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洛,你沒事吧!」一道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正是歐陽玉嫣。

林洛神識一掃,就發現了躲在路邊的歐陽玉嫣,此時在她的左臂上,卻是有殷紅的血液浸透而出。

歐陽玉嫣可沒有林洛的神識和動態神瞳,雖然他在第一時間就逃跑了,但是依然被打中了一槍。

「我沒事,你中彈了!」

「沒事,只是小傷而已,我已經運功將彈頭給逼了出去!」歐陽玉嫣淡然的說道,她的語氣很是平靜,但是林洛卻感受到了歐陽玉嫣那壓抑住的殺機。

「他們都死了!」林洛沉聲道。

「我知道,在那麼密集的火力下,我們能夠逃出來已經非常不容易了!」歐陽玉嫣有些悲哀的說道。

「我們先走,不然緬甸人待會就要追上來!」

「等等,我幫你封住傷口的穴道!」說著林洛就在歐陽玉嫣的傷口附近點了幾下,神奇的是,流血的傷口瞬間止住。

在林洛他們離開后,路邊的一百多名緬甸政府軍走了出來,其中一名少校軍官從死去保鏢的手中撿起了一柄手槍,然後走到了伯恩的身前「伯恩,你去吧,記住,你是華夏人殺死的!」

伯恩睜大了眼睛,看著那名用搶指著他的軍官,吼道「汩羅,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去死吧!」汩羅扣動了扳機。

「砰!」

伯恩的太陽穴上多了一個流血的窟窿,他的眼睛睜的大大的,沒有想到最後卻是死在自己人手中的。

半個小時候,林洛與歐陽玉嫣出現在了華夏境內的一座小村莊內。

「林洛,我們先找個地方住下吧!」歐陽玉嫣提議道。

「好!」

最後林洛他們敲開了一間房屋,開門的是一名中年婦女,看到林洛這對男女,不由疑惑的問道「你們是?」

「這位大姐,我們想在你這裡借宿一晚,不知方便不?」林洛輕聲說道。

「嗯,進來吧,只不過房間有些簡陋,希望你們不要介意!」中年婦女點點頭,讓開身子讓林洛他們進入了院子。 還真如中年婦女所說一樣,整座院落看起來很是簡陋,院子中有一些竹子搭建起來的菜架子,院牆都是由亂石堆砌起來的。

「大姐怎麼稱呼?」歐陽玉嫣輕聲詢問道。

「我姓阮,你叫我軟大姐就行了,兩位客人,家裡簡陋讓你們笑話了,你們先坐,我去幫你們打理一下房間!」中年婦女將林洛兩人迎進了客廳中,所謂的客廳也不過是擺放了一張瘸腿的桌子,和幾張木凳的房間。

「那就多謝阮大姐了!」林洛感激的說道。

對方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看起來比較木然「不用客氣!」

「玉嫣,傷口還疼嗎?」為了不引起人的注意,林洛將外套讓歐陽玉嫣穿上了,遮掩住她手臂上的傷口。

「沒事,不疼!」歐陽玉嫣搖搖頭,因為受傷的原因,她的臉色顯得有那麼一絲蒼白。

「等會兒,我幫你處理下!」林洛沉聲說道,他目光陰冷,心中的殺機在過了這麼一會兒了,卻絲毫沒有減少,回憶起被炸死的六名同胞,還有被亂槍打死的兩名同胞以及歐陽玉嫣兩名保鏢的慘狀,他心頭就莫名的疼痛起來。

大約過了五分鐘的樣子,中年婦女重新回到了大廳「兩位客人,房間整理好了,你們可以去歇息了,對了,你們餓了嗎?要不要我幫你們弄點吃的?」

「謝謝大姐了,不用了!對了,這是我們的住宿費,大半夜還叨擾您,真是不好意思!」林洛從身上掏出了五百塊交到了中年婦女的手上。

「啊,不用了!不用了,家裡簡陋,怎麼能收你們的錢呢?」中年婦女臉上露出慚愧的神色,堅決要將錢還給林洛。

「大姐,你就別推辭了!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你就收下吧!」歐陽玉嫣說話了,她的聲音很是輕柔,中年婦女聞言不由認同的點點頭。

「林洛,我們去休息吧!」

「好!」

兩人在中年婦女的帶領下,進入了一間不大的房間,房間中就一張老式的木床,上面的棉被和床單都是新換的,因為林洛還聞到了一股洗衣粉殘留的清新味道。

「客人你們就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了!」中年婦女笑著退出了房間,並且主動為兩人帶上了門。

林洛上前將門撇起來,然後就走到了歐陽玉嫣的身邊「我幫你處理傷口!」

「林洛,想不到你還會醫術啊?」歐陽玉嫣笑著打趣道。

「略懂而已?」

很快歐陽玉嫣就脫掉了林洛的外套連同她自己原先的外套,頓時一對飽滿的胸脯映入了眼帘,不過林洛並沒有多看,目光落在了對方手臂上的一處傷口上。

傷口是槍傷,好在歐陽玉嫣也是練武之人,子彈在打中她的時候,她的肌肉就是一陣收縮,所以造成的破壞力並不大。

心中一動,林洛就從懷中掏出了一隻玉瓶,在歐陽玉嫣驚異的眼神之中,他從裡面倒出了和聚元丹不同的丹藥,他掰下了丹藥的三分之一,然後一下子將那掰下來的丹藥捏成了粉末撒在了她的傷口上。

瞬間,歐陽玉嫣就感覺到了一股清涼與酥癢,接著,她的傷口就以看得見的速度癒合,結疤,最後傷疤脫落,露出了鮮紅的嫩肉來。

「林洛,你這是什麼丹藥?太神奇了?」歐陽玉嫣雙眼大放光芒,如果有了這種丹藥,就算再重的傷勢也能在極短的時間內痊癒。

「這是我師父給我的保命丹藥!」林洛淡然的將玉瓶放入了胸口,自從了解到了丹王宗后,林洛就不能隨意泄露自己會煉丹的消息。

「原來是這樣?」歐陽玉嫣眼中閃過驚疑不定的神色。

就在這時,林洛站起身來「你好好的休息,我去為他們報仇?」

「等等林洛,你聽我說,你不要衝動,他們有那麼多人,而且都有槍,你過去很危險的!」歐陽玉嫣的聲音中透著一股子擔心。

「不要勸我,我無法忍受我的同胞在我面前被那些緬甸猴子殺死,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我也要為他們報仇!」林洛拉開門栓就大步走了出去。

歐陽玉嫣見到林洛消失的背影,心中不由放心一顫,喃喃自語道「林洛,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黑夜下,借著那微弱的光亮,一道人影在山林小路之間快速的飛奔著,十多分鐘后,林洛就已經回到了他們遇襲的地方。

那輛敞篷貨車還在那裡,不過已經爛得不像樣子了,周圍的空氣中還飄散著那未有散去的血腥味。

八名華夏同胞以及歐陽玉嫣保鏢的屍體已經不見了,應該是被緬甸士兵給帶走了,他和歐陽玉嫣這一來一去已經耽誤了將近五十分鐘,五十分鐘以緬甸軍的速速應該在幾十里之外了。

邊境區域如此之大,林洛想要找到那些緬甸軍的下落,還真不容易,不過他迅速抽動起鼻子來。

隨著靈魂的蛻變,他的五官的靈敏度早就超越了常人,其鼻子比起軍方訓練的軍犬來不知道還要敏銳多少倍。

很快,他就分辨出了空氣中的一些氣味,最後鎖定了上百名緬甸軍的氣味,他目光望向漆黑的夜空,嘴角閃過一絲猙獰的殺機「緬甸猴子,我會讓你們後悔一輩子的!」

「嗖!」

林洛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在山野公路之間飛奔起來,這撥緬甸軍十分的狡猾,並沒有走公路,而是在荒野草叢之中行軍。

很快林洛就知道自己的追蹤的方向是對的,因為從一些痕迹看來,是有大量的人經過的。

他速度奇快,有神識輔助,在黑夜之中,對他來說卻沒有任何的阻礙。

眨眼間,半個小時就過去了,林洛感覺自己已經在山野間奔行了數十里,按理說已經非常接近那群緬甸軍了。

忽然,他雙耳一動,一陣雜亂的腳步聲,以及一陣低沉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他迅速的低下了身子,在下一刻就飛竄而出。

緬甸軍!

翻上一座小山頭,林洛就發現了在下面快速前進的緬甸軍,一時,林洛心中殺機凜然「緬甸猴子,你們的噩夢來了!」

林洛整個人都趴在地上,貼著地面快速向前竄去,那些緬甸軍剛剛打了一場勝戰,顯得極為放鬆,他們的隊形也顯得十分的雜亂。

一百多人的隊伍居然拉開了好幾十米的距離。

林洛不由暗哼「你們這是在找死!」

他的目光鎖定了走在最後的一名緬甸軍,這個緬甸軍個子也不高,就一米六七的樣子,或許是落在隊尾的原因,他居然從兜里掏出一隻香煙點上了。

他完全沒有想到死神已經緩緩的向他逼近了。

他寫意的吐出了一個煙圈,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自己的嘴巴被捂住了,耳中傳來一陣「咔嚓「的聲音。

他就知道自己的脖子就被人給擰斷了,直到死亡他也不明白是誰殺了他,做了一個糊塗鬼。

在這名緬甸士兵死亡的瞬間,對方身體上就飄出一道透明的虛影,然後在下一刻,就被吸入了林洛的眉心之中。

林洛感受到了腦海中金鼎的異樣,不過並沒有沉下心神去觀測,因為接下來他還要有更重要的任務要完成。

他將這名緬甸士兵的屍體扔在了草叢中,就繼續向幾米外的隊伍抹去,不過這一次落在末尾的居然是兩名緬甸士兵,而且他們一邊走還在一邊聊天。

想好在瞬間解決兩名士兵,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似乎有點苦難,林洛慢慢的掉在身後。

忽然,他心中一動,兩枚銀針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在下一刻,林洛的身影忽然竄了出去,並且兩枚銀針發出一聲輕響也就飛了出去。

在銀針扎中兩名緬甸軍的後腦勺的瞬間,他們的身體就向後倒來,林洛身影一閃就竄了過去。

兩名緬甸士兵倒在了他的懷中,林洛毫不客氣的點中了對方的死穴,在死穴被點中的剎那,兩名緬甸士兵就失去了生機。

林洛將兩名士兵的屍體隨意藏在旁邊的草叢就繼續的進行他的暗殺任務。

三名緬甸士兵的失蹤並沒有引起大部隊的注意,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士兵的失蹤,終於引起了整個隊伍的警惕。

「團長,我們的士兵失蹤了十五人?」副團長桑乾向團長汩羅彙報道。

「什麼十五人?怎麼回事?」汩羅臉色猙獰的大吼道。

「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在行軍途中失蹤的!」副團長鬱悶的彙報道。

汩羅臉色猛的一變,大喝道「下令所有人警戒,按照原路返回,搜尋失蹤士兵!」

幾米外的一顆大樹后,林洛面色冷厲「想不到還是被你們發現了!」

他心中一動,神識就蔓延了出去,然後就有五名緬甸士兵出現在了他的神識中。

「去死吧!」

在殺死了十五名緬甸士兵后,林洛成功的繳獲了一柄衝鋒槍,在這一刻,衝鋒槍爆發出美麗的火舌來。

「噠噠噠噠噠!」

五名緬甸士兵不分先後被衝鋒槍爆射出來的子彈擊中,發出慘叫倒下。

「敵人在那裡!」

「砰砰砰砰砰砰砰!」

「噠噠噠噠噠!」

密集的步槍和衝鋒槍聲響起,猶如暴雨般向著林洛所在的位置噴射而去。 看不見的敵人最為可怕!

半晌后,眾多的緬甸士兵停止了射擊。

「你們倆過去看看?」團長汩羅指著兩名士兵喊道。

於是,在眾多緬甸士兵的戒備之下,兩名士兵小心翼翼的向那棵靠近,很快,他們就發現,在大樹根下,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敵人死了!」

不過經過檢查后,他們敢肯定這位被擊斃的「敵人」正是他們中的一員,這不止從那破碎的軍服,他們也從他的身上搜出了一些能夠證明他身份的東西。

「混蛋!」

得知這個消息的汩羅團長大聲的喝罵了起來,隨即他就冷靜了下來,發出了命令「十人組成一個戰鬥小組,給我地毯性的搜素,一定要找到敵人!」

「報告團長,我們找到了五具屍體,經證實,他們是我們的士兵!」不到五分鐘,汩羅就收到了第一次彙報。

「繼續搜!」汩羅臉色陰沉得快要滴下水來。

於是,隨著士兵們的搜索,失蹤的十五名士兵的屍體都找到了,經證實,全部死亡,無一存活。

一時間,所有的緬甸士兵心中都生出了一種恐懼,敵人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就殺掉了他們十五名同伴,而且直到現在為止,他們都沒有發現敵人到底長成什麼模樣。

很快,半個小時就過去了,漫山遍野的搜索下,緬甸士兵們依然沒有找到他們所要尋找的敵人。

在一出草叢中,一道黑影緩緩站了起來,正是林洛,他目光落在幾十米外的一對緬甸士兵身上,嘴角閃過一縷冷厲的殺機。

他撿起了地上的一塊石頭,然後扔了出去。

「誰?」搜索中的緬甸士兵迅速朝著石頭掉落的方向而來。

「嗖!」

林洛的身影一閃而逝。

「在那裡!」

「噠噠噠!」

頓時十名緬甸士兵同時開槍了,槍聲在黑夜中顯得格外的響亮。

「過去看看!」

十名緬甸士兵呈扇形向前方緩慢的搜索而去,而在幾百米外,聽到的槍聲的緬甸士兵也迅速朝著這個方向靠攏。

當一名緬甸士兵踏入一個地方忽然發現,他身邊的戰友不見了,而其餘九人也出現了相同的情況,那就是他們的戰友一起消失了。

「死吧!」

看著落入九宮陣之中的十名緬甸士兵,林洛嘴角閃過一絲不屑的笑意。

「噠噠噠噠噠……!」

密集的槍聲響起,然後就是一長串的慘叫之聲響起,接著,十名緬甸士兵就倒在了地上。

林洛破壞掉了陣法,身影一閃又一次消失了。

其他緬甸士兵的速度不慢,僅僅一分鐘他們就來到了這個地方,可是這個地方除了他們同伴的十具屍體之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很快,汩羅團長也來到了這裡,看著死去的十名士兵,他的臉色更加的難看,心中更是生出了一股害怕的怯意。

「三組呈一個作戰單位,不要分開!」他再次下達了命令。

十名手下居然在極短的時間內被殺死,可見那神秘的敵人真的太變-態,如果再以十個人為一個作戰單位,那麼最後,將會是他所有的人被一一吞噬掉。

「哼,你以為你這樣做,就能倖免嗎?」不遠處,目睹了這一切的林洛不由冷笑起來,對於這些緬甸人,他下起手來,可是一點都不會覺得心軟的。

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三十名緬甸士兵死在了他的手上,不過,他吸收到的靈魂卻只有二十五條而已,在大樹下的那次,他剛剛殺死對方,他就離開了,根本就沒有機會吸收。

他整個人就如同一條大蛇,悄悄的向遠方滑去,很快,他就來到了一座叢林之中,在下一刻,他的心神就沉入了腦海之中。

金鼎旋轉著,上面閃現出二十五名緬甸士兵那驚恐的身影,那都是他們的靈魂,心中一動金鼎的煉魂功能就啟動了。

「啊啊啊啊啊!」

隨著一陣陣凄厲的聲音,二十五名緬甸士兵的靈魂化為了二十五滴金色的液體。

「融入我的靈魂吧!」

「嗖嗖嗖嗖……!」

二十五滴金色的液體盡皆飛向了林洛的靈魂,在下一剎那,他就感覺自己的靈魂開始迅速的蛻變,並且,他的腦袋也傳來一陣陣的脹痛。

他知道脹痛並不會持續多久,果然,大約五六秒的時間后,脹痛消失,他卻發現,他的靈魂又清晰了一分,而且他的感官靈敏度再次提升,至於神識的範圍一下子增加了三倍一下子就達到了接近三十米的距離。

也就是說,他站在原地,方圓三十米範圍內的所有一切都會顯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身影一動,他就從叢林中飛射而出,並且迅速靠著一隊緬甸士兵靠近。

「嗖!」

一道殘影閃過,一名緬甸士兵的發現,離自己只有一米距離的同伴忽然消失了。

「啊,敵人來了!」

他瘋狂的扣動扳機,朝著四周掃射,其餘士兵茫然的望向四方,卻沒有發現敵人在哪裡?

「佘建,你在幹什麼?」一名士兵大聲的喝道。

「拖元被抓走了!」佘建停止了射擊,因為一梭子子彈出去,他的彈夾已經空了。

很快,剩餘的二十九名士兵就集中在一起搜索起來,很快,他們就發現了他們同伴拖元的屍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