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我……」木白低著頭,臉色一片漲紅,吞吞吐吐了半天,心裡最想說的那幾個字卻是一個也說不出來,只好改口問道:「你……你還好嗎?」

「噗……」滄夢連忙用小手捂住嘴巴,忍著沒讓自己笑出聲來。她從木白那漲紅的臉色中就能看出木白的心意了,亮如寶石般的雙眸轉動一下,語氣冷淡的說道:「木白學員,我滄夢只喜歡有勇氣的男人,他將來一定是帝國最偉大的斗魂師,是個大英雄,而你,在我眼裡窩囊的就像是個狗熊,你省省心吧。」說完,她轉身頭也不回的朝前方的那群女學員中走去,和她們歡快的聊起了其它的話題。

「我……我是窩囊廢嗎?」木白獃獃望著滄夢的背影,心口如遭錘擊,險些都快呼吸不過氣來了,那冷漠的語氣,徹底將木白推向了懸崖邊緣,連自己心裡愛慕多年的女子都如此瞧不起他自己,他的心頓覺如那六月飛霜般冰冷,身子直打冷顫。 「馬上滾吧廢物!這裡不歡迎你!」一名個頭高大的男學員走到木白身前冷冷的說道。

「考特,你別欺人太甚了!」藍德立即走到木白身邊對那名男學員憤怒的說道。

「藍德,跟這個白痴在一起,你遲早有一天也會被傳染的。」學員面無表情道。

「你……」藍德指著學員,當時就有種暴打他的衝動。

「兄弟,不要因為我傷害了同學之間的感情,他們說的對……我……確實是一個廢物。」木白用力拉住了藍德的手,說完這句話,便快步跑出了教室。

「喂!木瓜!你要去哪兒?」

藍德微吃一驚,連忙轉身追出了教室門外,可是木白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前方的黑暗中。

「唉……至少還有我這個兄弟沒把你當廢物啊!」藍德無奈嘆息一聲,只好停下了腳步,望著木白離去的方向發了一會兒呆,便又重新回到了教室里。

……

木白就如瘋子一般一路發足狂奔了一個多小時,不知不覺來到了小鎮南方的一處高山上的懸崖邊。

「而你,在我眼裡窩囊的就像是個狗熊,你省省心吧……」

木白耳邊無數次回蕩著滄夢那冷淡的話語聲,那每一個字,就如一柄刺刀,深深插入他的心中。

「咳……」木白悶哼一聲,張口便吐出了一道殷紅鮮血。

「連她都如此看待我,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木白臉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神色,望著腳下那黑漆漆的崖低,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活著是如此沒有意義,失去了追求的夢想,失去了愛慕的女子,他還擁有什麼?

「沒有人天生願意做廢物,他們辱我、笑我、賤我、罵我,我受夠了,或許死對我來說是一種解脫。」

木白緩緩展開雙臂,閉上了雙目,感覺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輕鬆,他沒有一絲害怕,微微向前走了一步,身子落入了那深不見底的懸崖之下。

嗖嗖的冷風從耳邊傳來。

木白腦中已經在想象自己跌入地面后摔得粉身碎骨,鮮血淋淋的情景了。 不知道死了以後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

就在木白萬念俱灰的時候,突然間,他身上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一團蒙蒙青光包裹住了他的身子,那團青光看上去就像是一條青龍幻影,在這一刻,木白體內的血液開始沸騰了,渾身血脈噴張,就似被烈火焚身一般痛苦。

「啊——」


他忍不住大聲嘶吼一句,聲如驚雷,震動著整個崖底。

「我……我這是怎麼了?」

木白吃力的睜開雙眼,見到自己身體上散發出的這團青色光芒以後,他震驚極了,根本就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他感覺自己的丹田位置,就如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一樣,渾身充滿了力量。

「啊!斗魂!我的斗魂覺醒了!我有斗魂了!」木白驚呼一聲,終於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心裡一陣狂喜,自己苦苦修鍊八年的斗魂,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覺醒了。

木白的頭腦猛然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的身子此時還在快速往下墜落著,瞬間驚出一身冷汗。

「不!我還不能死!我證明給那些傢伙看,我不是廢物!我是一名斗魂師!」木白心裡激起了強烈的求生意志,他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緩緩將念力集中到自己丹田裡的斗魂,感應斗魂的存在。

這是低級斗魂師引動魂技時的一個準備階段,因為低級斗魂師的斗魂是初級覺醒階段,斗魂師的念力和斗魂之間的感應十分陌生,因此需要一段時間的準備。

念力,是指當身體、語言、意識集中時所產生的一種能量,這是每名斗魂師在凝聚斗魂前必須修鍊的一種能力。


所謂斗魂,則是人類自身靈魂的一部分。

斗魂師擁有了強大的念力后,才可以用這股念力感應到自己靈魂的存在,以念力將靈魂的一部分凝聚成斗魂,有了斗魂以後,便可借用斗魂的力量使用各種威力強大的魂技,斗魂的強弱和念力是息息相關的。 木白修鍊了八年,雖然沒有喚醒體內的斗魂,但是他的念力是非常強大的,已經達到了二星初級斗魂師的級別。

「兩個斗魂!」

當木白的念力感應到丹田內的斗魂時,又是大吃一驚。

人類只有一個靈魂,因此按照常理來說,一名斗魂師只能擁有一個斗魂,可是木白卻發現自己的丹田裡同時擁有兩個斗魂的存在,這實在太不可思議的了,連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木白體內的兩個斗魂,氣息一強一弱。

這個氣息強的斗魂實在太恐怖了,連木白都無法判斷這個斗魂的等級有多高。

由於木白的念力還未達到高級水準,因此他還無法用念力看清自己那兩個斗魂是什麼樣子。

木白試圖用念力將氣息強的斗魂引出體外釋放魂技,可他發現,自己的念力融入這個斗魂以後,斗魂本不聽自己的驅使,沒有絲毫反應,這讓木白大感驚奇,他百思不得其解,斗魂是用自己的靈魂凝聚而成的,為什麼自己卻不能使喚它呢?太奇怪了。

無奈之下,木白只好換個目標,將自己的念力融入了那個氣息比較弱的斗魂中。

念力融合斗魂以後,木白頓時對這斗魂感到一陣無比親切的感覺。這才是像是自己的斗魂啊!,木白心裡如此感嘆。

木白修鍊的是魔法師這個職業,他只熟悉魔法咒語,當即吟唱法咒道:「自由之風啊,以偉大的斗魂之名呼喚,風之飛翔。」

魔法師的使用魔法種類一共分為六系,分別是風、火、水、土、雷、光。

而木白使用的這個魔法便是一級的風系法術。

木白只覺自己體內鬥魂中的力量瞬間被抽之一空,腳下凝聚出了一團乳白色的雲層,在一陣颶風的吹拂下,身體當時停止墜落,開始快速朝懸崖上飛翔而去。

「成功了!我成功用斗魂引動法咒了!」木白臉上神情欣喜若狂。

一會兒后,木白的身子便以飛翔到了自己先前跳下的懸崖邊上。

雙腳站在地面上以後,木白的心這才踏實下來,長長出了口氣。 「使用一個一級魔法就幾乎消耗了我全部的魂力,看來我還需更加努力修鍊才行。」木白語氣微有幾分疲倦的自語道,但他的精神卻是無比興奮和激動。

抬頭仰望著天空中那漫天星辰。

木白一時有種再世為人的感覺,這三年來他忍受了別人太多的侮辱和白眼,在剛才他已經用行動證明了自己不是廢物,心中積聚多年的抑鬱似乎在都此刻煙消雲散了。

從來不肯輕易流淚的木白,此時亦是忍不住落下了激動的淚水。

「我木白要用我的斗魂改變自己的命運!我不是廢物,也不是白痴,這是你們這些勢力小人強加給我的恥辱,我遲早會洗刷回來的!」木白握緊雙拳,指甲深深掐入皮肉里,一字一句的對著夜空說道。

山崖上,那輕狂的少年身影毅然轉身,順著山坡緩緩朝來路返回而去。

回到家以後,木白激動得一夜無法入睡,滿腦子裡想的都是自己體內的那兩個斗魂,很難解釋清這一切的原因。

……

第二天清晨。

格蘭鎮口處,一群十三四歲的孩子各自背著行囊,他們目光中滿載夢想,準備前往自己各自考上的高級斗魂師學院報到了。

那群孩子的父母站在他們身前,臉上洋溢著自豪的笑容,亦有分別時的傷感和孩子們互相道別。

「藍德!」

這時,一道瘦弱的身影從鎮內快速跑了過來,他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藍德。

「木瓜,你怎麼來了?」藍德望著走到身前的木白微笑道。

木白取下肩上掛著的一柄大約一米半長的鐵劍,交給藍德道:「我的好兄弟,我只有這個能送給你的,它是父親打造的最好的劍!」

「木瓜,這未免太貴重了,你還是拿回去吧。」藍德有些不好意思道。

木白微笑道:「我知道你一直都買不起鐵劍,快拿去吧,都是兄弟還用得著跟我這麼客氣嗎?」

「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你木瓜!」藍德欣然接過木白手裡的鐵劍,極為愛惜的伸手撫摸一下那紋飾精細的劍鞘,越看越是喜歡。 藍德讚歎道:「這劍真是太棒了,一定花費了你父親不少心血吧,等我成為高級斗魂師那天,我會還給你一柄更好的劍。」

木白拍了拍藍德的肩膀,說道:「藍德,你要多保重。」

藍德點了點頭,問道:「木白,你呢?難道真的決定跟你父親血打鐵以後做一名鐵匠嗎?」


「我……」木白堅定的一搖頭,笑道:「我決定繼續留在學院學習,希望明年能通過考核!」

「好小子,有決心就好,我相信你會有成功的那一天。」藍德亦是用力拍了一下木白的肩膀鼓勵道。

兄弟倆又接著聊了一些其它的話后,藍德便跟木白和他的父母一番簡短告別,便跟隨那群學員一起離開了鎮子。

「鎮子外的世界一定很精彩吧。」

木白的目光一直注視在那群學員的背影上,極為嚮往的自語道。正要轉身離開之際,他眼角的目光忽然有意無意的瞥到了那個清純秀挺的身影,心中便感一陣莫名刺痛。

「唉……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她。」木白無奈的說道,轉身落寞的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

木白家的打鐵房。

中央一個大火爐里,火焰燃燒的正旺。

木武光著膀子站在火爐便,身上汗流如雨,他左手握著一個長長地鐵鉗,夾住一塊將要鍛打的鐵料放入火爐內進行煅燒。

木白走入打鐵房內,望著木武那高大的背影,他嘴裡醞釀一會兒,說道:「爸爸,我……準備下個學年繼續去學院里學習。」


木武似乎沒有聽到木白的話,待鐵鉗上的鐵料燒紅以後,將它從火爐內拿出,移到身旁的大鐵墩上,右手猛地揮起鐵鎚,重重敲了下來,迸發出一陣耀眼的火星。

「鐺——鐺——」

那清脆的敲打節拍連續響起。

「爸爸!我想做斗魂師!」木白再一次鼓足了勇氣說道。

「鐺——」地一聲,那聲音就此嘎然止住。 木武放下手裡的鐵鎚,拿起掛在肩頭的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珠,頭也不回的冷冷說道:「只要你不怕被人笑話,我不阻攔你的決定,但是每一學年那麼高昂的學費我已經無力再負擔了,你想去見習學院,就自己去賺錢進去吧。」說完,他重新拿起鐵鎚,繼續熟練的鍛打鐵料。

「爸爸您放心,我會想辦法湊齊學費的。」木白嘴上露出一絲自信的笑意,轉身就快步跑出了打鐵房內。

「這小子今天吃錯藥了?」

木武回頭望著木白快速離去的背影,一臉愕然。

……

邁倫山脈,縱橫連綿數千里之長,群峰起伏,樹蔭濃郁,它位於格蘭小鎮的西邊,在這條山脈之後,便是天恆大陸三大帝國之一的神聖帝國。

中午時分,空中驕陽似火,天際萬里無雲。

山脈邊緣,木白那瘦弱的身影極為小心的走入了森林內。

「聽鎮里的獵人說過,這一帶有許多魔獸出沒,魔獸的魔晶很值錢,我要是能獵殺幾隻魔獸取出魔晶換取金幣的話,就有學費了。」

木白行走在森林裡,不時緊張的四處張望,對付魔獸是一件極度危險的事情,稍有不慎就可能命喪魔獸的血口之下,如果不時為了學費,木白也不會冒這麼大的危險了。

魔晶是魔獸的力量之源,位於魔獸的腦部。它的作用十分廣泛,把它鑲嵌在武器上可以增幅武器的威力,也可以用來煉製魔法捲軸等等,等級越高的魔獸,魔晶中蘊含的力量也就越加強大,是非常值錢之物。

「一個一級魔獸的魔晶價值3銀幣,我的學費需要1金幣,這樣算的話,我至少要殺三十多隻一級魔獸才行啊。」木白一臉懊惱的說道。以木白父親的月收入,鐵匠鋪生意好時一月能賺50銀幣就算不了錯了。他現在雖然擁有了一星初級斗魂師的實力,但是要殺死三十多隻一級魔獸,至少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

在天恆大陸,通用的錢幣分為金、銀、銅三種。1金幣=100銀幣=1000銅幣。 向前繼續走了數百米,木白開始全神戒備起來,進入了森林深處,隨時都可能面臨魔獸的偷襲。對付一級魔獸他心裡是有把握的,如果遇上了二級魔獸的話,估計他只有逃命的份了。

木白從腰間抽出一柄鋒利的匕首,緊緊握在掌心裡。他雖然修習的是魔法師,但是根本沒錢買一根像樣的魔法杖,在天龍帝國,最便宜的魔法杖至少也要三四個金幣,不是他這種平民所能買得起的。

木白緩緩將自己的念力釋放出體外,他念力已經達到了二星初級斗魂師的境界,方圓五十米內的一切風吹草動都逃不出他念力的掌控。

這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