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當然沒事。」過了好一會,他才輕聲回答道,隨後看向已經醒轉過來的桑娜以及從機器里爬出來的莉安。

「有事的是她們兩個才對。」

話音剛落,兩姐妹的旁邊突然憑空冒出了一團水球,還沒等她們反應過來,水球竟是一下子將她們的腦袋給整個包裹住了。

「居然給我惹了這麼大的麻煩,只是淹死就算便宜你們了。」

望著那拚命掙扎的桑娜和莉安,小智的臉上沒有絲毫憐憫,反而露出了一絲病態的快意,而這一切都被拉帝歐斯看在了眼裡。

雖然不清楚眼前的一幕是如何做到的,但本葛雷還是看出來是小智所為,他連忙大聲勸阻道:「小智!快住手!沒必要做到這份上,拉帝歐斯沒什麼大事!」

只可惜,他顯然會錯意了。

「那傢伙有沒有事和我有什麼關係。」小智淡淡地瞄了他一眼,「我只是在給予這兩個女人必要的懲罰而已,這是她們應得的下場。」

「什……」

本葛雷實在想不到,這番話會從那個他印象中十分有禮貌的孩子口中說出來,不過拉帝歐斯卻似乎早已料到。

「(沒用的,海之王的心靈已經墮落,他受到心之水滴的污染了。)」

「被污染?拉帝歐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卡儂連忙追問。

「(心之水滴本身蘊含著大海的力量,因此會與海之王產生共鳴,能極大地提升他的力量,然而現在心之水滴被負面能量所感染,連帶著海之王也一同墮落了。)」

拉帝歐斯的回答讓眾人嚇了一跳,本葛雷一臉獃滯地道:「心懷不軌者在使用心之水滴時,心靈將會污濁而失去水滴,連同這座島一起失去,難道這個傳說即將發生了?」

不過,小智對於拉帝歐斯的話嗤之以鼻,他的聲音越發冰冷起來:「簡直是一派胡言!什麼墮落不墮落的,死在我手上的海盜沒有八百也有一千了,現在不過就是兩個小偷而已。」

「嗷!」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長鳴,小智微微一愣,隨即連忙跑出博物館,而眾人也是緊隨其後。

卻原來是暗黑洛奇亞到了。

「你終於來了啊。」小智笑著和它打招呼,「你要是再不來的話,這座城裡的人可都要變成淹死鬼了。」

「……」

暗黑洛奇亞並沒有搭腔,它只是靜靜地看著小智,隨即微微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沒想到還是來晚了一步。)」.. 「來晚了?你沒來晚啊,海嘯還沒發生呢。」小智有些聽不太懂。

「(不,我是說你。)」暗黑洛奇亞搖了搖頭,一臉嚴肅地道,「(你被心之水滴給污染了,但你自己卻察覺不到。)」

「別胡說,我感覺自己好得很,而且海之王的力量也回來了。」

說著,小智還伸手凝聚出一團水球,演示給暗黑洛奇亞看,只不過對方依舊堅持自己的觀點。

「(你沒感覺到嗎,你對生命越發漠視了。)」

「這有什麼。」小智絲毫不以為意,「這世界上的人類那麼多,死個幾萬幾十萬的又算得了什麼,不過就是一串數字而已。」

「(……果然啊。)」

暗黑洛奇亞微微苦笑一聲,心之水滴對於心靈的污染是潛移默化的,它只會將某一方面的負面情緒給放大,使得當事人根本感覺不到異樣。

其實,這也不算是什麼大問題,打個比方來講,也只是脾氣暴躁的人會更加暴躁,遠談不上危及生命。

但暗黑洛奇亞卻不想就這樣坐視不理。

「(總之,一切都交給我吧。)」

說著,暗黑洛奇亞的眼中突然發出一陣紅光,緊接著小智的體內竟是冒出了一團肉眼可見的黑氣,沒入了暗黑洛奇亞的身體中。

「那到底是什麼?!」

這一過程中,小智並未有感到什麼異樣,可那些黑氣還是讓他嚇了一跳。

自己的身體里怎麼會有那種鬼玩意兒!

「(沒什麼,不過就是一些負面情緒的具象化而已,怎麼樣,你現在感覺好點了沒?)」

「就算你問我好點沒。」小智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可我也沒感覺有什麼不同的啊,我還是和以前一樣,老樣子。」

「……」

聞言,暗黑洛奇亞微微一愣,隨後無可奈何地道:「(沒想到你這人還真是遲鈍啊。)」

「什……「

小智剛想要反駁,可惜暗黑洛奇亞卻不給這個機會,它換上了一副嚴肅的表情,凝聲道:「(先不說這個,別忘了你叫我來是幹嘛的,當務之急是要阻止海嘯。)」

此時此刻,原本遍布整個水之都的海水全都消失不見,甚至就連遠處的海平面上都看不到一滴水的存在。

眼前的景象就好像大海被誰給完全抽幹了,若非親眼所見,恐怕誰也不會相信。

「對哦,那就麻煩你了。」

「(海之神大人,請您拯救這座城市。)」

拉帝歐斯也是認出了暗黑洛奇亞的身份,雖然和父親告訴它的形象有些出入,但神職的氣息是無法作假的。

誰料,暗黑洛奇亞卻是搖了搖頭:「(很抱歉,我做不到,這片地區的海域並非我所管轄,我沒有能力阻止那麼大規模的海嘯。)」

「什麼?你做不到!」小智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那我當初聯繫你的時候,你幹嘛不直接說出來啊!」

「(呵呵,別著急,我做不到,不代表其他人也做不到。)」

「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讓拉帝歐斯犧牲自己的生命,去阻止這場浩劫吧。」

小智一邊說,一邊古怪地望著暗黑洛奇亞,在傳說中,水之都也遭到過幾次這樣的危機,都是靠拉帝歐斯或是拉帝亞斯的犧牲才化解的。

可這樣一來,還需要個屁的海之神來幫忙啊!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義不容辭,這本來就是我的職責!)」拉帝歐斯一臉決絕地道,顯然已經做好了犧牲自己的打算。

而拉帝亞斯趕忙阻止道:「(不行,哥哥!還是讓我去!)」

「(你胡說些什麼!身為兄長,哪有可能讓自己妹妹去送死的道理!)」

正當兩兄妹爭執不休的時候,暗黑洛奇亞終於忍不住了,它十分不爽地喊道:「(拜託你們都別亂猜!退一萬步講,我這個海之神就在這裡,哪輪得到你們這兩個小傢伙去拚命!)」

雖然暗黑洛奇亞的這番話很是霸氣,但顯然有個非常大的漏洞在裡面。

「不是你自己說的么,你沒辦法阻止海嘯。」小智沒好氣地問道。

「(是我說的沒錯,可我辦不到,不代表你也辦不到啊。)」

「我?」小智不解地指了指自己,「你是說海之王的力量嗎?可就算恢復了力量,這麼大一片海嘯也不是我能阻止的。」

大海的確不會傷害他沒錯,可這並不意味著就能任意驅使,他充其量也只不過能控制一小部分的海水而已。

「(誰跟你說這個了!)」

暗黑洛奇亞突然感覺和小智說話真累,它指了指對方的腰包,一臉沒好氣地道:「(我是指你包里的那個能量團,有了那個,就能重新啟動這座城市的系統,將海嘯給阻擋住。)」

「哈?能量團?我哪來那種東西?」小智只感覺莫名其妙。

「(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發現了,只是那時候沒什麼心情去問你,那玩意兒的裡面蘊含著我的能量。)」

通常來說,神獸對於自己的能量都是極為看重的,不會隨便交給其他人,若是有人膽敢偷取或是未經允許使用,那就是對它的褻瀆,很有可能惹來追殺。

但暗黑洛奇亞卻是個例外,說白一點,這傢伙就是脾氣好,爛好人一個。

要不然的話,亞細亞島那時候被三神鳥背叛,它也不會只挨打不還手了。

而聽它這麼講,小智頓時想起來了。

莫非說的是GS球裡面的東西?.. 「你是指這個?」

說著,小智將GS球從包里取了出來,而暗黑洛奇亞看到后立刻點了點頭:「(沒錯,就是它,能不能告訴我,這是從哪來的?)」

「不知道。」

「……」

小智是實話實說,可暗黑洛奇亞誤以為他不想說,不過卻也沒有強求,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是真的不知道,這東西是我從一名博士那兒拿來的,她也是不知從哪撿來的,而且至今都不知道如何打開。」小智再次重申了一遍。

「(恩,我相信你。)」暗黑洛奇亞顯然不想多討論這個話題,「(把它放地上吧,我有辦法打開它。)」

放地上?

雖然搞不太懂,但小智還是依言照做了,緊接著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暗黑洛奇亞居然直接一巴掌對準GS球拍了下去。

「轟!」

這一掌真可謂驚天動地,廣場上的大理石地板頓時陷下去一大塊,而位於正中心的GS球早已變成了碎片。

「等等,你是怎麼做到的?」

小智突然覺得自己的大腦有些反應不過來,雖然暗黑洛奇亞的做法的確是簡單粗暴又有效,但這顯然不太合理。

記得當初在內木博士那兒的時候,她那三個助手對GS球用盡了各種方法,甚至還誇張到開壓路機直接壓上去,GS球的表面卻連一點磨痕都沒有。

而現在暗黑洛奇亞只是那麼一拍,就將其拍成了碎片,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很正常,我這並不是普通的物理攻擊,裡面蘊含著神力,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暗黑洛奇亞突然臉色一變,沉聲道:「(小智,你老實告訴我,你去招惹過鳳王了?)」

「哈?怎麼可能。」

小智根本就連鳳王的樣子都沒有見過,只是遠遠地聽到過它的鳴聲,招惹又從何談起。

「(那為什麼能量團中除了我的大海能量,居然還有鳳王的生命能量?甚至還有一絲雪拉比的時空能量?)」

「……你問我,我去問誰。」

暗黑洛奇亞的話讓小智感到莫名其妙,雖然他曾經用波導探測到GS球里有著海之生命能量,可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是由大海能量和生命能量混合而成的。

更令人頭疼的,這股生命能量居然是鳳王的。

要知道,在歷代海之王的記憶中,鳳王可不是一位好說話的主兒,誰要是冒犯了它,死都是輕的了。

「(算了,先不管這些,小智,你快把能量團放入裝置中,去重新激活防禦系統。)」暗黑洛奇亞催促道。

「好。」

小智應了一聲,蹲下身子撥開了GS球的碎片以及碎石塊,將那團透明的光球捧在手心裡。

這團光球散發著明亮而又溫和的藍光,給人的感覺十分溫暖,彷彿心靈都平靜了下來。

接著,他和拉帝亞斯出發趕回博物館,只不過,此時那巨大的海嘯已經出現在眾人的眼前了。

「(看來有些來不及了,就讓我來爭取點時間吧。)」

說著,暗黑洛奇亞發出一聲響亮的叫喊,緊接著雙眼猛地散發出刺眼的紅光,其施展的正是超能力系絕招,神通力。

彷彿時間暫停了一般,遠處的滔天巨浪竟是被固定在了原地,而這自然是暗黑洛奇亞的傑作,也只有海之神才能做到這樣的奇迹。

「好、好厲害!居然一下子就將海嘯停住了!」

今天發生的一切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先不提傳說中的小精靈現身,光是眼前的這一幕,就足以衝擊在場眾人的常識了。

尤其是拉帝歐斯和拉帝亞斯,從未離開過水之都的它們,怎麼也想不到神獸的力量居然如此強大。

「等等,海之神大人,您為何不直接平息這場災難呢?您明明有這個力量啊?」卡儂不解地問道。

「(因為我只是在用力量強行阻止,若是想要真正平息的話,還得從源頭入手,這樣才不會造成隱患。)」

雖然這番道理很簡單,可很少有人能去做到,畢竟在這個時代,講究的是效率,只要治標就行了,很少會去考慮治本。

另一邊,回到博物館的小智,將光球放入了之前心之水滴的位置,而重新得到能源后,系統開始重新運作了起來。

或者更準確地說,系統的控制權被重新設定了,因為這團光球的能量遠比拉帝亞斯兄妹要來的強大,等於將系統整個格式化了一遍。

事實上,拉帝亞斯兄妹特殊就特殊在它們體內的能量,只有它們才有資格能讓系統運作,其餘的拉帝亞斯或是拉帝歐斯根本就無法替代。

只是比起海之生命能量,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雙方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而在外面,巨大的海嘯終於恢復了平靜,以相對平和得多的流速緩緩進入水之都的,將一條條因退潮而變得乾涸的河道重新填滿。

最終,這道海嘯造成結果只不過是幫水之都清洗了一下街道,幾乎完全造成任何損失,城裡的絕大部分居民甚至沒發現他們在睡覺的時候遭遇了這麼大的一個危機。

「(太好了,小智,多虧有你在,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成功解救城市后,拉帝亞斯激動地抱住了小智,只是不知為何,她又重新變回了人類的樣子,這讓小智稍微有些尷尬。

他剛想要拉開拉帝亞斯,耳邊突然傳來系統的提示:「主人,由於您的行為避免了拉帝歐斯的犧牲,獲得10塊命運碎片。」

不過事情還沒完,就在此時,遠方突然傳來一聲高昂的鳳鳴,頓時引得小智微微一驚,這聲鳴叫他曾經聽到過。

正是鳳王無疑。.. 鳳王怎麼會突然過來?

上次在檜皮鎮的時候,鳳王和暗黑洛奇亞雖然沒打起來,但雙方的氣氛顯然不是那麼融洽。

小智心中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連忙拉著拉帝亞斯跑到廣場上,抬頭一看,遠處的天空已經被染成了一片紅色,依稀可見一隻紅色的大鳥正往這邊快速飛近。

雖然沒有親眼見到過鳳王,但小智敢肯定,那隻紅色大鳥定是鳳王無疑,光是看著,就給人一種神聖的感覺。

此時正值午夜,可整個天空卻是被鳳王身上的火光照得蒙蒙亮,它停在半空中,與暗黑洛奇亞互相遙遙相望著。

「鳳、鳳王大人?」

見著鳳王的身影,本葛雷祖孫倆完全傻眼了,他們怎麼想不到,有朝一日,竟是能親眼目睹到傳說的主人。

鳳王的傳說在城都地區廣為流傳,它的形象對於這裡的居民來說並不陌生,只要是當地人,幾乎沒有一個不認識鳳王的。

拉帝亞斯和拉帝歐斯倒還好一點,只是它們也很納悶,鳳王怎麼會突然降臨至此,難道也是為了阻止災難而來的?

在場的人中,唯有暗黑洛奇亞知曉個中原由,而小智雖然不太清楚,但卻也猜出了一些什麼。

沉默良久后,暗黑洛奇亞率先開口道:「(你不是討厭在人類面前現身的么,這回怎麼跑出來了?)」

「(和討厭不討厭無關,人類的看法對我來說毫無意義,你也別裝傻,你知道我為何而來。)」

鳳王一如既往地那麼傲慢,但它也的確有這個資格,作為城都地區的生命之神,這個世界幾乎沒有能威脅到它的存在。

「(我知道你是為了那股生命能量。)」暗黑洛奇亞點了點頭,「(但我有個問題,你知道是誰竊取了你的能量嗎?)」

「……」

聞言,鳳王在沉默了一會後,冷冷地道:「(與你無關。)」

事實上,它並不是有什麼抵觸情緒,只是單純地要面子而已,因為它自己也不知道生命能量是何時被竊取了。

若是傳出去,堂堂鳳王被人盜取能量還不自知,那簡直要笑掉人大牙了,正因如此,它才會不遠萬里地趕來想要弄個清楚。

只可惜,結果註定要叫它失望了。

「(抱歉了,那玩意兒是我撿來的,我也不清楚它的出處,現在它被用來作為這個城市新的能量來源,你還是從哪來回哪去吧。)」

暗黑洛奇亞並未說出事實,因為它怕鳳王找小智的麻煩,所以將所有的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

「(你撿的?)」

鳳王死死地盯著暗黑洛奇亞,似乎是想從其臉上看出是否在撒謊,過了片刻后,它緩緩地道:「(算了,這件事我不想追究,但那個能量團必須毀掉。)」

若是換一個人,鳳王自然不會那麼好說話,肯定會徹查到底,但面對身具四種神職的暗黑洛奇亞,它心中還是存有一份顧慮的。

「(這不可能!)」暗黑洛奇亞一口回絕,「(我說過了,那東西已經成為了這個城市新的能量來源,若是毀掉的話,這裡遲早會被海嘯吞沒的。)」

「(哼!這座城市會如何與我何干!我只知道我的能量被一個無恥小人偷走了!而我現在要取回它!)」鳳王針鋒相對地道。

水之都作為一座海上孤島,按理來說應該是海嘯多發區域,可長年以來卻是風調雨順,別說海嘯了,就連颱風都少見。

之所以會這樣,城內的防禦系統是功不可沒,而現在心之水滴被小智吸收,能量團則代替了它的功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