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剛剛就跟你說了,已經斷貨了!市面上已經買不到了!!」

周雙卿臉色已經通紅了,尷尬的好像快要哭出聲來。

「我剛剛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不要生我氣了。」

顧薇薇只是冷笑了一聲,然後一把抓起了周雙卿桌子上的一個陶瓷玩偶。 冷凝川跟冷天絕恭敬的來到楊柏的房間,兩人都換上白袍,那是薩滿教的特定服侍,白、黑、紫和花袍,代表薩滿教不同的地位。

「楊組長,讓你久等了,看來楊組長已經恢復過來了?」冷凝川很認真說著,身後的冷天絕好像也發現楊柏的不同。

此時的楊柏,整個人身上越發的神秘,尤其是雙眸,只是看了一眼,冷天絕就深陷其中,根本不敢抗拒楊柏的任何話語。

「好了,那就走吧!」楊柏點了點頭,反正是鴻門宴,楊柏如今神念大成,擁有龍山神格,同時體內龍力也徹底復原,戰力可是全開。

楊柏有了強大的底氣,就是面對神衣眾人,楊柏也有辦法。

楊柏跟在冷凝川的身後,朝著一處涼亭而去。冷凝川居然把宴會安排在涼亭當中,紅色的涼亭猶如大傘一樣。

涼亭的四周,那是花叢當中,也傳來動物的鳴叫,整個莊園,彷彿化為動物園,山中的動物都出現在莊園當中。

「楊組長,別介意,你也知道薩滿教通靈!」冷凝川趕緊解釋道,只是白袍下的手,卻緊張的握緊。

「我不介意,你們倆的傷勢都沒事了吧?」楊柏輕聲說著,冷凝川跟冷天絕都是傀儡一樣,冷凝川弄出的素冠荷鼎,就是要獻給神醫,希望神醫有機會能夠把冷印祥放出來。

「沒事了,多謝!」冷凝川感受到楊柏的關心,疑惑的看了看,不過此時涼亭的四周,全部都是黑衣冷衛,神鼓和腰玲,已經出現在涼亭當中,坐在一個巨型的圓桌之旁。

圓桌通體都是紫檀木,那可是千年紫檀,空氣中散發幽香。而這個巨大的紫檀桌上,放置八碟八碗,碗是海碗,碟如面盆一樣。

十六盤菜,那都是海量菜肴,肉山靈林,看的讓人都特別的震撼。

神衣當中而坐,旁邊死冷月秀跟顏妖,已經看到楊柏走進,神衣皮笑肉不笑的沖著楊柏點了點頭。

「快坐下,楊組長,我還是叫你楊柏吧,畢竟月秀很欣賞你!」如果楊柏沒有發現陰謀,此時的神衣說的任何話,都是那麼親切。

「隨意!」楊柏淡淡的說著,看著這麼多菜,楊柏甚至還看到一個黑色酒罈,散發的熱氣,居然是被湯過,冬天早就過去了。

「楊柏,這是薩滿教的規矩,酒必須是溫的,這是告訴眾人,酒是無毒的。」顏妖不屑的笑了起來,大部分毒物加入酒中,只要加熱酒,就會發生某種反應,薩滿教平時的酒,都是加熱過的。

「叫我楊組長,知道嗎?」楊柏對於這個顏妖是不會客氣的,而且是俯視說的看著顏妖,絕對是故意的,楊柏就是為了激怒顏妖,故意裝著高高在上。

「你!」顏妖臉色一變,也頓時不悅的看著楊柏,剛才楊柏說的隨意,居然不包括自己。

自從楊柏出現,冷月秀的目光一直盯著楊柏的身上,眼神複雜無比,也柔情萬千,冷月秀哪裡還是聖女。

「顏師傅,別介意,楊柏是我的恩人!」冷月秀剛要起身去迎楊柏,神衣只是一個眼神,冷月秀好像無法移動了,頓時震驚的看向師尊。

「你就坐在為師身邊,神鼓和腰玲,迎接楊柏!」神衣的話,腰玲和神鼓也都站了起來,兩人也都敬畏看著楊柏,畢竟楊柏能夠從旱魃冷狂的手中,救下冷月秀。

楊柏慢慢坐在飯桌之上,坐在神衣的對面,身後有一盆盆蘭花,花香濃郁,加上檀香整個涼亭更是有無窮的味道。

「楊柏,聽說你手中有龍袍碧玉蘭?」神衣也好奇的看著楊柏,愛花之人,神衣的雙眸終於有了特殊的變化。

「龍袍碧玉蘭,如果神衣長老喜歡,我下次拿來!」楊柏輕聲說著,神衣頓時大笑起來,很滿意楊柏的回答。

「來,那就讓我們開始吧,一切敬楊組長一杯,年輕有為,大膽果斷,神威衝天。」神衣舉起手中玉杯,裡面卻是青色的酒水,這應該是果酒,而且很有年頭。

楊柏拿起玉杯,破妄金瞳之下,酒水無毒,飯菜中也沒有任何毒,而且楊柏的龍體可是百毒不侵。

「慢!」就在這時候,楊柏慢慢放下玉杯,這樣的情況,讓顏妖瞳孔一縮,森冷的看著楊柏,而神衣也是目光一轉。

整個涼亭當中,突然出現殺氣,冷月秀也臉色變了,暗中還嘗了一口酒水,疑惑的看著楊柏。

「冷家主,你不上桌嗎?」楊柏卻是淡淡一笑,彷彿沒有看到殺機一樣,而是放下玉杯,看向旁邊默默站立的冷凝川跟冷天絕。

此時的冷家主和大少,卻猶如侍從一樣,站在飯桌之後,目不斜視,跟冷衛一樣。

「冷家主?哈哈,楊組長,他們算什麼?傀儡而已!」顏妖不屑的笑了起來,原來是楊柏覺得冷凝川要上桌。

這裡沒有人會在乎冷凝川,冷凝川這樣的角色,沒死就不錯了。顏妖的話,冷凝川深深低頭,腰板都彎曲下來,冷天絕更是嚇得一哆嗦,真的很恐懼顏妖。

「哈哈哈,看到沒有?在你眼中的冷家主,在我眼中,就是一條狗!」顏妖拿起一根排骨,直接扔在冷凝川和冷天絕的腳下。

「吃了吧,我的家主和少爺!」顏妖這話絕對是侮辱,冷月秀直接就受不了,剛要說什麼,腰玲卻趕緊沖著冷月秀使眼神。

楊柏也瞳孔一縮,看著此時的冷凝川和冷天絕。冷凝川並沒有動,老臉蒼白無比,死死的看著排骨,腰已經彎不下去了。當初的冷家,冷凝川可是說一不二的。

「我吃,真好吃,多謝顏妖大人!」冷天絕卻不管這一些,真的撿起排骨,當著眾人的面,諂媚的笑著,吃著排骨,沖著顏妖點頭。

「哈哈,好狗,冷天絕,你比你父親有出息!」顏妖很滿意,狂笑連連。

「好啦,顏妖,多大點事情,他們能夠活下來,的確要感謝我們,也要感謝月秀,甚至大長老也發話了。」神衣還是舉起手中玉杯,看向楊柏。

「來吧,感謝楊組長!」神衣又一次舉起手中杯子,而此時楊柏只是看著冷凝川,冷凝川遭受的屈辱,讓楊柏心中一軟。

不過馬上楊柏的目光就冷酷起來,剛剛拿起手中玉杯,沖著眾人都晃了一圈,到了顏妖的方向,顏妖還舉杯等待呢,結果楊柏又一次放下酒杯。

「我敬的是當初薩滿教,北方誰不知道薩滿威名,而你,算什麼? 惡少霸寵妻 薩滿不薩滿,散修不散修的,亂七八糟!」

楊柏就是要激怒顏妖,甚至說在替冷凝川報仇。楊柏的話,讓四周溫度又一次下降起來,顏妖的目光更加兇狠起來,甚至風中已過,露出猙獰的窟窿傷疤。

「散修又如何?聽說楊組長也無門無派,成為炎黃組組長,就高人一等了嗎?」顏妖死死的看著楊柏。

楊柏把酒水輕輕喝下,根本就不看顏妖,反而拿起筷子,夾起肉段,淡淡說道。

「神衣長老,有機會你們還是下山去D市,我的生態園當中,服務員都吃的比這個好,這簡直不是給人吃的。」

楊柏的話,眾人又一次愣住了,神衣臉色也變了,剛剛夾起的飯菜,也慢慢放了下來。

「生態園?我也聽說過,不過楊組長,你知道這是什麼肉,你居然覺得不好吃?」顏妖冷冷的看著楊柏。

「神衣長老,我怎麼覺得有狗吠,你不管管嗎?」顏妖每次說話,楊柏都針對顏妖,這酒宴是沒法吃了。

「轟!」顏妖真的怒了,本來平時就傲慢無比,顏妖遇到楊柏,真的無法受得了。

「楊柏,別給臉不要臉,這個菜,你必須給我吃了!」顏妖的目光散發五彩,整個涼亭彷彿都出現恐怖的光芒。

「吃?吃個屁!」楊柏不屑的看著顏妖,甚至用筷子指了指顏妖。

名門豪娶:大叔VS小妻 「你說什麼?你找死嗎?這可是最後一頓飯!」顏妖終於露出兇殘的笑容,指著楊柏,手中突然出現一根煙,憑空出現靈火,舒服的抽了一口。

香煙也是有淡淡的香味,這裡的一切,香氣都是撲鼻的。

「最後一頓飯,你在說你自己嗎?神衣大人,你這個朋友是不是有病?」楊柏淡淡的看著神衣,而此時的神衣也不笑了,甚至臉上的白膏在凝固。

楊柏就是一愣,未想到來到這麼快,這才剛刺激幾句,神衣終於要出手了。

神衣的臉,彷彿變成一面鏡子,換成另外一個人,不過馬上神衣又一次笑了起來,甚至是咯咯的笑了起來。

「呵呵,太有意思了,楊柏,真佩服你,一直閉氣說話,你以為封閉了鼻子,就能夠擋下這一切嗎?」

神衣笑了,而起指了指楊柏的鼻子,雙眸如電。

「被發現了嗎?」楊柏也是無所謂,一開始聞到香味,楊柏就把呼吸給封閉了,反正楊柏如今的修為,憑藉毛孔也能夠呼吸。

楊柏的確百毒不侵,可是楊柏也很小心,畢竟對面是薩滿教,號稱東邪西絕南蠱北神,當中的北神。

東有邪術,西有絕法,南有巫蠱,北有妖神。

薩滿通靈,修妖,其中蘊含的秘法,楊柏當然要防備一二。 楊柏淡淡的看著神衣和顏妖,而此時的冷月秀實在忍不住,趕緊說道:「師尊,到底發生什麼了?你是不是跟楊柏有什麼誤會?」

「顏師傅,你別生氣,楊柏就是這樣的人!」冷月秀緊張的說著,也感受到四周的殺機,尤其涼亭的周圍的動物越發的奇怪,八個影子慢慢朝著涼亭匯聚,冷月秀瞳孔一縮,那是薩滿教八大出馬仙的弟子。

「月秀,你可是聖女,幾日不見,怎麼這麼向著外人說話。」顏妖幽幽的說著,而此時的神鼓和腰玲也趕緊站了起來。

「聖女坐下,一切有神衣長老決斷!」

「不,師尊,你別嚇我,楊柏是我的恩人,只是答謝宴,楊柏有什麼惹你生氣的地方,我替你道歉。」

「咯咯咯,孩子大了,懂得男人了?」神衣慢慢抬起頭來,詭異的笑著,整個臉都在抖動,白膏發射的光芒。

「師尊,你,你說什麼呢?」冷月秀是羞澀無比,當著這麼多人面,神衣怎麼能夠這麼說話。

「唉,楊柏,你說說你,不好好在京城當組長,也不好好去種地,非要來什麼冷家。」神衣慢慢敲了敲桌子。

「你管的著嗎?」楊柏也來脾氣了,跟這些人還真沒好說的,大不了就是戰鬥,他們如果敢動手,楊柏就有理由滅了這些人,畢竟楊柏身份在這裡。

「哈哈,年輕人,別太氣盛!」顏妖也笑了起來,而楊柏卻更加冷酷說道。

「不氣盛,還是年輕人嗎?你瓜保熟嗎?」楊柏不屑的看著顏妖,一句台詞,當場就把顏妖給侃懵了。

「什麼意思?」顏妖上哪知道這是台詞,頓時有點發傻的看著楊柏。

「傻也不知道,白痴!」楊柏就是刺激顏妖,太希望顏妖快點動手,還吃什麼飯,直接戰鬥就好。

「楊柏,你找死!」顏妖終於怒了,天降神威,整個桌面頓時化為齏粉,涼亭的上空也轟然颳起狂風,涼亭整個炸裂開來。

「哈哈,我就等你了!」楊柏終於笑了,顏妖終於動手了,而此時的楊柏已經伸出手指,龍元劍指朝著顏妖就要激發。

「怎麼回事?」可是楊柏剛剛伸出手指,體內的龍氣剛運轉的時候,楊柏發現沒有力量了,渾身一點力量都沒有了,手指都無法抬起了,甚至已經無法坐下,這能夠倒在凳子上。

楊柏震驚了,雙眸瞪圓,望著手指,感受到體內的一切力量都化為虛無,龍氣無法出丹田,丹田之外,一股藍色的能量在包裹。

這個藍色的能量來的太突兀了,好像憑空出現,就在楊柏激發龍氣的時候,阻擋一切。楊柏的境界、修為、龍氣、力量都被藍色的能量吞噬。

藍色能量當中,七星漂浮,在楊柏的體內緊緊的流轉,楊柏的丹田也終於散發淡淡的光芒,那是龍泉劍的光芒,在抵禦這股神秘的能量。

龍氣在翻滾,想要衝出丹田,楊柏的體內也產生反抗之力,可是依舊弱小,楊柏失去一切的力量。

「哈哈,你現在一點力量都沒有了,你還要跟我斗?」顏妖看在楊柏無力的樣子,頓時狂笑連連。

「楊柏!」冷月秀徹底慌了,楊柏怎麼了,身體真的猶如麵條一樣發軟。冷月秀想要衝過來,卻被神鼓和腰玲攔住,兩人好像也看出什麼了。

「月秀,回來,好好看著就是。」神衣淡淡的說著,甚至如今已經俯視楊柏,看著楊柏那冷靜的眼眸,輕笑連連。

「別抗爭了,聽說你百毒不侵?怎麼樣,現在知道薩滿教的可怕吧,百度不侵,薩滿有萬毒,哈哈哈哈。」

薩滿做為北神,擁有很強的底蘊,其中的秘葯那是無數的。

「還刺激我?你真當我不知道你想幹什麼?炎黃組的身份,想要鎮壓我?」顏妖也不屑笑著,身為散修,顏妖混跡幾百年,什麼事情沒有看過,一眼就看出楊柏的想法。

「毒?我中的是毒?」楊柏冷靜的看著這一切,雖然無力,可是楊柏並沒有害怕,甚至目光的當中,還有一絲等待。

「無形無色,不毒神魂,不入血脈,只融萬法當中!」神衣輕聲笑著,沒說一個字,冷月秀渾身就顫抖起來。

「七星海棠,是七星海棠!」冷月秀終於知道了,神衣動用薩滿教的三大秘葯之人,七星海棠。

七星海棠並不是毒藥,就算是冷月秀也不知道七星海棠到底是什麼。不過中過七星海棠的人,只能是修真者,擁有萬法之力的人。

七星海棠對普通人是無毒的,對於修真者也不能算毒,不過中了七星海棠,是無解的,體內的萬法統統都被鎮壓,會無力,會剝奪一切,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有神魂,跟活死人一樣,甚至最後的神魂,也會在七星海棠當中,分裂成七星,成為七人格之物,最後化為歸墟,一切都成為七星。

「師尊,你這是幹什麼?為什麼拿出七星海棠!」冷月秀太知道七星海棠的威力了,那本就是無解的。

楊柏中了七星海棠,計劃徹底打亂了,楊柏已經有了危險。

神鼓和腰玲也震撼的看著這一切,剛才楊柏喝的酒,還有飯菜,兩人也動手了,難道也中了七星海棠?

「是香味,對嗎?」就在這時候,楊柏抬起頭來,看著神衣和顏妖。

「沒錯,七星海棠是無形的,只能夠憑藉七種香味。七星為主,真正的七星海棠,當你坐下的時候,你已經中毒了。」

「只要你激發體內的能量,不管你是靈氣,還是其他的,楊柏,你現在已經中毒,身上沒有力量,萬法之力統統都被剝奪。」

「本長老想玩死你,太過簡單了!」神衣抬起手來,輕輕揮動一下,一道寒風出現在楊柏的臉上,當場抽了楊柏一個耳光。

「啪!」清脆無比,卻只是提醒楊柏,如今楊柏只是案板上的肉,任意宰割。

「打的好,薩滿教長老神衣,襲擊炎黃組人員,當殺!」楊柏淡淡的笑著,根本無視這樣的威脅。

「哈哈哈,炎黃組,你覺得我們真的在乎什麼炎黃組嗎?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了,楊柏,你只是撿了雲麒麟少爺的漏洞,你算什麼?」

神衣的背後果然有崑崙,京城發生的事情,神衣已經從王冥那裡知道,這樣的話,讓所有人又一次愣住了。

「一個無名小子,成為金丹期高手,得到副組長,就認為能夠肆意妄為,可笑至極。」顏妖嘲諷的看著楊柏,楊柏已經中了七星海棠,已經成為螻蟻一樣的存在。

「我狂妄嗎?我覺得我還不夠狂,散修聯盟,薩滿教,還有你們背後的崑崙,你們真覺得動了我,有什麼好下場?」

歡影 「你知道?」神衣一愣,顏妖也沒有想到楊柏知道背後的崑崙。不過知道就知道了,而顏妖卻又一次笑了起來。

「臭小子,動了你,你覺得在AD市的宋端武能夠好嗎?我雖然現在找不到,不過我已經留下暗記,只要他返回,只要炎黃組的人在市裡,我就會找到。跟你來的人,統統都要留在這裡,這裡就是你們的墳墓。」

「那等你找到他們在說吧,顏妖,你能不能轉過一點,你太噁心了。」楊柏撇嘴,望著顏妖的疤痕,嘴角慢慢上揚。

「混蛋!」顏妖手中的香煙猛的碎裂,顏妖大手一揮,虛空出現磨盤手掌,朝著楊柏就轟落下去。

楊柏瞳孔一縮,神念就要激發,可就在此時,不知道一切的冷月秀,猛的沖了過來,雙手擋在楊柏的面前,滿臉通紅吼道。

「你們不能夠殺他,絕對不能夠殺他!」

冷月秀這麼攔下,顏妖又一次一揮手,大手在冷月秀的上空消散。畢竟冷月秀必須活下來,崑崙已經預定冷月秀。

「月秀,你想幹什麼?背叛薩滿教嗎?」神衣又一次敲了敲桌子,神鼓和腰玲趕緊出手。

冷月秀回頭看了一眼楊柏,楊柏趕緊搖頭,還以為冷月秀要說出自己真正的身份,結果卻看到冷月秀死死咬住嘴唇,猛的伸出手來,摟住楊柏。

「你們不能夠碰他,他是聖子,他是我選擇的聖子!」

「什麼?」神鼓和腰玲不動了,薩滿教的聖子,就是聖女選擇的夫婿,冷月秀看上楊柏了,聖女終於選擇異性了。

「聖子?冷月秀,你搞什麼,你才認識楊柏一天!」腰玲趕緊喊著,薩滿教的聖子可不是這麼選擇的,聖女獨自選擇,除非聖女已經跟異性確立某種關係,分嫁不可。

「我,我跟他有了!」冷月秀艱難的揚起頭來,滿臉通紅,一句話說的楊柏也滿臉通紅,尤其被冷月秀抱著,楊柏是躺在凳子上,這腦袋感受的一切,楊柏都要無語了。

「有什麼了?」楊柏嘀咕一嘴,結果還沒有說完,就被冷月秀又一次摁了回去,滿臉感受到是一片溫暖。

楊柏腦袋都要當機了,這不是楊柏能夠預料的。楊柏想要起來,可是那股體香,卻讓楊柏無法起來。

「聖子? 重生超級大神豪 咯咯咯,有了?有什麼了?碰一下就有了嗎?月秀,你也太單純了,還是你覺得為師是傻子,看不出來你根本還是璞玉之女?」

神衣狠狠瞪了楊柏一眼,神衣說完,腰玲也深深看了一眼冷月秀,頓時放下心來。

「為什麼他們不相信我?」冷月秀就是一愣,疑惑的低頭看向楊柏。

「廢話,你這麼說,我也不相信,一天就有了?你當我是神人?」楊柏那個無語,冷月秀絕對算豬隊友。 那個陶瓷娃娃被擦的乾乾淨淨的,一看就知道她的主人很愛惜它。

顧薇薇高高的舉起了那個小娃娃,冷笑著。

「要我不生氣也簡單,你砸了我那麼重要的東西,那我就把這個也砸了,我們兩清!」

伴隨著周雙卿的一聲驚呼,根本來不及阻止,顧薇薇就已經要把娃娃丟到了地上。

原本以為來不及了,旁邊突然伸出了一隻手,死死地抓住了顧薇薇的手腕。

一時間讓她一點都動彈不得,顧薇薇憤怒的抬起了頭,沒想到卻看到了一張奇醜無比的臉。

「啊!什麼東西!」

顧薇薇嚇得直接就鬆開了手,那個小娃娃直接就從手中掉了下去。

許醉凝手疾眼快的一把抓住了那個娃娃,定睛一看…

這個瓷娃娃一頭伶俐的短髮,還有那件白色的T恤,雖然說Q版的娃娃五官都是一樣的,但是許醉凝還是敏銳的發現這應該是自己的Q版形象。

果然一翻了背面,上面寫著自己的名字呢。

許凝。

許醉凝忍不住看了看還在一旁發獃的周雙卿,這個世界這麼小啊,連住在宿舍的舍友也是自己的粉絲。

幸虧自己的妝夠丑…

顧薇薇這個時候也終於回過神來了,一下子就爆發了。

「有病啊?你誰呀你?」

許醉凝淡漠道。

「我也是這個宿舍的,我們以後就是舍友了。」

然後才將手中的瓷娃娃又重新放回到了桌子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