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徐大哥。」寧紅良面露欣喜。

「老爺。」解語和月舞恭敬行禮。

「川兒…」蘇晴有些欲言又止。

徐川徑直走到蘇晴面前,笑看著她:「蘇晴,我有一件禮物要送給你。」

他翻手拿出雲月真人的儲物玉佩來,自然而然的拉起蘇晴的右手,放到後者手心裡。

「這?這是…」蘇晴面露疑惑。

「這是一位大英雄遺留的儲物玉佩,裡面還有兩百塊靈石,兩顆大夏蟠桃。」徐川笑道。

「靈石?蟠桃?…不行,這是朝廷賞賜給你,川兒你的修行最重要!」蘇晴一聽靈石便反應過來了,當即急道。靈石對修真者而言太重要了。

「我知道修行重要,不過朝廷賞賜,立下功勞就會賞,難道我不會再立功了?而且我現在奉皇命選擇實職之後,也會再有賞賜,靈石不缺,放心吧。」徐川笑著,接著突然鄭重道:「蘇晴,我的就是你的,你比任何寶物都重要。」

蘇晴聞言,不由目不轉睛的凝視著面前的徐川,漸漸讀懂了徐川眼中的意味,那是愛意,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愛意,蘇晴一時間忍不住又是歡喜又是幸福,可強大的表情控制力讓她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將手中的儲物玉佩收了起來。

旁邊的解語和月舞看的都替蘇晴感到開心,遠處的李明看著這一幕,對自己老闆又是一個大寫的服!

而寧紅良臉上的笑容早就凝固了,她看著蘇晴手中的儲物玉佩,聽著徐川所說的話,面色變了又變。

卻聽徐川這時接著道:「那個寧姑娘,你可還記得禹州街邊的雲騰之世子?哦…應該稱呼他為小六子。」

寧紅良瞠目結舌,呆在了那裡。

………

寧紅良走了,連夜趕回了鼎州,發誓再也不離開鼎州半步,外面的世界太可怕,只有家裡才安全。小隊里有人看見這樣的場景,忍不住問道,「這些人是怎麼了,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是的,就算平時有深仇大恨,但是就目前的情況聯盟是最好的選擇,不太陰白他們為什麼要相互殘殺。」

《神皇歸都市》城樓 第119章

關機?

慕安安拿下手,確定沒有打錯。

她重新打一遍,還是關機狀態。

這是七爺私人手機號碼,知道的人甚少,而七爺之前也說過,這個號碼不會關機。

所以突然得到關機回應,慕安安很懵逼。

在往微信里看。

在她解釋跟捲毛談事後,七爺那邊就沒有回復了。

慕安安:七爺?

慕安安:七爺,你手機關機了,我已經談完了。

發了兩條信息過去,依舊石沉大海。

慕安安又打了兩通視頻電話,依舊無任何回應。

心裡開始慌慌的。

本是要給羅森打電話了解情況,但最後又選擇放棄。

除了在七爺面前之外,慕安安並不願意表現的太過於粘七爺。

應該有事吧?

慕安安這番想著,便放下手機,強迫自己轉移思緒。

巡房的時間已經過了,此時她準備讓自己集中精力學習。

順帶給捲毛發信息,讓他把他母親那邊的情況,簡單跟她說下。

霍顯:怎麼,當真幫你顯哥呢?

慕安安:趕緊的。

慕安安:你確定不說下,偷病例的原因么?這電腦里就有病例資料,你安安分分坐在這邊幾個小時,沒有人對你如何。

霍顯:小學妹,顯哥不走尋常路,不要迷戀。

慕安安;滾吧,中二病。

之後霍顯並未給慕安安發來任何母親的信息,慕安安也沒有去追問。

她是想要幫忙,但對方顯然有自己想法,她也不管,專心投入自己的學習當中。

早七點半,同事過來換班。

陳花特意給慕安安帶了早餐,「一起吃了再回去?」

慕安安欣然答應。

值了一晚上班,她的確餓了。

拿了肉包跟豆漿,順帶補充一句,「打算晚點,從家裡搬點零食過來,不然晚上太餓了。」

「你可別值夜班了,我剛都聽說,昨天好像有偷病例的賊,這個不安全,我們實習生,可以跟主任那邊說的。」小胖子明顯擔心。

知道真相的慕安安則是擺擺手,「沒事,晚上值夜班清凈,又可以動醫院電腦,學到不少東西。」

「你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好學。」小胖子笑的感慨。

慕安安聳肩。

「話說,談這些做什麼啊,談談你跟霍顯的吃飯啊,之前一直沒機會當面問呢。」慕安安開始八卦起來。

之前打電話,就一直聽陳花在說自己的心事,沒說吃飯的過程。

而慕安安這麼一問,小胖子立即就臉紅了。

小胖子本來就白,臉上膠原蛋白特別足,一臉紅,就感覺白嫩白嫩的,超級可愛,讓慕安安忍不住捏了捏。

「我這要是男人,肯定來追你。」

「可你不是啊,沒人追我。」小胖子在這種事上,很自卑,也很傷感。

她嘆息一聲,「其實,吃飯全程我光顧著緊張了,自己都忘了,他也不太說話,我也不敢說,光吃東西了,太緊張了。」

「那多約幾次就好了。」慕安安脫口說,咬了一口肉包。

然而,她話剛說完,背後就響起一道聲音…… 她身上有一個巨大的擔子,是全族人的生死,是族群的滅絕或者延續。

是命運選擇了她,還是前任女王選擇了她,哎,她沒有選擇的權利,在其位,謀其政,一切決定都要以蜂南族女王的身份去思考抉擇。

族人中不乏對她不服之人,是的,蜂南女王從來都沒有異類,必須是純蜂南族人來繼承。

但是命運選擇了她。

猶記得病榻前,垂垂老矣的蜂南女王抓著細嫩白皙的手,蹙著眉,深深看著她的眼神。她永遠也不會忘記。

「我…撐不住了,一直想等到下一任女王長成,但是……你要記得,從今天開始,你沒有名字,沒有自我,唯一能陪伴你過好這一任的就是謹記你的身份—女王」老女王枯犒的手緊緊的握著她,順勢蹣跚的下床跪了下來向她行禮。

一切來得太突然,族群內部議論紛紛,總有人不能接受她成為女王的事實,但是對舊任女王的崇敬和信仰搖搖欲墜維持著族人們對她的認同。

是啊,上一任的女王在她臨終的時候告訴自己:「孩子,我的名字叫陽,那是我十八歲以前的名字,十八歲繼任女王以來,沒有人再記得它,就連我自己也要憶不起來了,現在我終於又可以有自己的名字了。」

人往往不可怕,但是有信仰的人確實無敵的。

為了信仰,加之責任,一切都變得渺小,一切都甘於奉獻。

那時候,她懵懵懂懂,一時間,種族的內亂讓她應接不暇,日久見心,終日籌謀打算,為了族群利益而不斷改變放棄,終也是慢慢有些族人願意真心的去信奉她,與其說是信奉,更多的還是信任。

那個他,太模糊了,她觸摸不到,慢慢的,也想不起來了,那個自己,更是早已不存在了。

漫漫長的日子裡,一路走一路扔,她在不斷的取捨間扔掉了太多珍貴的東西。

一旦繼任女王,就要飲下族內百年釀製才能獲的蜜飲,那是一種可以讓她延長年歲,保持青春的神品,是的,她可以活至百歲,直至60歲方顯衰老,現在自己已經活了四十餘年了,四十幾呢?她也記不清自己的年歲,直到下一任的蜜飲釀製完成,覓得一人選飲下,她方可放下這些包袱。

一直竊竊的以為,或許在年邁老矣,還可以去實現那個年少的約定,本來也就知道是一種奢求,但是內心就是一直有這個奢求的種子。

但是到了這時,她還是放棄了。

是啊~他不得不離開。

為了種族的延續,在這條蜂南女王的道路上,她最後一次丟掉了自己最重要的東西。

生命的盡頭?自己什麼時候才能走到生命的盡頭呢?究竟什麼時候才是?

族人的遷徙,誰也不知道是多少人用血和淚,花費多少氣力才實現的,遷徙的地點是他擇選的,是的,她一直都是那麼相信他,前途迷茫而未知他臨離世前,唯一送回的訊息是:打破純種族群。她明白,這是蜂南族唯一能延續的道路,只有越來越多更像「正常人」的新一代蜂南族人出現,才可能讓種族得到延續,更多的交叉配種,才能讓他們更容易隱匿於這個世界上。

她只知道,蜂南族不是怪物,不是異類。

雲南…彩雲之南,在這個偏遠秘境,尚無人發覺的地方,蜂南族將開啟新的旅程,也許,除了族群的延續,她還有一個願望,那就是,蜂南族再也不需要女王,在也不需要庇護和隱匿。

等到有一天,自己能有姓名又能在做回自己的時候,再去尋訪自己那個曾經的愛人,再去他的墓前和他好好的解釋自己,以求得諒解。 「波加曼……」

「我是在做寶可夢嗎?」

楊誕沒有經過任何的思考,「波加曼」這三個字,就像是條件反射一樣從他的口中蹦出。

精靈寶可夢……

那可是承載了楊誕的整一個童年與青春!

「波加!」

(^Θ^)

波加曼坐在自己的蛋殼兒里,撐開藍藍的小翅膀,一副想要楊誕上前抱抱的樣子。

只是……

楊誕現在的情況感覺有點懵。

這小說里才能出現的情節……

竟然有一天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真的是做了一個寶可夢嗎……」

楊誕小心翼翼地向前伸出了自己的手,用手心對著波加曼的方向。

想觸碰,卻又在半空中停住了。

他生怕這是一個夢……

怕接觸了之後,夢境,就像是泡沫那樣一觸就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