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救你?」

蕭易腳步停住,瞥向孫明權。

「對,對,我錯了,我是人渣,我是禽~獸,我對不起你。只要你救我,我願意向你賠罪。無論你要美女、還是元晶石、亦或黃金白銀,我都可以給你。」

孫明權一張麵皮腐爛殆盡,頂著血肉模糊的臉龐,凄涼喊道,「只求你救救我!蕭少俠,求你救救……啊!」

身上一陣冒煙,卻是胸口位置的肌膚,也開始腐爛。

蕭易看在眼裡,搖了搖頭,「我什麼也不要,就是想要你的命。現在看來,你的命很快就沒了。所以,你還是不要求了。有這個氣力喊叫,還不如好好享受最後的時光吧!」

話畢,蕭易搖頭,大步走出。

地上,孫明權凄厲尖叫,一邊翻滾,一邊嘶聲咆哮,「姓蕭的!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呵,我死不死,可不是你說了算。」

蕭易撇了撇嘴,在偌大的地下空間里閑逛起來。

這個地底空間洞壁,由紅褐色的岩石,一塊塊堆積互相鑲嵌而成。岩石似乎會發熱,使得走在裡面,彷彿走在了空調間里一樣。

蕭易逛了個圈,沒什麼發現,轉身準備離開。


不過,就在這時,眼角餘光忽然被一堆散落在牆角跟的破碎兵器所吸引住。

「這裡怎麼會有兵器遺落?」

略微遲疑,蕭易大步走了過去。

來到近處,才知曉是一堆雜物。幾件銹跡斑斑的兵器、一堆腐爛成渣的碎衣服,還有一塊不知是什麼材質的黑油布。

蹲下身,撿起黑油布看了看,忽然目光一呆,呼吸變急促。

「這……這竟然是寶器神兵的鍛煉之術?」

黑油布上描繪著一幅幅熔煉鍛造圖畫。有的大,有的小,旁邊還有文字搭配。只要是識字的人,都能看得懂。

蕭易呆了。

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深入地底不知多少米的地下空間里,居然有如此寶貝遺落。

要知道。

寶器神兵的鍛煉之術,屬於不傳之秘。即使在大世家裡,也是秘辛一樣的存在。

追殺孫明權,無意中闖進來,碰到這麼厲害的寶貝,蕭易想想就激動。

「哈哈,哈哈哈……」

站起身,暢懷大笑了幾聲。蕭易猛地抓起散落在旁邊的一件生鏽兵器。

下一刻……

「咦,哥哥,怎麼又有能量殘片的氣息?」

大腦里陡地響起月兒欣喜的聲音。

蕭易沒有回答,咧嘴大笑,「哈哈哈,果然如此,這幾件生鏽的兵器裡面果然都蘊藏了天級神兵殘片!」

黑油布記載了寶器神兵鍛煉之術,旁邊又散落了幾件不是很起眼的生鏽兵器。

略微聯想,蕭易就察覺到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這個過程很簡單。

有人得到一張寶器神兵的鍛煉之術,然後四處收尋,找來幾件蘊藏天級神兵殘片的兵器,準備重新鍛造。

不巧,莫名死在了這個地下空間。黑油布和兵器,也就遺落在了這裡。

蕭易不知道那個人是怎麼死的,最大的可能就是死於進來時,那條遍布自然禁制的甬道。和孫明權一樣,受禁制侵蝕嚴重,腐爛而死。

至於為什麼會死在這裡,那就不得而為之了。

按照黑油布上面的記載,想要鍛造天級神兵,需得藉助天地陰陽二氣。比如陰陽泉眼、陰陽能量石、陰陽奇木、陰陽異火,等等等等。

這個地底空間里除了火氣比較旺盛外,陰之氣息,並不存在。

實在想不明白那人為什麼會來這裡?

搖了搖頭,蕭易不再去想。對方已經死了,這鍛煉之術和天級神兵殘片,自己不要白不要。

當下,收刮所有生鏽的兵器,進了空間戒。

這才滿意的拍了拍手,準備離開。

當然,走之前,不忘看了眼孫明權。發現後者已經腐爛成一堆爛肉了,倒在牆角跟的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自作虐,不可活啊!」

蕭易搖頭,走過去,閉眼脫下飛天靴,收進空間戒里。而後,轉身大步走向出口。

飛天靴可是好東西,怎麼能放過?!

蕭易滿意的搖晃身子,優哉游哉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

「嘭!」

虛空突兀一聲炸響。

蕭易右側面的光滑牆壁上,陡然無端自動爆裂。巨大聲響中,內部鑽出了一條黑紅色的龐然大物,對著蕭易兇猛撲來。

速度快到極致,眨眼就衝到眼前。

電光火石間,蕭易雙拳狠狠轟擊而出,同時藉助這股力道,身形急速往後暴退。

「轟!」

「轟!」

《霸王神拳》衍變出的震蕩之力,打爆了空氣,準確命中突然襲擊的龐然大物。

蕭易一連後退出去三十幾米,後背貼著散發熱氣的石壁上了,才勉強止住慣性。沒有時間休息,猛地抬頭看向襲擊自己的怪物。

這一看,眼睛霎時瞪大!

… 「這……這是什麼怪物?」

蕭易駭然。

出現在塵埃中的龐然大物,有著蛇一樣的無骨身軀。粗大腰身,堪比水桶,直徑超過五米。濃縮成一團,就像肉球互相堆積。

那光滑似血的肌膚,厚厚一片,黝黑的彷彿抹了一層蠟油。其上沒有鱗片,沒有眼睛,沒有鼻子,沒有耳朵。只有一張密布滿猙獰獠牙的巨大口器,暴露在空氣中。

「吖!!!」

怪物嘶吼,發出刺耳的聲音,在地下空間里回蕩。


蕭易還未作出反應,就察覺到一股浩大磅礴的威勢,鋪天蓋地輾壓過來。

頓時間,心頭警鈴大作。

「六級妖獸?七級妖獸?八級妖獸?」

蕭易額頭冷汗滑落。

這怪物釋放出的生命威壓,太過恐怖。蕭易武宗境界,根本無法抵擋。就是《風捲殘雲》也不能抗衡。

雙方差距太大,硬碰是找死。

關鍵時刻,蕭易果斷往後撤退,《大鵬踏空步》施展開來,疾速狂奔。

前路被堵死,能撤退的方向,只有那個不斷冒著陣陣熱氣的火紅甬道出口。

嗖!


蕭易身形如箭,幾個跳躍間,衝進了火紅甬道。


身後。

似蛇似蚯蚓的怪物,仰天嘶吼,咆哮著奮力追趕。龐大的身軀,一伸一縮,一扭一動中。「唰」的一下,拉近大斷距離。

還未真正接近,張開猙獰的口器,憤而怒嚎。

「吖!!!」

聲音尖銳,幾欲刺破耳膜。

伴隨之的還有一陣濃烈腥風,直撲蕭易後背。

「噗~!」

蕭易喉嚨口一甜,嘴角溢出鮮血。腳步飛快,身輕如燕。一個勁往前沖。

而隨著距離的拉近,時間的延續,蕭易越來越深入。甬道里的溫度,也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終於……

「呼!」

一陣澎湃的熱風,忽然迎面吹來。空氣彷彿被點燃了,大股大股霧氣,充斥在越來越窄的甬道里。

正前方,兩人高的出口遙遙在望。

唰唰!

四輪本命元環盤旋,滋生大量元氣。一股腦流淌至全身上下,蕭易拼著這口勁,一咬牙將速度飈射到極致。

「噗嗤——

——轟!!!」

空氣被強大的沖勢力量,給生生撐爆。

蕭易四周,跑過的地方,那縷縷慘白色的霧氣,越來越多。追趕在身後的怪物,隨著出口將近,越來越瘋狂。

「吖!!!」

怪物嘶聲咆哮。

蕭易不為所動,一個百米衝刺,衝出了長長的甬道。

呼!

幾乎同一時間,大團熱風迎面撲來,那灼熱讓人皮膚生痛的氣息,衝擊的蕭易身體一晃,一個控制不穩,筆直掉落而下。

「呼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