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市長大人,我……」

一句欲言又止話,和一個簡單的眼神,已經把顧曼寧的罪給說了出來。

林市長臉色微微下沉,掌權人最厭惡的就是別人不尊重他的要求。

劉局長知道霍驍對顧曼寧沒什麼交情,所以此時也沒有給她什麼好臉色。

顧曼寧被晾在一旁,她臉色也變得不好。

什麼時候,他們竟然也會給她甩臉色。

若不是早上她的人告訴她目前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把地皮縮小,讓規劃局重新規劃。

就是有槿木草的地方畫出來,自成綠色地皮,其他的就是商業地皮。 「林市長,我們一起打?」

顧曼寧很識趣,知道誰最好攻陷。

「抱歉呢,顧小姐,我們已經跟慕總定好賭局。」

言下之意就是不能讓顧曼寧加入。

什麼?慕總?

她也是姓慕?

長了跟慕初笛那張死人臉一樣,姓也一樣,真是夠噁心的。

若不是她親眼目睹那些恐怖分子有多殘忍可怕,要不是得知慕初笛的屍體下葬,法醫也出了報告,顧曼寧可能會懷疑DD就是慕初笛。

察覺到顧曼寧充滿怒氣的目光,慕初笛狡黠地笑了笑。

她很清楚顧曼寧在打什麼小算盤。

既然她送上門,那自己沒有必要放過。

「顧小姐既然來了,可以現場參觀的。」

既然慕初笛開口,林市長他們也沒有拒絕。

顧曼寧奮力地擠著笑容,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要靠這個賤女人開口才能留下。

慕初笛檫了擦球杆,開始揮杆。

然而球,卻飛得很遠很遠。

「麻煩顧小姐了。」

什麼意思?

顧曼寧環顧四周,此時才發現,不知何時那些球童不見了。

現場只有她,慕初笛和林市長他們四人。

「你讓我替你撿球?」

顧曼寧咬牙切齒。

她怎麼能夠忍受這種侮辱。

慕初笛沒有開口,可林市長開口了,「顧小姐不樂意,還是我來吧!」

顧曼寧怎麼可能讓林市長去撿球,而且她也知道林市長並不可能去。

這,都是在演給她看。

想想她的目的,這點侮辱也要忍了。

顧曼寧笑了笑,「林市長開玩笑了,你們在打比賽,就我一個閑著,怎麼能讓您去撿球呢,當然是我來,反正只是一下子。」

她以為球童很快就回來,可一直到最後,球童都沒再出現。

而慕初笛打出去的球,越來越遠,越來越難撿。

撿了一輪,顧曼寧就大氣吁吁。

烈日當頭,一直在外面暴晒,她的皮膚也開始刺痛。

身心疲憊!

顧曼寧還沒有來得及跟林市長和劉局長開口談地皮的事,她就一直在撿球。

撿到快懷疑人生,於是她借上洗手間,特意去找球童。

逮到經理便一頓大罵,「你們球場是這樣辦事的,林市長他們那邊連個球童都不給,想倒閉了吧。」

「顧小姐您誤會了,是林市長他們要求不需要球童的。」

經理也沒打算讓球童過去,畢竟市長大人開口的。

顧曼寧臉色頓時僵住,然後怒氣攻心。

怪不得DD那麼好心替她說話,原來是別有用心。

只是,她都辛苦了那麼久,怕且DD已經打完了,接下來應該到林市長他們。

給他們撿球就能夠跟他們說話,這是她的好機會。

顧曼寧便忍著怒火,整理好心緒便快速回到會場。

會場內,只有DD一人坐在椅子上休息。

顧曼寧環顧四周,都沒見到林市長和劉局長人。

她一點都不想問DD,於是獨自在尋找。

「在找林市長他們?很可惜,你來晚了,他們有事走了。」

「而且還是離開容城一段日子。」

顧曼寧腦海里漸漸清晰起來,DD就是故意的。

「你針對我?」

「現在才知道?看來智商堪憂!」 「為什麼?」

剛才顧曼寧眼裡只看到林市長和劉局長,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為什麼林市長和劉局長會跟DD見面,而且感情還不錯。

第一時間,她想到的就是城西那塊地皮的植物。

也許不是霍驍出的手,而是DD弄的。

「你丑,看你不順眼唄。」

慕初笛特意留下來,就是要看顧曼寧變臉。

果然,並沒讓她失望,的確精彩。

「DD,你……」

顧曼寧嘶聲裂肺地咆哮。

慕初笛轉身便離開,絲毫沒理會。

她緩緩抬眸,看著蔚藍的天空。

牙牙,你看到了嗎?

那些曾經害過你的人,現在正承受著痛苦。

媽咪要讓他們比你痛上幾萬倍,生不如死!

另一邊,江岸夢庭

牙牙打了個小噴嚏,他揉了揉鼻子,「肯定有人在想我,會不會是小哥哥呢?」

於是,屁顛屁顛地跑到書桌底下柜子,輸入密碼,小心翼翼地拿出機械狗狗。

抬眸看了看時鐘。

八點,小哥哥應該有空了。

牙牙很機靈,經過每次與小哥哥交談的時間,以及小哥哥說話的時速,他能夠通過數據計算出小哥哥大概什麼時間點是最空閑的。

摸了摸小按鈕,正準備按下去。

咔嚓,房門被打開。

嚇得牙牙手抖了抖,差點就按了下去。

「老霍,你進來竟然不敲門,雖然我年紀小,可是我也有隱私的。」

牙牙鼓著腮包,似乎用憤怒來掩蓋他的心虛。

霍驍並不在意,眸子往牙牙懷裡的機械狗瞥了一眼,牙牙馬上寶貝地抱得更緊。

他權以為是張姨給牙牙買的,一點都不在意。

「過幾天,跟我去見個人。」

「穿好點,態度好點。」

霍驍有點緊張,不知道慕初笛對牙牙會不會有感覺。

如果她真的想起來,他不知道該氣還是該慶幸。

他真不想比不過一個小屁孩。

霍驍話音一落,牙牙烏黑的眼珠子靈動地轉了幾個圈,大腦腦補了不少最近陪張姨一起看的八點檔劇情。

水汪汪的大眼睛頓時氤氳著水霧,一臉氣憤地控訴,「老霍,你是不是找女人了?」

肯定是,不然怎麼會對他有這麼多要求,肯定是要帶他去見后媽。

不,他不要后媽。

他果然是一個悲慘的小孩子,一出生沒有媽咪就算了,現在還有后媽。

不行,如果老霍真的娶后媽,他就離家出走,去小哥哥家。

霍驍也服了這小子,怎麼感情戲那麼深?

平時他到底看了什麼?

正欲開口,卻被牙牙率先一步。

「哼,老霍,這是你選的,以後找到媽咪,我就是媽咪唯一的小心肝,她以後就愛我一個,然後天天陪我睡,等我長大了,我要娶媽咪。」

霍驍正欲開口的話,咽下肚子了,再也不想說了。

現在慕初笛人還沒回來,這小子就想著獨佔她,真是司馬昭之心。

「你不用去了。」

呯的一聲,房門被關上,聲音十分響亮。

牙牙懵了,老霍這又是怎麼了?

更年期提前到了嗎? 隔天中午,江岸夢庭,牙牙被張姨打扮得帥氣極了。

一身貴族氣息的英倫裝,小小的蝴蝶領結顯得青春與活力。

牙牙卻一點都不開心,因為他被拋下了。

老霍不等他!

「小少爺,少爺吩咐我送你去酒店。」

牙牙眨巴著眼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楚楚可憐。

「劉叔叔,我能不去嗎?」

老霍明明說過他不用去的,現在又變卦,真是的,更年期的男人陰晴不定。

「小少爺乖,不去的話,你的那些玩具都要被清空,包括機械狗。」

江岸夢庭的人都知道,牙牙最近很喜歡捧著個機械狗。

「哼。」

牙牙想了想,他的確應該去的,到時候一定要給點顏色那個女人看看。

要想成為他后媽,沒門。

他家媽咪還在呢!

這麼想,便乖乖地跟著司機上了車。

另一邊,慕初笛剛見完客人,談好一個項目,她的心情很不錯。

坐著電梯直達停車場。

應酬,未免要喝點小酒,精緻的面容微微泛紅,恍若艷麗奪目的芙蓉花,十分耀眼。

叮,電梯門被打開。

慕初笛一隻腳剛踏出電梯,遽然感覺一股陰森危險的氣息在逼近她。

這種感覺,實在太熟悉了。

踏出的腳馬上收回,想要按電梯上去。

腳才剛開始收步,突然,手腕被擒住,一股強大的力氣把她拉出電梯。

呯,脊背壓在白牆上。

冰冷,堅硬。

「你……」

話還沒說話,就被狠狠地堵住了嘴巴。

慕初笛伸手掐男人捏著她下顎的那隻手,十分用力。

可對方卻如同鐵人,沒有絲毫的感覺。

為什麼,她會對別的男人笑得那樣燦爛。

她已經,很久沒對他笑了。

為什麼他沒有,而那些可有可無的男人就能得到她的笑容呢?

嫉妒,就像被點燃的炸彈,徹底炸開。

本來得知她為了沈京川步步計算,他已經很嫉妒,頻臨在爆發的邊緣。

剛才見她沖別的男人笑,他就再也按捺不住。

她,不喜歡這種親密,這樣總是會提醒她,曾經的她,有多無知。

這裡可是別的集團停車場,她也不知道這裡有沒有監控。

一想到這,慕初笛再也不要被動。

她用力,狠狠地咬他的唇瓣,直到口腔內滿滿都是血的味道。

感受到她的抗拒,幽深的眸子微微收緊,眸色陰沉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