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三哥,你想讓工元老和徐元老他們兩個人去試探一下。如果他們兩個人也打不過小雜種,那就說明是老四說的話是真的。」

「沒錯,還有你,先去盯著老十,他跟大哥一向親厚,大哥是他崇拜的人,我擔心他會去找大哥,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讓大哥還有父親知道這件事情,我們先把那兩個雜種給殺了再說。」

「好的,老十如果不知悔改,我就把他給弄死,反正他跟我們從來都不是一路人。」老八說道。

「好,還有你們,就去接應著四爺,到時候你們先不要露面,先觀察觀察,看四爺說的到底是真是假,然後回來跟我報告。」三爺對自己的手下說道。

「是!」他的手下頓時領命下去。

現下已是夜晚。

夜冰依一行歇息在了附近的客棧當中,正在討論著今天的事情,並沒有直接殺到帝家。

「依依,這裡地方的人曾經是我父親的手下,此人不會做出背後偷襲之事。」

夜冰依點了點頭,難怪只有這個地方並沒有人跳出來追殺她們,並且還很歡迎她們。

很快就有人敲門說道,「客官,有人想要見你們,給你們一封信。」

帝玄胤接到手裡看了看,對夜冰依說道:「依依,你先在這裡等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等等,對方是什麼人,他會不會對你不利?」夜冰依不放心的說道。

「放心吧,是一位熟人。」帝玄胤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

「那我跟你一起去。」夜冰依始終不放心。

隨後夫妻兩人便走到了一個房間當中。

那人正是帝王城的車大人,曾經他是帝大爺的人。

車大人看到帝玄胤,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然後說道:「胤少爺還真的是你,快過來……

可是你為什麼又回來了呢?」

帝玄胤聞言臉色微沉,並沒有說話。 陳志凡到也沒想到葉詩瑜會這麼說,葉九重的實力他見過了,別說放他一次,陳志凡根本就沒有必勝的把握。

不過,爲了不負葉詩瑜的意,陳志凡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葉詩瑜正感激的看着陳志凡,卻被突如其來的一聲冷笑打斷了。

“好大的口氣!”從陳志凡和葉詩瑜身後的一座小山峯後面,出來了一個人,冷冷的說道。

陳志凡不用回頭都知道,來的這個人,就是凌霄子。陳志凡也更加明白他的意思。

陳志凡沉默着沒有說話,葉詩瑜卻先繃不住了:“哥哥,我是小瑜啊!你還認不認得我?”葉詩瑜的口氣中帶着緊張和激動,顫抖着說道。

“我不是你的哥哥,你認錯人了!”凌霄子矢口否認。

陳志凡淡淡的說道:“你不用狡辯了!別說詩瑜不會認錯,從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來看,你就是葉九重無疑了!”

“哼!你以爲你是誰?你判斷的就一定是正確的嗎?”對於陳志凡話,凌霄子嗤之以鼻。

陳志凡卻不慌不忙的笑着說道:“那你告訴我,這麼玩的時間,爲什麼要來這玉成峯?”

“我想去哪裏,需要通知別人知道嗎?”被陳志凡這麼一問,凌霄子雖然還是不承認,口氣卻終於軟了下來。

陳志凡接着道:“據我所知,玉成峯和未央峯從根子上來講,早已各有所屬,屍方佔領未央峯,道門佔據玉成峯。從劃分的時候起,就有規定,屍方不可以踏足未央峯一步,你現在冒險過來,算是壞了規矩啊!”

陳志凡的這番話,將凌霄子說了個啞口無言。凌霄子知道,再說下去,就變成胡攪蠻纏了。

“說吧!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凌霄子沒有正面回答陳志凡的話,直接問起了陳志凡找他的原因。

凌霄子這句話,間接的承認了自己感受到了陳志凡用浸滿葉詩瑜血的符文找他的事情,也更加承認了自己就是已經死去多年的葉九重了。

葉詩瑜不傻,聽到凌霄子這樣問,雙眼充滿了淚水,呆呆的問道:“哥哥,你離開的這麼多年,我好想你!”

“我再說一遍,我不是你的哥哥,你認錯人了!”凌霄子冷冷的說道。

“那你是誰?”葉詩瑜看凌霄子不願意承認,知道肯定有原因,不依不饒的問道。

凌霄子輕蔑的一笑,道:“我是誰,在大殿的時候,你們不是已經知道的清清楚楚的了嗎?”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你就是我的哥哥,葉家的子孫,葉九重!”葉詩瑜語無倫次的哭着說道。

“如果僅僅是爲了說這些無聊的話,恕不奉陪!”凌霄子說完便頭也不會的往後走去。

“哥哥!”

“等等!”

葉詩瑜撕心裂肺的聲音和陳志凡的聲音同時喊出了口。

陳志凡知道,現在讓葉詩瑜再這樣說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的。他現在已經能確定,眼前的這個人,鐵定是葉九重。只是不知道爲什麼,他一直不願意承認。

“既然你不是葉九重,那你能不能告訴我,葉九重現在去了哪裏!”陳志凡試探着問道。

凌霄子終於停下了腳步,轉頭意味深長的看了陳志凡一眼,淡淡的道:“我認識你說的這個人,不過可惜的是,他早就已經死了!”

“不會的,你胡說!你沒有死,你就是葉九重!”葉詩瑜幾乎已經失去理智了,撕心裂肺的扯着嗓子喊道。

不料凌霄子冷冷的道:“我說過了,我不是葉九重,你們認錯人了!”

葉詩瑜剛想開口,陳志凡伸手擋在了葉詩瑜面前,淡淡的問道:“既然這樣,勞煩相告葉九重現在的情況,感激不盡!”

葉詩瑜雖然不知道陳志凡這麼說的用意,但也沒有繼續開口打斷他和凌霄子的對話。

凌霄子看陳志凡態度謙恭,便說道:“說吧,你到底想知道什麼?”

陳志凡正色道:“我想知道,在葉九重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指的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凌霄子怔怔的看着陳志凡,若有所思的問道。

陳志凡玩味的看着凌霄子,道:“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問的是從什麼開始!”

不管凌霄子承不承認他是葉九重,陳志凡心裏卻清楚的知道,凌霄子鐵定是葉九重。只是現在因爲有些不能說的原因,暫時不能承認罷了。

凌霄子自然知道陳志凡想知道的,是葉九重死了以後發生的事。

凌霄子淡淡的道:“葉九重的背景非常強大,他有個爺爺,叫做葉南疆,跟名字一樣,他的爺爺的勢力算是有半壁江山了…”

“你清楚我想知道的並不是這些!”陳志凡打斷了葉詩瑜這些不痛不癢的話。

凌霄子卻好像根本沒有聽明白陳志凡的意思,繼續說道:“一次偶然的意外,葉九重死了…”

這句話總算是說道陳志凡想聽的地方了,便不再打斷他的話。不料凌霄子接下來了的話,把陳志凡氣了個半死。

凌霄子接着道:“縱然葉南疆的權勢熏天,到底也是一個普通人,沒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只能眼看着葉九重一命歸西!”

等了半天,陳志凡問道:“完了?”

“完了!人都死了,不就一了百了了嗎?”凌霄子反問道。

凌霄子的這些話,基本等於沒說,先是說了一通葉家的勢力,後面又對葉九重死了之後發生的事隻字不提,讓陳志凡恨得牙根癢癢。

凌霄子繼續道:“我奉勸一句,對於葉九重的事,勸你們還是最好不要打聽了。還有,你我本是敵人,從現在開始,下一次見面的時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陳志凡知道凌霄子不會在對他說什麼了,只好任由他離開。

葉詩瑜在後面撕心裂肺的喊道:“哥哥,你到底是怎麼了?”喊完這句話,早已經被葉九重的事折磨的疲憊不堪的身體,軟軟的倒在了陳志凡的懷裏。 車大人搖了搖頭嘆息道,「胤少爺你真的不該回來呀,你不知道現在帝家變成什麼樣子了,自從當年一別,大爺他就沒有再出現過,一直閉關,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帝家早就改頭換面,是三爺的位置了。」

聞言,帝玄胤的眼中這才浮現出一抹複雜,他沒有想到,他的父親居然不在這裡。

而是在他們走之後,一直閉關。

看帝玄胤沉默,車大人又繼續說道,「沒錯,當初那在大爺走之後,大爺留下來的人,全部都被三爺用其他名頭給驅趕出去,趕到偏遠的地方。

只有我在這裡混口飯吃……」

帝玄胤突然著他,譏諷道,「確實是碗好飯。」

車大人的臉色一紅,然後又道:「胤少爺,屬下也是迫不得已啊,如果大爺還在的話,我等……」

帝玄胤揮了揮手,示意他不再多說。

「我就問你,你可知道雲風元老現在在哪裡?他有沒有帶著一個少年來到這裡。」

「雲風元老?」車大人想了想,「我倒是沒有見,不過近日卻聽說雲風長老回來了,他們從這裡路過,身邊還帶著一個少年,但是他只是從這裡路過,並沒有停下。」

「胤少爺怎麼問起這個了,難道有什麼事嗎?如果少爺有什麼難題的話,儘管向屬下開口。」

聽到也有自己兒子的消息,夜冰依的心中歡喜,對帝玄胤道:「那我們現在就去吧,不知道小澈怎麼樣了。」

「什麼?胤少爺?你們難道真要去帝家嗎?」

車大人聞言臉色一白,「千萬不要啊,現在帝家的人都由三爺這些人掌控,你去了肯定會凶多極少!」

「是嗎?」帝玄胤不屑一笑,冷冷的道:「可如今是如今,當年是當年,我回來,可不是送死的。

誰敢再招惹我,我可不介意新仇舊帳和他們一起算。

當然不過就算他們不招惹我,有些事情,我也是要和他們算的。」

帝玄胤眼眸中閃過一抹殺意,渾身的氣息冰冷凍人。

車大人嚇了一大跳,不敢再和他說話。

夜冰依伸手握住了帝玄胤的手,眼中閃過一絲堅定,狠狠地道:「沒錯,我們回來是找他們算賬來的,就算他們安安份份的,我們也要和他們算賬不可。」

帝玄胤的眼眸突然眯起,衣袖揮動,頓時將兩個人震翻在地。

看到了地上的兩位元老大人,車大人臉色一變:「工元老,還有徐元老,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車大人警惕的看著兩人。

工元老和徐元老兩人卻緊緊的盯著帝玄胤,沒想到這個小雜種真的回來了,「你真的是帝玄胤嗎?」

帝玄胤也抬頭看著兩人,眼中更是殺機畢現。

「你是要跳懸崖嗎?你有那個膽嗎?你有本事跳呀!跳下去也省得髒了我們的手。」

「對,有本事你就跳啊!」

腦海中回憶著之前發生的一幕幕。

帝玄胤嘴裡突然發出了一道低低的笑聲。

他這麼多年不出來,他還真的難找他們,可是現在他們卻主動出來了。

很好,他們自己送上門來,也省得他的功夫了。 帝玄胤嘴角掛著殘忍的笑容,走向他們,「對,我就是你們口中的雜種。」

「好啊,原來真是你這個雜種,那你應該還記得我們吧?當初讓你給跑了,這一次,絕對不會再讓你跑了!」

「你們這等落井下石之人,讓我恨得牙痒痒,我真是想忘記都難。」

看清楚帝玄胤眼中的殺意,其中一人道:「你還有臉回來,你居然還殺了家主的兒子,你在劫難逃,你還想殺我們是嗎?哈哈哈哈!那麼好,今天我就讓你跪下來,向我們屈服!」

「跪下來?你當我不存在么?」夜冰依走上前來,憤怒的一巴掌拍碎了一張桌子,「哼,兩個老不死的,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們究竟想要幹什麼!」

「你又算什麼東西?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么?就敢在這裡大呼小叫!」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還有人居然連自己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還來問我你們怎麼是人!

我看你們是條狗還差不多!胤,給我收拾他們!」夜冰依一手叉腰道。

聽到女子張狂的語氣,旁邊的車大人不由多看了她一眼,她還真是厲害呀。

不過她確定這樣是在幫胤少爺嗎?這明顯是給胤帶來更多的災難呀,車大人渾身出滿了大汗。

工元老和徐元老兩人死死地盯著夜冰依,恨不得用眼神把她給殺死,這個該死的女人簡直太放肆了,一個女流之輩,居然敢這麼對他們說話,真是好的很呢!

「好好好!本來我們並沒有想傷及無辜,但是沒想到你如此不知好歹,那麼你也去死吧!」工元老狠狠的盯著夜冰依道。

「死?你這老傢伙,胳膊腿兒都入棺材里半個了,還在這裡造孽呢,今天我也先送你早一步上西天吧,不用謝!」夜冰依翻了個白眼。

嘖嘖嘖,這個女子,她究竟哪裡來的這麼大的勇氣呀?

車大人看著這一幕,在背後連連擦汗。

她到底是無知還是無知?她難道沒有看見她眼前站的是靈聖境界的強者嗎?

車大人如今簡直快要被嚇尿了。

如今他想要幫助胤少爺,但是面對眼前的兩位元老大人的威壓,他發現自己連動一步的勇氣都沒有了。

然而偏偏胤少爺好像沒有聽到這個女子說的話一樣,眼中還閃過一抹淺淺的笑意,車大人沒看錯的話,那是寵溺吧?天啦嚕!看來這胤少爺也是傻了。

帝玄胤一把攬著夜冰依的腰,說道,「依依,當初就是他們指著我的鼻子,讓我跳入懸崖,今天他還要來招惹我們夫妻,待會我們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修理他們。」

帝玄胤一手攔著夜冰依的腰,一邊向她告狀。

「呵呵,沒錯,就是我們逼的你,那又如何?當年讓你從我們眼皮子底下逃出一線生機,如今不會了,你去死吧!」工元老說著,手中銀光一閃,一把劍瞬間朝著帝玄胤攻擊了過去。

「老傢伙,死到臨頭還啰里啰嗦的,不知道死的都是廢話多的么?」夜冰依一邊罵罵咧咧,說著也快速的衝上前。 陳志凡知道葉詩瑜這是急怒攻心的結果,便急忙給葉詩瑜輸送真氣。沒多久,葉詩瑜便悠悠轉醒。

葉詩瑜無助的靠着陳志凡,喃喃的道:“以前那個和我形影不離的哥哥到底去哪裏了?難道他就這樣狠心嗎?”

陳志凡輕輕的抱着葉詩瑜,在她耳邊輕聲道:“詩瑜,你已經做了你所能做的所有事情了,至於以後,只能看造化了!”

葉詩瑜不知道心裏在想什麼,對於陳志凡的話,沒有一點反應。

在葉詩瑜的心裏,始終還是割捨不下這個哥哥,不管他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

凌霄子來到這裏的時候,陳志凡本來還抱着一線希望,如果他心底還有一絲良知的話,陳志凡倒也可以幫他。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要想讓凌霄子變回真正的葉九重,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在凌霄子找到陳志凡和葉詩瑜的時候,陳志凡大着膽子,祭出修爲,查探了凌霄子周身的狀況。

本來依着凌霄子的修爲,陳志凡是不敢這樣輕舉妄動的。可現在要想知道凌霄子的狀況,陳志凡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查看之後,陳志凡發現,凌霄子的體質已經被完全的魔化。要想讓凌霄子的體質發生根本性的改變,恐怕只有盤古屍經裏面記載的那一個辦法了。

發現了凌霄子的體質,陳志凡倒坦然了。不管未來如何,他只求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可是轉頭一看,葉詩瑜落寞的表情下,陳志凡知道,她的心已經碎的不能再碎了。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發生在凌霄子身上的事情,是不會以誰的意志爲轉移的。縱然葉詩瑜和陳志凡都不願意看到葉九重這樣,可任誰來,也沒有辦法。

陳志凡看着神智不是很清醒的葉詩瑜,不敢大意,拉着葉詩瑜在玉成峯上行走,以期能找一個安身之所。

皇天不負有心人,陳志凡憑着記憶,還真找到了一個山洞。

這個山洞,是以前混沌的領地。只是現在混沌已經回到了它修煉的地方,陳志凡借來安身,卻也還不錯。

山洞裏面有許多動物的骨頭,想來應該是混沌當初的食物。好在山洞經過這麼久的風吹,也沒有什麼異味。

廣州不相信愛情 陳志凡將葉詩瑜放在一個柴草堆上,尋思是不是應該找一些食物。可他又放心不下葉詩瑜,生怕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再發生意外。

這時候,陳志凡才想起鬼撲滿的好來。 前妻難求 假如當初自己帶上鬼撲滿的話,這個小鬼頭倒也能幫自己不少的忙。

瞧!註定愛上你! 崑崙山寒冷異常,加上玉成峯的地勢險要,空氣稀薄,就更加沒有飛禽走獸來這裏了。現在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就算山上有這些飛禽走獸的痕跡,只怕這會也已經找不見了。

葉詩瑜一直昏昏沉沉的,眼角的淚水從來就沒有徹底幹過。

陳志凡感到心亂如麻,覺得此刻的自己是那樣的無助和孤獨。

放在以前,陳志凡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這樣下去,只怕葉詩瑜根本就撐不到自己重新封印僵王的那一刻。

就在陳志凡束手無策的時候,突然有一個透明的圓球緩緩的從遠處飄來。陳志凡法力高強,遠遠的就感覺到了。

這個圓球,正是陳志凡當初尋找凌霄子的時候,用葉詩瑜的血浸過的符文變成的。

陳志凡感知着圓球上傳遞來的信息,突然間大吃一驚。

圓球帶來的信息顯示,就在未央峯的大殿上,正在發生這翻天覆地的變化。而凌霄子,也就是葉詩瑜的哥哥葉九重,正經歷這一場生死之劫。

陳志凡心內萬分焦急,可也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葉詩瑜。陳志凡心中非常清楚,這次必須自己出馬,或許才能保住葉九重。

可現在葉詩瑜離不開自己,如果將葉詩瑜帶去大殿的話,自己根本就不能在救葉九重的時候,又同時照顧到葉詩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