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方導,我好像火啦。」趙樂陽努力控制著自己激動的心情,不過微微發顫的聲音還是出賣了他。

方遠笑著問道:「我知道啊,怎麼樣,出名的感覺如何啊?」

「興奮,還有激動。」趙樂陽如實相告。

之前電影還沒上映,雖然有娛樂公司要找他簽約,不過就那麼幾家,沒讓他感覺和以前有什麼不同。

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無數看過《初戀這件小事》的人記住了趙亮這個帥氣的男主角,由此也有不少人記住了男主演趙樂陽這個名字。

很多觀眾剛看完電影,還沒從戲中走出來,把對男主角的印象和感情加到了男主演的身上,「趙樂陽我愛你」「趙樂陽你是我男神」之類的話在影評里並不少見。

自己的名字被無數人知道,而且半天時間就有了一大堆粉絲,趙樂陽的激動和興奮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方遠笑道:「哈哈,電影上映第一天你就興奮激動了,淡定淡定,這才剛開始呢。」

「嗯,方導。額,還有就是。」趙樂陽欲言又止。

「還有什麼?」

「算了,沒什麼。對了,方導,我去化妝了。」

「好,就這樣吧。」

掛斷電話,趙樂陽坐在空蕩蕩的休息室中,雙眼望著手裡的手機,不知在想些什麼。

之前方遠把電影的兩個主演隱藏的不錯,不僅沒有對外公布他們的具體信息,開機發布會什麼的也沒帶他們去,所以能在電影上映前就找到趙樂陽的公司都算比較神通廣大的,加在一起攏共就那麼幾家,數量並不多。

而且那時候電影還沒上映,是好是壞誰也不知道,那些人都是抱著撿漏的心態來的,開出的條件並沒有特別驚人。

可是隨著電影上映,趙樂陽這個男主演的名字公之於眾后,一下子,無數大大小小的娛樂公司蜂擁而至。

這種眾星捧月、眾人爭搶的感覺確實很讓人膨脹。

而且電影的熱度大漲,趙樂陽本人的名氣也是急速上升,所以這些公司開的條件一個比一個高。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只要簽字就能拿到手,還有各種承諾的資源,比如每年拍多少電視劇拍多少電影等等。

趙樂陽之前還信誓旦旦地說簽約在方導的公司自己不會後悔,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他確實有點動搖了。

方導雖然厲害,不過他的星火影視可只有他一個大導演,方導又不會分身術,拍電影速度再快,兩年最多也就三部電影,而且自己還不一定每部電影都能夠參演,也就是說除此以外的時間,自己都要在別的導演手底下拍戲。

這麼一想的話,其他公司或許沒有方導這樣的大導演,但勝在資源夠多,各種綜藝節目、電影電視劇、廣告、品牌合作都有,自己只要簽約,這些資源就會源源不斷地向自己傾斜過來。

簽在方導的星火影視,自己偶爾才能在方導的電影中露面。而簽在別的公司,自己能獲得長期穩定的曝光度。

再說了,逸晨影視這樣的大公司也不是沒有給自己遞出過橄欖枝,最多是條件比其他小公司稍微低一點,但是逸晨旗下的大導演可不少,跟星火影視只有方導一個獨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可是,方導畢竟對自己有知遇之恩,出名后就轉投別家,傳出去的話,自己的名聲恐怕不會太好聽。

趙樂陽腦海中天人交戰,實在不知道如何決斷。

這時,手機鈴聲忽然響起,顯示是一個未知來電人。

這樣的電話趙樂陽今天已經接了很多了,肯定是娛樂公司或者影視公司的人打來的。

他猶豫一下,還是接通了電話,「喂,你好。」

「哈哈,你好,你就是趙樂陽吧,我叫潘正毅。」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渾厚的中年男人的聲音。

「潘正毅?」趙樂陽皺眉,對這個名字沒什麼印象。

「額,你不認識我?咳咳,那這樣,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華輝影視的總裁。」

「總裁?」

「對,我這次打電話來就是想……」

…… 「娘,你能不能矜持一點,有道是恭默守靜……」小書生語氣無奈。

「咋的?嫌你老娘我粗魯?話多?」女子掐著腰,咬牙切齒道,說罷便擰了小書生的耳朵。

「疼,疼,疼,鬆手,鬆手,娘你快鬆手,你再這樣,我就告訴爹爹了?」那孩子也氣急敗壞道。

「告告告去……」那婦人稍微停了下腳步,便繼續掐著,「咋的,長大了,翅膀硬了,學會拿你爹壓我?」

母子倆打打鬧鬧的不見了蹤影。

阮湘跑了一會,直到看不見那娘倆,她好笑的擦了擦額頭不存在的汗,真是有趣的人!

「時爺爺。」青丫一眼就看見了正在擺攤的時大叔,拉著弟弟風一樣的跑了過去,阮湘在後面搖搖頭,這丫頭性子越來越野了。

「哎呦,乖乖,怎麼來鎮上了?」時老頭放下手裡的活計,笑著說。

阮湘笑盈盈的說:「今天開始,我那攤子就停了,這不,特意帶他倆逛逛,順便把錢還給您。」

「就那幾兩,你急啥?」時大叔一臉不高興。

小東海忙拉著他的褲腿,「怎麼了?」

「爺爺,別生娘的氣!」小東海懵懵懂懂的說道。

「哎呦喂,可人疼的乖乖,爺爺不生氣,走,爺爺帶你吃糖葫蘆去。」

「叔,你別忙活了,我帶他們去吃雞絲麵去!叔,你吃了沒,沒吃一起去?」

時大叔放下海子,搖搖手,那快去吧,我剛吃過了。

「行,那您老忙著,跟爺爺再見。」

陳記麵館掛著紅色的幌子,從牌匾上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家老店了,店鋪開在老街里,這會也是剛開門。

兩間的鋪面,擺放著整整齊齊的桌椅,夥計們忙忙碌碌的穿梭在中間,端著熱氣騰騰、香味撲鼻的麵條。

「兩大份雞絲麵,不要辣椒,再拿兩個小碗。」阮湘進門吆喝夥計道。

「好嘞,兩大份雞絲麵,不要辣椒!」夥計手裡端著盤子,朝後廚喊道。

阮湘羨慕的看著這家店,不知自己什麼時候可以開家店,不用風吹雨淋的,而且最近天冷,冷盤生意停了,得想想別的了。

「來,兩份雞絲麵,您三位請。」夥計熱情的聲音打斷了阮湘的思緒。

阮湘拿小碗給兩個孩子盛上,小東海笨拙的用筷子夾著麵條,吃的不亦樂乎。

雞肉肉質細嫩,滋味鮮美,口感特別棒。阮湘心想,果然盛名之下無虛事。

吃飽喝足后,出了麵館的門,好傢夥,剛還冷冷清清的大街,這會已經擺滿了攤子,阮湘左右手緊緊抓著兩個孩子,又細細叮囑,別亂跑,這集市上可是有那拍花子的。

街道兩邊的商鋪大門敞開,各種小攤四散擺放,街上人流如潮。

清晨的餘暉照耀在人們的臉上,人人笑容滿面,婦人們三三兩兩作陪,老人家拄著拐杖慢騰騰的走著,孩童們蹦蹦跳跳的跟在賣糖葫蘆的身後,討論著哪塊最大,哪塊最甜?

「來,瞧一瞧。看一看嘍,上等的胭脂水粉……小娘子別走呀……」

「石榴,石榴,又大又圓的石榴……」

「油餅,剛出鍋的油餅……」

……

到處是吆喝聲,熱鬧極了,給兩個小孩看的是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不到一會功夫,阮湘的背簍就滿了,倆小的手裡也拿著或提著,樣子頗有些狼狽。 ,

第10章

幸福生活?

「喜狗子,今晚10點之前,看你的表現。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嘿嘿」

黃長勇一陣陰邪的奸笑,掛了電話。

宋三喜深吸了一口氣,一抹冷笑掛在嘴角。

這般笑臉,充斥著一股王者般的傲意。

「黃長勇,你幾條惡狗,害得這具身體傾家蕩產,幾乎家破人亡。現在,欺人之妻,我對你就不客氣了。他哪怕是個渣,現在也算是我。」

宋三喜裹緊了大衣,迎著冷風,一路前行。

不用騎車,下午放學,他還要回來接甜甜回家。

或許是罪贖,或許是良心,喜哥現在所做的一切,都只為了蘇有容母女倆幸福起來

中午,12點半。

三元電器廠才下班,食堂里,鬧哄哄的。

工友們有說有笑,各自吃著飯。

蘇有容,習慣了一個人,在角落裡躲著。

一碗清湯麵,二兩面,一斤湯,少許豆芽,油星子顆顆可數。

她低著頭,清湯能照出臉。

慣常的散垂的頭髮,遮住絕美的臉,被生活折磨得麻木的臉。

沒有人知道,如果整理好髮型,昂首挺胸,她會是多美。

可憐她的人,已經沒有多少了。

有,也被她趕走了。

她也要臉,要尊嚴!

所以,人緣都快敗完了。

正吃著,周文兵進來了。

提著一個大餐桶,坐到了蘇有容的對面。

全場注目。

早上的事,廠里傳開了。

誰都知道,周隊長和蘇有容之間,好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容,這是你的」

周文兵話沒說完,蘇有容已經暴怒了。

「沒給你講過嗎?不要給我打飯!我不要誰可憐我,同情我!我能活下去的!你的飯菜,拿走!」

她尖叫著,眼淚汪汪,凄凄然然。

周文兵很難受。

好想摟她在懷裡,告訴她:我是真心愛你啊!你老公願意離婚的!

但他,嚇倒了,慌忙起身,後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