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有死亡的人都是沒有任何的徵兆嗎?」

「你們有沒有發現什麼規律?」

王影仔細的看著虛擬影像上面的資料,一座座龐大的城市當中,所有人都死的非常的安詳,似乎沒有一絲的痛苦,既沒有任何的傷口,也沒有任何的痕迹。

「沒有任何的徵兆,我們也是對所有的出事的星球進行了仔細的調查和篩選,但是沒有任何的發現。」

「至於規律,我們倒是總結出來幾點,第一點就是一顆生命星球上不會出現兩次死亡事件,也就是說出現過死亡事件的星球,後面不會再出現大規模死亡的事情。」

「第二個便是所有出事的星球全部都是人口眾多、非常繁榮的星球,人口稀少的星球不會出事。」

「第三個就是出事的生命星球似乎隨機,沒有任何的規律,誰都無法準確的預估出下一顆出現的星球。」

「第四個就是現在出現大規模死亡事件的頻率越來越高,死亡的人數也越來越多,最近的這一次更是一次性就死亡了上億的人口。」

這名岡根公國的大臣將岡根公國這邊的調查結果說了出來,總結出了四個規律。

「隨機出現在一顆顆生命星球上,這就非常的麻煩了,剛剛公國如此之大,生命星球的數量非常龐大,我這要找到什麼時候。」

王影一聽,立刻就皺起了眉毛,這個任務第一個難點就出現了,很難找到人。

。 「我記得前面有幾波群星院的人過來執行任務,他們是怎麼死的?」

很快,王影就想起了前面幾波接任務的人,幾個小隊的群星院天才,全部死在了岡根公國,這個事情非常的蹊蹺。

因為根據王影現在掌握的情況來看,想要找到這個事件背後的人都很難,除非是對方知道了群星院有人過來,所以主動將幾隊人引誘過去,最終全部殺死。

一般來說,群星院這邊執行任務,大家都會特別注意保密,不會輕易的暴露,除非是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會選擇暴露自己的行蹤和目的。

王影推斷,前面幾波接任務的人可能也和自己一樣,一開始來岡根公國都是直接找了這個岡根公國的皇帝,仔細的詢問相關的事情,了解情況狀況。

現在看來,這個岡根公國當中一定有對方的姦細,清楚的知道家族這邊有沒有派人過來,然後想辦法引誘到某個地方殺掉了。

想到這裡,王影就不擔心找不到對方的事情了,反正不管怎麼樣,對方肯定會主動找到自己,然後想辦法引誘自己到某個地方去,最終殺了自己。

「到底誰會是姦細呢?」

想到這裡,王影就看向眼前的這些人,這些人當中有岡根公國的皇帝,岡根公國的重要大臣,還有幾位岡根公國的王儲,都是這個岡根公國的重要人物。

「前面幾次有群星院的殿下接到任務過來,他們非常的不走運,也都剛剛好在出事的生命星球上,所以也都…..」

深淵主宰系統 說到這裡的時候,岡根~菲利斯聲音都變小了很多,因為這事情一旦家族追查下來的話,他岡根公國絕對是遲不了兜著走,事情太蹊蹺了。

「怎麼倒霉~」

王影卻是笑了笑,眼睛看著幾人,心中卻是在思考對策。

「我的到來,對方現在肯定是也是知道了,既然如此,那就靜觀其變,對方肯定也會引誘我到某顆生命星球上去的。」

想到這裡,王影就笑著對岡根~菲利斯說道:「給我準備休息的地方,我累了,想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好的殿下~」

岡根~菲利斯很是爽快的答應下來,同時也是暗暗鬆口氣,還好這人沒有追究責任,不然還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向家族這邊交差。

菲利斯直接就在岡根公國的皇宮之中給王影安排了一處住處,位置極好,是整個皇宮之中最好的一處院落,這處院落比起菲利斯自己住的還要更好,是專門用來接待來自家族這邊來的貴賓。

夜晚降臨,王影的住處內,王影正在盤膝打坐,閉目養神,靜靜的等待魚兒自動上鉤。

沒有出王影的預料之外,王影並沒有等待太久,岡根公國的二皇子岡根~奧夫就主動的來拜訪王影了,名義上想要和王影交流下修鍊心得。

「尊敬的殿下,非常抱歉打擾到您。」

岡根~奧夫還是非常有禮貌的,帶了一群岡根公國的美女來到王影的下塔之處,同時還帶上了很多奇珍異寶,看起來是要來討好王影的。

「王子殿下客氣了~」

王影仔細的看了看這個岡根~奧夫,非常年輕,王影隨身佩戴的虛擬機當中,王影也是很快查出了他的資料,岡根公國二皇子,第一順位繼承人,他的哥哥在前幾個月死了,是在一顆星球上面進行訪問的時候,剛剛好遇到大規模的死亡事件,死在了那顆星球之上,他就成為了第一順位繼承人。

「殿下,這些是我們岡根公國的一些美女,希望能夠為殿下帶來一些快樂,另外殿下為了我們岡根公國的事情勞累奔波,我父王也是派往送來一些東西,微不足道,權當是我們岡根公國的一點小心意。」

岡根~奧夫指著自己背後的岡根公國美女說道,因為長相上差異不大,所以審美觀上面倒是差異不到。

在岡根~奧夫的身後幾十個岡根公國的美女,一個個長的國色天香、傾國傾城,都是萬里挑一的大美女,特別是這岡根公國的人身材相對較小一些,又有毛茸茸的尾巴,更是有種別樣的異域風味。

美女的手上都捧著東西,都是岡根公國這邊送過了的奇珍寶物,雜七雜八的,算不上多珍貴,但也都算是難得的東西了。

「哈哈~陛下和殿下實在是太客氣了~」

「這怎麼好意思呢~」

王影的眼光在岡根公國美女的身上看來看去,一副色眯眯的樣子,嘴上客氣,不過樣子卻是很實在。

這一切自然是被岡根~奧夫看在眼中,他嘴角笑了笑說道:「殿下不必客氣,如果殿下喜歡的話,我這邊再去給你搜索一些美女過來,只是不知道殿下喜歡什麼類型的?」

「哈哈~和她們差不多就可以了~」

王影色眯眯的看著美女,似乎都沒有正視岡根~奧夫。

不過王影的餘光卻是始終盯著他看著,想要從他這裡看出一些東西出來,只是無論王影怎麼看,始終都發現不了他的問題。

「殿下喜歡就好。」

「殿下是人中龍鳳,這些女人能夠被殿下寵幸,是她們的榮幸~」

岡根~奧夫見王影接受了自己的禮物,也是很高興,接著開始和王影閑聊起來。

萬帝至尊 「說起來,當初我也是申請了加入群星院,只是家族這邊的要求太高了,這空境領悟出奧義實在是太難了,我到限制為止依然還沒有絲毫的頭緒,根本就領悟不出來。」

「和殿下您這樣的天才相比,實在是相差太遠了。」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修鍊上來,這個岡根公國二皇子岡根~奧夫是岡根公國元力修行學院的天才,現在也是修鍊到了空境,只不過,一直沒有領悟一絲奧義。

「皇子殿下過獎了~我知道怎麼測試你離領悟奧義有多大的差距。」

王影笑了笑,心生一計,現在始終看不出他有什麼問題,或許他真的是沒有問題,但是王影還是決定試一試。

「真的?」

「那不知道殿下可以幫我測試下嗎?」

剛剛~奧夫一聽,頓時大喜過望,立刻笑著說道。

「當然可以~」

王影笑了笑點點頭,接著身上的氣勢一變,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壓就從王影的身上釋放出來,頓時整個寬廣的大廳之中的所有人都有一種錯覺,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一片汪洋之中,耳朵邊傳來了波濤洶湧的怒吼聲。

岡根~奧夫更是如此,他被王影的壓力針對,一股恐怖無比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壓迫他,讓他整個人都要無法呼吸,雙眼凸出,眼看著馬上就要被這恐怖的壓力給壓死。

「呼~」

不過這壓力來的快,去的也快,王影臉上一笑,很快整個宮殿又恢復如初,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岡根~奧夫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跟著他一起過來的岡根公國美女也是一個個香汗淋漓,狼狽無比,一個個看向王影的時候,眼神之中都帶著恐懼,同時還有一絲絲的崇拜,能夠服侍這樣的強者,她們都是心甘情願的。

「殿下~這是~」

岡根~奧夫不明所以的問道。

「我剛剛已經給你測試了,你天賦不行~估計在空境是不可能領悟出法則奧義來的。」

王影笑了笑說道。

「這個岡根~奧夫被人給靈魂奴役了,只是一個傀儡,果然如此,這個岡根公國大規模死亡事件的背後肯定是一個極為擅長靈魂方面的高手,連靈魂奴役都可以做到了。」

心裏面,王影卻是已經清楚了。

就在剛剛,在王影巨大的壓力之下,岡根~奧夫原本黃色的眼睛變成了灰色,雖然時間很短,幾乎是一閃而逝,但是王影依然看的清清楚楚。

像他這種情況,王影在群星院的圖書館當中可是看過很多這類的書籍,清楚的知道,這是被人靈魂奴役之後的結果。

被靈魂奴役的人就是傀儡,對主人絕對忠誠,絕對不會有半點背叛之心,即便是叫他自殺也都會沒有絲毫的猶豫。

而如何判斷一個人是不是被靈魂奴役了,最簡單的一個辦法就是看眼睛,被靈魂奴役的人,眼睛之中瞳孔的顏色在特殊情況下會發生改變。

「灰色~看來真的是宇宙之中某種奇特傳承了。」

王影心裡默默的念叨,7種基本的法則都有各自的顏色,水系的水藍色,火系的火紅色,雷系的紫色,大地系法則土黃色,風系法則是青色,光明法則是白色,黑暗法則是黑色。

這灰色的,王影還是第一次看到,也更加確定了,應該是某種特殊的傳承。

「灰色,擅長靈魂方面~看來這次的任務要更加的小心謹慎了,不要陰溝裡翻船,這死了都不要緊,千萬不要成為了別人的傀儡,不然就是別人手中的提線木偶了。」

想到這裡,王影心中對於這次的任務就更加的謹慎、小心了,不敢有絲毫的馬虎大意。

青山不及你眉長 這擅長靈魂類的元力修行者是最可怕的一類人,因為靈魂攻擊的手段層出不窮,防不勝防,非常容易就中招了。 王影心中有了數,自然也是繼續笑著和這個岡根~奧夫聊起來,沒有露出絲毫的破綻。

接下來的日子,王影一邊裝著在一顆生命星球上調查大規模的死亡事件,一邊耐心的等待著。

王影清楚,因為這大規模的死亡事件沒有任何的規律,自己如果盲目的去找,根本就不可能找到。

這岡根公國8000多恆星系,幾百億顆生命星球,這走了狗屎運才能夠剛剛好遇到,所以王影這是在做給岡根~奧夫背後的人看的。

王影在等待機會,等待岡根~奧夫將自己引誘到某個生命星球上,那就絕對可以遇到他背後的人,也自然能夠弄清楚這大規模死亡事件的背後真相了。

一連大幾個月的時間,王影都在岡根公國各個生命星球上不斷的奔波,親眼見證了一顆顆生命星球上一座座死寂的地獄之城。

所有的人毫無徵兆,一夜之間死的乾乾淨淨,一座座繁華的城市,變成了毫無生機的死寂之地。

「情況越來越嚴重了~現在一次性都會死傷上億的人口,越來越猖狂了。」

這天,王影回到岡根星皇宮的住處,岡根~菲利斯立刻帶著一干群臣過來拜見,談到這個事情,菲利斯臉上就露出了憤怒之色。

本以為家族這邊派過來的王影能夠很快就解決這個問題,現在看來,連人都找不到,對王影失望的同時,卻是又不敢有任何的怨言,面對群星院的天才,他可沒有一點帝王的架子。

「我也沒有辦法~人都遇不到,縱然有天大的本事也無處施展。」

「唉~」

王影看了看菲利斯,嘆口氣無奈的說道。

「殿下,我看殿下這段時間以來也確實是很累了,要不這樣吧,我帶殿下先去我們岡根公國一些有名的景點旅遊,放鬆一下心情。」

這時岡根~奧夫主動站了出來,提議帶王影去遊山玩水。

「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永遠不出來呢~」

王影一聽岡根~奧夫的話,心裏面微微一些激動,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他主動來邀請自己了。

不過表面上王影卻是不懂聲色,面露難色的說道:「我來岡根公國是來調查事情,拯救岡根公國子民的,怎麼可以遊山玩水,不行,不把這個惡魔給殺了,我是沒有心情去遊山玩水的。」

「殿下言重了,這惡魔也不知道在哪裡,一時半會我們也根本就找不到,我們興許可以一邊遊山玩水,一邊找,也不會耽誤事情的。」

岡根~奧夫笑了笑說道。

「這樣也好~殿下這段時間以來也確實是非常勞累了,也該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再來找也不急的。」

岡根~菲利斯雖然很著急,可是也知道現在急也是沒有任何的用,想了想也是勸說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麻煩王子殿下了~」

王影想了想最終也是點點頭答應下來。

幾天之後,王影乘坐著宇宙飛船帶著岡根~奧夫開始在岡根公國開始遊玩起來,一顆顆生命星球上遊山玩水,倒也是瀟洒的很。

這一天,在岡根~奧夫的帶領下,王影來到了一顆名叫紫葉星的星球,紫葉星因為有一種名叫紫天倫的巨樹而聞名於岡根公國,所以也是一個比較繁華的商業、旅遊星球。

在紫葉星最大的一顆紫天倫巨樹這裡,王影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這棵參天巨樹,高足足有上萬米,樹榦非常的粗壯,猶如擎天之柱一般佇立在大地之上。

紫天倫巨樹除了自身非常龐大之外,更吸引人的是它那巨大的紫色樹葉,每一片樹葉龐大猶如一個足球場,是極為珍貴的一種材料。

用這種紫色樹葉為材料製作出來的衣服是岡根公國內最昂貴的衣服之一,當然這僅僅只是對於普通人而言,對於修行者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了,僅僅只是好看。

「生命還真是非常的神奇~」

看著眼前巨大的紫天倫樹,王影也是忍不住感嘆一聲。

「是啊~生命非常的神奇,命運也同樣非常的神奇。」

在就王影感嘆之際,一道聲音卻是傳了過來,王影循著聲音看過去,只見一個岡根公國的青年正在不遠處笑盈盈的看著自己。

這個青年一看就非常的年輕,衣著樸素,有著灰色的尾巴,和周圍其他的岡根公國人一樣的打扮,看起來都像是來這紫葉星旅遊的人。

「宇宙境~」

王影感受到他身上的能量波動,比起自己來要強大很多,顯然是宇宙境的元力修士,更為重要的是,王影看到他之後,猶如老鼠看到貓一般,竟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難道就是他?」

王影心裡暗暗警惕,不過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朋友的話真是充滿了哲理~」

「我叫王影~不知道能不能交給朋友。」

王影笑著對那個岡根公國男子說道。

「王影~洛薩家族群星院裡面的超級天才,我最喜歡的就和天才打交道了。」

這名男子笑著走了過來,似乎對王影非常熟悉,竟然知道王影是來自群星院的,要知道現在王影可是沒有穿家族這邊的衣服,也沒有佩戴洛薩家族的族徽之類的東西。

「哦,你認識在下?」

王影微微有些驚訝,看著走過來的男子問道。

同時王影也是細心的發現,隨著男子的出現,岡根~奧夫立刻就變的恭敬無比,非常主動的站到了一旁。

「當然了,嘖嘖,我真是不知道你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然敢一個人接任務來到岡根公國,不過既然你敢一個人過來,想必比起一般的天才來肯定更加的出色,倒是一件不錯的藝術收藏品。」

這名男子仔細的打量下王影,臉上掛著微笑,看王影的時候猶如欣賞一件藝術品一般。

「看來你就是在岡根公國大規模進行屠戮的那個人吧?」

王影臉色微微一變,接著陰沉著臉說道。

「哈哈~沒錯,是我屠戮的~」

這名男子大笑一聲,非常乾脆的承認了這一點。

「你也是岡根公國的人,你為什麼要這樣屠戮自己的族人?」

王影仔細的看著他,他的雙眼非常的純凈,猶如最頂級的貓眼石一般。

「族人~可笑的族人,害死我父母、我妹妹,沒有一絲正義和公平,這樣的族人不要也罷。」

男子冷笑一聲,言語之中似乎對這個世界充滿了敵意和恨意,恨不得將整個世界都給毀滅一般。

「當然像你這種高高在上的天才,家族的正式成員來說,你們無論走到哪裡都是人上人,自然也就看不到這個世界的陰暗面了。」

「這個岡根~奧夫,他仗著自己是國王的兒子,身份顯貴,玷污了我的妹妹就算了,還將她給殺了,我父母為了給妹妹伸冤,最終也是死在了他的手下。」

「我們一家人本來倖幸福福,可就是因為這個畜生,我們一家人支離破碎~」

男子接著又指了指自己旁邊的岡根~奧夫,雙眼之中的怒火彷彿可以燃燒一切,純凈的雙眼之中出現灰色的光芒,身上的強大能量波動一下子迸發出來。

頓時,整個紫葉星風雲色變,狂風大作,一副末日降臨的景象。

不過很快,這個男子又笑了笑,身上的氣息又收斂起來,頓時又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王影聽完他的話,頓時就可以猜個七七八八了,這個男子估計是被現實所壓迫,被這個岡根~奧夫所欺辱,害的家破人亡。

但是機緣巧合之下又獲得了某種特殊的傳承,擁有了強大的力量,所以就開始報復社會,想要毀滅整個岡根公國。

「冤有頭債有主,你殺了這個奧夫不就是了,為何還要大規模的屠戮無辜的人?」

王影似乎顯得很平靜,沒有因此有所動容。

「殺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