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嗎,你們兩個人的口述完全不一樣,我究竟又該相信誰呢?」

老者瞪著兩人,但在思索了一番之後,眼睛里的敵意卻比剛才更為濃重了。

「我相信我的直覺,而我的直覺告訴我,那小子就是人類。

即便那小子不是人類,你們兩個人也很可疑。

人類是一種殘暴的生物,我們之中還從來沒有能夠從他們手中逃脫的先例。

而看你們不緊不慢的樣子,真的像是從人類手中拚死逃脫出來的嗎?

還是說,你將自己的肉體和靈魂出賣給了人類、將自己的同類出賣給了人類、將死亡之風引到了我們這裡,才免去了一死呢?」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那名老者如此說著,但他的最後一句話,很明顯是沖著塔可而說的。

「不是那樣的…請聽我們解釋一下好嗎…!」

見老者這麼說,塔可一愣,她有些慌亂起來。

而輝卻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數著身邊敵人的數量。

「看你那麼自信的樣子,想必你的實力應該很強吧。

那麼,想要清除我們的話你就試試吧,我們也不是好惹的。」

那老者看著輝的樣子,同時也退了一步,臉上展露出了無比濃重的殺意。

「求你們了…都聽我解釋啦…!

沒有錯…輝是人類…可輝卻在那時候幫了我…救了我一命…!!

他和那些殘暴的傢伙完全不一樣…!!是可以託付信任和性命的人呀…!!!

輝為了我…一路跟著我逃到了這裡…!!!

即便我做出了傷害他的事情…他也沒有過分的責備我…!!!

所以…求你們了…都冷靜下來好嗎…!!!」

身邊劍拔弩張的氣氛讓塔可根本就無法忍受,她如此喊著,試圖讓輝和老者都冷靜下來。

而輝沒有想到,平時弱氣的塔可,居然會吼得這麼大聲。

所以,輝鬆開了自己的拳頭,但他的肌肉卻依舊緊繃著。

至於那名老者,聽塔可這麼吼完之後,也細緻觀察了塔可臉上的神情。

那老者並不認為塔可撒謊了,他也能察覺出這其中必有複雜的隱情。

所以,老者也收斂了殺意,同時也示意身邊的人暫時放下武器。

「看來你對那小子的關係很好啊,不然的話,你的聲音里是不可能摻雜著感情的。

那麼,姑且先允許你解釋清楚,但如果你解釋不了這一切,我們之間也只剩下戰鬥了。」

老者這麼說道,他無奈的聳了聳肩。

「早能這樣不就…」

看著那老者這麼說,輝也稍微鬆了口氣。

但還沒等輝的話說完,塔可就輕輕錘了下他的手臂,止住了輝的話語。

「輝…讓我來解釋啦…你們男性總是衝動的生物…」

塔可這麼吐槽著,對輝點點頭之後,也開始解釋起這一切來。

不過,輝很想吐槽塔可的話,但在看到身邊這群人之中沒有一名女性之後,輝也就沒有再說些什麼。

但對於這樣子的塔可,輝此時也能夠稍微放鬆一下了。

沒有想到,塔可居然還有這麼強勢的一面呢,感覺很適合成為一名領導者啊。

不過,這也不是壞事,希望塔可能夠擺平這件麻煩事吧。

輝在心裡這般吐槽著,無奈的搖了搖頭。

沒過多久,塔可就解釋清楚了一切,那老者也因為塔可的話而深思起來。

經過一番思索之後,那名老者撤掉了身邊圍住輝和塔可的人群,單獨請兩個人來自己的屋子裡談談。

「已經很久沒有人類對我們懷有善意了,所以,請原諒我剛才的無禮,年輕人。

不過,我卻並不認為你們的想法能夠成真,我不認為我們和人類能夠達成和解。」

老者這麼說著,無奈的搖了搖頭。

「唉…那…嗯…可是…那明明是可以實現的啊…

停止殺戮什麼的…一定可以做到的吧…

吶…我說輝…你也說些什麼啊…」

聽著老者的話,塔可此時又恢復了以往弱氣的樣子。

她不知道該怎麼樣回應老者的話,所以只能將目光移到了輝身上,期待著輝能說些什麼改變那老者的心意。

「雖然我不認為你們能夠成功,但我還是可以為你們提供一些幫助的。

你們可以在這裡住下來,也可以帶著村子里願意跟你們離開的人走。」

老者這麼說著,同時也對輝和塔可露出了笑容。 我伸手去接過他遞來的杯子,然後轉身去了茶桌上,挨個酒瓶晃盪了一下,總算找到一瓶還剩一點的紅酒。倒了一杯,遞給了他。

他這會正抽菸,抽完煙才接過酒杯。一口氣又把酒合着煙一起吞下,可隨後又嗆得咳嗽,吐出了酒。

讓他不得不坐起身,將酒杯往地上一摔,伸手拽來一張紙巾擦了擦嘴,還在咳。

眼見着他手上的煙就要掉到沙發上。我走到他身邊,拿起他的手,拽下煙。放進了菸灰缸裏碾滅,這才發現,菸缸裏滿滿的是菸頭。

總裁嬌妻出逃中 結果我剛碾滅菸頭,他一腳將我給踹倒在地,“誰允許你靠近我的?!咳咳……”

我被他這一踹,身子正好摔在剛纔他摔碎杯子的地方。身上披着厚厚的長風衣,倒是沒戳進碎玻璃。但手心卻傳來刺痛,擡起一看,扎進了一塊玻璃,血正從裏面涌了出來。

我憤怒的看向他,而他卻醉醺醺的瞪着我,“沒有我的允許,不許靠近我!”

玻璃扎進手心越來越痛,似乎戳到骨頭了。我痛的冷汗直冒,所以我沒說話,也沒理他。

他這會雖然喝多了,身上那種凌厲的陰冷氣勢一點都沒改變。

“你出賣了自己的朋友和公司,感覺開心嗎?”

彼此沉默了好一會,他身子靠在沙發後背上。將兩條腿交疊的放在沙發前的小茶几上,也不管腳搭上來時,將菸缸頂到地上了。這會就嘲諷的笑着看向我,問道。

我忍住手心的痛,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居高臨下的看着髮絲凌亂,有些頹廢的他,“很不開心,甚至覺得內疚,覺得很對不起他們。”

“那你後悔嗎?”他問出這句話時,目光裏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我看不懂。

“不後悔。”我說的是實話。

“既然你不開心,又內疚,爲什麼不後悔呢?”他這會皺起眉,目光變得更復雜。臉上陰冷的表情也變得幾分傷感。

“後悔沒有用,我已經做了!做了就不後悔。再說,我爲了活着,爲了出名,別無選擇。”我面色無波的說道。

如果不是因爲要報仇,讓姜逸晟失去一切,我也不會這麼做。所以,我確實不後悔。

“哈哈哈哈……爲了活着……可是,被所有人仇視,真的比擁有這些沒用的財富和名氣重要嗎?”姜逸晟說完這些話,情緒激動,一腳將茶几踹翻。然後站起身,環視四周,朝我又道,“你看看,我擁有了財富、權勢!可除夕之夜,萬家團圓的時候,我只能一個人在這喝酒抽菸!你真的覺得這些幣性命;比友情;比愛情;比親情更重要嗎?”

他激動的吼完,眼圈裏似乎噙着淚。

我看到這些,心裏微痛,“那麼姜董,你是後悔了嗎?”

他後悔推我下樓,推文翰下樓了嗎?

他聞言,卻仰頭大笑,“哈哈哈,後悔?後悔不該是我呀!該是那些該死的人!他們不後悔,我爲什麼要後悔?!”

我心又跌入谷底,冰封住了。

我沒再開口,他又道:“既然你不後悔,那麼就去把茶几底下那份合約簽了,明天就去我旗下的逸可影視公司報到吧!”

說話間,他目光移到被他踹翻的茶几上。

我也走過去,忍住手心的痛,將茶几扶起來,拿出茶几抽屜裏的一份合約,準備籤,可手心太痛,讓我沒辦法簽字。

拿起筆血也往下滴,將合同都染成了紅色。

“籤不了字,用指紋就可以了!”他幽幽提醒我道。

如果按下指紋,無疑讓我就算不是秦朗的名字,將來也逃不掉了。

可姜逸晟做事,向來滴水不漏,我不按指紋,顯然是不行的。所以,我都沒用印泥,直接用血沾上,按了一個血指紋。圍記史技。

“你都沒看合約內容,就按下指印?”姜逸晟雖然喝的有些醉,可腦袋依舊好使。

我將合同遞給他,笑道,“姜董,就算我對你的合約有異議,你會更改嗎?”

“不會。”

“那不就得了。我爲了進你們逸可影視,連朋友都出賣了,我又怎麼會不籤這個合約呢?”我反問他。

他聞言,目露欣賞,“你倒是很聰明。知道我爲什麼給你這個機會嗎?”

“不知道,但願聞其詳。”

“因爲……”他接過合同,看着我按下的指印,然後伸手將上面未乾的血跡抹到自己的手指上,送到嘴邊吸、允了一下,隨即朝我看過來,“因爲,你是第一個不畏懼我的人!”

看到他這個嗜血的樣子,我心跳的劇烈,這樣的姜逸晟真的好陌生!

他不是我以前記憶中的傻子哥哥,也不是對我白天冷漠,晚上熱情的俞川。他變得嗜血陰狠無限壞!

他曾經甘願被我推下樓,又在我的媽媽死後,暗暗保護我。

可現在……

我真的很想問他一句,真的那麼恨我嗎?

“姜董,我可以走了嗎?”

我心裏難受,很恨他,同樣,我不能否認……我也很愛他!

“等等。”他將合同扔到沙發上,站起身走到我身邊,居高臨下的看着我。

他一過來,那種凌人的氣勢,壓迫的我呼吸不暢,心跳不穩。但我話音正常,“姜董還有什麼吩咐?”

“今晚……”他說到這,深深的吸了口氣,“今晚你是不是也一個人過除夕?”

我心中一痛,低下頭沒說是,也沒說不是。

“和我一起熬過十二點。”他聲音變得落寞。

我擡起頭,詫異的看着他。

他看我的目光變得有些惱怒,“你不願意和我過年?”

“不,能和姜董一起過年,是我的榮幸。”我毫不猶豫的回答他。

其實,我很不願意和他在一起過年,因爲,那會讓我想起過去……

媽媽去世後,在姜家,過年的時候,我總是會被趕到房間,從來就沒有和姜家人一起吃過年夜飯。

姜逸晟那個時候就會早早吃完年夜飯,然後偷偷給我送來好吃的,又會拉着我去外面放煙花,並且總是假裝害怕,將煙花讓我拿着,他則傻傻的看着煙花下的我。

以前,我不知道他是裝傻,以爲他是真的傻,所以,放煙花的時候,我總是放的很開,笑的聲音很大。

他見我笑,也會跟着哈哈笑。

那時候,我卻不知道他其實是爲了讓我開心,才特意過來陪我放煙花的!

如果我沒推他下樓,如果我沒被他推下樓,如果他更沒推文翰下樓,那該多好啊!

可是,世界上根本沒有如果……

“姜董,過年應該放點菸花纔好。”想到這些,我心裏一熱,朝他笑着說道。

我是個善惡分明的人,他曾經對我的好我會還,他對我的惡我也會還!

“放煙花?……”他重複了一句。

我點點頭,“是啊,迎接新年,還是放點菸花喜慶。”

他聞言,臉上浮現出難掩的憂傷,目光看着我失神,彷彿也陷入了回憶中。

“家裏有嗎?”我問道。

“你去外面走廊看看吧!”他回過神,輕答了一句。

我隨即就撿起掉落在地的打火機,然後出去找煙花了。

來到樓下,宋佳佳還站在樓梯口處一動不動。我則找到大廳的燈開關,打開燈,找到了餐廳那邊桌上鋪的口布,將手心的碎玻璃拽出來,用鹽水清理了傷口,就拿口布包紮起來了。

一切弄好,我就打開門要走出去,這時,宋佳佳纔有反應,扭過頭朝我道:“離、開、關、好、門!”

宋佳佳完全就成爲一個機器人一樣!

我回過頭,仔細看了她一眼,這才發現她的眼睛是碧綠色的!洋洋之前發怒的時候也是碧綠色的瞳光!

可宋佳佳面色正常,不像是發怒……

“進我的姜氏,你一定要記住,非禮勿視的道理。”就在我疑惑的看向宋佳佳的時候,樓梯處傳來姜逸晟的腳步聲和說話聲。

我這纔回過神,“我明白。”

絕艷美人之冒牌夫婿別攪局 姜逸晟這分明就是告訴我,別猜測宋佳佳不正常的原因嘛!他刻意提醒我,那麼就說明這越有問題!

說完這句話,我就收回看宋佳佳的目光,看向姜逸晟。

姜逸晟穿着黑色的真絲睡衣的,這會估計是想和我一起外出放煙花,所以,身上披着過膝的黑色水貂風衣,因爲頭髮硬,且是棕色的,豎起來在頭頂,看着像是燃燒的烈火一樣張狂不羈。

下來之後,他走到香案那邊,朝他父親的遺照上了香。

我則又開始納悶,他的父親姜昆是怎麼死的?這幾天我查過各類信息,都沒有找到有關與姜逸晟父親死亡原因的消息。

很想問問姜逸晟,可惜他剛纔那句非禮勿視,已經警告我不該問的不問,不該看的不看了。所以,我不能問他。

失心爲後 等他上完香,我纔打開門走出去找煙花,果然在走廊的拐角處,看到碼了好幾層的大煙花,還有那種拿在手裏的長煙花。

打開一個拿在手裏的煙花盒,發現煙花的形狀有愛心的、星星的、一看就是那種及高檔的煙花產品。

我膽子小,並不敢放那種點着衝到天空的大煙花,只敢抱了幾盒拿在手裏的煙花來到院子裏。

我剛拿出一根要點,想了想,回過頭往屋裏看。卻見姜逸晟嘴裏叼着一根菸,身子斜靠在走廊的羅馬柱子上,目光似乎朝我這邊看來。

“姜董,你要不要也一起放煙花啊?” 輝已經有許多天沒有從床上醒來過了,而枕頭柔軟的觸感讓輝產生了一種自己還活在以前那種平和生活的錯覺。

雖然醒來了,但睏倦仍舊籠罩著他的雙眼,讓他不願意看清眼前的事物。

輝本來是想再睡一會的,但卻聽到身邊傳來了不屬於自己的呼吸聲,這讓他睡意全無。

他連忙坐起身來,卻看到了站在床邊的一名少女。

她正一臉好奇地打量著輝,似乎在看某種稀有的生物一般。

輝不認識這名少女,所以他稍稍愣了一下。

但輝的目光卻被少女那頭水藍色的長發所吸引,他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過於顯眼的發色。

不過,輝還是很快就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他趕忙披上了放在床頭的外套。

「你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