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東家,顧縣令給你的銀兩你都能收下,我的枸杞怎麼不行?你莫不是看不上我這點枸杞?」

「姑娘誤會,我是看你們姐弟二人過的也不容易,這是你們辛苦勞動所得,我怎麼好意思白要?」東家趕緊解釋道。

「雖然我是免費送給你的藥材鋪,可我又不是送給你的,我是送給需要的病人。你經營這藥材鋪如此不易,我也想出一份力!」

沈月容繼續勸說著東家。

「不行不行,這藥材鋪雖然經營的不容易,但我會努力經營下去。但是你們姐弟二人的枸杞,我實在不好意思白收。」

李時搖著腦袋,擺著手,依然堅持著拒絕了沈月容的好意。

沈月容正打算繼續勸說這東家收自己的枸杞。

「咳咳。」

顧景淮咳嗽了一聲,打斷了這尷尬的氣氛。

他一張俊俏的冷臉對著沈月容正色說道:「我剛才可聽你跟管家說了摘枸杞的不易,你以後就該賣就賣。我既然知道了這事,會想辦法改善經濟讓鎮民買得起葯,讓藥鋪能夠更好的經營下去的。」

沈月容聽顧縣令一說,這倔脾氣一下就上來了。

「憑什麼你能幫助藥材鋪,我就不能?就因為你是縣令,我是平民?我雖然窮,但我也想出一份力。」

顧景淮深色的眸子中,寒意褪去了幾分,對著眼前這個姑娘露出了一絲讚許的神情。

這姑娘年紀雖小,倒有些視金錢如糞土的義氣感。

沈月容想著自己也確實需要錢,弟弟還等著錢上學呢。

這次費時半天,才和弟弟兩人摘得二十斤左右的新鮮枸杞。

又晾曬了一天,挑去壞果,最終得了五斤半的枸杞干。

今天一大早又趕來鎮上,等於費時三天。

五十文一斤,剛才一共是收了掌柜兩吊子錢加七十五個銅板。

十吊錢才能換一兩銀子,弟弟的學費是二兩。

再扣除陰雨天氣,至少需要勞作一個多月才能存夠。

想到這些,沈月容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她咬了咬牙,又一臉堅定的對李時說道:「這樣吧,以後我的枸杞,二十五文一斤賣給藥材鋪。你不要再推辭,不然就是看不起我了!」

二十五文一斤雖然少了很多,但是努力存,還是能存到弟弟的學費的。


這樣既能幫到藥材鋪,也不會讓自己和弟弟窮困潦倒。

跟東家的濟世懸壺之心比起來,弟弟晚一點上學又算得了什麼。

二十五文一斤的枸杞干,姐弟二人需要費時三天才得了五六斤,還來跑這麼遠送枸杞。

這算下一人一天才得二十文錢左右,基本就是個辛苦費了,根本沒有賺頭。

一旁的沈年華低著頭拉了拉姐姐的衣角,眼神里滿是委屈。

他哪裡能聽懂藥材鋪剛才說的那些難處,但是姐姐說的十五文一斤他是清楚的聽明白了。

東家明明說了五十文一斤,姐姐卻主要要求二十五文一斤,這樣不是平白的少了一半的錢嗎?

那又香又甜的糖葫蘆怕是又要吃不上了。

上學堂的錢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存夠了。

沈月容看著弟弟撇著一張嘴,一臉的委屈,兩眼淚汪汪的。

心裡湧起一絲的慚愧,自己答應弟弟要儘快存錢給他上學堂的。

現在好不容易枸杞賣出去了,還賣了不錯的價格,又被自己半送出去了。

回去以後只怕還得想想別的辦法,才能儘快存夠錢。

她摸了摸弟弟的腦袋,輕聲的對弟弟說了一句「沒事,姐姐會有辦法的。」

李時看著沈月容一臉的倔強和堅定,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只好感慨的嘆了口氣,拱手道謝。

「那在下就謝謝縣令大人,和這位好心的姑娘了。」

賣枸杞事已談妥,藥材鋪的情況也基本知曉了,沈月容告辭了東家就打算帶著弟弟離開。


「姑娘,你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啊?」

黃管家的一張笑臉出現在沈月容跟前。

沈月容對這個和藹的管家大叔一點戒備心都沒有:「我叫沈月容,我弟弟叫沈年華,我們住在嶼頭村東頭的第三戶,離楓林鎮一個時辰的路。」

黃管家細心記下,還伸手摸了摸沈年華的腦袋:「沈年華,你長的真可愛!」

「顧縣令,你打算如何改善楓林鎮的經濟?」

沈月容看向旁邊依舊冷著臉的顧景淮不禁想和他說說話。

「初到嘉禾縣我就四處巡視,就是為了尋找合適的辦法。只是目前依然沒找到。」

顧景淮說到這皺了皺眉,卻很快又恢復了一張面無表情的冷臉。 沈月容和顧景淮拱手告別後就帶著弟弟離開了。

楓林鎮要做點什麼才能發展起來經濟呢?

姐弟倆並沒有走上回家的路,而是揣著賣枸杞的倆吊多錢在市集逛起來。

「糖葫蘆,賣糖葫蘆嘞~」

熟悉的叫賣聲傳到沈年華的耳朵里。

沈年華停下了腳步,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口水。

本來就一直惦記著吃糖葫蘆,這才剛走一會兒又遇見了心心念念的糖葫蘆,沈年華有些忍不住了。

「姐姐,姐姐。」

沈年華迫不及待的拉了拉沈月容的衣角。

沈月容回過神來問沈年華:「年兒,怎麼了?」

沈年華臉上帶著童真笑容,嘴角咧著,用手指了指不遠處的糖葫蘆。

沈月容牽著弟弟痛快的買了一串糖葫蘆。

沈年華眼睛死死盯著手上的糖葫蘆,哈喇子都要流到地上了。

但是他並沒有急著吃,而是遞迴給了沈月容。

「姐姐,你先吃一口吧。」

沈月容接過糖葫蘆,一口咬下一顆,閉著眼睛嚼著嘴裡的糖葫蘆,誇張的發出驚嘆聲。

沈年華在旁邊看著,兩隻烏黑的大眼巴巴的,咽了咽口水,還用袖口擦了下嘴巴。

「姐姐,姐姐,糖葫蘆好吃嗎?好吃嗎?」

沈月容聽到弟弟奶聲奶氣的聲音,實在忍不住了,噗呲一聲笑了出來,把糖葫蘆遞到了弟弟手裡,不再逗這個小饞貓。

「好吃,年兒快吃吧。」

沈年華毫不猶豫的咬了一口,真的是嘎嘣一聲脆。

這糖葫蘆真是又香,又脆,又甜,還帶著一點酸,原來糖葫蘆真的是這個味道,太好吃了!

沈月容寵溺的摸了摸弟弟的腦袋,帶著還在吃糖葫蘆的弟弟走向了裁縫鋪。

沈月容給弟弟裁了兩尺不錯的灰色棉布,花了五十文錢。

雖然有點貴,可是弟弟身上的衣裳實在該換了。


人靠衣裳馬靠鞍,總穿著破舊衣服,時間長了,容易不自信的。

裁縫鋪還可以給做成成衣,需要二十文工錢。

沈月容打算不在裁縫鋪做了,決定帶著布回家,回頭找隔壁的劉奶奶幫忙給弟弟做身衣裳。

「年兒,你還想吃點什麼?」

沈年華此時嘴邊滿滿都是吃糖葫蘆的痕迹,還在拚命的舔粘在棒簽上的糖。

聽到姐姐的問話,他抬起了腦袋晃了晃。

雖然今天買枸杞賺了點錢,可是以後只能賺一半的錢。

所以現在的這些錢不能亂花,吃了糖葫蘆,還買了布,不能再亂花了。

「好吧,那我們去買個饅頭,吃飽了就回家。」

姐弟倆來了包子鋪一人買了一個大饅頭,吃飽了就手牽手拿著裁來的布走上了回家的路。

錢是賺了,但現在不是亂花的時候,還得存錢給弟弟上學堂。

還是得想別的營生賺錢,不然這得存到什麼時候?

今天也多虧了顧縣令才能順利賣出枸杞,顧縣令人真不錯。

「姐姐,你在想什麼呢?」

沈年華看著姐姐這一路上也不跟自己講話,光顧著低頭走路,就忍不住問起來。

沈月容聽到弟弟奶聲奶氣的叫喊,才回過神來。

「姐姐在想那個顧縣令,他愛護百姓,為人正義,今天幫了我們也幫了藥材鋪。」

沈月容直接告訴弟弟剛才所想。

「姐姐,顧縣令還很帥氣呢,跟姐姐一樣好看,你們站在一起可般配了!」

沈年華一臉的燦爛笑容,一邊說還一邊誇張的嘿嘿嘿笑起來。

嘿,這年兒,剛才吃糖葫蘆不過逗了他一下,現在居然也敢逗起姐姐來了。

「年兒,你胡說什麼呢?姐姐想的才不是美男子,我想的是他今天說的要讓楓林鎮經濟發展的事情。」

沈月容被弟弟說中了一半心事,臉紅著笑罵弟弟。


「姐姐,那是當官的人才需要想的事情,關我們什麼事情呀?」

沈年華一臉的天真疑惑,粉嫰嫩的笑臉因為剛才的嬉鬧變得更加紅潤。

「楓林鎮經濟好了,有錢人就會多起來了,那我們也就更容易賺錢了。」

弟弟既然沒辦法這麼早去上學堂,那就不能放過生活中一點一滴的教育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