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啊少主,你可不能被人蒙了心啊!家主已經不在了,如果你再喜歡男人,那我們上官家族豈不是要……」

「少主,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既然那上官澈是他們的朋友,就讓他們帶走好了!今天的事情,我們不會追究,只希望少主能夠早日回頭,重振家族!」

一群上官家族的長老們,有的責怪,有的因為上官家族隕落,而且忌憚墨九狸等人的實力,為了上官家族著想,選擇原諒上官碩……

但是,沒有一人支持上官碩的,讓上官碩的臉色陰沉的極其難看……

「把人留下,我可以放了你們!」上官碩深吸一口氣,盯著墨九狸說道。

「少主,不可以!就算他們將那什麼上官澈留下,我們也絕對不允許那人活著連累少主!」

「沒錯,絕對不能留!」

「是的,上官澈必須死!」

不等墨九狸說話,上官家族的長老,一個個就激動不已的說道。

「都給我閉嘴!我是上官家的少主,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們管!」上官碩怒吼道。

「少主,你不可……」一個脾氣不好的長老剛說什麼,就被憤怒的上官澈,一掌打中,踉蹌幾步險些摔倒。

那位長老擦乾嘴角的血跡,憤怒的瞪著上官碩吼道:「上官碩,就算你是上官家的少主,也不能肆意妄為,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須為上官家考慮!」

「沒錯,少主!身為上官家的少主,你的一切都代表著上官家族!希望少主三思!」

墨九狸等人站在一邊看著上官家的大亂,倒是沒有出來落井下石!

那些長老中大部分都是對上官家忠心耿耿的老頑固,面對上官碩如此的作為,心裡極度不滿,言語十分的激動……

這讓本來就已經處於暴怒邊緣的上官碩,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寶寶無聊的看著上官碩,陰沉的要發作,又隱忍,心裡有點為他著急……

小手在無人看到的地方,微微動了動,墨九狸鼻息一動,有些無奈的看了眼女兒,這丫頭是準備幸災樂禍么……

「少主,你要三思啊!」

「少主,你要為家族考慮啊!」

「少主……」

「夠了,都給我閉嘴!我告訴你們,我是上官家的少主,我父親也不在了!今天起,我就是上官家的家主……」 我不由感慨這世界上真是無奇不有,不但有鬼神,還有妖怪,連蓮藕都能變人,說不定你哪天上廁所,你坐着的馬桶突然來一句‘能不能拉多點?’,把你嚇得半死。

這是那種比較孤老的屋子,面積很大,周圍都是高高的圍牆,中間好幾座房子,中間還有一個很大的庭院,庭院中間還有個小水池,環境特別好,是屬於那種古時代的豪宅。

不知道爲什麼,我進來之後,明明沒有看到有其他人,卻感覺自己被很多雙眼睛盯着一樣,很不舒服。

蓮藕變的小老頭把我們帶到後面那個最大的房子,門鎖着,他恭恭敬敬地上去,跪在門前,用頭磕門,砰砰砰磕了三下,然後恭敬地說:主人,人帶來了。

過了幾秒鐘的樣子,裏面傳來一個悅耳的聲音:進。

不知道是不是我聽錯了,這個聲音聽起來怎麼像是個小孩子,七八歲的那種小孩子?

看看旁邊的夏魁,他雙手垂下,面色嚴肅,腰微微彎曲,表情隱隱之中,有些敬畏,我就知道,他帶我來見的這個人,肯定不是什麼等閒之輩。

一瞬間,我也有些緊張了。

夏魁看我望他,給了我一個眼神,提醒我等下不要亂說話。

我點了點頭,不敢放肆。

吱呀一聲,門開了,我看到了裏面情景。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客廳上方的一幅畫,畫很大,畫裏是一個穿着道袍的男人,道骨仙風,站在山頂,側身面對我們,只能看到他的側臉,知道他是個中年人。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仔細看多的話,又覺得陌生,十分地怪異。

在畫下面,坐了一個人,卻是一個小孩子,很稚嫩,看起來還不到十歲。

而在客廳兩旁,就恭恭敬敬地站了兩排人,都是一些年輕的俊男靚女,垂着頭,卻用餘光來偷看我。

怎麼是個小孩子?我頓時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剛想用眼神問夏魁來着,就看到前面的蓮藕老頭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恭敬地給小孩磕了幾個頭,然後就退到一邊去。

夏魁接着就向小孩鞠了個躬,恭敬地說:晚輩夏魁,拜見靈水大仙。

小孩子露出微笑,輕輕地點了點頭道:魁兒免禮,此人便是黃權?

唸到我的名字,小孩便望向我,他明明是個十八歲的小孩子,但是他的眼神卻給人一種歷經滄桑的感覺,被他望着,會自動地忽略他的外貌,柔內而外地對他生出敬畏。

而且,他的眼神裏面,甚至還給人一種慈祥,真是見了鬼了!

夏魁點點頭,開口說道:回大仙,此人正是黃權,他肉身被奪,藏於凡人體內,望大仙幫其尋回肉身。

小孩嗯了一聲,眼神在我身上游走,然後對我笑着說:汝行近給本座看看。

老實說,這種情況真的是太詭異了,對方明明只是一個小孩子,還做出這麼睥睨天下的樣子,畫面實在違和,尤其他這樣望我,更加讓我彆扭。

我皺眉怔了一會,旁邊的夏魁便偷偷地推了一下我,壓低聲音說:黃權,你愣着幹嘛,大仙喚你呢,還不過去。

我瞥了他一眼,嘴巴動了一下,想說話,還是沒有說出來,仔細想了想,我還是走過去了。

站到他面前,小孩子坐在椅子上,只到我腰間而已,他要擡起頭才能和我對視,對我招了招手,不知道是讓我蹲還是讓我跪。

跪我是不可能的,我就蹲了下來,這樣就和他齊頭了,他滿意地點了點頭,對我說:汝是不是覺得本座年紀小?

我點了點頭。

小孩子就笑了起來,道:本座已經活了兩個百年,汝今見到只是本座分身。

要是之前我聽這種話,肯定會覺得他是個傻逼,但是現在,我相信了。

他看我沒有說話,興許是看出來了我對他並沒有尊敬,他臉色有些不好看,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望着我說:汝閉上眼睛。

我閉上了眼睛,他的手放在我頭上,剛閉上眼睛,我就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好像抽出來一樣,一陣又一陣地劇痛!

痛得我忍不住叫了出來,隱約之中聽到他很疑惑地說:咦,奇怪了,怎麼不行了……

實在太痛了,感覺腦子都要裂開一樣,我全身都控制不住地痙攣,拼命地掙扎。

“奇怪奇怪,本座就不信了。”

剛聽到這句話,我就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被一下子抽出來一樣,緊接着,我就暈過去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又在教室裏面,班長叫我去墳場拍畢業照,之前發生過的事情,又再重新發生一遍,而且特別真實,就像是真的一樣,如果不是我意志夠強大的話,我都以爲夢境是真的了!

畫面不斷地重複,一直到了墳場,在我變成別人身體的前一天,紅衣

女要離開我的時候,停了下來,好像被按了暫停鍵一樣。

再接着,畫面又突然轉變,我的身體不斷地墜落,彷彿陷入了無盡的深淵一樣,不知道墜落了多久,我摔在地上,明明摔的很重,但我身上卻一點事情都沒有,連痛都不會痛一下。

“走走走,快走快走!”

啪!啪啪!

“啊啊啊!嗚嗚嗚……”

聽到了這些聲音,我定睛一看,周圍多了好多衣衫襤褸的人,他們都用鐵鏈鎖着手腳,腳步蹣跚地往前走,身後有一些奇形怪狀的人手裏拿着皮鞭,時不時地在他們身上抽上一鞭,呵斥他們往前面走。

看到這一幕,我腦子裏面馬上閃過一個念頭:陰間!

果然,這時候身後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這是陰間,你看到的這些,都是剛死的靈魂。

我趕緊往後一看,是靈水大仙小孩。

我皺起眉頭說:爲什麼要來陰間?

然而他卻沒有說話,而是望着我,搖了搖頭,感嘆了一下說:原來這纔是你真正的樣子,真是奇妙。

我忽然想到了些什麼,對他說:你是不是認識我?

靈水大仙只是神祕一笑,搖頭晃腦地說:天機不可泄露,天機不可泄露。

草,又是這種打啞謎,我就想不明白了,咋這麼多人都認識我,而我自己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剛想說話,靈水大仙開口說:汝不用自尋煩惱,時機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

靈水大仙接着帶我在陰間轉了一下,我問了好幾次要去哪裏,他都沒有說,都是神祕兮兮地笑而不語。

看到他這樣子,我氣得牙癢癢的,但是也沒有辦法,只能繼續忍着,走到一半的時候,他臉色忽然變得很難看,我看到他這樣子,就停下來問了一句:咋了?

他猛地擡起頭來望我,有些生氣地說了一句:你帶什麼人來了?!

我聽到這話愣了一下,問道:沒啊。

他皺起了眉頭,更加不悅地說:還說不是,都已經來了!快說,你叫來的是誰?

我完全被他弄蒙了,被他這樣一喝,我也有些不爽了,皺眉說道:什麼啊,我就是跟夏魁來的啊,到底是誰來了?

他的臉色就很難看,神色不斷變換着,忽然拉住我的手說:時間來不及了,趕緊跟我來!

說來也奇怪,他明明纔是個七八歲的小孩子,個子很小,但是手勁卻很大,我被他拉住手,竟然掙扎不掉了,只能眼睜睜地被他拉着走。

(本章完) 第647章

「夠了,都給我閉嘴!我告訴你們,我是上官家的少主,我父親也不在了!今天起,我就是上官家的家主!哈哈哈哈,我是上官家的家主,沒錯,現在我就是上官家的家主了!我的事情,你們誰也不能干涉!

今天他們必須將人留下,否則哪怕賠上整個上官家,我也絕對不會放他們離開的!上官澈是我的,他只能是我的,從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就註定是我的人,一輩子都不會改變……」上官碩近乎失控的說道。

「少主,你在說什麼?」這時一道微冷的老者聲音傳來。

眾人往後看去,見到兩個老者邁步走來,一黑一白,正是上官家族的太上長老之二!

老者的聲音中蘊含著一絲威壓,讓上官碩微微回神,看向兩人。

「少主,家主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但是,我希望少主能夠認清自己的身份!」黑衣老者皺著眉頭說道。

別人看不出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實力,不代表他們看不出來。只是一眼他們就知道,那些人不是他們上官家能夠招惹的……

因此,哪怕是家主隕落時,他們第一時間感受到了,也沒有出現!而是在暗處看著,可是現在上官碩竟然為了一個男人,想要拉整個上官家族陪葬,逼得他們也不得不出現了……

「呵呵——既然我是上官家的家主,那麼我就有權利動用整個上官家族的勢力!這些人抓了我的人,今天他們必須把人交出來,否則,誰也別想……」

「啪啪啪……」

上官碩的話還未說完,白衣老者察覺到墨九狸眼神中的不耐,和看著他們上官家族眾人的不滿,直接出手打斷了上官碩的話,不讓他繼續胡說下去……

再讓上官碩說下去,今天上官家族恐怕真的會滅亡了!還談什麼爭霸隠族,談什麼吞併四大隠族……

可是白衣老者的制止,非但沒有打醒上官碩,反而更加激怒了他!上官碩站起身,吐掉一口鮮血,目光陰冷的瞪著眾人道:「哈哈哈哈,你以為你們阻止的了我嗎?我告訴你們,今天誰也無法阻止我,誰也不行!」

「你們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會喜歡男人嗎?哈哈哈,我告訴你們,不只是我喜歡男人,連我的父親也喜歡男人!不然,你們以為我的娘親為什麼會死?因為,我父親討厭女人,不喜歡女人,可是那個女人卻很愛我的父親,最該死的是,她還發現了父親的秘密,所以她必須死!

當初的我還小,並不懂父親為什麼要殺了我的娘親!直到我長大以後,也是那麼的討厭女人,我終於理解了父親,我討厭任何女人,那些只會賣弄柔弱的廢物,我喜歡的是男人!

好在有父親在,是他幫助了我,我們在俗世成立了一個上官家族,那是父親一個暗衛出去成立的,成為了俗世的天下第一庄,那裡所有的人,都是我和父親的禁臠,上官澈就是天下第一庄的少莊主!」 第648章

「我給了他最好的修鍊資源,將他培養起來,可是該死的,他竟然敢拒絕我,拒絕成為我的人!哈哈哈,可是他越是拒絕我,我就越是喜歡他,我要讓他徹底成為我的人,因此我將自己無意中得到的換情,下在了他的體內……」說到這裡上官碩眼神憤怒的瞪著墨九狸。

都是因為這個女人,如果不是他解了上官澈的毒,只要再過幾十年,上官澈就會徹底成為他的人了……

當初上官澈逃走時,他正在閉關,所以沒有第一時間收到消息,等他再次出關,去找上官澈的時候,卻發現上官澈的毒被解了……

這讓他憤怒不已,本想悄悄的再給上官澈下毒,卻被他那個廢物的哥哥上官落給發現了!使得上官澈得知了一切……

最後,他只能強行將上官澈兩人,都帶回了隠族,將他們囚禁在黑色的閣樓,為他們再次下了毒!

上官碩的目的很簡單,這一次他不會再放了上官澈,而他只要囚禁著上官澈百年,等到他們兄弟兩人忘記一切,對他生情,愛上他的那一天,所有的一切就都是他的了……

他愛上官澈,愛的瘋狂,愛的寧可忍痛折磨他,他都不願意強迫上官澈,因此,他只能用這樣的辦法,得到上官澈……

至於上官落,只是順帶被上官澈連累罷了!既然上官澈那麼重視自己的哥哥,他自然不會浪費了上官落,雖然他不愛上官落,但是上官的落的容貌那般妖孽,還是能夠入他的眼的……

上官碩瘋狂的說著他們父子的過往,連上官家族的太上長老聽了都是震驚不已!他們回想起家主一生只娶過一個女人,就是上官碩的娘親,卻很早就因病去世了……

之後,也有族中女子想要委身上官家主的,卻都被他以忘不掉亡妻的理由給拒絕了!可是,今天從上官碩的口中得知真相后,眾人都是唏噓不已……

在他們眼裡上官碩現在已經是瘋子了!根本就不是他們心中那個英明睿智的少主了!

「哈哈哈哈哈,誰也無法阻止我!」上官碩大笑著說道。

就連墨九狸都有些震驚上官碩,爆出的事情,不由得看向上官家族的眾人,都有些同情了起來……

這樣一個比四大隠族還要強悍的古族,卻擁有這樣的家主和少主,真不知道該說他們幸還是不幸!

兩個上官家族的太上長老,回過神來之後對視一眼,達成共識,在上官碩瘋狂大笑時,同時出手,直接將上官碩轟成了碎沫……

上官碩,上官家族的少主,最後被自家太上長老親手處理掉,落得個死無全屍魂飛魄散的下場……

處理完上官碩之後,兩個太上長老看向墨九狸等人道:「幾位,之前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雖然很抱歉,但是現在家主和少主已經死了,你們的朋友也可以帶走,我們就不多留幾位了!」

人家的意思很明顯,是準備下逐客令了,可是墨九狸聞言卻是微微一笑道:「本來我也打算救人就離開的,只是……」 他走的很着急,我看這情況明顯就不對,而且周圍還不斷能看到遊蕩的孤魂野鬼,就不斷地問他要帶我去哪裏,他就一直冷着臉,也不迴應我,就這樣一直帶着我走。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真的陰間,彷彿走在一個地底世界一樣,四面都是泥土,面積很大,有光,但是很昏暗,也看不到光源是從哪裏來的,而且這裏的溫度總是時冷時熱,冷的時候人的頭髮都會結冰,熱的時候皮膚都要裂開一樣。

這裏偶爾也能見到一些房子,但都是很古老的瓦房,大門吊兩個黑色的燈籠,顯得十分地莊嚴。

靈水大仙似乎經常都下來陰間,對這裏彎彎曲曲的道路都很熟悉,拉着我左拐右拐,動作很快,他也不說話,嘴裏一直唸唸有詞地念着什麼東西。

遇到很多孤魂野鬼,他們看到我們都會停下來,用一種近似狂熱的眼神望着我們,我能清楚地感覺得到,他們想撲上來吃掉我們,或者說只是想撲上來吃掉我,卻因爲害怕靈水大仙而不敢上來。

想到這我不由低頭看了一下這個靈水大仙,長得就跟個小孩子似的,到底是何方神聖,看起來這麼屌的樣子,連夏魁都對他恭恭敬敬的,而且還可以帶我下來陰間……不過不對啊,他帶我下來陰間幹嘛?

我剛這樣想着,他就說了一句:我帶你去見生死判官,看看你還有多少陽壽。

我好奇地說了一句:是電影裏面的那種生死判官嗎?

靈水大仙就驚奇地反問道:什麼電影?他也認識生死判官?

我被他這話愣了一下,看他的表情,感情他連電影是什麼都不知道,還以爲電影是個人呢。

這一會兒說話的功夫,我們已經到了一座高大的瓦房面前,沒有門,門口很寬,在門口有兩個很大石獅子,足足有兩米那麼高,讓我沒想到的是,靈水大仙卻對左邊的石獅子說:卑職靈水,求見判官大人。

左邊那石獅子聽到靈水大仙這話,竟然動了,低下頭來,眼睛咕嚕咕嚕地轉,看了我一眼,然後對大門裏面喊了一句我從來沒聽過的語言。

石獅子說話的聲音可以稱得上是震耳欲聾,感覺把我耳膜都要擊穿了。

很快,裏面就傳來了一個沉悶的聲音:進。

這一聲明顯就是我們的普通話,這不由讓我有些懷疑,怎麼陰間也說國語的?

靈水大仙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淡淡地說了一句:陰間沒有特定的語言,你平時說什麼話,聽到的就是什麼話,洋鬼子來到這裏,聽到的就是他們的語言。

原來如此啊。

進去之後,我就看到了身材很高大的人,端坐在大廳。

他頭上戴着一頂烏紗,身上穿一件古代的服裝,眉毛是連起來的,很粗獷,眼睛半眯着,整個人看起來十分地有威嚴,讓人在他面前不敢放肆。

之所以說他高大,是因爲他真的高大,他雖然坐着,但我目測他坐着都有五米,就像廟宇裏的佛像一樣,我估計他要站起來的,得有十米高!

靈水大仙上前恭敬一拜,說道:卑職靈水拜見判官大人!

生死判官睜開眼睛,我看見了他的眼睛,竟然是金色的,而且沒有瞳孔。

被他眼睛一看,我整個人都無法動彈了,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他就看了我一會,就望向靈水大仙,甕聲甕氣地說道:何事擾我?

靈水大仙作揖說:卑職想大人查一人身份陽壽,便是此人。

靈水大仙在我身後推了一把。

生死判官點點頭,從身後拿出一本很大的書,對我說:汝何名?

我不敢放肆,恭敬地說:拜見判官大人,鄙人黃權。

生死判官開始翻書,翻着翻着他眉頭就皺了起來,不悅地說:汝名不對,問汝實名。

我愣了一下,恭敬說:回判官大人,鄙人實名就爲黃權,黃色的黃,權力的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