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叫陸十三,在劇裡面扮演的是方糖糖。」陸十三有點緊張,但畢竟也是當過大姐頭的,表現也還算可以,沒有怯場。

「這部「我的男友」,是一部什麼樣的劇呢?」另一個記者接過話頭,問道。

「這是一部愛情偶像劇。」陳墨言簡意賅道。

「在這部劇里,我倆飾演的角色,在身份上有很大的差距,性格和為人處世也截然不同,會碰撞出別樣的火花。」陸十三解釋道。

「那這部劇講的是什麼故事呢?」又一個記者發問。

「講的是一個富貴男和一個貧窮女的愛情故事。」陳墨說道。

「從小嬌生慣養,不懂人情世故的富二代,碰上了純美善良,勤勞刻苦的女孩,一起成長的故事。」陸十三將陳墨的回答給潤色了一番。

沒辦法,這廝說話太直白了,那些記者一聽,都愣住了,還以為他是來砸場子的。

陸十三沒辦法,只能盡量隨機應變圓場了。

不過她也沒什麼這方面的經驗,也不知道圓不圓的過來,反正她是儘力了。

「在這部劇裡面,你們飾演的是一對身份地位懸殊的歡喜冤家,那在生活里,你們是什麼樣的人呢?陳先生,你先說說對陸小姐的印象怎樣?」

「她,她還可以。」陳墨一時之間,腦海里想到的都是「非主流」、「小太妹」、「經營廢材」之類的辭彙。

「能說得詳細一些嗎?」記者又問。

「她很漂亮,身材也保持得很好。」陳墨說完,又覺得這麼說會顯得自己好像很色的樣子,頓時補充道:「而且她在片場也很努力,表演很認真,連導演都誇讚她有天賦。我很欣賞她。」

這番話說完,陳墨還沒有怎樣,陸十三卻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要是她沒有記錯的話,這是陳墨第一次誇她吧!

而且這些話,聽起來也不是敷衍話。

她確實漂亮,身材也一直纖細苗條,在片場也很努力,表演真的很認真,導演也確實誇過她好幾次,說她天生是吃演員飯的。

這麼真實的誇獎,陸十三當然會不好意思了。 絕戀蜀山仙 陳墨示好在前,陸十三當然也很給面子,說了陳墨的許多好話。

當然,主要還是陳墨在片場還是挺照顧她的,倒也不用違心的去編造謊言。

十五分鐘左右,採訪正式結束。

這段採訪,當然不是全程直播,而是會作為採訪特輯,放到網上,也算是前期的一個宣傳,讓還沒看劇的觀眾,對電視劇的內容以及主演,都有一個簡單的認知。

做完採訪,記者們頓時做鳥獸散。

「採訪很順利,你們辛苦了。」衛安靜笑著說道。

「有什麼辛苦的,就是坐在這裡回答幾個問題罷了。」陳墨聳了聳肩。雖然記者們的問題很煩人,角度也刁鑽,但他還真沒覺得有什麼。

反正該怎麼回答就怎麼回答唄,盡量說點好話就對了。

「我得先去忙了,你們自便。」衛安靜說完這話,就急匆匆的走了。

陳墨則轉頭對陸十三道:「你開車過來的嗎?」

陸十三點點頭。

陳墨道:「那正好,送我回去。」

我又不是司機!

陸十三下意識的就想說出這句話,但理智及時出現,讓她連忙答應,「好!」

兩人一齊往外走。

因為電視劇還沒播出,公司里也沒幾個認識他們兩人,頂多就是走在路上看到的時候,會多看他們兩人一眼。

畢竟俊男美女的組合,還是很吸人眼球的。

剛走到門口,一輛銀色寶馬引擎轟鳴,加速沖了過來。

事情發生地很突然。

陸十三驚恐地尖叫起來,陳墨確實眼眸一凜,趕緊拉著她躲開。

見到兩人躲開,寶馬車立即急剎,輪胎與地面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你先進去。」陳墨對陸十三道。

「哦……」陸十三渾身發抖著重新進了公司,但視線還落在門口的寶馬車上,想看看陳墨怎麼處理這事。

寶馬車的車門打開,一隻修長白皙的長腿率先落地,緊接著走出一個穿著職業套裙,身材高挑纖細,滿臉冷酷的美艷女人。

「簡詩琳,你幹嘛呢?喝酒了嗎?」陳墨看向從車裡下來的美艷女人,一臉無語。

是的。

這女人,赫然就是簡詩琳了。

這輛寶馬車,還是他送給她的!

剛剛車撞過來的時候,陳墨就認出了這輛車,也看到了裡頭的簡詩琳。

「喝什麼酒,我是想撞死那個賤人。」簡詩琳冷聲說道。

「冤冤相報何時了。再說,蓄意殺人是要坐牢的。你今天把陸十三撞了,明天我和明雨卿可就要去拘留所見你了。」

陳墨見周圍已經有人注意到這邊,忙把簡詩琳推到了車裡,然後自己坐進了駕駛座,催促道:「開車吧,正好送我回去。」

「我又不是你的司機,而且我來這邊有事要辦,還不能回去。」

「我的姐,你真想去吃牢飯嗎?」陳墨汗得不行。以簡詩琳現在的能力,想弄死陸十三,那是分分鐘的事情。 純屬意外:飛撲優質男 可真做了這事的話,那就算不死,也得牢底坐穿。他可不想逢年過節去監獄探望簡詩琳。

「我來這邊談合同,怎麼就要吃牢飯了。」簡詩琳翻了翻白眼。

「啊?」

「雨墨集團跟這邊的一個公司有合作,我過來簽一下合同。」簡詩琳說到這裡,眼眸又變得冷酷犀利起來,「沒想到,冤家路窄,竟然讓我在這裡碰到陸十三。剛才如果不是你帶著她躲開,我非把她兩條腿給碾碎!」

陳墨:「……」

最毒婦人心,這話果然不假。

不過陳墨對陸十三也沒什麼同情心。

誰讓當初陸十三欺辱簡詩琳父女呢!

只能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了!

現在報應來了,陸十三就該提心弔膽了。

這都是她要承受的苦果。

陳墨只能盡量幫忙,但如果簡詩琳鐵了心要弄陸十三,那陸十三躲得過初一,也躲不過十五啊!

「陸十三這事先放一放,你把合同的事先處理好再說。」陳墨說道。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簡詩琳哼了一聲,接著說道:「你去警告一下陸十三,讓她以後見到我繞道走,否則下次被我碰見,可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陳墨點頭。他當然要跟陸十三說一聲的,讓她見了簡詩琳趕緊繞路走,要是實在繞不了,就跪下來磕頭求饒。

簡詩琳雖然性格不好,但心地還是很善良的,只要陸十三磕頭磕出血來,簡詩琳下手應該不會太重。

「那好吧,你先忙。」陳墨也沒什麼立場勸簡詩琳,只能灰溜溜的下車。

簡詩琳也沒挽留,把車開進了停車場,然後自顧自的拿著合同文件走了。

陳墨回到了影視公司大廳。

陸十三還坐在大廳的待客沙發上,有些驚魂未定。

「沒事吧?」陳墨走過去,張嘴問道。

「沒事。」陸十三搖了搖頭,又道:「剛剛那個開車撞過來的,是簡詩琳吧?」

「是她!」陳墨點了點頭。

「她現在這麼瘋狂了嗎?剛剛那個勢頭,分明是想把我們給撞死!」陸十三生氣地說道。

「不不不,她不是想把我們給撞死,只想把你給撞死!」陳墨糾正道。

「我忘了,你們兩個是一夥兒的!」陸十三看著陳墨道。

嬌妻狠大牌:別鬧,執行長! 「她讓我警告你,以後見到她繞道走,否則就碾斷你兩條腿。」陳墨聳了聳肩,也不在乎被陸十三說他和簡詩琳是一夥兒的。

論關係,他當然是跟簡詩琳比較鐵。

假假兩人也有過肌膚之親。

雖然只有一次。

但俗話說得好,一夜夫妻百夜恩嘛!

「她未免也太囂張了,真當我陸十三好欺!」 七十年代喜當娘 陸十三沉著一張臉,就要拿出手機打電話。

陳墨伸手按住了陸十三的手機,臉色也是陰沉陰沉的,甚至眼眸里的殺氣,比剛剛簡詩琳開車撞過來的時候還要凌厲,他淡淡開口道:「簡詩琳是我的人,囂張一下怎麼了?你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被她弄殘弄死,要麼求得她的原諒。除了這兩個選擇之外,你沒有其他的選項。如果你要玩以前混社會的那一套,我奉勸你還是別那麼做,會後悔的!」

陸十三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唾沫,同時心裡還感到了天大的委屈。 受到攻擊的明明是她,為什麼陳墨還站在簡詩琳那邊!就因為兩人是情侶關係?

這不是一個講道理的時代嗎?

什麼時候講人情了?

不公平!

陸十三憋屈的不行。

興許是看到陸十三這幅委屈吧啦的樣子有些過意不去,陳墨又說了一句,「誰讓你之前欺負她。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輪到簡詩琳欺負你了,我也沒辦法。」

「要不是你護著她,她能欺負我?」陸十三哼道。

「這你就說錯了。現在的簡詩琳不用我護著也能收拾你。」陳墨搖頭。

簡詩琳已經是內勁武者,別說是收拾一個陸十三,就是把她手底下那群馬仔給一鍋端了,也不是多麼難的事情。

「呵呵!」陸十三笑出了聲。

「看來還是得讓你吃點教訓,你才能長點記性。」陳墨的目光透過大廳的玻璃門,已經看到了外頭正踩著高跟鞋朝這邊走來的簡詩琳。

陸十三也看到了。

但這次她沒有絲毫畏懼,反而是冷著一張臉,眸光也變得凌厲起來。

現在簡詩琳也沒開車,手裡也沒拿什麼武器,一對一單挑,陸十三還真不怕她。

再怎麼樣,陸十三也是混過社會的嘛!

就是不知道陳墨會不會攔著。

要是他攔著,那她肯定吃虧。

陸十三看了陳墨一眼,發現這廝竟然抱著胳膊,好整以暇的等著看戲,完全沒有插手的意思。

陸十三有些疑惑。

難道簡詩琳這段時間練過?

她不敢掉以輕心,拳頭緊握,並悄悄鬆了松腳上的高跟鞋,等著簡詩琳過來。

如果簡詩琳真要跟她動手,那她也能迅速抓起高跟鞋反擊。

「陸十三,好久不見。」簡詩琳走到陸十三面前,語氣平淡的說道。

「嗯哼。」陸十三緊緊盯著簡詩琳,以防她突然出手。

作為一個混過社會的小太妹,陸十三深知防範於未然的道理。

雖然現在簡詩琳還沒動手,但她得先防著啊!

不僅要防簡詩琳,還得防陳墨。

「廢話我也不多說,你自己抽自己兩個耳光,我就放你走。」簡詩琳霸道而又冷酷的說道。

一旁的陳墨很想把這一幕給拍下來。

畢竟這也算是簡詩琳的「高光時刻」了。

陸十三怒極反笑。

讓她自打耳光?

這未免也太囂張了!

陳墨都沒讓她這麼做過,簡詩琳算哪根蔥?

陸十三二話不說,飛快地蹲下身子,抓起腳上的高跟鞋,就往簡詩琳的肚子砸。

腹部,是人身上防禦比較低的部位。

高跟鞋來上一下,頂多也就讓簡詩琳趴在地上躺一會兒。

要是打腦袋的話,很容易搞出人命。

陸十三可不想坐牢,只是想給簡詩琳一個教訓,教她做人罷了。

啪!

陸十三的手被簡詩琳抓住,而她手裡的高跟鞋,距離簡詩琳的腹部還有好幾公分。

「你挺有一手啊,要換做以前的我,估計就被你打趴下了。」簡詩琳抓著陸十三的手腕,逐漸用力。

陸十三吃痛,手裡的高跟鞋就掉到了地上。

簡詩琳一手抓著陸十三的手腕,同時蹲下身子,去撿那隻高跟鞋。

傻帽!

緝捕落跑小甜心 陸十三在心裡罵了一句,同時另一隻手迅速地抓起自己另一隻腳上的高跟鞋,直接朝著陸十三的後背打去。

為什麼不打腦袋?

還是那句話,怕出人命啊!

簡詩琳的反應極快。

在陸十三還沒有打中她之前,她已經抓起了地上的高跟鞋,狠狠砸在了陸十三的腹部。

「啊!!!」

陸十三吃痛,整個人捂著肚子,踉蹌往後退,俏臉也變得煞白。

高跟鞋打肚皮,是真的痛啊!

陸十三幾乎是瞬間,就失去了戰鬥力,半躬著身子,臉上呈現痛苦之色,額上也布滿了汗珠。

「以前都是你揍人,沒怎麼被人揍過吧?」簡詩琳丟掉手裡的高跟鞋,淡淡的道。

陸十三沒說話。

不是她不想放幾句狠話,而是腹部痛得她說不出話來,能閉著嘴不痛哼出來,已經算不錯了。

「以後見你一次,就打你一次!」簡詩琳說罷,又對旁邊的陳墨道:「要不要我載你一程?」

陳墨搖搖頭。

簡詩琳也沒有多說什麼,扭頭揚長而去。

陳墨這才過去,將陸十三給扶起來,讓她坐到椅子上,隨即掀開她的上衣,給她查看傷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