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落!爹他們找你呢!好像千星石礦那邊出現了什麼問題!」

…… 「陳小姐……」

高順看着眼前這位熟悉的女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明明數日前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但為何在短短數日就變得如此強大?僅僅看氣勢的話,女孩未必比曾經的呂布奉先弱,甚至要更強!

「……」

一旁的陷陣營的七百戰士依舊沒有任何動作,反而更加警惕的注視着自己,隨時準備化作一台強大的戰爭機器攆過去!

【姓名:高順

種族:人

性別:男

數值:32】

【姓名:許觀

種族:人

性別:男

數值:17】

【姓名……】

陳洛洛掃視一周,除卻高順外沒有一個人數值達到20以上的,但普遍在13左右。比上一次陳洛洛見過的大秦鐵騎要高一點,應該是這些天來金光咒起到的作用吧?

「高順將軍,好久不見。」陳洛洛微微一笑,從魔狼冰霜之夏的背上翻下來。

「數日不見,陳小姐您倒是讓末將開了眼界。」高順愣愣的說到,沒有恭維的味道,聲音反而異常生硬,更像是……嘲諷?

而後高順揮了揮手,台下的陷陣營士卒收到了高順的命令,短短數息之間便收好武器,變換戰陣,重新恢復到列隊的樣子。

「呵呵~只是這些天又有了些收穫而已。陷陣營應該也算是我麾下的吧?」陳洛洛隨意一句敷衍了過去,而後直直的看着高順說到。

陳洛洛暗示?這已經算是明示了啊!恐怕即便是台下的士卒們都能聽得懂了吧?

「奉先大人命我統協陷陣營護衛您,陷陣營自然算是您麾下的軍隊。」高順依然是那般硬邦邦的回應毫無一點價值可言,但語氣卻變得略帶些敬畏的味道。

「既然如此那就是自己人了!」陳洛洛不太懂高順的意思,但這件事由不得高順不選擇!

只見陳洛洛衣袖一揮,一千四百餘副重甲、佩劍、長戟、巨盾等武器就憑空出現在了演武場的角落,足足堆了有兩層樓那麼高!

「這些武器都是特質的,算是我身為陷陣營的主公送來的軍資吧~」陳洛洛說的很輕柔,但卻沒有留給高順一絲拒絕的機會。

同事,陳洛洛拿起一把大戟,任由其在太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縷縷刺眼且奇異的光芒。

隨後,反手一插,大戟就像是切豆腐一樣輕而易舉的插進了高台之上!

這可是異世界的魔法金屬所鍛造出來的兵器,雖然沒有冒險者們那樣的技能,但不論是堅硬、鋒利、亦或是柔韌性都要遠遠超過!

「好鋒利的大戟!」

見到這一幕,就連一向冷靜、嚴肅、古板的高順都不經動容了~這種武器,要超過他所見過的任何武器!

當然,比不上諸神所使用的神器是必然的。但神器之下,這些武器已經算是頂尖的了吧?

「一套裝備由重甲、佩劍、長戟、巨盾組成,一共一千四百副,每一件都是這種品質的!」陳洛洛將高順的表情看在眼裏,微微一笑后自信的說到。

沒有什麼是比絕世的武器更能吸引這些戰爭機器的了!

「人類差神明遠亦,與神明相比,哪怕是最弱的神明也足以媲美最強之人……但那是曾經!

現在,我來了!我將改變這一切!

金光咒只是起點!日後你們都會永遠匹敵諸神的力量,我會為你們準備好一切!而你們則需要變得強大起來,強大到戰勝神明!」陳洛洛環視台下的陷陣營士卒,厲聲說道。

「……」

台下一片寂靜,沒有任何人有任何動作,這對陳洛洛來說不算好事,但也並不是太壞。

軍隊,不論什麼時候的軍隊,始終有一條鐵律,那就是尊敬強者!

再精良的武器裝備也只是助力而已~所有陳洛洛現在要做的,就是展示自己的力量,直到征服他們!

「斬!」

陳洛洛抽出神器·日輪刀,而後爆喝一聲,一道紫金色的能量斬擊帶着無可匹敵的力量湧現了出來!在堅硬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長達數十米的深深的凹陷!

即便是那數十米高的營地圍牆也被輕易斬斷,只留下了一片狼藉……

「有誰願意跟隨我,變強!」陳洛洛長刀指向人神競技場的方向,高聲問到。

「……」

台下依舊是寂靜一片,或許普通一些的軍隊已經被陳洛洛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講所帶動起來了,但這裏是陷陣營!顯然是沒有那麼容易的……

「陳小姐,您何必……」

高順似乎想要說什麼,走上前兩步,但卻被陳洛洛制止了。

陳洛洛現在終於明白了,原來是看他是個女的啊?如果說哪裏的大男子主義最為昌盛,那一定是軍隊里了!

畢竟男比女強,這是數千年來所有人都常識。

但陳洛洛又不能把女裝和鈴鐺鐲摘下來告訴他們自己是男的,這就很尷尬啊!

「哈哈~那換個說法,誰認為比我強的?去換上新裝備,來和我打一場!贏了我這些裝備就是你們的,我轉身就走!日後也絕不會再踏進陷陣營地內一步。

放心,我不欺負你們。我不會用武器,也不會用其他你們不會用的力量。」陳洛洛不屑的輕笑一聲,而後將腰間長刀卸下,放到一旁去了。

「……」

一時間,陷陣營的眾人似乎心動了,原本整齊劃一且寂靜的軍陣出現了一些輕微的騷動。

這是最簡單的激將法,也是一種嘲諷,對這群頭腦簡單的戰士最好用不過了!

昔日的托爾就是最好的例子……

「高順將軍,你也可以上。」見這點激將法似乎還不夠,陳洛洛覺得再加一把火,於是轉身對一旁的高順說到。

「……」

「或者你們一起上!」

沒等高順和士卒們做出回答,陳洛洛又轉過頭,對着眾人不屑的說到。

「陷陣營伍長陳十!」

終於有人忍不住了,一個中年男人模樣的士卒站了出來,但沒有換裝備,而是直接跳上了高台。

面對陳洛洛這麼一個如花似玉般的美人,但凡是個男人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羞辱!就算是換成陳洛洛他自己,也覺得自己忍不了!

碰!

不過迎接他的不是陳洛洛那宛如妖仙般妖嬈的面容,而是足以媲美蠻牛一擊的一腳!

「下一個。」

陳洛洛一腳將陳十踢下高台,淡淡的說了一句。

如今的他即便是不使用任何加持的力量,本事的數值也達到了33,打一些最高不超過二十的小兵輸了那還不如買塊豆腐撞死!

「陳十!欺人太甚!陷陣營什長陣五!」只見一個士卒衝出陣型,一把抱住了已經被踢暈的陳十,而後對着高台上的陳洛洛喊到。

說着那人也沖了上來…… 手機上顯示的是個沒存的電話號碼,但因為前陣子有過很頻繁的交集,所以她還是有印象的,是帝都那邊。

按了接聽鍵,但她沒有說話,等待着那邊先開口。

果然,打過來的先沉不住氣了,「是蘇韻嗎?」

「是。」蘇韻淡淡的說。

「蘇韻,調香師協會決定暫停你的執業資格,你需要接受調查!」口氣很不客氣,甚至有那麼點高高在上。

勾了勾唇角,她看了一眼坐在身邊的司耀,然後說道,「接受誰的調查?」

「……」大概沒想到她會這麼平靜,甚至還會被反問,那邊噎了一下,馬上又說,「當然是接受調香協會的調查!現在因為你帶來的影響非常惡劣,暫時要取消你的調香資格證,等事情調查清楚以後,再做決定。」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在開玩笑,也可能為了讓蘇韻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重視起來,那邊沉了沉聲,加重了語氣說,「你不要以為是在跟你開玩笑,你這件事給整個行業帶來了極大的不好的影響,身為一個調香師,怎麼可以說出如此不知輕重的話來!如果核實結果,可能會弔銷你的執業資格證,並且終生禁止你進入調香行業!」

這番話如果說給其他調香師聽,一定會非常緊張,戰戰兢兢,會服軟會示弱,但蘇韻卻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她甚至,還在笑。

「喂,喂,你聽見了沒有?蘇韻!不管你有什麼後台,你都不能脫離調香行業協會的監管,現在協會只是對你做初步的……」

他還在繼續往下說,蘇韻終於懶懶的開口,打斷了他的話,「抱歉,我不得不打斷你。我只是想提醒一下,我從來沒有去考過什麼執業資格證,所以,也不需要你們吊銷取締,因為,我根本就沒有。」

「!!!!」

她的話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對方直接無語了,話題戛然而止,甚至不知該怎麼接下去。

「至於你們要調查要討論,隨意。如果說因為我一個人的一句話,就影響了整個調香行業,那我只能說,這個協會也太無能了。」

說完,她按下了掛斷鍵。

舒了口氣,再看向司耀,他面色淡淡,一隻手鬆松的握着她的手,沒有一絲半點的震驚,彷彿對她說的話,並沒有很意外。

「你不好奇嗎?」蘇韻忍不住問。

「好奇什麼?」

「好奇我沒有執業資格證?」歪著頭,她輕笑着說道,甚至調皮的用手指在他的掌心裏撓了撓,「畢竟,我怎麼說也是在你公司工作的,可是我連執業資格證都沒有。」

「那種東西,有用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從他的臉上能看出完全毫不在乎的淡然。

並不是做出來的,而是真的不在乎。

蘇韻笑意更深了,果然他能懂她!

她就是覺得那種東西過於形式教條化,所以才沒去考。

之前考過調香師的等級考試,一來是因為初步接觸,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而且那時候她對自己在調香方面的水平還不是非常的有信心,二來是洛遠航的勸誡,他創業,公司剛起步,是需要調香師來撐起香水開發這部分的,有調香師的等級證書,是一個非常好的對外宣傳的廣告。

不管知名不知名吧,最起碼是經過考核,是被認證的。

至於執業資格證這種東西,洛遠航並不是很了解,也沒在意,加上蘇韻自己認真研究過以後,發現裏面大部分是一些非常古板死板的理論知識題,調香本來就是一個很靈活,又非常需要天賦的東西,她在啃了一個禮拜的書以後,覺得書里本身就有很多的紕漏和錯誤,而自己沒興趣也沒實力去跟上面的老古板們較真,所以就乾脆不考了。

她從業這麼多年來,最初一直在微瀾,後來跟洛遠航劃清界限,就去了新生,從來也沒人找她要過什麼執業資格證,這事兒就這麼過去了,沒人提過。

如果不是這次的事,怕是一直都不會有人知道,她根本沒考過這麼一本東西。

就連調香行業協會那邊,也沒想到她參加國際大賽,拿了各種獎項,可卻連最基礎的這麼一本證書,都沒有拿到過。

現在說要吊銷,那不是太可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