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新哥,還不放開。」燕兒說著,已經將抓在尚風領子上林新的手硬拿了下去。

「怎麼了,鬧這麼大脾氣?」朱斌以長輩的語氣問道。

「因為玉兒。」尚風說道。

「玉兒姐怎麼了?」燕兒問道。

「朱斌大哥,我想你知道燕兒那天去了幽冥谷吧?」林新說道。

「嗯,知道,送過來時處於昏迷狀態。」這事朱斌倒是知道。

「我認為是尚風帶玉兒去的。」


「我沒有!」尚風大聲辯解道。

「我去的時候,玉兒已經在那邊了!」

「朱斌大哥,我沒帶玉兒去,可這傢伙非得說是我帶玉兒去的,還發這麼大脾氣。」尚風對朱斌說道。

「林新,你為何這麼生氣呢?」朱斌問道,「不是我偏袒尚風,尚風既然這麼說,那肯定不是他帶玉兒去的。」

顯然,朱斌相信尚風說的話。

「因為我要保護玉兒,像保護我妹妹一樣,我不想讓玉兒受到傷害了。」林新說著,眼淚已經流了下來,雙拳也是緊握。

不等朱斌他們問林新,林新就接著說道,「你們不知道,你們不知道玉兒遭受了什麼。」

林新說話時,淚水依舊在流,聲音也變得有些哽咽。。

「聽我師傅說,我家和玉兒家是很好的。我一歲的時候,就被送到了鶴乙師傅那裡,因為那時我的家已經沒有了,鶴乙師傅告訴我我的父母都離開了這個世界,說不不好聽的就是死了。」

「我今年十八了,玉兒十六了。二歲那年已經記事了。那年,我被鶴乙師傅送到了玉兒家裡。鶴乙師傅說玉兒的父親是個小宗門的宗主,他的宗門一共不到一百人。就在我去后的那一天,我目睹了玉兒家慘遭屠殺的一幕。」林新說到這,雙拳緊握,淚水流的更厲害了。

「近一百口子人,全部死了,被一個高手殺死了,滿宗門的血,屍體成堆。我目睹了那一切。」

「那天起,我就發誓,一定要保護好玉兒,不讓她受到傷害。」林新說著,淚珠啪啪的滴在了地上。

「玉兒的家人全被殺了?」聽到這,尚風愣了一下,不相信的問道。

「嗯。」林新點頭說道。

「沒想到玉兒姑娘的身世這麼慘。」朱斌大哥感慨道,同時也替玉兒感到惋惜。一個孩子,沒見過自己的父母,這是一件多麼悲傷的事情。

「玉兒姐知道嗎?」燕兒問道,對玉兒似乎多了一種同情。

「不知道,從來沒有對她說過,師傅也是一樣。」林新說道。

「所以,你現在是玉兒的唯一一位親人了。」朱斌說道。

林新沒有回答,也不用回答。師傅已經死了,大師兄也被殺了,林新的親人是玉兒,玉兒的親是林新。

「不,還有我,我也是玉兒的親人。」尚風凝重的說道。

「對啊,林新哥,我,還有我哥,我姐,雅莉姐,李東哥,阿泰,楚鈺,我們都是玉兒的親人啊!」燕兒說道。看來,燕兒並不知道煉妖壺的主人黎九已經被找到了,更不知道現在還在朱雀宗。

「新哥,有我在,我一定會保護好玉兒的。」尚風走過去,拍了拍林新的肩膀,有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證的說道。

「對不起尚風,剛才是我太偏激了。」林新對尚風道歉。

「沒事,現在不都過去了嗎,都是自家兄弟,不會在意的。」尚風笑笑說道。

「你看,這不沒事了嘛,任何事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朱斌笑著說道。

「對啊,要不是我和我哥及時趕來,你們現在肯定打起來了吧!」燕兒嘟著嘴說道。

「走吧,我餓了,去吃飯吧!」尚風摸了摸燕兒的的腦袋說道。

「尚風哥,別摸我腦袋,會長不高的,再說了,女孩子家的腦袋是你們男生隨便摸的嘛!」燕兒大人模樣的說道。

「怎麼這還有講究?快給我說說。」尚風將胳膊搭在燕兒肩膀上好奇的問道。

「不告訴你。」燕兒說完,轉身跑開了,邊跑邊說,「到飯點了,去吃飯吧!」

……

兩天後「什麼,你父親回去過?!」稟風突然從板凳上站起來,不相信的問道。

「稟叔,我去聖龍村看了,找到了您說的我父親住的房子。我看了,大門上沒有塵土,而且鎖上沒有灰塵。院子里的雜草像是被剛剛拔過一樣。最重要的是主屋裡面不像是很久沒人住的景象。」南宮冰將自己在父親在聖龍村家看到的情景向稟風說道。

南宮冰進入房子的那天與尚風去的正好是一天,而且二人碰過面了,只不過誰都沒有對對方很在意,畢竟在他們看來只不過是路人罷了。

南宮冰之所以沒有當天就回來,是因為在看到父親的院子像是有人來過。南宮冰內心十分希望是夫親,父親住在那裡。所以南宮冰就在那等了兩天,實在沒人來了,南宮冰才回來的。

「不可能啊,南宮易現在在魔族,根本不會回聖龍村。可是據小冰的描述,屋子像是有人去過,這時怎麼回事?」稟風心中也是有疑惑。

「難道,難道……尚風回去了?」稟風突然想到了尚風,「莫不成尚風在小冰去之前就去了聖龍村,回了自己家?」

稟風目前想到有可能回去的只有尚風自己了,畢竟那是尚風的家。

「現在要不要讓小冰和尚風見面呢?」稟風思考起了這個問題。

「不行,小冰活著的消息目前只有我知道,目前看來這消息還是不要太早的讓人知道。至於見面,以後再說吧!」思考再三后,稟風決定暫時不讓尚風和小冰見面。

南宮冰肯定也不知道自己回有一個弟弟。

「奇了怪了,可能是周圍的鄰居發下善心,幫你爹掃了掃院子呢。」稟風敷衍的說道。

「唉。」南宮冰無奈的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我妹妹現在在哪,過得怎麼樣?」南宮冰擔憂的說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派人去找了。」稟風擠出一模笑容。

「奇怪,朱雀宗給我的回復是南宮雪出去了,那她去哪了呢?」稟風在心裡說道。他不是沒找過小雪,只不過朱雀宗說小雪出去了,去哪,他們也不知道。

「小冰,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稟風立即轉移了話題。

「我出來也有三天了,我要回一趟魔族大陸。」

「你還要回魔族大陸?」稟風驚訝的問道。

「嗯。」

「小冰啊,你可不可以把魔族大陸的一些信息給叔叔我說說啊?」稟風問道。

「沒問題稟叔。我現在就給你仔細說一下魔族大陸的信息。只不過我知道的很少,只限於魔族大陸第十層,您也知道,以前各層之間可是有著結界的,互不相通。」南宮冰也就對第十層有些熟悉。

「哦,那也沒事。」這樣的情況,稟風也很滿足。

在南宮冰說完自己知道的情況后,南宮冰就離開神界,回了魔族大陸,因為小美在等他。

近三天沒有回去,南宮冰知道小美肯定會等著急的,所以,南宮冰也是盡自己最快的速度返回魔族大陸。

在南宮冰返回魔族大陸的時候,尚風等人也是開始從朱雀宗出發,見那兩位高人。

一想到這,大家的心裡都是無比的激動。

「雅莉姐,玉兒怎麼沒有來啊?」沒見到玉兒,尚風便問道雅莉。

「玉兒說什麼不去,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雅莉說道。

「玉兒不想去天族大陸?」尚風問道。

經過尚風等人的打聽,楚摘星只是說出了去天族大陸,其他的隻字未提。

「也好,玉兒不去就算了,在朱雀宗可以保證安全。」林新說道。

對於玉兒不去,林新道認為不去也好,在這裡呆著至少很安全。

「好了,孩子們,出發吧!」楚摘星站在他們中間說道。

… 玉兒不去,這樣楚摘星就帶著尚風,林新,李東,阿泰,黎九,楚鈺,雅莉七人一起去.對於去哪,對朱斌也沒給說,連燕兒也沒給說。畢竟,這……是秘密。

之後,楚摘星用黑色布條蒙住了眾人的眼睛,這也是為了保險起見。可是,這對尚風卻沒有用,只要尚風催動綠瞳極光,這黑布幾乎也就可有可無了。

可是,尚風想錯了,即便黑布不蒙住大家的眼睛,大家一樣記不住路,因為楚摘星的速度很快。

加上他的魅影術,先前你還在一個地方,在看時已經到了幾百米之外了,根本分不清哪是哪。


就這樣,在一刻鐘過後,楚摘星停了下來,將他們帶到了一個地方。

「摘下你們眼前的黑布吧。」楚摘星說道。

而後,大家立即摘掉了黑布。由於陽光的猛烈照射,大家不禁揉了揉眼。

「到了?」阿泰問道。

「靜說些廢話,不到了我停下來幹嘛。」楚摘星大聲回道。

其實有些時候,我們明明知道一些事情,卻還是忍不住要問,或許是人的本性吧。

現在,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座山峰,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尚風他們看不到這山的頂端。山峰上點綴著點點綠色。人間大陸已是冬天,這裡依舊還是夏天,樹木花草依舊蓬勃生長。

「爺爺,這裡為什麼還是夏天啊?」楚鈺不禁問道,這也是大家想問的。尚風原先察覺道不對之後,想問師傅共公來著,後來因為某些事情就那麼給耽誤了。


「天族大陸與人間大陸不一樣,人間大陸春夏秋冬四年與這裡一個季節差不多。也就是說,這裡的一年頂的上人間大陸四年。」楚摘星給大家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大家此刻也是明白了。

「人間大陸冬天如今正要過去,那麼人間大陸到了春天以後,是不是這裡就變成秋天了?」雅莉問道。

「沒錯。你們是不是也感覺到了一絲的涼意,因為秋天的確快來了。」

「還真是,跟我上次來已經有了區別。」楚摘星這麼一說,尚風還真的感覺到了不同。

「前輩,那兩位高手就在這山上面嗎?」林新這時突然問道。

「嗯,就在上面。」

「那還說什麼大家趕快飛上去吧!」阿泰激動的說道。

「飛上去,小胖子,誰說要飛上去的。」楚摘星瞬間移到阿泰的身邊,拍了一下阿泰的腦袋。

「前輩,不飛上去,那怎麼上去啊?」阿泰摸著腦袋,一臉委屈的看著楚摘星。

「你長的兩條腿白長了!」楚摘星大聲吼道,猶如一個孩子一樣。

「走上去?前輩,你肯定在開玩笑。」阿泰笑了笑說道。

「卧槽,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再開玩笑嘛!」說完,楚摘星變得一臉嚴肅。

「爺爺,我們真要走上去嗎?」楚鈺也是問道,看來他信自己爺爺說的了。

「沒錯,走上去,才能見到他們。」

「而且,能夠走上去,對你們來說是一種修鍊。」楚摘星說道。

「轟轟轟~」

突然,山峰一陣的抖動,最為猛烈的抖動發生在大家的面前。

「這是什麼情況?」李東說道。

「不會是地震吧!」

「淡定!進入山頂的樓梯要出現了。」楚摘星一臉平靜的說道。

「咚咚咚~」

山底突然出現了七個洞口,正好他們一人一個洞口。

「這洞口就是通往頂端的,裡面是跟樓梯差不多的階梯。先告訴你們,越往上,你們在階梯上感受到的壓力就越大,行動也越困難。每層階梯會出現一個木樁人,只要你們打在它身上三十拳或是出招擊中它們,它就會自動消失的。」楚摘星說道。

「哦,還得完成任務啊!」尚風說道。

「祝你們好運!」話聲落下楚摘星已經消失了。

眾人先是面面相覷,而後說道,「走吧。」

「各位一定要加油啊!」林新說著,已經進入了一個山洞。

「希望大家都可以到達頂端。」雅莉說完,也是進去了。

而後,大家都進入了山洞。

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鍛煉的機會,一個絕好的鍛煉機會。也是風木天對他們的一種修鍊方式。

進入山洞后,才發現,山洞後面就是一道階梯,直通上方。這階梯的構造不是石頭建造,而是由花崗石打造而成的,看起來很光亮,花崗岩上也是為了防滑刻有道道划痕,使得看起來又很粗糙。

而且,山洞后的區域很大,每層階梯很所佔面積很大,每層至少十米多寬,十米多長。下一層階梯與上一層階梯的高度至少在兩米。

「這得多高啊?」看著望不到盡頭,尚風不禁感慨道。

「飛的用走的啊,直接飛不就行了嗎?哈哈,我簡直太機智了!」尚風哈哈笑道。尚風認為楚摘星不在這,直接用飛的就行。

「唰!」尚風展動身形,向第二階階梯飛了過去。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