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循規蹈矩不適合你。」拓跋玦淡淡道。

韶華也只是輕笑道,「我一向循規蹈矩。」

拓跋玦見她難得反駁,繼續道,「我想,你應該會喜歡北蠻的風光。」

韶華接著道,「不知大皇子還有何事?」

「在你離開邊關之前,隨我回北蠻一趟。」拓跋玦看著她,「那裡有你想要的真相。」

「是我母親?」韶華看著他。

「還有席老太太的事情。」拓跋玦低聲道。

韶華知曉,單憑這其中的任何一個,她都會去,更何況還是兩個呢?

她爽快地應道,「好。」

「一言為定,到時候我來接你。」拓跋玦起身,便轉身離去。

韶華轉眸看著鄭嬤嬤道,「祖母可是留下什麼了?」

「老奴倒是不知的。」鄭嬤嬤的確不知。

老太太在臨終前安排了不少的事情,她知曉的也僅限於她能夠知道的。

韶華微微點頭,便回了府邸。

謝詁等人都在等著她回來。

「如何了?」謝忱焦急地問道。

韶華看著他,「大哥,他不過是與我閑聊罷了。」

「哦。」謝忱見韶華神色淡然,便也不再多問。

他是知曉韶華的性子的,她倘若會說,必定會告訴他。

韶華沉默了良久,看來還是有很多的事情等待著她。

接連數日,韶華都在破廟中。

瘟疫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不出半個月,鴻鵠先生便到了。

如此,又忙了一月,瘟疫才算是徹底地控制住了。

袁家主特意將韶華叫了過去。

「袁伯父。」韶華微微福身道。

「華丫頭。」袁家主看著韶華的時候,似是想起了某個人。

韶華明白,袁家主想起的是她的母親。

那個謎一樣的女子。

卻不知她究竟做了什麼,讓如此多的人迷戀至此,又久久無法忘記。

「袁伯父,後日我便回去了。」韶華低聲道。

「好。」袁家主想了想,「塵兒隨你回去吧。」

「袁大哥留在這處最好不過了。」韶華接著說道。

「他親自護送你回去。」袁家主擔心韶華的安危。

「這……」韶華想了想,知曉袁家主的心思,便垂眸應了下來。

「你覺得塵兒如何?」袁家主看著韶華問道。

「袁大哥極好。」韶華低聲道。

「那便好。」袁家主淺笑著點頭。

韶華想了想,「袁伯父,眼下邊關的危機雖然解除了,可是難免藏有隱患。」

「此事兒我也想到了。」袁家主低聲道,「華丫頭放心便是,你與你母親真像。」

「我母親?」韶華有意想要知曉自個的母親究竟是怎樣的人。

不過袁家主似乎緘默不言,也只是如此提了一句,便再未提起了。

韶華出了袁家主的屋子,抬眸便見袁緋茉上前。

「華妹妹,你後日便走了?」袁緋茉走上前去,「我當真捨不得你。」

「茉姐姐,來日方長。」韶華接著說道,「這次我算是不虛此行了。」

「不過,你不是要去北蠻嗎?」袁緋茉低聲道。

「拓跋玦傳了消息,只說改日了。」韶華也知曉,北蠻的最北邊發生了政變,拓跋玦現在自然沒有心思放在她的身上。

他是一個極其戀權的人。

「那你早些回去吧。」袁緋茉連忙說道。

「如今捨得我了?」韶華低笑道。

「你又打趣我?」袁緋茉皺著眉頭道。

韶華笑道,「我哪裡敢?」

「好了。」袁緋茉雖然不舍,可是也知曉,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她心知肚明,倘若韶華不回去,日後怕是會有更大的麻煩,還不如早些回去呢。

後日,謝忱、謝詁、袁陌塵便護送韶華等人離開了邊關。

一路上倒是沒有驚險,一切甚是順利。

鴻鵠先生先留在了邊關,防止瘟疫再次發生。

一月之後,韶華便到了寺廟。

不過韶華卻得知了一個噩耗。

老夫人重病,已經卧床不起數日了。

韶華當即便趕回了謝家。

謝昶帶著謝家眾人守在花廳內。

知曉韶華等人回來,謝昶嘆了口氣。

「你快去見見你祖母吧。」謝昶道。

「是。」韶華入了裡間。

突然想起了當初席老太太去的情形來,如今卻又重演一遍。

這讓韶華心中多少存著幾分的感傷。

畢竟,不論是席老太太,還是謝老夫人,待她都是極好的。

她緩步上前,行至床榻旁,便看向躺在病榻上老夫人。

「祖母。」韶華輕聲道。

「華兒回來了。」老夫人咳嗽了幾聲,便被李嬤嬤服了起來。

「祖母。」韶華眼眶泛紅。

「我不妨事。」老夫人擺手道。

韶華已經給鴻鵠先生傳了書信過去,可是這一來一回,最快也需要半月。

她連忙彎腰扶著老夫人,「祖母,是孫女不孝。」

「你既然來了,我便交代你一些事情。」老夫人看著韶華道。

「是。」韶華輕聲應道。

老夫人便讓李嬤嬤退了下去,屋內只剩下老夫人與韶華二人。

不知過了多久,韶華才從裡間出來,只是說道,「祖母歇下了。」

謝昶看著她,「你也回去歇息吧。」

「是。」韶華垂眸應道,不理會眾人疑惑地眼神,回了自個的院子。,

她不知自個是如何入了書房的,只是獃獃地坐著,過了許久之後,才嘆了口氣。

鄭嬤嬤走上前來,「大小姐。」

「祖母病了多久?」韶華看向鄭嬤嬤道。

「回大小姐,已經有些日子了。」鄭嬤嬤接著說道,「老夫人是知曉自個身子的,聽李嬤嬤說,一早便開始安排了。」

「父親可知曉?」韶華繼續道。

「家主不知。」鄭嬤嬤搖頭,「此次事發突然,家主也是匆忙趕回來的。」

「我知道了、」韶華擺手道。

「大小姐,大爺傳信來了,說是有要事。」巧鳳將席沅的書信遞給她。

韶華接過,看過之後,才說道,「準備準備。」

「是。」巧鳳應道,接著便去準備馬車了。

謝歡與謝蘭過來。

「大姐。」二人看著她。

韶華看著二人道,「我出去一趟,回來再說。」

「是。」二人應道。

韶華坐著馬車離開謝家,前往席家。

等到了之後,因著席沅回來,而且一改往日的痴傻,反而變得異常的冷靜,這讓陳氏驚訝不已,接連幾日都以為是撞邪了,後頭幾番試探,才知曉席沅原來正常了。

席甄今兒個也回來了,兄弟二人正在等著她。

「大姐。」席甄許久不見她,甚是親近。

韶華看著席甄,淺笑道,「四弟,長高了。」

「大姐,你怎的瞧著憔悴了不少?」席甄皺著眉頭,「可是謝家不好?」

韶華搖頭,「只因祖母病了。」

「謝老夫人?」席甄一愣,接著說道,「對了,十皇子那處也出事了。」

「出了何事?」韶華看著他問道。

「蓉貴妃這幾日鳳體抱恙,也不知怎的,久咳不止,十皇子甚是擔憂。」席甄接著道,「今兒個特意去侍疾,卻被蓉貴妃趕出去了。」

「趕出去?」韶華覺得蓉貴妃的病有些奇怪。

倘若只是普通的咳嗽,應當不會將十皇子攆出去。

「太醫可瞧了?」韶華繼續問道。

「瞧過了,只說是風寒。」席甄看著她,「我卻覺得不是。」

「你可是發現什麼了?」韶華看著席甄。

席甄點頭,「大姐,蓉貴妃最近咳的厲害,有時候還咳出血了。」

「陛下可知曉此事?」韶華覺得這裡頭必定還會有其他的事兒。

「陛下每日都會過來,不過蓉貴妃卻隱瞞了。」席甄斂眸。

「四弟,你明日便回宮,好好地陪著十皇子。」韶華想了想,「這幾日將蓉貴妃吐血的帕子拿出來。」

「好。」席甄點頭道。

「我會派人去你那處拿的。」韶華低聲道。

「大姐放心吧。」席甄點頭,知曉容貴妃當真是要出事了。

倘若蓉貴妃出事,那麼桓貴妃便少了一個對手。

韶華看向席沅,「大哥。」

「妹妹。」席沅溫聲道,「你隨我來。」

「好。」韶華點頭。

席甄並未跟過去,早先席沅便叮囑他了。

韶華跟著席沅去了他的書房,裡頭有一個密室。

席沅將幾封密函遞給她,「三皇子那處不容樂觀。」

「難道吳珵去了南邊?」韶華看向他。

「吳珵的手下遍布整個夕照。」席沅接著說道,「吳珵在邊關以流寇的身份作亂,實則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

「什麼?」韶華接著問道。

「乃是隱閣閣主。」席沅看著她。

「隱閣內有著最厲害的殺手。」席沅看著她,「妹妹,這個人不好對付。」

「十年,他竟然能夠做到這個地步。」韶華覺得吳珵這個人當真是比鄭海生狠。

席沅點頭,「所以,此人不容小覷。」

「大哥,你叫我來是?」韶華覺得席沅與她說的不止於此。

「父親那處傳來消息。」席沅低聲道,「拓跋玦乃是你母親臨終看中的託付終生的人,可是父親知曉,你是不願意的。」

「嗯。」韶華點頭。

「拓跋玦那處有婚約。」席沅低聲道,「倘若他拿婚約前來,怕是連陛下也不會拒絕。」

「婚約?」韶華皺著眉頭,「母親到底為何會看中拓跋玦?」

「這我不知。」席沅搖頭,「不過眼下的形勢不容樂觀。」

「難道會發生變故?」韶華挑眉。

「袁家被你保下了,接下來,謝家與蕭家便會成為被算計的對象。」席沅繼續道,「所以,謝家裡頭必定會出事兒。」

韶華知曉,眼下謝家裡頭也不知曉隱藏著多少人。

她低聲道,「我知道了。」

「你要當心才是,聽說謝老夫人病了,她的病來勢洶洶,倘若有人借著謝老夫人大做文章……」席沅看著她道,「妹妹,你要當心。」

「好。」韶華點頭。

席沅便又說了一些事情,韶華並未久留,回了謝家。

老夫人的病情越發地加重,謝家陷入了悲傷之中。

謝歡與謝蘭在等著她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