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救我,快救我啊!!」巴羅一邊逃跑一邊大喊道,希望能夠得到他們三個的幫助,不求別的,只要能幫他攔下這一招,他活下來的幾乎就會大大增加。

然而,這時候,三個人沒有一個出手的,即便是裡面最猖狂的那名半魔人,在這一刻也是沉默了下來,不是他們不想出手,實在是對方太強了啊!

他們到現在都沒搞懂白洛的能力,但白洛輕而易舉就殺了兩個他們中的精英,還擋下了他們三個的聯手進攻,這實力,不管是不是五階,都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了。

所以,在聽到巴羅的求援之時,這些人竟然沒有一個出手的,他們也在害怕,怕白洛不小心把他們也卷進去,畢竟,對他來說,也就是一劍的事兒。

就這樣,巴羅只能眼睜睜看著殺死自己的一劍朝著他飛了過來,而他卻沒有半點兒辦法,只能不斷地跑跑跑,他現在恨死獵魔公會的會長了,閑的沒事兒非得招惹這個大佬幹嘛,有本事你自己出手啊,竟然讓我們當炮灰探路。

這世上要是有後悔葯的話,巴羅現在肯定傾家蕩產也要買上一瓶,可惜,他已經沒有機會了。

一道血紅色的劍痕出現在了他的身上,巴羅躺在地上抽搐了兩下,跟那名矮小的盜賊一樣,徹底沒了聲息。

白洛持劍而立,殺了人,手上的劍卻連半點兒血跡都沒有,連剛才穿透了矮小刺客的身體也是一樣,上面依舊沒有半點兒血跡。

他靜靜地站在那裡,口中語道:「我說過,我要殺的人,沒有人能夠護住。」

輕飄飄地話傳遍了附近幾百米的空間,這一次,沒有人敢再不信了,他要殺巴羅,重甲騎士出來阻擋,然後重甲騎士就死了,矮小盜賊想要出來搗亂,然後他也死了,巴羅最後也逃不過死亡的命運。

探子們身體直哆嗦,太可怕了,這個男人給他們的感覺實在是太可怕了,哪怕他們裡面有人見識過不少大場面,也依舊被這一幕嚇到了。

他們不是沒有見識過五階的強者,可是,白洛給他們的感覺竟然比五階強者帶給他們的壓力還要大,這一刻,他們心裡都浮現出一個疑問——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雅緻的修仙生活 沒有人能給他們答案,場上僅剩的三位獵魔人首領也是一樣,他們現在後悔了,後悔過來參與這一次的任務,當親眼看到三個跟他們同等級,甚至比他們更強的存在都被白洛殺死之後,這些獵魔人哪怕平時表現的再兇狠,這時候也徹底沒了脾氣。

「怎、怎麼辦?」穿著皮甲的男子臉上凶神惡煞的表情消失不見,緊張的像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孩子。

「我特么怎麼知道。」半魔人鬱悶地吼道。

「該死,會長怎麼還沒有過來,再不來,我們就都死絕了!」

半魔人在心裡破口大罵,該死的會長,要不是他,他們怎麼可能過來圍殺這麼危險的人物。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這時候,穿著紅色衣服的女法師眼前突然一亮,看到了場上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身影。

「會、會長?!」

眾人看去,果然看到一個中年男子站在幾人身前。 「那是……獵魔人公會的會長邁爾斯?!」探子們掩飾不住臉上的震驚,獵魔人公會這次竟然連會長都親自出手了?

不過也對,當他們一想到白洛強大的實力就明白了,這時候要是會長再不出手,恐怕整個獵魔人公會的所有首領都要被殺光了。

獵魔人公會的會長是個面無鬍鬚的中年男子,身上穿著紫色的貴族服飾,手上提著一把跟他體型很不相符的闊劍,臉上表情略微有些失望。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巴羅、矮小盜賊以及重甲騎士,獵魔人公會會長長嘆一聲:「他們兩個死了也就算了,為什麼你也會死?」

眾人捂著嘴,不敢發出一點兒聲響,剩下的三名獵魔人首領也都低著頭,不敢直視會長的眼睛,他們知道會長說的『他』指的是誰,正是那名重甲騎士,這位重甲騎士可是會長邁爾斯的心腹,鬼知道讓死了,邁爾斯會發什麼瘋。

「哈哈,老大你終於來了,這個小子不好對付,可把你盼過來了。」半魔人尷尬一笑,好像剛才還在大罵邁爾斯的那個人不是他一樣。

邁爾斯輕飄飄地瞥了他一眼,半魔人臉上的尷尬笑容逐漸消失,被老大這麼看著,他心裡有些毛毛的,老大一怒之下該不會砍了他吧?

「哼,待會兒再找你們算賬,現在先把這個小子收拾了再說!」邁爾斯冷哼一聲,沒給他們好臉色看,至於其他幾個死亡的手下,死了就死了,反正有的是人想要擠破頭皮加入他們。

火焰女法師跟半魔人還有皮甲男子三人心裡都捏了把汗,雖然老大這麼說了,但畢竟現在獵魔人公會會長死了將近一半,正是缺少人手的時候,老大應該不至於幹掉他們,最多打個半死解解氣唄。

他們倒是沒有懷疑邁爾斯說的要解決白洛的事,邁爾斯可是五階中期的強者,在整個日不落帝國內都赫赫有名,當然,裡面大部分都不是什麼好名聲,但不可否認,他確實很強,這是公認的一點。

「我滴個乖乖,邁爾斯打算親自出手了。」一名探子瞪大了眼睛,這可是五階強者之間的交手,平時哪有機會看到,而且交手的對象還是邁爾斯跟另外一位大佬,他們之間,究竟誰能更勝一籌?

不是他們太八卦,實在是這個消息不是一般的誘人啊,獵魔人公會老大邁爾斯的實力頂呱呱,在這個地區堪稱一霸,而另外一人也絲毫不弱,上來就砍了獵魔人公會的四大首領,一點面子都不給,可以說是在打邁爾斯的臉,還打的啪啪作響。

邁爾斯臉色很不好看,一雙眼睛張的老大,像是要吃人一樣。

「就是你……殺了我獵魔人公會四大首領?」邁爾斯聲音低沉,還帶著些嘶啞,像是被扼住脖子的餓狼一樣,光聽聲音,都讓人內心發顫。

白洛無所畏懼,呵呵一笑道:「你眼睛有問題還是腦子有問題?這麼明顯的局面看不出來?」

邁爾斯臉色一沉,好啊,竟然敢當面罵他,不愧是他看上的男……咳咳,對手,按照他的判斷,這個男人的實力應該已經有五階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他的感知裡面,白洛散發的力量波動只有四階圓滿。

難道他的實力只有四階圓滿?啊呸,神特么的四階圓滿,邁爾斯要是信了就有鬼了,同樣是四階圓滿的重甲騎士被他三兩劍就砍死,要說他是四階圓滿,打死邁爾斯他都不信。

『他應該是一個五階強者,特意壓制了自己的實力,從表面上看只有四階圓滿,但真實實力起碼跟我處於同一等級的。』邁爾斯在心裡琢磨道,很是蛋疼,你說你堂堂一個五階強者,非得假裝成四階圓滿跟人戰鬥,有意思嗎?

要不是邁爾斯謹慎很多,暗中觀察了一陣,確定了白洛的真實實力至少也是五階,不然要是他用對待普通四階的態度跟白洛戰鬥,肯定會吃大虧,指不定還會陰溝裡翻船,一頭栽在這裡。

邁爾斯自認為已經將白洛看透了,還順便給他下了個定義——扮豬吃老虎的五階裝逼犯!堂堂五階強者,竟然還要放下身段欺負四階小修士,你丟不丟人?

邁爾斯心裡這麼想,嘴上卻是一個字都不提。

臉上露出職業化的笑容,邁爾斯眯著眼睛道:「不錯,有脾氣,年輕人就該有這樣的態度,我就欣賞你這樣的年輕人。」

正在等著自家老大幫他們裝逼打臉的三位獵魔人首領愣住了,什麼情況,他們老大不是過來幫忙的嗎?一上來就是一陣猛誇是什麼鬼,難道要靠這樣的手段瓦解敵人的警惕?

在外圍等著看好戲的探子們也驚的下巴都掉了出來,我們褲子都脫了,結果你就給我們看這個?你們該不會打算和好吧?

「老大,這小子他……」半魔人小心翼翼地道,想要提醒老大趕快動手,但還沒說完,就被邁爾斯呵斥住了。

「你閉嘴!」邁爾斯皺眉眉毛訓斥道,然後又將目光轉移到了白洛身上。

「這位兄弟,我這些部下不太懂事,耽誤了你,實在不好意思,但不管怎麼說,你畢竟殺了我的部下,我們獵魔人公會不能就這樣算了,不然以後也沒法在日不落帝國內立足了。」

邁爾斯繼續道:「雖然不願意跟你戰鬥,但這也是不得不做的事,除非……」

邁爾斯意味深長地看了白洛一眼,白洛渾身一抖,這個老傢伙該不會有什麼特殊的癖好吧?

「除非什麼?」白洛接了上去。

邁爾斯大笑一聲:「除非你能加入我們,只要加入了我們獵魔人公會,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以前的恩怨自然算不得什麼,你意下如何?」

眾人心下明了,原來是邁爾斯動了愛才之心,難怪看上去這麼奇怪,探子們有些擔憂起來,要是白洛真的被他們說服,豈不是說以後獵魔人公會就有兩名五階了?這可頂得上一個吸血鬼四大家族了,獵魔人公會的實力肯定會在極短時間內暴漲一大截。

邁爾斯這下打的倒是好算盤,這樣一來,他不僅不用大費周章地跟白洛動手,還能輕輕鬆鬆收服一位五階的手下,不可謂不高明。

而且,這對獵魔人公會的名望並沒有什麼損失,白洛是殺了幾名獵魔人首領,可他自己都加入了獵魔人公會了啊,這不是說明獵魔人公會手段更強嗎?

再說了,一點點名望罷了,跟一名五階強者比起來,實在是不算什麼,邁爾斯這個老狐狸,恐怕在一開始就打著拿下白洛的打算,讓他為獵魔人公會添磚加瓦。

剩餘的三位獵魔人首領也不敢多說什麼,他們是想極力反對,可整個公會都是邁爾斯的一言堂,他們又能怎麼辦?他們也很絕望啊。

只不過,要是能讓白洛加進來,沒準還是一件好事,只有獵魔人公會更強大了,他們才能獲得更多的好處,這麼一想,這個提議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然而,這些人似乎忽略了某人的想法,白洛冷笑著看著他們:「要是我不願意呢?」

邁爾斯眼睛眯了起來,不願意?呵呵,他早就料到了這種情況。

「啪啪——」他拍了拍手,頓時,上百名全副武裝的三階獵魔人從大路盡頭冒了出來,這些獵魔人各個手持威力奇大的獵魔手弩,就連刀劍上都附加了強大的符文,只等邁爾斯一下令,就全部一窩蜂一樣涌了出來。

「天啊,這是一支軍隊嗎?」探子們已經激動地說不出話來了,邁爾斯的算盤打的不小啊,竟然敢私下裡培養這樣一批軍隊!

一般軍隊對強者沒什麼樣,但這上百名全副武裝的三階獵魔人組成的隊伍,對五階都有一定的威脅,同時圍殺幾名四階都很簡單。

「軍隊?」白洛嗤笑一聲,就這上百人也敢叫做軍隊,他在第三戰區連十萬人級別的戰爭都見識過,比他這虛張聲勢的上百人強了不知多少。

「這位老兄,我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覺得就這些臭魚爛蝦,能給我造成多大的麻煩?」白洛撇了撇嘴道,也就多砍幾劍的事兒。

邁爾斯表情不變,語道:「我當然知道就憑他們對你威脅不大,但是啊,你可以躲過去,你身後的那些人呢?」

「我沒猜錯的話,古堡裡面還有不少人存在吧?在我攔住你的時候,你覺得這些人一起衝進古堡裡面,會發生什麼樣的有趣事情?」

邁爾斯笑的像是一隻老狐狸,外面人都說邁爾斯心狠手辣呲牙必報,事實上也確實是這樣,他的心胸比火龍果的籽還要小,但這並不代表他傻。

能夠成為一方大勢力的首領,並將獵魔人公會打造成今天這樣無人敢惹的勢力,他的能力有目共睹,手段也是一等一的厲害。

他最出色的一點就是分得清什麼樣的人能惹,什麼樣的人又不能惹,顯然在他的腦海中,白洛屬於能惹得起的那種,所以,他才敢盡情逼迫!讓他不得不臣服下來! 「怎麼樣?想好了嗎?是加入我們,還是看著你背後守護的一切都被我們給毀掉?」邁爾斯笑著道,笑的有些得意。

他已經預想到了白洛即將做出的選擇,他通過觀察,也看出了白洛是個有情有義的人,而邁爾斯最喜歡的也是這樣的人,因為這樣他才好下手啊。

白洛寧願冒跟整個獵魔人公會為敵的風險,都不願意放棄伊莉雅幾人,可見他是個多情多義這人,邁爾斯對付這樣的人也有自己的一套,就是拿捏住他們的弱點,讓他們不攻自破。

而他的這一套,經過幾十年的驗證,毫無疑問是相當管用的。

白洛臉色陰沉了下來,如果真像邁爾斯說的那樣,那就麻煩了,他能攔住這麼多人,但裡面不一定能包括邁爾斯,要是邁爾斯鐵了心想要攔住他,說不定還真有可能被這些人跑過去,而城堡裡面,伊莉雅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就算是她身體無恙的時候,也打不過這麼多人,更何況是現在。

「有點兒麻煩了。」白洛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伊莉雅還待在白洛身後,有些不知所措,她也沒想到她們竟然會成為白洛的累贅,要是真的因為他們,白洛被抓住了把柄,那她絕不會原諒自己。

伊莉雅拉了拉白洛的衣角,咬著牙道:「你不用管我們的,我們也不過是萍水相逢而已,你沒有必要為我們犧牲那麼多。」

白洛挑起了伊莉雅的下巴,溫柔一笑:「昨天剛把你辦了,今天就走人,這種事我可做不出來。」

「可是……」伊莉雅嘴唇都咬破了,感動的同時也在埋怨這個大傻瓜,怎麼會有人願意為了幾個剛認識一天的人拼死拼活,這樣的人,為什麼還會出現在她身邊啊!

伊莉雅將白洛的手上拿了下去,看著白洛的眼睛,認真地道:「你放心,我們絕不會成為你的累贅,要是到了那時候,我自殺也不會連累你!」

伊莉雅跑回了城堡裡面,在原地留下幾顆晶瑩的淚花,她很清楚,再待在這裡也只能成為白洛的累贅,與其這樣,倒不如返回城堡裡面,這樣還能讓白洛安心戰鬥。

「呦,多麼感動人情誼啊,你想好該怎麼做了嗎?」邁爾斯看著白洛跟伊莉雅的小動作,沒有上前打破,他們之間的感情越深,他拿下白洛的可能性才越大,就算現在嘴硬,待會兒到了關鍵時刻,還不是得乖乖地成為他的手下?

這樣的人邁爾斯這輩子見得多了,對付他們的手段多得是,保證他們乖乖聽話,他自信,白洛也會成為他手下的玩物之一。

白洛一隻手掌將血色的戰神之劍抬起,另一隻手掌放在劍刃上輕輕摩擦著。

「想威脅我?有意思,長這麼大以來,你還是第一個敢威脅我的人。」白洛神色如常,竟然沒有半點兒難堪,似乎是想通了什麼一般。

邁爾斯拿不定主意,看到白洛臉上的淡定,他心裡升起一股不自然,難道是他判斷錯了?還是這個人另有打算?

應該不會,他更有可能是在虛張聲勢,表面上看一點兒都不擔心,但心裡一定害怕極了,嗯,肯定是這樣,邁爾斯確定無比地道。

於是,邁爾斯又重新鎮定了起來,語道:「哈哈,我勸你還是趁早做決定吧,只要加入我們,我保證你身後的那些人安全無恙,不然的話,我可不能保證我這些手下不會對她們有什麼動作啊。」

邁爾斯奸詐地笑了起來:「別怪我沒有提醒你,我的這些手下可不是正規軍隊,要是闖進古堡裡面,對那兩位吸血鬼大小姐動手動腳,我可攔不住啊。」

聽到邁爾斯的話,這上百人組成的雜牌軍隊獵魔人也發出一陣陣的鬨笑聲。

「是啊,老大說的對,我長這麼大,還沒嘗過吸血鬼的滋味兒呢,一會兒別怪兄弟們不客氣啊。」 青梅嫁到,竹馬快跑 一名士兵鬨笑道。

「哈哈哈,說的對,我看剛才那個吸血鬼小妞就挺不錯,要不讓大爺們樂呵樂呵?」

「哈哈哈——」

獵魔人們鬨笑起來,肆無忌憚地談著葷段子,就連站在最前面的三位獵魔人首領都忍不住洋洋得意,剛才他不是挺橫的嗎?現在拿捏住他的死穴,看他接下來怎麼辦。

白洛眼眉低垂,持著劍,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冷。

「是嗎?既然這樣,一切就都好辦了啊。」

「嗯?他這話什麼意思?」這些人疑惑起來,難道他打算就地投降了?

邁爾斯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郁,有些高興地道:「你已經想好了吧?」

白洛回道:「是啊,真是個讓人糾結的選擇。」

「這些人是有夠麻煩的,所以我決定——殺光你們!」

「哈哈,既然要加入……嗯?你說什麼?」邁爾斯臉上的笑容僵硬了起來,逐漸變得有些發黑。

白洛重複了一遍:「你沒有聽清楚,那我再說一遍好了,我、要、殺、光、你、們!!」

「轟——」

邁爾斯身上沈騰起一股恐怖的氣勢,臉色猙獰無比:「這可是你自己作死,等會兒求饒的時候可別怪罪我沒有提醒過你!」

白洛聳了聳肩:「不不不,求饒的會是你們,說吧,你想先被砍掉頭,還是先被砍到腦袋?哦,不好意思,我忘了這兩個東西其實是一回事兒。」

邁爾斯身上的氣勢無比狂暴,表情也越來越猙獰,冷哼一聲道:「既然你給臉不要臉,也就別怪我們手下不留情了!」

「我倒要看看,在我面前,你打算怎麼殺了他們!」

「呵呵。」白洛回以冷笑。

「我想要殺的人,可還沒人能攔得住。」

說話間,白洛手上細劍舞動起來,形成一片血色的光幕,一絲絲的血色劍痕,在半空中組成一團詭異的紅色雲團。

這些血色劍痕遠比白洛單獨揮舞出來的要小得多,充其量只有白洛力量的十分之一那麼多,但勝在數量眾多,足有數百道血色劍痕,這些劍痕甚至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團血色的雲團。

「去吧。」白洛手上的戰神之劍輕輕一挑,血色雲團『嗖』的一下飛了出去,鎖定了邁爾斯背後的百十號獵魔人。

這些獵魔人如臨大敵,但當邁爾斯出現在了他們面前的時候,這些人又都放鬆了下來,老大都在這裡,他們還擔心個屁啊。

邁爾斯在他們裡面確實很有威望,這些人對邁爾斯也是十分的信任,有人甚至看到邁爾斯擋在他們身前之後,連手上的獵魔手弩都放了下來,鬆了口氣。

邁爾斯盯著白洛揮來的雲團,臉上露出一絲不屑。

「有我在這裡,你還想殺了他們?真當我不存在嗎?」

三名獵魔人首領臉上也露出了譏諷之色,他們看不出來白洛的手段,難道他們老大也看不出來?有老大在這裡,他還想強殺獵魔人公會的人,真是可笑無比。

邁爾斯手提闊劍,那隻闊劍在邁爾斯的力量渲染下瞬間變成了漆黑之色,一劍劈下,血色雲團像是遇到了勁敵一般,再也難以前進分毫。

「哈,給我碎!」邁爾斯大喝一聲,血色雲團瞬間爆碎,灑落成一絲絲的血色劍痕,消失在了半空中。

「哼,有我在這裡,你還想動他們?」邁爾斯再次重複道,聲音中的得意之色不加掩飾,他可是獵魔人公會的邁爾斯,千萬別小看他了啊!

「是這樣嗎?」白洛笑笑不說話,昂起下巴,視線轉移到了邁爾斯身後的這一批人身上。

「你看,他們現在怎麼樣?」

「嗯?」邁爾斯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在這是,一陣慘烈的叫聲傳進了他的耳朵里。

「啊——」

「該死,是什麼東西砍的我!!」

「不要啊,我還不想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