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恩!」葉星辰用力的點了點頭,如果說對何雪梅一點感情都沒有,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明白了!」楚雄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反而抬頭望向了夜空,那裡,一輪明月正緩緩升起。

「那個……三八的問一句,你和她是怎麼認識的?」葉星辰眉頭微皺了半晌,忽然開口說道。

「你想聽?」楚雄轉過頭望向葉星辰。

「當然,既然她也算是我的女人,對於她的過去我自然想知道一些!」葉星辰很有些無恥的說道,不過他卻並無惡意,因為他知道,楚雄對於何雪梅,更多的是感恩,有的時候,感激和愛情是完全不同的。只是他很好奇,會有哪種恩情讓這麼一個出色的男人甘願默默的呆在一個女孩身邊,守護著她呢?

「在我很小的時候(前面有章節交代過,我就不多說了!)……」楚雄開始將小時候的事情說了一遍,也就是從那時起,他就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好好的保護何雪梅。

聽完楚雄的述說,葉星辰沉默了,如果換做是他,在那種情況下也一定會做出和楚雄一樣的決定,這是一個男人應有的承諾,也從這一點看出,他和楚雄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如果他不是楚門的門人,如果他是自己的兄弟,那該多好?

「你來京都是為了查探羅明海的事情吧?」眼見葉星辰沉默,楚雄忽然開口說道。

「嗯!」葉星辰點了點頭,並沒有太多的驚訝,竟然楚雄能夠猜到他來京都,就一定知道他來這裡做什麼。

「羅明海在去靜海市之前,一直李將軍的部下!」楚雄的聲音依舊那麼平淡,可這樣一句平淡的話,卻讓葉星辰神色劇變,要知道,他來到京都這麼久,一直都在暗中打探到底當初羅明海是誰的部下,就連冰冰也四處幫忙打聽,可這麼久以來,卻一點消息也沒有,卻沒想到楚雄竟然知道。

「你知道是哪個李將軍么?」葉星辰著急的問道,他來京都可就是為了這個。

「不知道,不過你聽說過京都四大將軍沒有?」楚雄搖了搖頭,反問道。

「四大將軍?」葉星辰眉頭一皺,記憶之中似乎有點印象,可仔細一想,卻什麼也想不明白。

「沒有!」思量了片刻,葉星辰老實答道。

「這四大將軍乃抗日名將之後,從建國到現在,一直都是軍方的實權派人物,可以說權勢滔天,門生遍布,不過幾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中,四位老將軍卻發生了爭執,其中兩位更是大打出手,雙方征戰不休,後來其中的一位更是被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全家老小背叛槍斃,傳言只有一個小兒子逃離了出去。不過後來文革之後,政府卻為那位老將軍一家人平反,可惜卻一直找不到那個小兒子。不過京都的人依舊喜歡稱呼他們為四大將軍!」楚雄淡淡解釋道。

「你說這個做什麼?」葉星辰眉頭緊鎖,似乎想到了什麼。

如果我猜得不錯,那位李將軍就是四大將軍之一,所以你想要扳倒他很不容易!」楚雄淡淡說道。

「他還沒死?」葉星辰大驚,一個從抗日戰爭時期就已經出名的將領,怎麼可能到現在都還沒死?

「那位老將軍自然死了,但他的兒子孫子尚在,如果我所知道的那位李將軍真的是那位老將軍的後人,你幾乎沒什麼勝算!」楚雄淡淡數道。

葉星辰再次陷入了沉默,如果真的如楚雄所說,自己的確沒有什麼勝算,畢竟對方是一個名將之後,加上又在京都這麼多年的發展,勢力到底有多恐怖沒有人知道,可難道自己就這樣放棄嗎?

他曾從鄭瑩瑩的口中知道了羅明海當年和自己父親的恩怨,為了引出自己的老爸,他直接對自己下手,所以一到上海,便和董浩天聯合在一起,要是不除掉他,不僅自己生命時刻受到威脅,連星曜會也很難繼續發展,那可是自己和眾多兄弟一手建立的事業,又怎能輕易放棄呢?

「你只說了這四大將軍,為何沒有說他們的姓氏呢?按理說他們這樣的大人物不可能不被人所知啊?」沉默了片刻,葉星辰又開口問道。

「其中一家姓李,一家姓許,一家姓劉,至於那個文革中受冤的老將軍,卻沒有人知道他們姓什麼,這或許是政府的秘密吧!」楚雄淡淡說道。

「我明白了,多謝!」葉星辰點了點頭,朝楚雄說了聲謝,能夠知道這麼多,他已經很滿足了!

「不用,只希望你以後好好的對待雪梅!」楚雄搖了搖頭,說完這一句話后,轉身就朝天橋的另一頭走去,那個背影是如此的孤寂,如此的消沉…… 因為楚雄的出現,葉星辰知道了許多秘密,至少多了一條線索,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樣那麼迷惘,不過知道之後,新的問題卻出現了,如果真的是那位李將軍,自己能夠用什麼手段才能讓他垮台呢?

找出他貪污的證據?對於這樣的貪官來說,錢,似乎早已經是身外之物了,從這一條路上根本難以做到,又或者直接刺殺?可莫說現在他根本不能確定那位李將軍的住址,就算確定了又能如何?一個位高權重的將軍,身邊的警衛會有多少?就算自己身手了得,又怎能辦到呢?就算是冰冰,也不可能吧?而且就算可能,葉星辰也不可能再讓冰冰去冒險,上一次冰冰差點死去,他已經難以承受那樣的痛苦。

葉星辰只感覺一陣無力感傳來,可以說從小到大,他還從來沒有這樣感到無力過,掏出電話,打通了秦興凱的電話,不管能不能扳倒李將軍,至少要查明他們是不是同一個人,畢竟,在京都,姓李的將軍實在是太多。

秦興凱在京都也有著自己的人際關係,當聽葉星辰說完之後,整個人愣了半分鐘,他可是清楚的明白,李大將軍的權勢到底有多麼大。

「我說小葉,你真的確定要和他斗?我看我們還是去混傭兵吧,他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扳倒的啊!」電話那頭傳來秦興凱誇張的聲音。

「我操,我只是讓你查查是不是他,你那麼多廢話做什麼?」葉星辰大罵。

「不用查了,京都能夠直接任命靜海市駐軍司令的沒有幾人,而姓李的,卻只有那麼一位!」電話那頭卻傳來了秦興凱無奈的聲音,這一句話幾乎將葉星辰打入地獄。

是他?真的是他?一個抗日名將之後的將軍,自己拿什麼跟人家斗?

「我說小葉啊,我們還是算了吧?你那星曜會也不要了,我們一起出國,重新混我們的傭兵生活,免得白白丟掉了性命!」電話那頭的秦興凱沒有聽到葉星辰的聲音,又開口說道。

「凱子,你說我的思維模式是不是有些局限?」葉星辰沉思了半晌,眼中卻是亮光一閃。

「局限?你是說你要對付的只是羅明海,而不是李將軍?」秦興凱不是蠢人,加上和葉星辰關係極好,自然一點就通。

「當然,原本只是想查出羅明海的幕後,然後再想辦法對付羅明海,並沒有想過直接對付他的幕後之人啊,現在既然找到了幕後之人,應該想辦法怎麼對付羅明海,而不是對付李將軍!」葉星辰顯得有些興奮。

「厄……這個似乎聽起來很不錯,但你想過沒有?羅明海既然是那位李將軍派去的,那肯定和李將軍的關係非常,說不定是他的得意弟子,你要對付人家的門生,做老師的會答應么?」秦興凱思索了片刻,卻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不管那麼多了,你幫我打通下京都的關係,其他的事情我來做!」葉星辰臉上卻是露出興奮的神色,或許一個李將軍難以絆倒,但知道羅明海的後台之後,想要分化他們,並非沒有希望,只要這位後台一旦不支持他,那自己起碼有一百種方法讓羅明海死無葬身之地。

「知道啦,媽的,每次你找到我總沒好事,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忘記告訴你了,那位李將軍的孫輩們就在你們學校,說不定你可以從這方面下手!」秦興凱抱怨道。

「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葉星辰心中又是一喜,要是能夠控制李將軍的孫子,那自己就有更多的籌碼。

「操,你當真我是神么?真正去靈山中學念書的高官子弟用的可都是化名,說不定根本不姓李,我怎麼可能知道?」

「呵呵,那算了,你忙你的吧,如果沒錢了直接找蕭天,那傢伙會知道打錢給你的,就這樣了,拜拜!」葉星辰說完就掛掉了電話,雖然無法知道李將軍的後人到底什麼名字,但至少在靈山中學,這說明了自己當初的判斷並沒有錯誤,從學校下手。但會是誰呢?而且還可能使用的是化名,甚至不是姓李?靈山中學好幾萬人,自己該怎麼找?

算了,既然是李將軍這種大人物的後人,應該不是二世祖,自己只要好好注意注意,應該能夠發現。

「林同學,時間不早了,你還不準備回去嗎?」此時,天橋下的南宮尚香眼見楚雄都已經走了,葉星辰還不下來,不由的開口喊道。

「厄,馬上!」葉星辰說著走下了天橋。

「你們兩個大男人的,哪兒來的這麼多話,竟然還神神秘秘的!」南宮尚香眼見葉星辰走近,翻了一個白眼,嬌嗔說道。

「厄,沒什麼事情呢,走吧,去那兒?」葉星辰搖了搖頭,並不多說什麼,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畢竟,他可不想把麻煩帶給身邊的每一個人。

「當然是回學校了?」南宮尚香聽到葉星辰這麼一問,又是白眼一翻,臉上那表情顯然再說多此一問。

「嘿嘿,我還以為你要和我去開房呢?」知道了這麼多,葉星辰心情大好,開起了玩笑。

「你去死吧,誰要跟你去開房!」南宮尚香羞怒道。

「哈哈哈……好啦好啦,開車吧,要是一會兒校門關閉了,我們可只能去開房了噢!」葉星辰哈哈大笑,不得不說,南宮尚香就算是生氣也是如此美麗。

「你真是個流氓!」南宮尚香實在拿葉星辰沒轍,再次嬌罵道。

「嘿嘿,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不過說真的,從靜海市來京都一個多月了,我都還沒有對誰流氓過呢!」葉星辰說著,一臉壞笑的望著南宮尚香。

「你想怎樣?」南宮尚香看到葉星辰那壞壞的笑容,心中一陣緊張,握住方向盤的雙手一抖,險些把汽車開到路邊,,嚇得葉星辰一身冷汗。

「得了得了,和你開個玩笑,認真開車吧!」葉星辰趕緊系好安全帶,出聲求饒道,他可不想年紀輕輕的就因出車禍離開這個世界。

「哼……」南宮尚香卻是冷哼了一聲,不過奇怪的是,兩人從來到現在卻從來沒有提到過李筱婷一句。

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十點過了,演唱會也剛剛結束不久,南宮尚香自然和她的助理一行人離開了靈山中學,葉星辰卻回到了自己的寢室,一路上生怕碰到許珍珍等人,畢竟當初他說自己只是去方便一次,可這方便卻方便了好幾個小時,怎麼說也說不過去。

好在一直到寢室,都沒有看到許珍珍等人的身影,剛剛進寢室,就見到何炳豪,陳南爵,陳運恆三賤客正趴在地板上看著AV,這讓葉星辰很是鬱悶,怎麼每次回來他們都在看AV,難道AV真的有那麼好看嗎?不過他們三賤客之名也果然名不虛傳啊!

「林靖,你怎麼才回來呢?班主任剛才找你呢,讓你回來後到她寢室去一趟!」猥瑣男陳運恆眼見葉星辰回來,開口說道。

「讓我現在過去?」葉星辰一愣,這麼晚了叫自己過去做什麼?

「恩!」三賤客同時點了點頭,目光卻僅僅盯著電視屏幕,那裡吉澤明步正開始脫去最後那件粉色的衣裳……

操,這群淫浪!葉星辰口中大罵,轉身就朝外面走去,心中卻在思量,這麼晚了,班主任到底找自己什麼事情?想到今天中午她叫自己去她那,自己似乎沒去?難道因為這樣生氣了?要責罵自己?

想著想著,葉星辰已經來到了班主任尹筱的寢室前,輕輕的敲了敲門,口中輕聲說道:「尹老師,我是林靖,你找我有事嗎?」

接著就聽到門內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應該是尹筱穿著拖鞋干跑來開門。

「你今天晚上去哪兒了?怎麼現在才過來?」門還沒開,尹筱的那略帶責備的聲音已經傳來……

「厄,四處走走!」葉星辰隨便找了借口,接著,門開了,已經洗浴完畢的尹筱穿著一件粉紅色的低胸睡裙站在門口,飽滿的雙峰凸顯而出,裡面竟然什麼都沒穿?那美麗的玉溝更是近在咫尺!

有人說女人象迷一樣神秘,也有人說女人象夢一樣朦朧;但唯有風情萬種的女人才是最可愛的,唯有女人味十足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

成熟的女人就比飽滿的葡萄,成熟的女人就比經年的醇酒;成熟的女人就比和煦的春風。

三十多歲的女人最解風情,只有這個年段的女人才真正稱得上性感、迷人。無疑,三十一歲的尹筱,屬於這樣的女人!所以……

「咕嚕……」葉星辰忍不住暗暗吞了一口口水,他實在沒想到尹筱竟然這麼開放,明知道自己要來,還穿得這麼暴露?

「還站在門口坐什麼?快進來吧?隨便把門關上!」尹筱似乎並沒有注意葉星辰的神色,轉身就朝裡面走去,來到了飲水機旁邊,弓著身子從柜子里拿水杯似乎是要給葉星辰倒水,不過她的睡裙很短,本來就只遮住豐tun,此時,此時身子一弓,裡面黑色的蕾絲小底褲出現在葉星辰眼前。

「咕嚕!」又吞了一口口水,葉星辰隱隱有鼻血狂噴的衝動,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這個班主任竟然也這麼漂亮,雖然沒有蘇姍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高貴,但卻有著所有成熟女人的魅力。

「來,喝點開水!」尹筱卻似乎沒有注意到葉星辰的窘色,端著一杯水來到了葉星辰的面前,弓著身子遞給了葉星辰,領口本來就低,這麼一來,睡裙往下垂去,裡面的兩團玉峰徹底的展現在葉星辰面前,特別是那玉峰之上的兩顆紫葡萄,簡直惹人垂簾。

「她不是故意勾引我吧?」葉星辰心中猛然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卻是接過尹筱的遞來的水杯,輕輕的喝了抿了一口,道了聲謝謝,然後才開口問道:「老師,你找我有事嗎?」

「也沒什麼事情,只是問問你來這裡一個月了,感覺怎麼樣?習慣嗎?」尹筱直接坐在了葉星辰旁邊,架起了二郎腿,雪白滑嫩的大腿就那麼暴露在葉星辰面前。

「嗯,習慣,一切都好!」葉星辰老是的點了點頭,卻不知道尹筱到底用意何在。

「呵呵,習慣就好,這樣我就放心了,對了,林靖,你覺得尹老師怎麼樣?」尹筱眼見葉星辰那麼木訥的坐在那裡,眼中神光亂射,略有些嫵媚的聲音響起。

「很好啊,尹老師是我見過最溫柔,最漂亮,最負責人的老師!」葉星辰自然懂得該怎麼拍馬屁。

「你這小傢伙,老師哪兒有你說的那樣好,哎……」尹筱聽到這裡,暗暗的嘆息了一聲,一雙鳳眉更是望向了葉星辰,似乎在等著葉星辰追問為什麼要嘆氣。

「老師有什麼心事嗎?」葉星辰自然知道尹筱的意思,自然按照她的意思問道。

「呵呵,沒什麼,只是一個人寂寞久了,難免有些孤獨!」尹筱暗暗嘆息了一聲,眉頭緊鎖,當真看得人心碎,恨不得為她分解一切憂愁一般?

「尹老師不是已經結婚了嗎?怎麼還會孤獨呢?」看到尹筱如此媚態,作為花叢老手的葉星辰已經明白了接下來要發生些什麼,不過卻毫不在意,如果能夠與美麗的女老師發生一段肉體上的親密接觸,他不覺得自己會吃虧,只是不知道冰冰那丫頭知道了會不會提刀殺過來!

「我老公常年在外,很少回家,這也是我為什麼不回家的原因,在學校,至少還有其他的老師陪伴,可現在,她們都回家了,林靖,今晚留下來陪老師好嗎?老師怕……」尹筱說著,整個身子竟然直接朝葉星辰倒來。

葉星辰趕緊一把將其扶住,只感覺一股誘人的香味撲進鼻孔,心中一陣驚嘆,實在沒想到自己來到京都后還會有這樣的艷遇。

一隻手很自然的朝尹筱的身體摸去,嘴巴卻湊到了尹筱的耳邊輕輕說道:「可是老師,這樣不太好吧?要是同學們知道了可能會……」

「放心吧,就只有今晚,沒有人會知道的,林同學,來吧,抱著老師,老師好久沒有被人抱過了……」尹筱不等葉星辰說完,已經打斷道。

「可是老師,我們……?」葉星辰還想裝一會兒純潔,可尹筱的紅唇已經印上了他的大嘴,一直滑嫩細白的小手更是直接伸到了他的下面,一把握住了那早已經立起的小小葉…… 葉星辰自然不會在尹筱那過夜,將尹筱弄得服服帖帖之後就返回了自己的宿舍,三賤客依舊在研究經典電影,並沒有注意到他的異常,而他也沒多說什麼,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起來,對於尹筱這種饑渴難耐的少婦,他是一點也沒放在心上,男人嘛,逢場作戲而已,又何必認真。

第二天早上,三賤客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葉星辰已經爬了起來,洗刷完畢之後,想去找冰冰商討商討李將軍後輩的事情,可剛剛一出門,就見到上身穿著一件米白色外套,下身也是一條米白色休閑褲的許珍珍站在門口,似乎正要敲門一般。

「珍珍,這麼早啊?」葉星辰微笑著說道。

「呵呵,我還正說找你呢,你就起來了!」許珍珍也是甜甜一笑,長長的睫毛一抖一抖。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葉星辰好奇的問道,心裡還想著最好不要問昨晚自己去了哪兒才行,他可明白,許珍珍可不像尹筱或者三賤客那麼容易糊弄。

「也沒什麼事情,只是想問問你今天有時間嗎?或者有沒有其他重要的事情?」

「有時間的,我沒什麼重要的事情!」要查出李將軍後背的事情,並非一個朝夕的事情,葉星辰也不急於一時。

「你一個人從蓉城那麼遠的地方來這裡,也沒什麼親人,今天又不上課,去我家玩吧?」許珍珍眼中閃過期盼的神色。

「啊,這不太好吧?」葉星辰一愣,哪裡想到她會提出這樣的事情。

「沒是不好的啦,走吧!」許珍珍說著,已經抓住葉星辰的手就朝宿舍外面奔去,繞是以葉星辰的臉皮也一陣羞紅,去她家裡?自己似乎還從來沒有去過女同學家裡吧?

當時去容蓉家搶親的時候自然不算。

兩人來到了停車場,一輛價值千萬的藍色帕加尼停在那裡,昨晚和南宮尚香來到這裡開車的時候還見過,當時就在想這到底是哪個有錢人家的車,卻沒想到竟然是許珍珍的,真沒想到她家裡竟然這麼有錢,還在讀書就給她配置這麼好的跑車,要是等她畢業后那還了得?

一時之間,葉星辰再次覺得自己又傍上富婆做小白臉的嫌疑。

「你會開車嗎?」許珍珍打開車門,朝葉星辰說道,那意思很明顯,如果你會的話,那就你來駕駛吧!

「厄,會一點點!」葉星辰也不客氣,直接鑽進了駕駛座,他也想看看這輛帕加尼和自己的布加迪威航比起來到底怎麼樣?

許珍珍見到葉星辰鑽進駕駛座,心裡一喜,趕緊跑到另一邊,打開副駕駛座鑽了進去,很快的系好安全帶。

「好了,我們走咯!」葉星辰等許珍珍系好安全帶后,啟動引擎,直接奔了出去,藍色的帕加尼閃電般奔出學校,剛開始葉星辰還擔心開得太快,會嚇著許珍珍,卻哪裡想到她一臉興奮的望著前方,不斷的要自己加速,加速再加速,這個時候的她哪裡有往日那種天真可愛的樣子,倒像是平日里在班上指揮別人做什麼時候的那種班長威嚴。

葉星辰的車技自然一流,幾乎將帕加尼的速度提升到極致,那種風馳電掣般的感覺讓旁邊的許珍珍興奮的大叫起來,在她的指點之下,葉星辰開著車來到了京都南郊的一座莊園處,望著那佔地起碼好幾千畝的莊園,葉星辰有些驚愣的問許珍珍:「這是你家?」

「恩!」許珍珍興奮的點了點頭。

「厄……」葉星辰實在有些無語,當初剛剛去李家別墅的時候他曾為李家別墅的規模驚嘆過,去慕容家搶親的時候也見識過慕容家的龐大,可這兩處地方和這個莊園比起來,簡直就如同茅舍。

莊園裡面綠色植物覆蓋,隱隱能夠見到幾座古典樓房,大門也是古代那種一丈多高的紅木大門,此時敞開,八名保安站在門口,看到許珍珍的跑車進來,恭敬的叫了聲小姐。

當汽車從他們身上駛過的時候,葉星辰心中更是狂震,這八個人絕對是高手,就算是當初慕容羽的那幾個保鏢和他們比起來或許也要差上一點,就算是自己,如果空手對上他們八個,也幾乎毫無勝算。

這不過是守門的幾個保鏢,就有如此身手,那這麼大的莊園,會有多少保鏢?

葉星辰很想問一句許珍珍,到底你們家是做什麼的?怎麼感覺這裡就像皇家園林一樣,可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要是真的問了,那且不是顯得自己很俗?

開車駛進了莊園,速度放緩下來,葉星辰完全可以仔細打量莊園的一切,高大的樹木,碧綠的青草,鮮艷的花朵,清澈的流水,歡快的鳥叫聲,這簡直就是一個人間仙境。

而且各處假山或者建築之後,葉星辰明顯感受到有極強的強者氣息,那絕對是暗中守護莊園的高手,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將車停在了一個巨大的停車場,葉星辰有些朦朦朧朧的下了車,在許珍珍的帶領下朝中間的那座古典大樓走去,一路上僕人無數,每一個人見到許珍珍都恭敬的叫一聲小姐,而後又以好奇的目光偷看一眼葉星辰,接著又去做自己的事情,不過從他們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們都認為了葉星辰是許珍珍的男朋友。

來到了那座三層樓下方,葉星辰就見到一名頭髮花白,身上只穿著一件白色武服的老人正站在院中,打著太極拳。

看著那惟妙惟肖的拳法,葉星辰心中狂駭,這絕非一般的老人所打的那種拳法,這絕對是最為正宗的太極拳,一種將殺敵和養神聯繫在一起的極強拳法。

高手,絕對的高手!

「陳爺爺,我爺爺在哪兒呢?」許珍珍歡歡喜喜的走上前去,朝那老人笑著說道。

「噢,是小珍啊,你爺爺在後院呢,這是你男朋友吧?」那老頭停下了拳法,轉頭望向了葉星辰,兩道奪目的精光射出,看的葉星辰也是一陣心驚膽寒,這老頭到底什麼來歷?怎麼氣息如此強大?

「不是啦,他是我同學呢,在這邊沒親人,我就帶他來家裡玩玩啦!」許珍珍卻是玉臉一紅,解釋了一句,就招呼葉星辰往屋裡走去。

葉星辰儘管心中驚訝,但還是友好的朝那老頭笑了笑,正要跟著許珍珍走進去,那老頭卻忽然一拳朝葉星辰砸來……

葉星辰大駭,這看似軟綿綿的一拳卻包含著極大的力量,更是堪稱完美,彷彿天地間只剩下這一拳,根本無從躲避,唯有全力抵擋。

不再多做考慮,緊握雙拳,將全身的力量聚集在右拳,狠狠的就朝老人的拳頭砸去,他知道,這樣一個將太極拳法完美融於天地的老人絕非普通人,只要稍微留手,那失敗的將是自己。

葉星辰的爆發力極強,拳速也極快,這聚集了他全身力量的一拳甚至帶起了空氣的陣陣顫抖,一道若有若無的拳痕出現在虛空之中。

那老人的眼中閃過陣陣灼熱的光芒,嘴角卻浮現出一絲笑容,眼看就要和葉星辰的拳頭撞擊在一起,卻忽然化拳為掌,想要扣住葉星辰的手腕,卻發現這速度太快,只能夠接下這一拳。

「嘩!」的一聲輕響,葉星辰的一拳重重的砸在老人的手掌上,卻只發出了這麼一聲細微的響動,就被老人輕而易舉的化解,而老人一隻腿卻朝葉星辰踹來。

葉星辰根本來不及驚嘆老人的拳法竟然煉化到如此境界,身子已經本能的朝後退去,可那被老人抓住的拳頭竟然難以拔離。彷彿被膠水粘住一般,根本無法挪開。

「靠!」葉星辰心中大罵,此刻根本難以抵擋,唯有繼續硬抗,不過有了剛才的經驗,他不敢再用盡全力,右腳閃電般踢出,直朝老人的右腿擋去。

老人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扣住葉星辰拳頭的手抓忽然朝前一拉,剛剛只有一隻腳支撐的葉星辰頓時感到失去平衡,身子不由自主的就朝前面撲去,那踢向老人的腿也失去了威力,而老人的右腿卻是避開了這一腿,重重的擊在葉星辰的支撐腳上,葉星辰徹底的失去平衡,整個身子倒飛出去。

好在他身手敏捷,雙手用力順勢一案地面,一個漂亮的後空翻,穩穩地落在地上,不過卻是驚出一身冷汗,因為他明白,要是老人剛才繼續出手的話,他必敗無疑。

「小子多謝前輩手下留情!」葉星辰朝陳老頭做了一個抱拳禮,恭敬的說道。這是一個真正的高手,由不得他不尊敬。

「呵呵,小子身手不錯,進去吧!」陳老頭揮了揮手,毫不在意,接著就自顧自的開始練起了自己的太極拳,葉星辰看了片刻,轉身走進了樓內,心中卻一陣琢磨,到底許珍珍家裡是做什麼的?為何會有這麼多高手?

許珍珍剛才還擔心葉星辰受傷,可有不敢出聲打斷陳老頭,只能夠膽戰心驚的看著兩人的打鬥,當看到葉星辰最後能夠完美躲開陳老頭的攻擊后,心中卻是一陣喜悅,,只有她明白,自己的這個陳爺爺實力有多麼強大。

「林靖,你好厲害噢,竟然能夠和陳爺爺戰得旗鼓相當!」許珍珍一邊帶著葉星辰朝裡面走去,一邊開口說道。

「呵呵,哪裡是旗鼓相當,他老人家要是不手下留情的話,我可能早已經趴下!對了,珍珍,他是你什麼人?」葉星辰心中有許多疑惑,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問起。

「陳爺爺和我爺爺是好朋友,一直住在這裡呢!」許珍珍看似詳細的回答,其實卻什麼都沒說。

「噢,這樣啊!」葉星辰點了點頭,心中的疑惑更甚,他總是覺得,許珍珍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瞞著她。

「劉媽,我爺爺在哪兒?」這個時候,許珍珍忽然朝一個走過來的四十多歲婦女問道。

「呵呵,小姐您回來啦,老爺子在書房呢,你這是要帶男朋友去見老爺子么?」那劉媽笑盈盈的望向葉星辰說道。

「什麼啦,他只是我同學呢!」連續兩次被人說是自己的男朋友,許珍珍的臉上的紅霞早已經覆蓋到耳根。

葉星辰也是一陣尷尬,乾笑著朝劉媽點了點頭,以示打過招呼,就隨著許珍珍奪路而逃。

穿過了一個走廊,裡面是一個小天井,中間還有一座假山,假山下是水池,水池裡許多小魚游來游去,這讓葉星辰想到了蘇州的那些園林,可這裡是北方,怎麼還會有這種類似蘇州園林的風格呢?心中充滿疑惑的他隨著許珍珍來到了一間房子內,她也不敲門,直接推門而入,口中更是嬌聲喊道:「爺爺!」

葉星辰循聲望去,就見到一名頭髮和剛才那名陳老頭差不多白的老人站在一張巨大的八仙桌前,手持一隻巨大的毛筆,唰唰唰畫著什麼,聽到許珍珍的聲音,也不回頭,只是笑著說道:「丫頭,你怎麼今天才回來呢?」

聲音鏗鏘有力,根本不像一個行將入木的老人,倒像一條大漢一般,葉星辰明白,這也絕對是一個高手。

這許家到底什麼來歷?為何裡面竟然各個都是高手?可自己在許珍珍面前怎麼一點都感覺不到高手氣息呢?是她根本不會還是隱藏的太好?

「昨天學校有活動嘛,爺爺,我帶了我一個同學來家裡玩……」許珍珍笑呵呵的走到許老爺子的身邊,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