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飛,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洛雲見林飛沉默,忍不住一臉擔心地問道。

林飛搖頭一笑,說:「我人品這麼好,怎麼會那麼輕易得罪人呢?」

洛雲聞言立刻賞了林飛一個大白眼,「就你這去哪兒哪兒不太平的人,還好意思說不會那麼輕易得罪人?鬼才信你咧!」

林飛大手一撈,霎時間就把洛雲給摟在懷裡,洛雲猝不及防,咿呀一聲驚叫后,隨之便是一陣嬌嗔撒嬌般的錘你小胸口了。

「討厭討厭……」

洛雲嘴上如此說,但整個人卻是一臉陶醉地膩在林飛懷裡,幸福之感溢於言表。

林飛也用手輕輕撫摸著洛雲柔順的鬚髮,享受著此刻難得的片刻幸福,腦海中頓時想起了兩人以往的種種,心中不由得一陣感慨。

「好一對狗男女啊!」

忽然,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聽到洛雲嬌軀一陣微顫,林飛眉頭更是一皺。

循聲看去,只見幾道身穿黑色鉚釘緊身勁裝的身影緩緩走來,待看清楚后,赫然發現這幾個男人都是基本一樣的身高,而且更加讓人覺得稱奇的是,他們的身材居然也相差無幾,唯一不一樣的,也只有樣貌而已。

「柳雲,怎麼是你?」

超神學院之神級穿越系統 洛雲看清楚對方的樣貌后,當即一驚,隨之問道。

站在最中間的柳雲冷笑了一聲,說:「這停車場又不是你家開的,憑什麼你能來,我就不能來了?」

柳雲是京城大學體育學院的一名老師,自從洛雲正式入職京城大學第一天,他就對洛雲狂追不舍。

大明海商1557 原本柳雲以為憑藉自己模特般的威猛身材,以及不菲的身家背景,洛雲這個新老師肯定會自己刮目相看,抱得美人歸也只是時間問題。

不曾想,洛雲壓根對他的強烈追求不感冒,甚至直接把他當成透明,多次當眾拒絕他的表白,並且說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叫他死了這條心。

柳雲對此當然不會相信,只當是洛雲用來拒絕自己的一個借口罷了。

他還是有著絕對的把握,能夠拿下洛雲。

短短兩天不到,柳雲已經為了洛雲,而不惜犧牲個人的休息時間,專門上網看了不少關於戀愛撩妹絕招的視頻,自認為火候已經到了,就找來和他同樣一個健身俱樂部的死黨,一起過來為他助陣。

他們幾個都是黑客鐵粉,穿著打扮的色調都以黑色為主,所以他們才會統一髮型統一服裝,這樣子整體看上去,更有一種時尚另類的協調之美。

其實,雖然他們外表看起來孔武有力,但在林飛看來,終歸還是外強中乾,花架子罷了。

林飛現在由於自身望氣術的境界越來越高,無論是看人看物,已經達到了那種一眼可以看穿對方實力的地步。

所以,從柳雲幾個出現開始,林飛就下意識地對他們上下打量了一番,確定他們都是銀槍蠟頭后,心中難免付諸一笑。

「就憑几個中看不中用的肌肉男,就想要把我給唬住,還真是天真!」

林飛嘴角微微上揚,在心中對柳雲一伙人嗤之以鼻后,低聲又對洛雲道:「別怕,有我在,他們這幾個廢物,不可能傷害得到你。」

「嗯~」

洛雲聽到林飛這麼說,當即如同吃了一顆定心丸般,溫柔地點了點頭,接著更是主動地伸手橫抱著林飛,緊緊依偎在一起。

本來早已醋意滔天的柳雲,此刻見到洛雲竟然和林飛如此親密,醋意瞬間再度飆升到最高值。

「洛雲,你、你、你這樣又何苦?為了拒絕我,居然隨隨便便找了這麼個小年輕來做擋箭牌……」

「他就是我的男朋友,我沒有找他做擋箭牌,因為沒必要。」

對於柳雲的質疑,洛雲直接正色答道,語氣尤其堅定,她不打算給柳雲任何機會,免得夜長夢多。

柳雲的臉色驟然變黑,難看至極。

他雙手緊握,青筋怒漲,心中那股生氣憋屈之感越來越大,急需找到一個發泄點去發泄,否則他覺得自己就要被氣炸了。

「不對,洛雲,你在說謊!」

柳雲咬牙切齒,隨之更指著林飛一字一頓地說:「還有你,憑什麼?」

林飛故作驚訝,用手指著自己:「你問我嗎?什麼憑什麼?」

「憑什麼是洛雲的男朋友?樣貌?身材?財富?」

柳雲一臉不屑,接著嘲諷道:「這幾樣你到底有哪一樣?一樣都沒有!」

洛雲插話道:「你又怎麼知道他一樣都沒有?人不可貌相,這句話你語文老師沒教過你嗎?而且在我眼裡,林飛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帥的男人,你……什麼都不是!」

「你……」

柳雲立刻被洛雲這一番人身攻擊給攻擊得遍體鱗傷,不但心碎了,連肺都要爆炸了,指著洛雲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怎麼了?你是說我嗎?」

林飛再次故作驚訝指著自己,旋即淡然一笑:「柳雲是吧?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洛雲有我呢,什麼時候輪到你瞎操心呢?」

「草你麻痹~」

柳雲忽然失控,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直接就捅向林飛胸口……

(本章完) 「啊~」

「林飛,小心!」

洛雲被這一幕給嚇得花容失色,立刻大聲呼叫提醒林飛,同時也做好了準備挺身而出,替林飛擋下這一刀。

「你太衝動了!」

林飛搖頭嘆了口氣,看著柳雲說道。

「死到臨頭,還嘴硬?」

柳雲齜牙咧嘴,猙獰至極,他也不知自己現在怎麼了,反正很憤怒。

憤怒早已將柳雲的理智給徹底覆蓋住,他此刻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將林飛殺死!

話音剛落,柳雲手上的力度驟然又增加了幾分,匕首上閃過的那一道光芒,更是直接射到林飛眼中。

瞬間之後,匕首眼看著就要扎中林飛的胸口,僅有毫釐之差而已。

「咔嚓~」

正準備看到林飛血濺現場的柳雲,忽然聽到一記清脆的骨折聲,低頭一看,赫然發現是自己那隻拿匕首的手的手腕,此刻被林飛給捏住,彎成了九十度。

毫無疑問,斷了!

「哐當~」

匕首應聲而落,掉在地上。

「啊~」

頓了幾秒后,柳雲感到一陣鑽心般的劇痛湧上心頭,迫使他忍無可忍,慘叫起來。

「兄弟~」

柳雲身後幾個原本翹著雙手看戲的俱樂部好友,沒想到事情發展的這麼快,才一個不留神,攻守就易勢了,當即齊齊大驚失色,喊叫著齊齊沖了上來。

「你們的兄弟在這兒呢!」

林飛玩味一笑,隨之大手一拎,瞬間將接近兩百斤的柳雲給拎起,再輕描淡寫地往前一扔。

隨之,柳雲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最後狠狠地砸在地上,摔得那叫一個五葷七素,認不著東西南北。

「兄弟,你沒事吧?」

「豈有此理,這小子很囂張啊!」

「還愣著幹啥?兄弟們,體現我們價值的時候到了!」

「衝上去,乾死他丫的!」

柳雲那幾個哥們先是七手八腳把柳雲扶起來放一邊后,接著個個義憤填膺地挽起衣袖,嚷嚷著要給他報仇,互相看了一眼眼色后,一窩蜂地朝林飛涌了過來。

萌妻嫁到:男神,你要夠了嗎 「來得正好!」

林飛戲謔一笑,接著在洛雲臉上親了一口后,身影隨之一閃,瞬間沒入衝過來的幾個肌肉男之中……

「一個!」

「兩個!」、

「……」

「最後一個!」

林飛的身影再次現身時,他身後赫然已經橫七豎八躺著柳雲那幾個哥們了。

他們個個鬼哭狼嚎般,捲縮著滿臉痛苦的樣子,眼神皆是不可思議的恐懼,剛才究竟經歷了什麼,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認為那絕對是一場噩夢。

「啪啪~」

林飛輕鬆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徑直走到柳雲跟前,在他驚恐萬分的注視之下,伸手過去撫摸著他的臉,淡然一笑說:「雲哥,記住了,沒有點真正的實力,別說追我的洛雲,就算你想要追我,你也做不到,明白嗎?」

柳雲被說得尷尬不已,老臉憋得通紅,卻愣是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對於他來講,眼前的林飛簡直已經算得上是非人類,妖孽般的存在了。

自打出娘胎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厲害的人,長著一張人蓄無害的年輕臉蛋,但實力卻恐怖如斯,簡直讓人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報仇什麼的,柳雲現在壓根想都不敢想。

怎麼報?

自己認識的人也就這麼個水平了,就算來一千個一萬個,在林飛面前,估計也跟螞蟻沒啥區別,人家輕輕用手一捏,全部都死光光了。

「看你這驚慌失措的樣子,恐怕一時半會兒都是很難明白的了,算了,反正我不管了,後會有期吧,你慢慢想……」

說完,林飛起身,走回到洛雲身邊,和她一起出了停車場。

洛雲還擔心地問:「林飛,這樣留他們在哪裡,他們會不會有事……啊?我、我不是擔心他們,只是怕他們一有事,全記在你頭上就不好了。」

林飛笑道:「不怕,他們不會死的,我剛才都沒下重手。」

「呼~」

洛雲鬆了口氣,用手拍了拍前面的宏偉后,如釋重負地吐了吐舌頭:「那就好,擔心死我了。」

林飛順著她的手看到那兩處宏偉所在,當即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嘴上嘀咕:「怎麼感覺越來越大了呢? 惹上冷情少 自己都沒怎麼幫忙過……」

洛雲感覺到林飛看著自己那裡,立刻俏臉羞紅如潮,嬌嗔地看著林飛,猛地踮起腳來在林飛臉上快速親了一口,並且輕聲問道:「好看嗎?想不想體驗一下?」

「咯噔~」

林飛聞言小心臟狠狠地跳動了一下,驚訝地看著洛云:「在……在這裡嗎?」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洛雲!

開放成這樣,也是夠可以的了。

「討厭~」

洛雲嬌羞地狠狠白了林飛一眼,接著跺腳:「你想到哪兒去了?在這裡?」

林飛尬笑撓頭:「原來不是這裡啊,我還以為……呵呵……」

「呵呵你個頭啦!」

洛雲笑罵著,還想接著說的時候,忽然懷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一臉不情願地拿起來接聽,說了幾句后,在把手機收好后,立刻朝林飛歉然一笑,「林飛,對不起了,我……」

沒等洛雲說完,林飛就用手去揉了揉洛雲的頭髮,微笑道:「去忙吧,不要管我,晚上我們再一起去吃飯。」

洛雲點點頭,「唯有這樣了,我也不想的……」

隨後,兩人依依不捨地摟在一起,這才分開。

洛雲一走,林飛的心裡立刻湧起一股莫名的失落。

很正常,剛才明明都有一頓秀色可餐的「美味」到嘴邊了,但卻在最關鍵的時候,飛走了,換誰誰不失落啊?

「咕嚕嚕~」

突然,林飛的肚子咕咕直叫,他無奈地摸了一把后,自語道:「肚子啊,沒辦法了,只有我陪你去解決溫飽問題了。」

說完,林飛就轉身朝學校飯堂的方向走去。

「林神醫,林神醫……林……林少,請等等!」

沒走兩步,林飛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道熟悉的男子叫喊聲。

循聲看了過去,赫然見到的人是徐槐。

一天不見,他整個人看上去比上一次見到的時候,氣色好了不少。

「徐大少,你找我有事嗎?」

(本章完) 一天不見,徐槐簡直判若兩人。

昨天第一次見他,眼窩深陷,一看就給人一種酒色過度的感覺,但今天再次見面時,徐槐的臉色有了很明顯的改善,紅潤且有光澤,眼神更是比之前精神了不少。

看得出來,變化還是比較明顯的。

上次,林飛也只是匆匆一瞥而已,並沒有細看,但今天再次見面的時候,林飛能夠真切地感受到徐槐的不同。

只是,他突然找自己幹嘛?

還有,他叫自己神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