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還不能走。」

「為什麼?」

「因為我在等一個人,和他有個賭局。」

「在警察局賭博?你是不是那個什麼(神經病)?你們賭什麼?」

自稱心理醫生的人臉上露出微笑,一臉認真的看著那個警察:

「賭他能不能從我手中救你們的命。」

……

六十四心理戰術警察愣住了,直起身來上下反覆打量著眼前這個衣著講究的年輕人,忍不住發出一聲冷笑,然後給旁邊一位相對較老的警察使個眼色,瞟眼年輕人並伸出食指在太陽穴處轉了轉,老警察會意,笑著移過來坐道陶然面前:

「你叫什麼名字?」

「陶然,你們可以叫我,神!」陶然依舊微笑著,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年輕警察和老警察對視一眼,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

「那你為什麼要殺我們,難道我們搶了你的牛奶糖?」

陶然笑著搖搖頭,安然的坐在椅子上望著別處,一股讓人無法揣摩的氣息漸漸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看來他遲到了,不好意思,看來他無法救你們的命了。」

兩個警察相視一眼,突然爆發出一陣大笑,搞得其他人都頻頻望向陶然這裡,兩個警察捂著肚子笑得說不出話,好半天才喘過氣:

「我受不了了……你打算怎麼殺我們……用動感光波?對,動感光波!嗶,嗶,嗶!哈哈哈哈!」

可,笑容突然凝固在他們臉上,臉色越來越難看,他們感到自己無法呼吸,除了陶然外和他身後的一個女孩外,整個房間的人都痛苦的癱到地上掐著自己的脖子拚命翻滾起來,他們彷彿聽到死神正一步步朝自己走來……

「啊!救命!這是什麼東西,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同時,房間外面傳來一陣陣慘叫,然後是一陣互相打鬥與開槍的的雜音……

彷彿瘟疫剛襲過大地,整個警察局不久之後就靜悄悄的,滿地都人的屍體,血,破碎的衣服,幾少數呻吟的倖存者……

「唉!」陶然傷感的看著那些屍體,手不停的在胸前划著十字,垂下頭為他們祈禱起來,同時頭也不回的對著身後兩個女生,「不管如何,生命是可貴的,果子,玲,一起為他們禱告吧!」

果子早已默哀起來,臉上一行淚水濕透了胸前的衣裳,胡玲戰戰兢兢的看著陶然,欲言又止,終於鼓起勇氣說了出來:

「神……對不起,我不知道……」

「沒關係,襲擊我的任務是我透過炎交給你的,你做的很好。」陶然伸手攔住他,嘆起頭來對著屍體長嘆口氣,「你們的生命之花會在生活在我們開創的新世界里的人們身上得到更美麗的綻放,請你們安息……果子,玲,拜託你們的事安排好沒有?」

「恩,好了。」胡玲點點頭,內心不禁對眼前這個人有了另一種看法,臉微微紅了起來。

陶然深吸一口氣,抬頭望向天花板,眼神里滿是成熟的深思,他閉上眼睛,輕輕搖搖頭:

「好了,你們走吧!到國外去找炎,這裡的事,你們不用管了,還有要當心那個代替明的新成員……明……現在是神甫了吧……我幫他治好眼睛后就沒見過他,看來他還在迷茫……唉!」

「我們不需要他!」胡玲突然吼了出來,但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不好意思的含下了頭,「神……你一個人不要緊吧?」

陶然微笑起來,眼睛隨和的看著胡玲,渾身上下有著一股說不出的親和力:

「我沒事的,只是見一個老朋友而已,好了,你們動身吧!」

胡玲點點頭,拉了拉心神不寧的果子,果子愣了愣,抬起頭朝遠方望了望,然後一言不發了跟隨胡玲離開了……

絕望,當林子辰他們走進警察局的時候,無盡的恐怖感和絕望在瞬間吞噬了他們的心,滿地的屍體,整座警察局沒有一個活人,好容易找到一個活的也是殘喘著呻吟幾句就沒聲音了,那是怎樣的一個情景,任何人看到這一幕都會軟爬到地上,更別提什麼決戰了……

「發生什麼事?」唐鵬感到了氣氛的不對,奇怪的問一直在身旁的萬力。

萬力久久說不出話,他已經嚇傻了,過了好半天才勉強回答幾個字:

「整個局裡……都是……死人……」

彷彿一道閃電直劈到唐鵬頭頂,他愣了,腦海里一片空白…… 六十五與神對話天空彷彿在瞬間黑了下來,無盡的黑暗和恐懼降臨在警察局上空,滿地的屍體像一根根鋒利的尖刺,直刺入唐鵬的脊椎,那是無比鑽心的疼,他身體微微顫抖著,臉開始抽搐起來,呼吸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重……萬力第一次見自己的老師這樣憤怒,他本能的後退幾步,等待唐鵬的爆發,此刻的唐鵬就像一個不斷膨脹的氣球,隨時可能爆炸……

「你們出去吧!我自己進去。」可在一陣等待后,卻聽見唐鵬緩慢而冷靜的說話聲。

萬力愣了下,反應過來后連忙上前攔住唐鵬:

「老師,你的眼睛……」

「沒事,我的朋友會幫我指路的。」唐鵬含下頭,臉上沒有任何錶情,那是一張平靜得可怕的臉,「另外,萬力, 揍敵客牌兄長[綜武俠] ,不管我發生什麼,你必須要保證它的安全……對了,林政委,請你組織市裡殘餘的警力封鎖這裡,不要讓任何人靠近警察局,因為……我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

林子辰嚴肅的點點頭,給身後的孫立謙做個手勢,對方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執行任務去了,林子辰回頭望著唐鵬的那對白眼仁,忍不住長嘆口氣:

「程帥之死你還沒有擺脫嫌疑,在事情搞清楚前,不要死掉。」

唐鵬淡淡一笑,摸索著穿過警察局的大廳朝裡面走去,萬力著急的看著他的背影,始終不肯離開,林子辰輕輕搖搖頭,慢慢的把萬力帶了出去……

在一個類似監控室的屋子裡,陶然平淡的坐在椅子上,眼睛認真的注視著一個監視屏幕上的唐鵬,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可眼神里卻藏著幾許淡憂的傷感,他從桌台上拿過一個話筒,剛要通過它對唐鵬說些什麼,屏幕里的唐鵬已經開口:

「地點在哪裡……陶然。」

陶然微微笑起來,沒有絲毫的吃驚,淡淡的對著話筒說道:

「先來監控室吧!按照我的指引,先直走,在十步左右左轉……當心,那裡有樓梯,從樓梯上來……」

唐鵬一臉平靜的按照指示摸索著來到一個房間的門前,不知為何,心臟突然在此刻猛烈的跳動起來,那種感覺彷彿整個世界都在跳動,這是一次,這種說不出是緊張還是激動或者……害怕的感覺,唐鵬定了定神,伸手找到把手,輕輕的扭開……

彷彿被閃電劈重般,一股強烈的衝擊感直撞向唐鵬的神經,原本什麼也看不見的自己此刻卻在腦海里清晰的出現一副圖畫,一個渾身散發出神秘氣息的年輕人正對著自己,他的那雙眼睛彷彿可以看穿一切,那不是人可以擁有的眼睛,是,神……唐鵬輕搖了搖頭,憑著感覺直視向他:

「告訴我,你做這一切的目的。」

陶然露出更加燦爛的微笑,輕步走過去扶著唐鵬慢慢坐下,然後直起身望著唐鵬:

「這個問題,我想你在去過『秋落河』后應該知道了,為什麼來問我?」

「我是指你對我和程帥做的這一切。」

陶然笑著含下頭,慢慢走到一個屏幕前,手指輕輕按下一個奇怪的按鈕,然後,幾乎全市的電視或者街頭廣告屏幕上同時出現了一位樣子成熟,有著一雙充滿憐憫和彷彿可以看穿一切的眼睛的年輕人站在屏幕前微笑著,他渾身散發著一種神秘而親切的氣息……

「不好意思,耽誤大家一些時間,因為我有些事情要向大家宣布——還記得這幾天來的一系列爆炸案嗎?」陶然眯著眼睛,臉上保持著微笑,「它們的幕後主謀是我。」

「什麼!?」幾乎在同時,屏幕前的市民們都驚呆了,全部不可思議的望著屏幕里的這個年輕人。

「另外,我還可以告訴你們,我的目的並不是炸毀幾個建築物那麼簡單,而是——整個城市。」

「神經病!」市民們對於聽到的事情只有用這三個字來解釋,隨後全是一片嘩然。

陶然笑了笑,伸手指著監控屏幕上的一座建築物:

「你們看到那座百貨市場了嗎?本市的小貿易中心,建築學上的奇迹,從這個角度上看,它真美!」

「轟」,彷彿一條火龍從中竄出,那座建築物在瞬間被烈火吞噬!一聲巨大的悶響后,殘餘下來的,只有一片廢墟,而見證這一幕的,是整個城市!市民們呆住了,腦海里只有空白的茫然……

本能和敏銳的感覺已經讓唐鵬知道發生了什麼,他愣在座椅上,臉上的肌肉因為憤怒,吃驚,困惑而變得已經有些扭曲,許久之後才吐出幾個字:

「你這混蛋!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陶然沒有任何反應,依舊微笑著正對屏幕:

「我想我剛才已經證實了自己話的真實性,此外,我還想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因為某個英雄的自我犧牲,你們本來就該結束的生命得以延續,那個人的名字叫,程帥!」

接著,陶然一臉傷感的把程帥為城市而情願自己選擇死亡的事與林子辰那天在電腦屏幕上看到的真相告訴了大家,人們沉默了,一種無法言語的感覺強烈的觸動了他們的內心……

六十六援軍「很可笑吧?被你們視為惡魔的人居然卻一直努力拯救著城市。」陶然搖搖頭,目光望向唐鵬,「唐鵬這幾天一直在尋找阻止我的方法,但我很遺憾的告訴你們,他輸了。」

唐鵬一言不發的坐在座椅上,目光冷靜而且嚴肅,渾身依然散發著一種成熟的氣息,但,已經沒有了以前的沉著……

陶然笑著關掉屏幕,不理會市民們會有怎樣的恐慌而慢慢走到唐鵬跟前,泰然的坐了下來:

「人們總以為自己看到的是事實,卻不知這個所謂的事實背後隱藏著怎樣的真相——唐鵬,程帥的這句話是對的,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知道我就是『神』的?」

「我想,你自己的漏洞應該知道,不然你也不會把原本『約定』的兩天後實行計劃提前到今天和故意導演一出被『無影』襲擊的戲來轉移我的注意力。」

陶然嘴角再次露出一絲微笑,伸出大拇指放在嘴裡輕輕咬著:

「是程帥的墓碑嗎?如果是最近幾天新立的,那碑的附近會因為挖掘的緣故而沒有植物,可程帥的那塊碑后卻有著幾株雜草,也就是說碑起碼在十幾天前就已經立好了——那是在程帥死之前。」

「我想,還不止這個,還記得在孤島上時嗎?」唐鵬含下頭,習慣性了扶扶眼鏡,忽然又想起自己的眼鏡已經取下了,只得順勢按了按眉間,「當時我們沒有提過苑龍飛叫程帥『三哥』這件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第八案卷六)?」

「……原來,在孤島時我就已經被你懷疑了……」

「當時只是懷疑,並沒有太在意,直到在程帥墓前遇到你時你說了一個名字,我才真正的覺得你有問題。」

「什麼名字?」

「隋斌熙。」唐鵬冷冷的抬起頭,憑著感覺朝向陶然,那雙眼睛已經不再平靜,而有了一種憤怒,「我之前說這個名字時都用的『千面魔』來代替,根本沒有提過隋斌熙這個名字……」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我以為只有在程帥面前才該注意點不被發現,沒想到你對『觀人』也這麼強,哈哈哈哈!」陶然忍不住爆發出一陣大笑,像是在自嘲,又像是對唐鵬的認同。

唐鵬卻冷冷的沒有任何錶情,因為無法控制自己內心的憤怒而再次閉上了眼睛:

「所以,你留下了我,而殺了程帥。」

陶然停止了笑容,搖搖頭長嘆一口氣:

「你不覺得他很可怕嗎?一個眼神,一個輕微的表情,甚至一個不被察覺的動作……這個傢伙能透過這些看到你的心! 萌寶助攻︰佔少,別樣撩! ,想想,在那副一臉白痴樣的背後有著一雙犀利的眼睛……我無法讀懂他在想什麼,所以,對不起……但我真的把他成我這一生的朋友……」

「閉嘴!」唐鵬突然失控般對陶然一聲怒吼,然後用那雙冒火的眼睛直對著他,「你不配稱他做朋友。」

唐鵬像知道了自己的失態,冷冷的坐回座椅上,沒有再說下去,陶然淡然的看著他,閉上眼睛長吐一口氣:

「我想你應該知道他還活著的消息,怎麼樣?這也是我要這樣單獨和你說話的原因,加入我們吧!條件是程帥的性命,這座城市的存亡,還有附加的李涵與吳文飛的安全。」

唐鵬冷冷的和他直視著,雖然已經失明,但那雙眼睛里依舊冒出銳利的目光:

「再大的烏雲也不可能永遠遮住太陽,總會有雨過天晴的一天,陶然……不……神,我是一個偵探!」

陶然雖然已經知道了是這個答案,但依然忍不住有些傷感,眼睛不由得黯然的垂了下來,然後從懷裡慢慢掏出兩個手掌大的遙控器:

「我相信你知道這是什麼——哦,對不起,忘了你看不見——在我左手的這個是控制這座城市與程帥的生命的遙控器,右手的是可以發動我真正計劃的那個遙控器,我現在給你一個選擇,兩者之間只能選一個,這是我為我們之間的友誼而做的最大讓步,你選擇什麼?」


「……友情的讓步?」唐鵬冷冷的對著陶然,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但內心已經掙扎,呼吸越來越急促,不知為何,他突然害怕『選擇』這兩個字……

「既然你無法選擇,那我來點助興節目吧!」說著,陶然泰然自若的走回屏幕前,輕輕按下那個按鈕,然後城市裡的所有電視和街頭廣告屏幕里又出現了他的影像,「不好意思,又打擾大家了,我的朋友現在面臨著一個很重要的選擇,與你們有關,我想你們的反應或許能幫助他……」

在聽完陶然的講述后,整個城市的人都再次震驚,無助的呼喊,發瘋的嚎叫,**的人群成了當晚城市裡最驚心動人的一幕……

「你這混蛋!」唐鵬徹底憤怒了,牙齒緊緊的咬在一起。

陶然微笑著走過來,輕輕拍拍唐鵬的肩膀:

「混蛋?別激動,我的朋友,要知道我本可以連選擇都不給你的,呵呵!忘了告訴你,在十二點的時候如果你還沒有做出選擇,那我將同時按下兩個遙控器的按鈕……現在大概還有三個小時又二十八分鐘,還有時間,你不用著急,呵呵!一個人面對這麼大的選擇確實有些壓力,沒關係,我等你……」

「誰說唐鵬是一個人!」突然,門被一腳踹開,陳熙慢慢的走了進來,「陶然,果然是你!」

…… 六十七信念夜,一點點的襲來,伴隨著時間的腳步聲,黑暗像惡魔慢慢伸出的魔爪,一點點的,慢慢的籠罩著整個城市,尖叫聲,慌亂聲,驚恐聲……市民們的恐懼深深的抓進唐鵬的心肉里,抓出一道血淋淋的傷痕,黑暗在他靈魂的深處迅速擴張……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彷彿把他從黑暗中拉出來,朦朧中眼前浮現出一絲光亮,唐鵬的心稍稍安了下來,那是陳熙的聲音,還好……起碼,不再獨自一人……


對於陳熙的出現,陶然顯然吃了一驚,但那吃驚也僅有一瞬間,微笑很快再次浮現在他臉上:

「呵呵!越來越有趣了!想不到你竟然會來,對了,陳熙,你的生日快到了,提前祝你生日快樂!」

陶然笑著迎過去,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自然的走到陳熙面前並友好的伸出右手……陳熙一臉嚴肅的看著陶然伸出的手,此刻的心情從來沒有這麼複雜過,他慢慢閉上眼睛,忽然打掉陶然的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