.一出手.頓時就有一種.頂天立地.指天踏地.橫掃一切的威嚴.

四周虛空.頓時像是充滿了水銀.重若千鈞.

矮人手指再一動.整片虛空.凍結成一塊鐵板.無比堅硬.紋絲不動.

風化羽等人頓時都有一種.體內生命.都要被擠出身體的絕望感覺.

「是山丘之王.」風化羽艱難無比.喘出一口氣.喊出聲音.

少年、女弟子等人的臉色.刷一下子就白了.

他們誰都知道.山丘之王意味著什麼.

這是泰坦巨人族內.最強大.最無可匹敵的戰士.

「管他是什麼.現在只要擋在我面前.就必須死.霸王天皇拳.」少年一聲長嘯.無數混芒.在拳頭上凝聚.朝著呂君.狠狠打出.「螻蟻.一起被我毀滅吧.」

「你太小看我了.」呂君眼眸中.電閃雷鳴.表現出無比自信.猛然一震.竟然將四周飛卷的罡風.全部震碎.

「他的實力竟然有了這麼大的提升.」風化羽可以清晰感覺到.呂君體內沸騰能量的變化.和那天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他們兩個人.居然都有如此恐怖的提升.到底是什麼奇遇.不管了.這次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把這個奇遇搶奪到手.只要得到手.我甚至可以不需要依附七等大陸這些王侯.憑藉自己的力量.就能成就一方霸業了.」剎那之間.呂君就打定主意.

「我的力量.已經不是當日你們所看到的那麼一點了.我現在就讓你們見識一下.雖然沒有赤陽孤星劍.但是吸收了諸神之血.我照樣可以給你們雷霆一擊.」

「雲霄萬劫劍陣.」

呂君雙手一舞.冰魄銀龍劍.蛛王劍.齊齊而出.水風之力.融會貫通.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陰冷力量.數不盡的恐怖劍光.匯聚成碩大螺旋.拔地而起.如一個鑽頭.朝著風化羽等人.狠狠一鑽.

轟.

三人周身滾滾氣流.猛地一顫.破開一個裂口.大量真氣.向外狂瀉.猶如大壩決堤.三大法外分身之間的平衡.頓時受到影響.一個踉蹌.前沖的氣勢.頓時一滯.

「該死.殺了你.」少年的怒氣.再也忍不住了.

一個秦逸.已經讓他們頭疼無比.現在又多出來一個呂君.讓他簡直要變成一個點燃的鞭炮.隨時都要爆炸.


「泰坦之拳.」山丘之王閃電一般.斜刺里殺出.重重一拳.一股偉岸、宏大的氣勢.當空凝聚成一輪烈日.和少年刺出的長劍.猛烈一撞.

噼里啪啦.

虛空頓時團團炸開.方圓數十萬里.天翻地覆.全是碎片.一片混沌.

呂君和山丘之王.猶如兩顆炮彈.被衝擊出去數千里.五臟六腑.幾乎顛倒過來.難受得要暈過去.

但就這片刻功夫.已經為秦逸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

他們按照秦逸事先的安排.潛伏下來.趁勢而出.為的就是為秦逸爭取這電光火石的時間.

「你們死定了.」少年的眼中.怒火熊熊.正要凌空怒斬.將呂君和山丘之王.劈成兩半.

猛然之間.一股吞食天地的偉大意念.從遠處轟然而出.他的生命.彷彿也在一剎那間.被別人完全掌握在手.

「諸生滅絕圖.」秦逸一聲長嘯.聲音傳遍整個虛空.暮鼓晨鐘.清晰、嘹亮.帶著無可匹敵的絕世天威.

轟.

整個天空.剎那之間.被打出來一個深深窟窿.本源大量潰散.

一副巨型的圖畫.金光閃閃.鋪滿蒼穹.

整幅圖畫.包含了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位面.每一個位面.都如同一個黑洞.吞噬一切.

圖畫稍微一動.四周虛空.都如同一塊餅.被一口咬下.徹底啃碎.蠶食.

秦逸傲立圖畫之下.手指指向哪裡.哪一片虛空.就被撕咬下來.瞬間消失、泯滅.被圖畫直接吞下.轉化為一塊小小拼圖.吸收入圖畫的裡面.成為這諸生滅絕圖的一部分.

「這是什麼東西.」風化羽一時間都看呆了.

他們從沒有見過什麼法寶.竟然連天地.都能吞下.蠶食.變成自己的一部分.

「你們今天.一個都別想逃.」秦逸全身爆發出前所未有的自信.一手指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