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自願的不假,不過前面有些小小的插曲,說劫持太難聽,應該說是我們把蕭小姐接過來的……」土老怪聞言頓時臉上露出尷尬之色,求援般望著蕭薇道:「蕭小姐,你說是吧?」

「不怪兩位前輩,人是我讓兩位前輩救的,而且兩位前輩對蕭薇更是無話可說,從來沒有為難過我,你們何錯之有……」蕭薇聞言苦笑連連,臉上露出楚楚可憐的無助神情,有些失措的望著劉家老宅的方向,道:「只是嘉爾她們該如何度過這一劫……」

話語聲倉皇無力,甚至其中破天荒的還流露出一抹絕望之意,叫人聞聲動容。

清風徐來,樹木窸窣作響,樹欲靜而風不止,這是誰都沒有辦法阻止的事情! “額。額。”李易打着酒嗝離開了太守府,七扭八歪的走到傳送陣,回到了無天鎮。

至於後來是怎麼回到自己的房子,李易就不是很清楚了,只是隱隱約約看到無畏和小薇了。

然後就躺在牀上大睡起來,一直睡到第二天,纔是醒來。

“啊。。。”打了一個哈氣,李易睜開了眼睛。

“咦,我怎麼躺在牀上的?”迷惑的坐下牀,聽着侍女講着事情的經過。

原來是昨天他直接倒在了傳送法陣上,被巡邏的士卒發現,然後找到了小薇,小薇有去找了無畏,兩人把李易擡了回來,後來他們見李易一直不醒,就去刷副本去了。

好好的洗漱一番,吃個午餐,然後出去看看趙雲等人訓練的如何了。

。。。

時間飛逝,轉眼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李易的等級仍舊是54級,一點也是沒有提升,一直呆在鎮子裏,不是睡覺就是四處巡視一番。

實在是不敢升級太快,想想前世升級最快的那個傢伙,因爲他的哥哥是不敗軍團的一個團長,仗着強大的戰將,一路快速升級,一個月就從五十升到七十九,本來十個高興的事情,但是一下游戲。

出現在現實世界,整個人直接爆開了,那是因爲實力提升太快,身體承受不了,直接死亡了。

李易可不想變成他那樣,通過大量的睡眠,也達到現實身體的適應。

雖然幾個月來自身的實力沒有提高,不過他手下的無天軍團則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小薇,說說如今無天有多少玩家,有多少簽約的。”李易坐在主位問道。

“嗯,如今無天有4000012。整整四十萬人,其中戰鬥職業三十五萬,生活職業五萬,生活職業簽約是咱們工作室在冊的人,不過有其他星球的人,除了木星以外,他們都在家中。。。”小薇把如今無天的發展狀況說了一遍。

李易耐心的聽着,雖然他知道了大概,但是詳細的仍舊不知道。


時不時的提問一下,然後指出缺點,讓軍團的發展更好,更快。

“無畏,你那邊如何?士卒有多少,平均多少級?”等小薇說完,李易說道。

“老大,如今咱們無天有士卒兩千萬,不過等級不高,平均等級四十左右,和玩家平齊,不過裝備方面則是有些差勁。。。”無畏把士卒的事情說了一遍。

如今小薇管理遠程職業和生活職業的事務,無畏管理近戰玩家的事務,這樣一來,很是方便,因爲遠程和生活職業大多數都是女孩子,讓無畏去管他也不好意思。

而近戰職業則都是男生,當讓女生也是有些,不過很少,無畏管理起來也是很方便。

“嗯,也就是說戰鬥力不高?”李易問了一下。

“是。是的。”無畏不好意思的說道。

戰王寵妃之傾世小狂醫 ,但是裝備則是**煩,這還是李易有不少的低級裝備,要是沒有李易攻擊雲起獲得的裝備,無畏還不知道去那裏湊錢呢。

雖然他的家裏有錢,但是那可是兩千萬士卒啊,光想想就讓人發瘋,兩千萬件武器和鎧甲,能把他家族的流動資產掏空。

“好了,以後注意就是了,鎮子裏每天都會刷新不等的任務,你們要記得去完成,那是你們聲望的來源,記住了,聲望和士卒同樣重要。”李易又是強調了一遍。

這三個月來,他不止一遍的強調聲望和士卒的重要性,但是除了少數人放在心上,其他的都不當回事,這讓李易很失望。

不知道他們知道了聲望的神奇作用後,還是不是如今的樣子。

“這個,軍團長,我能問個問題嗎?”這時無畏身後的一個青年發話了。

只見那個青年十分帥氣,長長的黑髮被簡單的束在了一起,小小的眼睛十分有神,堅挺的鼻樑,光滑的皮膚,精緻的五官,真是一個帥哥,要是出現在現實中肯定迷倒萬千少女。

“西瓜,你有什麼事嗎?”看到這個人,李易很是開心。

西瓜,是無畏找人時前來報名的,一開始沒有任何的名氣,不過在一個月後,一次考覈中,他脫穎而出,被無畏挑了出來,準備培養他,並且和他簽約,是如今無天工作室的一員。

自從加入無天后,就拼命的學習一些格鬥的技巧,時不時的去找東方兄弟請教,並且能把教授的東西學爲己用,很是難得的人才。

後來無畏向李易介紹了西瓜,在得知西瓜的名字後。李易欣喜若狂。

因爲這個西瓜就是前世劍客第九的強者,算是世界中期起來一批人,通過觀察,發現他就是前世的那個西瓜。

那個擅長細節的男人,追求用最小的力量戰鬥對手,能有七分力打敗對手,從不用八分,是一個有些固執的男人,當然他有些內向,這是他的缺點。

不然的話,前世甚至可以排進劍客的前三位,不過這一世他遇到了李易,什麼第九第三的,直接把他被養成第一不是更好!

“軍團長,到底聲望有什麼用?”問完之後西瓜就閉嘴了,彷彿讓他多說一個字要他命一樣。

“這個你們以後會知道的,現在還不能說,不過你們不會後悔就是。”李易回答道。

“那,士卒能夠戰勝那些戰將嗎?例如東方將軍之類的?”這時一箇中年人發話了。

只見他濃眉大眼,高聳的鼻子,大大的嘴巴,給人一種豪爽的感覺,他的爲人也是這樣,很是豪爽仗義,說話也是不拐彎抹角,這是無畏發現的另一個天才。

他的名字叫做踏上征途,如今走的是防禦路線,是除了無畏之外的第一肉盾,如今某些技術甚至在無畏之上,只是技能和裝備沒有無畏好。

這個人也是前世知名的人物,是防禦戰將第二的人物,只在無畏之下,誰讓他前世沒有無畏有錢,所有好的裝備都在無畏的手上,他只能拿着二流的裝備去戰鬥。

不過他的天賦很好,而且是一個遊戲迷,並且還是一個防禦迷,最喜歡的就是防守反擊,你打我一下,被我防住,然後接受我的怒火吧。

不過他只習慣自己一個人戰鬥,讓他控制士卒則是有些爲難,不過李易仍讓他堅持,希望做出改變。

“士卒可以,不過需要強大戰將去統領,還要有一些犧牲,才能做到,如今很難,但是堅持下去就可以。”李易肯定的說道。

前世只要士卒的等級上去,有一個好的戰將或者謀士,就可以越級挑戰,當然那些歷史名將不再此列,再多的士卒也是很難圍殺歷史名將,除非統領着也是歷史名將級。

“那,我能不能不訓練控制士卒啊,實在是太難了。”踏上征途撓着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其實他也是知道李易和無畏是爲他好,但是實在是不喜歡指揮,只想一個人衝鋒陷陣,喜歡敵人的武器打在他的盾牌上,喜歡和敵人近距離戰鬥,硬碰硬的去殺,他喜歡這個感覺。

認爲這是男人的戰鬥,夠霸氣,夠爽。

“不行,你必須學會,不然你的工資可就沒了。”無畏笑着說道。

“那好吧,我練,你們可不能剋扣我的工資,我還要買盾牌呢。”踏上征途大聲的說道。

“哈哈。哈哈。。。”此話一出,屋子內的都笑了起來,實在是被踏上征途弄得無可奈何。

而踏上征途後面的一個男子則是拍了拍他,這個人就是蔡先生。

這是無畏第一個發現的人才,如今是戰將職業,不過最拿手的則是弓箭,據他自己介紹,他住在地球,是一個弓箭世家的後代,不過如今沒落了,不過從小訓練射箭。

進入世界之後,深深的喜歡上了世界,因爲他可以發揮出巨大的作用,那百發百中的箭術讓他名聲大震,本來組建一個小的團隊,但是在和雲起的幾次戰鬥中失利。

團隊也是解散了,後來李易滅了雲起,有大肆招募玩家,他就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加入了。

加入之後,感覺到無天很不錯,就留了下來,並且用自己精湛的箭術征服了許多人,是同期中最厲害的人物,後來無畏去找他,和他商議簽約正式加入無天的事宜。

蔡先生一聽,沒有立刻做出決定,而是思考了幾天,後來答應了,如今在無畏的家中住下。

他一簽約,無畏就開始武裝他,有好的戰將弓箭裝備,都優先給他,讓他的實力發揮的淋漓盡致,甚至攻擊一度超過了無畏,漸漸的成爲了無天軍團最強的戰將。

不過要是擂臺戰,他就不是無畏的對手了,蔡先生就像是國家時代的狙擊手,講究一擊致命,要是一擊無法殺死,就遠遁,等待下一次的機會。

雖然蔡先生前世沒有任何的名氣,但是他出色的弓箭技巧不會被埋沒。這一世有了李易的培養,一定會名聲大震,爲無天的發展做出重大的貢獻。

“好了,如今加緊備戰,再有一個多月差不多就要開始新的劇情了,爲了無天,加油。”李易見到氣氛差不多了,就佔了起來。

“爲了無天,加油。”無畏也是站了起來,大聲的喝到。

“爲了無天。。。”其他人也是站了起來。

分別是主位的李易,左手邊的小薇,小琴(西紅柿炒菜),右手邊的無畏,西瓜,踏上征途,蔡先生,至於其他的一些管理人員則是沒有通知。

因爲他們的潛力不如在座的幾人,無畏不用說了,前世的防禦之王,小薇是李易的女朋友,有很強的管理才能。小琴則是財政方面的天才,西瓜踏上征途都是前世的名人,蔡先生的箭術也是潛力巨大。

這是無畏四十萬裏的人才,不過李易相信,還有一些天才沒有被發現,不過這都是時間的問題,是金子遲早會發光的。 席辰燿不知道她怎麼可以說得怎麼冠冕堂皇。

「離玥想不到你是這樣的女人,我真的是瞎了眼」席辰燿想要離開小天。

墨昊靳真的沒有想到他兄弟怎麼這麼害怕呢?但是他知道離玥是自己妻子的人,如果他們發生了衝突,真的不好。

墨昊靳拉著在狂暴邊緣的席辰燿說:「辰耀不要衝動。」

「那我們先走了,墨昊靳,墨總裁下次見面我才改稱呼吧。」

「墨昊靳你放開我,你知道她是誰嗎?你怎麼可以幫著她。」席辰燿看著墨昊靳的阻攔真的很生氣。

「你冷靜一下可以嗎?現在的她可不是你曾經認識的女人了,她的事情還是查清楚再說吧。」墨昊靳看著他們走遠了才放開席辰燿。

「你們慢慢聊吧,不要打擾到小姐就可以了」優莎娜說完準備離開了,真是得離玥這是還是她認識的離玥嗎?

他們兩個人可是爭奪了很久,她可以看出離玥是有意這麼說的。

優莎娜現在心裡很亂,自己已經把事情處理好了,她是怎麼知道幽幽在這裡的,她要做什麼呢?

「優莎娜麻煩你和我們說說離玥的事情吧!」墨昊靳說,他也想知道,優莎娜為什麼擔心她。


「離玥嗎?她和我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好說的,我也好久沒有看過她了」優莎娜想到離玥現在的瘋狂,難道她真的要和顧無言做那種事情嗎?

「不行,她只是在利用顧無言,他怎麼可以答應離玥那種請求呢,他為什麼要這樣呢?我要去阻止他們。」優莎娜還是不能看著自己曾經的朋友,對曾經最好的朋友,這樣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優莎娜走到她剛剛畫的線,卻被自己的人攔了下來說:「優莎娜小姐,對不起你現在不可以離開這裡。」他們也很無奈呀,他們為什麼就沒有權利反抗她們呢?


「你說什麼,我不可以離開這裡,你知道我是誰嗎?」優莎娜看著他們沒有辦法的表情。

他們的聲音很脆弱的說:「知道。」

「那還不讓開。」優莎娜看著他們沒有讓開的意思。

「對不起,我們不可以讓開,如果被離玥知道,我們這些人可是會很慘的。」

「你們怕離玥,難道就不怕我嗎?」離玥,離玥,難道他們就只知道離玥嗎?

「你們兩位姑奶奶我們都得罪不起,可是如果我們讓你們離開了,打擾他們的好事,我們就慘了。」他們繼續說著,就是告訴優莎娜他們沒有選擇了。

「為什麼你們都聽她的,難道她的權利比我大嗎?」優莎娜很是生氣。

「怎麼了,我們出不去了嗎?」墨昊靳也發現了,他們的活動範圍被人看了起來。

「一定是離玥」優莎娜想到了什麼,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她的東西去哪裡了。

「她做了什麼,你在幹什麼呀」席辰耀看著優莎娜摸完自己,就趴著看地下。

「你們看到我的東西嗎?」優莎娜著急的問。

這個時候離開的小天回來了,看到優莎娜這樣就知道她發現了說:「娜娜,你在找你的東西嗎?很對不起了,明天我再還給你,你還是好好獃在這裡吧!」

優莎娜看著小天,她都忘記了小天可是神手呀,他要偷東西怎麼可能難得到他呢?

是的,小天進來的時候,就經過優莎娜那個時候他就動手了,神不知鬼不覺的,他們把東西取走了,這個時候難怪他們這些人都聽離玥的。


「小天是你拿走了,還給我」優莎娜叫著。

「對不起呀,我不能還給你,這樣玥玥會生氣的,玥玥說了明天過來給你」小天說完馬上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