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放屁!」風盜咆哮道:「我們四兄弟是為了理想而生存,我們現在要他的命,你最好不要攔著我們,看在以前的情分上還可以饒你一命!」

看見四人肩上的徽章,哈特本能的打了個哆嗦,向後縮了幾分,躲在波克的背後。


波克冷冷的一笑,垂下頭道:「很可惜,軍神大人和我是很要好的朋友,我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們殺他呢?」

呼……

哈特的心裡,長長的鬆了口氣。

風盜怒了,道:「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放肆!

三軍長握緊長劍舉在半空中,只要他一揮下,那將四大名盜圍住的一圈人便會將手中的利器刺進他們的身體。

四大名盜全身一震,左右斜目,那無數明晃晃的箭頭對著自己,說不怕那是假的。

波克向前輕輕走了幾步,臉上卻是對四人無盡的笑意,這種笑在風盜的眼裡,彷彿是在嘲笑著他們的怕死。

波克揮揮手,示意他們退下。。

哈特急了,道:「波克大人……」

波克道:「你的兵是要用來攻城兼放火的,他們就交給我了。」

四大名盜面面相覷,喝道:「波克,你好大的口氣!」

嗖!

波克腳尖向下一點,身體便輕飄飄的懸浮在半空中,輕輕一躍,便來到了城堡西邊被燒盡的廢墟。

「是男人嗎?過來,要殺他先打敗我了再說。」

波克雖然沒戴徽章,但四大名盜都知道他也只是剛通過ss級的測試而已,而四大名盜其中的任何一人,都已早是ss的級別。這個小子如此狂妄,以前在黃宮的時候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

風盜冷冷的望著哈特,道:「你等著,等我幹掉他了,再來要你的狗命!」

一陣風聲,四人便在哈特的眼前消失不見。

哈特長長的吐出口氣,喉嚨「咕嚕」了一聲,心想這些武林高手就是懂規矩啊,沒有趁波克離開的時候把自己殺了。

廢墟中,溫度頗高,那些彷彿還未燃盡的物質還在向上裊裊的升起灰的黑的濃煙。。

波克的裝扮頗有些儒將的風度,五個盜賊,四對一的站著。


依然是風盜先道:「波克,這是你自找的,以前在組織里的時候,神皇總是特別偏愛你,你的等級並不是很高,但卻總很受到神皇的重視。這一點,我們兄弟早就不服了。」

「那時候我們不敢動你,但今天,我們不會手下留情的。」

波克微笑道:「你們最好不要手下留情,因為就算我不殺你們,神皇也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應該知道,從來就沒有背叛了組織的人能還活著的。」

四大名盜同時打了個哆嗦,想起神皇想要自己的命,那心裡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平靜下來的。

四大名盜也許不怕任何人,但這任何人當中,卻絕對沒有神皇這個名字。

可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背叛了組織跟隨他們的偶像,這種為了理想而捨命的行為,也頗有些讓人值得稱道的地方。

誰有他們四個fans,應該說是揀到寶了。喬爾的運氣不錯,但凡成大事者,運氣這一項也是絕對不能漏掉的。

「哼!其他的我們不管,今天就先要了你的命!一不做二不休,神皇不是很喜歡你嗎?我們也讓他心痛心痛!」

火盜似乎很喜歡周圍的環境,向前邁出一步,喝道:「讓我來對付他!」

波克道:「不用爭來爭去的,你們一起上就是了。。」


風盜怒了,「波克,你太狂了!」風盜的憤怒是正常的,以波克的等級,面對四個都比他等級要高,而且配合默契的人,他是絕對沒有本錢說出這樣囂張的語言的。

「媽的,你想死的快點,我們四兄弟滿足你!」

四人縱身一躍,齊齊向波克衝去。

另一邊,哈特頓了許久才從剛才的驚恐中舒緩過來,但隨即他滿臉漲的通紅,一股強烈的怒火湧上腦海,咬牙切齒的看著遠處五人的酣斗,轉過頭去大聲吼道:「燒!給我燒!全燒乾凈了!」

想起哈特開始說的話,三軍長問道:「大人,不等到晚上嗎?」

等晚上?我他媽還敢等晚上,狗娘養的居然派人來殺我,我他媽豁出去了。哈特堅定了決心,望著原本就已逐漸黑的天sè,道:「給我通通點燃,將愛櫻城燒得乾乾淨淨!」

惹急老子了,老子就弄死你們!

燒!燒!燒……

城堡外,又是一陣轟然的叫喊聲,在三軍長的授意下,故意造成了非常大的動靜,好讓城堡內的人們都聽到這個具有轟炸xìng的消息。。

這種瘋狂的玩法果然十分有用了,愛櫻城堡內如同地震一般,無數叫喊聲、吶喊聲、咆哮聲轟然響起,似乎讓整個愛櫻城都為之震動了幾分。

「喬爾大人!城堡內的情況鎮不住了,許多平民和貴族都向城堡前跑去了。」

喬爾默默的注視著前方,道:「你傳令下去,說城主的命令,凡是現在離開愛櫻城堡的,以通敵罪論處。再抓上一批帶頭的,平民和貴族都要有,當眾人的面砍掉腦袋!以儆效尤!」

「這……」聞言,傳令兵內心寒。

喬爾一股正經的樣子,苦口婆心道:「當務之急,必行非常之事啊!」

傳令兵咬咬牙,忍痛道:「是!」

(請大家支持正版,登6欣賞更多章節!)

喬爾的命令很快得到執行,那些沖在前面倒霉到家的平民和貴族們就在本國士兵的屠刀下送掉了xìng命。但他們的xìng命也的確為愛櫻城堡換來了短暫的安寧,大部分都只是在心裡默默的忍痛以求保住xìng命,而那些幾乎jīng神崩潰非要往外面沖的則被周圍的人給牢牢抱住。。

每個人心裡都很苦,愛櫻軍中的任何一人都不願把刀口對準自己的同胞。

天sè逐漸暗淡下來,轉眼間已是傍晚,一陣陣火浪聲如噩夢般傳入城堡之中。望著灰sè天空中漫天的殷紅,愛櫻城的半空中又是一陣哀嚎。

英格瑞爾喘息著,作為愛櫻城的貴族,他很清楚自己的家恐怕也要在這場大火中毀滅了。他的耳邊,彷彿響起了父親的憤怒,母親的哭泣,所有的聲音都匯成了哀傷的元素,一點一點的將他的大腦填滿。

可惡!

在凱瑟琳的眼中,英格瑞爾是個非常沉穩的人,並且很少脾氣。但現在,她終於看見了這個男人的另外一面。

英格瑞爾怒道:「真想出去和他們拼了!」

「對!拼了!」

英格瑞爾的身邊,都是些愛櫻城和他相處的較好的士兵,在這半個月的激戰中,有許多以往時而聚在一起談笑風生的兄弟都默默的倒下,這對從未經過戰爭洗禮的英格瑞爾來說,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打擊。

戰爭的殘酷,現實的無情,給英格瑞爾深深上了一課。。

默默之中,英格瑞爾在他們當中產生了領袖效應,他這不經意的一說,頓時讓眾人沸騰起來。

凱瑟琳拉著英格瑞爾的胳膊,道:「如果你要出去,就帶上我。」

英格瑞爾默默的看著凱瑟琳,此刻不想多說一些抒情之類的話來,最後關頭,每個人都是真誠的。

英格瑞爾堅定了信心,道:「好!凱瑟琳,我們同生共死!」

凱瑟琳淡淡一笑,笑的那樣甜美。

「兄弟們,走!」

「走!拼了!與其在裡面等死還不如拼了,死也要多殺一個墊背的!」

英格瑞爾一呼百應,一百多人便準備從城堡後門殺出去。

「等等!」

英格瑞爾轉過頭, 不死龍帝

查克斯在英格瑞爾面前停下,疑惑的朝他們掃了一眼,道:「你這是要幹什麼?」

「我們不想等死!」

「你要出去?那你不是去送死嗎?」

「就算是死,也要和他們同歸於盡!」

查克斯緊皺眉頭,道:「英格瑞爾,這可不像你啊!你是一個沉穩的人,怎麼會做出如此冒失的決定呢?」

「冒失的決定,哼哼哼……如果不這樣做,我們真的要在這裡等死嗎?我是個男人,是愛櫻城未來的騎士,我只能戰死在沙場,決不能窩囊的死去!」英格瑞爾緊緊的盯著查克斯,臉sè無比沉重,伸出手指了指城堡斜上空的黑煙,遠處的天空中,殷紅閃爍,「你看看,明天以後……不,也許就在今天晚上,愛櫻城就什麼都沒有了。。也許我們躲在這裡很安全,梅軍打不進來,但我們就在這裡眼睜睜的看著敵人把我們的家園燒光嗎?」

英格瑞爾瞪著查克斯,腦海里怒火異常,道:「你告訴我,你說說看,我就在這裡看著那些禽獸對我們的家園肆虐嗎?」

見查克斯久久沒有回答,英格瑞爾向他瞟了一眼,對凱瑟琳道:「我們走!」

凱瑟琳早就做好了準備,金蛇長鞭纏繞在手臂上,轉身就走。

查克斯道:「我們躲在這裡只是權宜之計,炎的援兵就要來了。」

聞言,英格瑞爾止住腳步,在原地靜靜的愣了幾秒,接著猛的轉過身,一把抓住查克斯的胸前的法袍,惡狠狠的說道:「查克斯,你醒醒吧!如喬爾大人說的那樣,炎不會來了!」

「英格瑞爾,你難道不相信他嗎?就算你不相信他,你也應該相信愛櫻城主啊!炎是城主親授的近衛軍第二軍長,難道城主也會看錯嗎?」

「城主早就病了!他看錯也沒什麼稀奇啊。。」凱瑟琳插話道。

英格瑞爾橫目緊鎖,道:「並不是我不相信炎這個人,而是我只相信事實。哪怕他和你們的關係非常要好,但我奉勸你們都要清醒一些。這種危機的關頭,有誰不想保住自己的xìng命呢?」

「他根本就不是愛櫻城的人,他還怎麼會回來救我們呢!」


「他是個騙子,他騙了城主!」

跟在英格瑞爾後面的人紛紛議論著,時間過去半個月了,現實的殘酷早將他們的希望給撲滅。

英格瑞爾在查克斯肩上輕輕拍了拍,淡道:「醒醒吧……」

下一刻,眾人從查克斯身邊一一掠過。

查克斯!

遠處,一全身綠甲的男人,瘋狂的向查克斯跑來。

看著修哲焦急的模樣,查克斯已經出了什麼大事,急忙迎上去扶住他,道:「怎麼了修哲?別急,慢慢說。。」

「援……援軍來了。」修哲氣喘呼呼的說道。

「什麼!在哪?你怎麼知道?」

修哲伸出手向後指去,道:「你看,城堡外的大火小了很多,天空中也沒有那麼紅了。而且梅軍那邊好像混亂了。」

查克斯大喜,「太好了,是炎嗎?」

修哲點點頭,道:「應該是,前面的兄弟知道援軍來了,士氣高漲著呢!」

查克斯抓住修哲的胳膊,欣喜道:「快,我們去城樓上看看!」

在查克斯與修哲交談時,英格瑞爾一行人便愣在了那裡,直到他們遠去,英格瑞爾才緩緩的回過頭,望著半空之中,那殷紅的確小了很多,彷彿梅軍的縱火行動已經停止了似的。

英格瑞爾一臉不可思議的神情,嘴裡喃喃道:「難道……他真的來了?」

時間退回傍晚,在愛櫻城的一個角落的某一平民宅中的院角,一個接一個的身影從那角落裡鑽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