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廢墟之城也就罷了,這陰陽聖境以及不老神殿牽扯甚大,都被這小子佔據了合適么?算了,那九個小傢伙應該差不多了吧,如果再不出關,恐怕所有的大造化都要被『噬』給搶去了,嗯,不對,還有那個沒道義的小混蛋,他也是不好對付啊。」

「罷了罷了,我只是一個器靈而已,想那麼多的煩心事幹嘛,靜看世間輪迴,找到至尊的傳承者,這就是我的任務,希望,一切都能夠順利吧。」

最終無奈的嘆息一聲,器靈的身影再次隱去,他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秘境之中每一件大事的發生都跟這個小子有關?實在讓人難以捉摸。

。。。。。。

一處狹小的地域內,這裡四周都被銅牆鐵壁環繞,只有區區數百平米的大小,在地上,足足有九道身影盤坐,周圍是肉眼難以看見,數之不盡的星辰光點環繞著,不時鑽入眾人的腦海中。

如果噬在此的話,就會感慨,這正是之前自己吸收的那種物質,原本叫做『星魂精』,只是,這裡的『星魂精』相比之前噬所在的靜室中,濃度差了不知道多少,甚至應該說,這裡的是零星一點而已,而且看眾人模樣,吸收的也頗為緩慢了些。

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至寶傍身,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跟噬一樣變態以及不正常,噬的修行相比於其餘人來說,已經算是畸形了,當然,在另一些方面來說,這也算是一條不一樣的道路,就看你怎麼走下去了。

「呼」

當最後的零星光點消失后,九人長出口氣同時睜開了雙眼,那雙眼之中似有繁星墜落,發出一種耀眼的光彩,尤其是其中一名少年,與噬的年齡相仿,那眸子中似乎有星辰幻滅,有星域運行,煞是驚人。

「外界不知道過了多久?」

其中身穿黑色衣衫的男子開口,聲音中帶著沙啞,就好像有千萬年不曾開口過一般,整張臉發出異樣的蒼白色,就像是傳聞中的殭屍,尤其是僵硬的嗓音,讓人聽了心中十分不舒服。

「不知!」

開口的是那少年,其餘眾人也是搖頭,顯然,大家都沉醉於吸收『星魂精』的過程中,對於外界的時間流逝,早已不甚明了。

「兩位姐姐有禮了,小妹修華,不知兩位姐姐怎麼稱呼?」

九人**有三名女子,其中一名身上配飾少見,從頭飾以及長相來看,很像是九黎神朝來人,她一開口,頓時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吸引了去。

「碧落!」旁邊一名女子瘦瘦弱弱,長相也甚為普通,聞言開口說道,只是聲音很淡漠,似乎並沒有什麼說話的興趣。

「你可以叫我『冥』!」而另一人,便是紫衣,此刻她早已恢復原來模樣,臉上微微有些焦急。

「兩位姐姐好,咦?冥姐姐是有什麼心事嗎,很著急?」

修華再次開口,她有一副傲人的身軀,前凸后翹,只是長相稍有瑕疵,有些普通,此刻看著一旁臉上現出焦急之色的紫衣說道。

聽到修華所言,紫衣再次一愣,而後點了點頭,言道:「我弟弟還在外邊不知道怎麼樣了,我有些擔心。」

「原來如此,不過,我們將星魂精都吸取完了,想來器靈前輩應該也已經知曉,我們很快就可以去到外邊,到時候,冥姐姐就可以去找你的弟弟了。」修華微微一笑,聲音悅耳動聽,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希望器靈大人能夠快些趕來吧!」紫衣勉強一笑,卻也聲音溫和的回應道。

「呀,三位姐姐,姐姐們,你們好,我叫古天樞,是天輝聖地的!」

另一個方位,原本微胖與微瘦的兩名少年,自從醒來后就大眼瞪小眼的對視著,似乎隨時都可能起身打上一架,但是聽到三名女子的談論聲,那臉頰微胖的古天樞一臉笑嘻嘻的突然回過頭來,自我介紹了起來。

「死胖子,你要不要臉,人家誰願意聽你的破名字,你那也叫名字嗎?我呸,三位姐姐好,我是霍天麒,是妖族!」

果然,與古天樞不對付的霍天麒適時的鑽了出來,上來就是一陣奚落。

「我靠,你這隻瘦鳥,是不是又想打架?」古天樞站起,握著胖乎乎的拳頭,看著霍天麒挑釁道。

「死胖子,難道老子還怕你不成?打就打,不過,你追的上我嗎?」霍天麒一陣撇嘴。

「長毛的小鳥,你除了跑的快點還有什麼本事?敢跟我正面打一架嗎?」古天樞咬牙切齒,憤恨不已的樣子開口大罵。

「我呸,你個王八殼子,誰不知道你天輝聖地就是屬王八殼子的,誰都打不動,跟你們打有什麼意思?再說了,我古天鵬一族原本就是以速度著稱,我幹嘛跟你正面打啊?」霍天麒一臉的鄙夷之色,也是有些針鋒相對。

「臭不要臉!」

「你才臭不要臉!」

「。。。」

其他幾人有些無奈了,都失神的看著眼前兩名少年,感覺頗為好笑,這分明就是兩個還沒長大的孩子啊。 眾人無語的看著兩名少年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拆著台,感覺有些無奈的同時,也是暗暗心驚,這兩名青年的身份都不一般啊。

這古天樞乃是廬州天輝聖地的傳人,都言廬州五大聖地,分別傳承了人族第一秘典的『混元秘典』內的絕世秘術,混元秘典上共記載有九大秘術,分屬不同的領域,每一個秘術傳聞都已經是在各大領域之中稱最,秘術的威力甚至比一些至尊所創的秘術還要強悍許多。

比如說,天輝聖地中,傳承的秘術號稱防禦最強,也就是說,這一秘術一經施展,常人根本無法破防,根本打不動,在同一境界對敵,先天就立於不敗之地。

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如果對方掌握超出施法者太多的實力,照樣也要被打破,畢竟秘法也是要人去悟的,越是強大的秘法,領悟起來肯定也越艱難,因人而異。

而那個被稱之為霍天麒的少年更是正兒八經的妖族正統,傳聞中妖神『天鵬』的後裔,古天鵬一族在妖族之中佔有及其重要的地位,其宗祖妖神天鵬,當年在眾多妖神之中排名也是極為靠前的,更何況,這一族論速度來說,天下甚少有能比的上的。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雄霸廬州的兩大勢力傳人,竟然如此的不合,就算當初登天路的時候,眾人也都有些耳聞。

兩名少年,在登天路的同時一直爭鬥不休,別人都是無比艱難的攀登著,而這兩人倒好,一路上打了數十架,甚至很多人都在傳聞,如果不是二人因為打鬥耽誤了時間的話,這二人登天路的次序排名絕對不止這麼低。

「咳咳,兩名小兄弟何必如此,大家能夠齊聚於此那便是天大的緣分,不如化干戈為玉帛,大家都自我介紹一下,也算交個朋友,而且方才人家三位女同道都道出了性命,我們幾個大男人也不好繼續沉默吧,不如就由我開始,小弟不才,尹天罪,來自神州。」

那名眼神有些陰翳的青年突然呵呵一笑,打斷了兩個還在爭吵的少年,不由搖了搖頭說道。

眾人又是一陣沉默,彼此之間相視了一眼,而後均是點了點頭。

「我叫祁長生,各位師兄師姐請多指教!」首先答話的是那名少年,只有十二三歲與噬年齡相仿,但修為卻極為強悍,雖然聲音還帶著些稚嫩,但是卻絕對沒有人敢忽視他,畢竟人家比在場所有人都先要踏入天門的。

「閻獄!」聲音沙啞,一身黑衣的男子也是開口。

「段蒼生!」最後一名開口的是那個之前一直躲在角落不曾說過話的中年人,也是眾人之中年齡看起來最大的人開口道。

祁長生、修華、閻獄、尹天罪、碧落、段蒼生、冥、霍天麒、古天樞!

這便是最先踏上天門的九人,此刻大家互報了姓名后,彼此之間的氣氛也是有些緩解開來,就連古天樞與霍天麒二人也沒有再鬥嘴,僅有的三名女子更是彼此交談起來,一時間,這處封閉空間中,充滿了和氣。

而突兀的,這數百平方的空間內出現了一名老者,正是器靈。


「見過器靈前輩!」

眾人見到,似乎都是早已預料到般,紛紛停下彼此的交談,看向了器靈恭聲道。


「你們幾人都很不錯,都是好苗子!」器靈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只是眼神略微在閻獄跟紫衣身上來回掃視著,這些眾人也是都看在了心中,卻無人出聲。

閻獄察覺到器靈的目光,不禁低下了眉頭,渾身氣息都開始有些散亂,不過卻沒有吭聲,只是等待著器靈的下文。

而紫衣,卻絕對就是疑惑了,她不明白這器靈老是看自己做什麼,似乎自己在這些人之中並沒有什麼突出的地方,她卻是不知道之前噬跟器靈做下的大事!

「好了,秘境之中三大造化地之一的不老神殿已經開啟,你們也是時候該出去了!」

豈料,器靈一句話讓在場許多人都是瞳孔猛的一縮,接著均是露出一些不可思議的神色,不老神殿,顯然這些人中除了有限幾個之外,也都聽說過關於不老神殿的傳說,只是沒想到,這秘境之中竟然會有如此逆天的造化。

這件古鏡應該只是一件九品的大道器而已,怎麼在其中會有如此逆天的東西?不老神殿啊,外界應該要為之瘋狂了吧,那可是涉及到了長生的東西,誰看了都得眼紅。

而一旁的祁長生, 醜女如 ,一瞬間,他眸子明滅不定,沒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去吧,去尋找你們各自的機緣!」

器靈一揮手,接著便看到眾人腳下出現一絲空間波動,接著就彷彿一道門戶般在腳下展開,自己的身軀陷入其中,瞬息之間就消失了蹤跡。

而此刻的秘境中!


一道巨大的光門出現的那處寬廣的道台上,接著便看到成群結隊的修士從裡面踏出,整整一刻鐘的時間,此次進來的修士要以萬為單位去計算,這一次整整有數萬人同時踏入了秘境中。

「如今各大教都已經坐不住了,修士大軍也已經開拔,哪怕十人之中只有一人能夠通過,這個數量也絕對可怕的驚人。」

「前面已經進來有數萬人了,就是不知道這些人有沒有得到什麼了不得的東西,這可是至尊秘境,很多年沒有開啟過了,應該少不了寶物之類的。」

「趕往不老神殿處,那裡有長生的秘密啊,想想就讓人激動!」

無數修士議論紛紛,剛一踏入秘境內,就被眼前的風光給深深震撼住了,這哪裡是什麼秘境,簡直就是一個獨立的大世界啊,堪稱無邊無際。

「前進,不老神殿,去爭奪大造化!」

有人大吼,語氣中充滿了自信,讓很多人露出笑顏,紛紛附和,就要朝著道台下方掠去。

但就在此時,一片朦朧的彩光突然出現在眾多修士頭頂的天空中,接著,便看到那天空中出現了九道形同外界天門模樣的小型天門。

再然後,九道身影從那小型天門內出現,方一出現,周圍便響起了大道轟鳴,伴隨天降瑞彩,又有傳說中奇獸的身影如夢似幻環繞在四周,將九道人影襯托的如同天神下凡。

他們有男有女,各個氣息強大,法力最差都已經達到了補天境的層次,甚至其中幾道身影散發出明顯的御天境氣息,這太可怕了,他們之中年齡最小的才十二三歲的年紀啊,修為竟然已經如此高深。

這樣的出場畫面,一出現,就徹底的將這數萬人震撼在當場。 「這九人為何突然出現在此地?」

「這排場,可著實夠大的!」

「面孔似曾相識!」

無數人止住了腳步,看著天空中如同九尊蓋世仙神般的身影發獃,難不成還有其它的道路能夠進來這至尊秘境?

「哦,我知道了,他們是登天路時最先踏入天門的前十人,唉?不對啊,這裡只有九人,還有一名堪稱逆天的青年哪去了?」

很快,便有人認出了九人的身份,方才各種奇幻的景象將眾人遮掩著沒有看清,此刻,待九道人影自天空中落下,這才被一些有心人認出,正是登天路的前十名其中的九人。

「聽說這九人因為最先踏入了天門,得到器靈的獎勵,最後賞賜給無上的瑰寶『星魂精』,這本身就是一份天大的仙緣了。」

「而且修為都非常強悍,其中好幾人都踏入了御天境,對於目前的秘境中人來說,這九人聯合可以橫掃秘境了。」

無數修士湊到一塊,如同身處菜市場中,嘰嘰喳喳,讓剛剛出現的九人十分的無語。

「器靈大人該不會故意搞出這樣的陣仗來給自己拉仇恨吧?」

九人心中同時出現一個疑惑,這是在太可疑了些,甚至一些剛剛知道自己九人得到過『星魂精』獎勵后,一個個臉上現出貪婪之色,如果不是星魂精只是一次性消耗品的話,這些人肯定已經聚眾上來搶奪了。

「各位,能夠與大家相識便是緣分,今日暫先告辭,再見!」那眼神陰翳的青年眼看情形不對,留下一句話后閃身便失去了蹤跡。

「我們也走吧!」

其餘人等對視一眼,也是點了點頭,如果再不走的話,要成為眾矢之的了,只能暫時避退開去。

「冥姐姐,我們一起吧!」

修華微微一笑,朝著紫衣開口,讓紫衣微微一愣,不過隨後,紫衣也是展開了笑顏,點了點頭,兩人同時朝著遠處飄落而去,那裡有一片金光沸騰,隱隱構成一副天圖,想來便是器靈口中所說的不老神殿所在地了,其他人也是朝著這個方向而去的。

「走走走,不過是幾個走運的娃娃而已,我們也去,奪造化!」

眼看九人消失不見,剩餘人等也是紛紛大喊一聲,朝著那天圖的位置掠去。

。。。。。。

外界,天璣城中!

以陣台為中心,向四周輻射,有八成的地方都被各方勢力所佔據,只剩下不到兩成的區域,被城主用來暫時的安置原先城中的原住民。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這些原住民所在的區域卻是鬧的一陣雞飛狗跳。

「天殺的啊,我家的雞都沒了?」

「我家養的豬也丟失了兩頭!」

「牛啊,牛呢,我們家牛也沒了,該死!」

此時的居民區紛紛傳來眾人的哀嚎聲,不是這家丟了雞鴨等家禽就是那家沒了羊牛等家畜,這樣的情況其實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城主府也曾經派過天道境來此調查過,但依然是沒有收穫,這些家禽家畜就好像突然之間就消失了一般,根本找不到一絲線索。

直到,傳聞中的楓葉公子偶爾一次從此經過,意外發現了來賊,並且將其堵在了衚衕里,真相才得以大白於天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