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歐陽大哥,你我雖然初見,但是小弟佩服你的豪爽,再加上有程前輩的關係,大哥若是對小弟有所隱瞞的話,莫說是對小弟不夠意思,以後遇到程前輩也不好交代啊!」吳賴眼神微微眯起,淡淡地說道,既然這個歐陽國良知道這個標記的含義,那自己無論如何也要讓歐陽國良開口,而且命案已然發生了一段時間,如今莫欣夢到底是什麼處境,自己也不清楚,所以必須趕時間!

歐陽國良聽了吳賴的話語之後,不由一陣沉默,半晌才沉吟著說道:「吳老弟啊,不是大哥我不幫你,大哥若是真的告訴了你,那才是害了你,為了吳老弟你,也為了程前輩,我才不能說啊!」

吳賴聽到這裡,語氣真摯地說道:「歐陽大哥,莫老師對我來說,有著非同小可的意義,無論對方是什麼人,我都絕不會放棄,歐陽大哥你不告訴我,我也會通過別的手段得到這個標記代表著什麼,只是這樣一來,勢必耽誤了救人的時間,所以小弟懇請大哥明示,不論發生了什麼事情,小弟絕不會怪罪大哥你的!」

歐陽國良又是一陣沉默,好半天才接著說道:「吳老弟,大哥知道你也不是凡俗之輩,一身本領應該已經踏入了先天境界,在普通人眼中,應該算是超級高手了,便是大哥也是望塵莫及,但是這不代表著能夠對付那些人,那些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吳老弟你即將面對的對手,甚至不算是人!」

「不是人?」吳賴聞言微微一驚反問道。 一輛黑色的轎車疾馳在街道上,羅格坐在後座,雙眼微閉,嘴中發出『嗡嗡…』的聲音。

安德魯瞥了羅格一眼,看見羅格沒死,便不再在意,專心開車。冷靜下來的安德魯已經在計劃,儘快找個靠譜的黑客,把羅格手裡的證據弄到手,然後就拿這個該死的傢伙澆水泥柱。

好一會兒,汽車駛入隧道,白黃色的燈光照射進來。羅格睜開眼睛,看著外面的燈光。

腹部的絞痛已經好很多,心跳也已經恢復正常。

「弱小的感覺,還真是難受。」羅格想到。

雖然他知道,只要安德魯沒有完全失去理智,就不太可能殺他,但這種性命掌握在別人手裡的感覺,還是讓他很難受,這種難受,遠超過了他身體的疼痛。

這件事必須儘快解決。羅格心裡想到。

「嗤嗤~~」突然,隧道里的燈光發出一種電壓不穩的聲音,燈光明暗閃爍了好幾下。

貌似天師 「嗯?什麼情況?」安德魯說道。

羅格心中暗暗警惕,道路隧道里燈光的電壓一般都是非常穩定的,很少出現電壓不穩。

突地!

「哐!」

隧道里的燈光徹底罷工,唯有車輛自帶的照明燈還亮著。

「真他媽倒霉!」安德魯抱怨道

羅格視線望向車外,瞬間瞳孔一縮。

「這是怎麼回事?」很顯然,安德魯也注意到外面的變化。

在幾人前面,本應該有十幾輛車尾燈的,但羅格望向前面的時候,在他們前面的車燈,竟然一盞一盞的滅了,幾乎每秒熄滅一盞。

安德魯下意識的減慢速度,十幾秒后,他們前面一片黑暗。

羅格轉頭,從後窗看向後面的道路,也是一片黑暗,好像整個隧道中,只有他們一輛車。

「這…這是怎麼回事?」副駕駛座上的隆多也是頭皮發麻,顫顫說道。

「不知道…」安德魯應聲說道。

汽車的照明燈照亮前方十多米的道路,汽車不快不慢的行駛著。

「咕…要停下了嗎?」隆多咽了一口口水,說道。

「不能停。」安德魯還沒說話,後座的羅格說道。

「為什麼?」

「隧道里太暗,對我們不利,遇到這麼詭異的事,誰也不知道外面有什麼東西,就算要查看情況,也等出了隧道再說。」 明總每天想發糖 羅格說道。

「對對…出去再說。」隆多連忙附和道。

「好!」安德魯面色嚴肅的點點頭,他能坐上黑槍會一個據點的頭目,也不是分不清輕重的人。

……………

昏暗的公路上,一輛黑色的汽車從漆黑的隧道中駛出來。

「呲—」一陣急促的剎車聲響起。

好一會兒,一個動作踉蹌的少年從後座下來。

羅格抬頭望向昏暗的天空,天空中,沒有太陽,沒有月亮,只有一種紅藍色雷霆在雲層中翻滾著,配上周圍昏暗的環境,彷彿末日一般。

再看向公路周圍的環境,一片灰暗,只有前方十幾米的範圍被車燈照亮。

「原來,這個世界存在著超自然現象。」羅格低聲喃喃,他感覺自己身體都在顫慄,不是害怕,而是因為他心中難以抑制的興奮。

在地球上,他自己就是唯一的超自然現象,直到死亡,羅格也沒看到其他的超自然現象。

鶴立雞群的同時,時間久了,他也感覺到孤獨、寂寞。

這時,前座的安德魯和隆多同時下車,一人手裡拿著一把黑色手槍。

「艹!這是什麼鬼地方?」安德魯抬頭望向天空中的雷暴,吃驚的說道。

此時,羅格注意到,在公路兩旁的護欄上,纏繞著一種手指粗細,如觸手一般的黑色藤蔓,在隧道的外壁上,也攀著這種詭異的黑色藤蔓。

「這是什麼鬼東西?」安德魯走到護欄旁,用手裡的槍管戳了戳藤蔓,藤蔓微微凹陷,觸手般的枝條一扭,直接纏住安德魯手中的槍管。

「艹!」安德魯一驚,手指下意識的扣動扳機。

「嘭!」槍聲響起。

「噗」斷裂的藤蔓濺射出一種漆黑色的液體。

在安德魯扣動扳機后,羅格心中升起一種不詳預感。

下一秒,在三人周圍,響起一陣「悉悉蟀蟀….」的響聲。

纏繞在護欄上,包括隧道外壁上的黑色藤蔓蛇一般扭動起來,朝著三人襲來。

「快跑!」羅格立即大吼,同時,以最快的速度向著汽車跑去。

安德魯和隆多瞬間驚醒過來,慌亂奔向汽車。

「嘭!」羅格忍著身體隱隱作痛,迅速鑽進車內。

然後隆多也回到車內,安德魯也緊隨其後。

「嗡!」安德魯熟練的啟動汽車,發動機發出轟鳴聲。

上百條觸手般的黑色藤蔓,扭動著,朝著道路中央蠕動過來,彷彿蛇巢一般。

「退回隧道!」羅格大聲吼道。

「吱—」一陣急促的摩擦聲響起,安德魯展現出高超的車技,原地一百八十度漂移掉頭。

「轟!!」在藤蔓攀上汽車之前,安德魯一踩油門,直接鑽進隧道里,。

他們是因為穿越隧道遭遇這詭異的事件,那順著隧道返回,是否能回到現實世界。

……….

然而,沒一會兒,耀眼的車燈又在隧道口亮起,一輛黑色的汽車疾馳而出。

汽車碾過地上的藤蔓,揚長而去。

「我們剛才撞死的是什麼東西?」安德魯打開雨刷,刷掉車窗上黑色的鮮血。

「應該是狗吧?」隆多不確定的說道。

「快點,他們還沒放棄。」這時,坐在後座的羅格說道。

「噢,艹!」安德魯透過車後鏡,看到死死追在後面的一群猙獰醜陋,雙眼猩紅,類似狗、狼的犬科動物,與普通的狗不同的是,後面的怪物身上沒有皮毛,暗紅色的肌肉層裸露在外面。

猩紅的瞳子,密密麻麻,至少有五六十隻。

之前,他們一衝進隧道,不到一分鐘,就撞到好幾隻這種怪物,知道自己遭遇超自然事件的安德魯肯定不可能停車,一路撞過去。

直到最後,布滿整個隧道的,密密麻麻幾十雙猩紅的瞳子亮起,安德魯以最快速度漂移掉頭,重新從隧道里衝出來。

安德魯猛的一踩油門,惡狠狠說道「混蛋,來吧,老子十五歲起,賽車就再也沒輸過!」

「轟!!」

………..

十多分鐘后,安德魯徹底甩掉後面的惡狗。羅格微微送了口氣。視線轉向那段纏繞在安德魯的槍上,已經枯萎的黑色藤蔓。

「那段藤蔓,能給我看一下嗎?」羅格問道。

安德魯點點頭,隆多將藤蔓從槍身上撕下來,丟給羅格。

羅格拿起那段已經枯萎的藤蔓,,從表面看來,跟其他枯萎的植物沒什麼兩樣。

羅格反反覆復的看了好一會,都沒發現異常,可惜他的感知能力沒有了,要不然,用精神力感知肯定更靠譜。

羅格正準備掰開看看,前座的隆多突然說道:「這是什麼地方?」

羅格抬頭看向安德魯,安德魯眉頭皺起,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隨即,隆多轉過來,看著羅格,安德魯一邊開車,一邊也從車後鏡瞥向羅格。

羅格沉吟片刻,說道:「你們知道暗世界嗎?」

這不是羅格靈光一閃想到的,他在地球上時,就有很長一段時間致力於尋找暗世界的存在。

然而,直到他穿越前,都一無所獲。

……….. 歐陽國良點了點頭接著說道:「是啊,吳老弟,我不知道這位莫老師和你是什麼關係,不過大哥我奉勸你一句,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最好,不然的話,不僅救不出你的那位莫老師,就連吳老弟你也要搭進去啊!」

吳賴卻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早就明白,這裡面所牽涉的勢力定然非同小可,但是這又豈能讓吳賴放棄,在他的心目之中,那個溫柔可人的美女老師早就成了他的禁臠,豈容別人擄去?再說了,就是兩人沒有那種曖昧的感情在裡面,就憑莫欣夢身為老師對自己不歧視、不放棄的那份責任,自己又豈能坐視不理?

「歐陽大哥不用再勸我了,不管會發生什麼事情,我絕不會放棄,你就告訴我這個標記到底代表著什麼?而且請歐陽大哥放心,我絕不會連累歐陽大哥你,只要你一告訴我真相,那我便立即離去,不再叨擾,而且我也保證,絕對不會透露出消息的來源,還請歐陽大哥成全!」吳賴站起身來,朝著歐陽國良深深一揖,語氣真摯地說道。

歐陽國良頓時滿臉通紅,也是站起身來,不悅地說道:「吳老弟怎麼這樣說話,這也太小看大哥了,大哥雖然膽小,可這條命當年就是程前輩給的,如今程前輩的女婿上門找我幫忙,我又豈能一旁坐視,吳老弟放心,縱然前方是龍潭虎穴,大哥我也會陪你闖一闖!」

「不用,不用,大哥你能夠告訴我實情便已然是幫了小弟大忙了,小的真的不願意將大哥你拖下水!」吳賴連連擺手道。

歐陽國良卻是一臉的堅決:「吳老弟若是再推脫的話,那就是看不起大哥了!」

歐陽國良說完,並沒有等吳賴說話,而是朝著外面大喝一聲道:「田大膽,進來!」

隨著歐陽國良的這一聲大喝,那個最開始說話的黑衣西裝男頓時應聲而入,很明顯,這個田大膽一直就站在門外,生怕吳賴會對歐陽國良不利。

「老闆,有什麼吩咐?」田大膽進來見歐陽國良好端端地站在沙發前,這才鬆了一口氣,恭聲問道。

歐陽國良一臉肅然,鄭重地說道:「田大膽,傳我的命令,黑虎幫從今天開始停止一切活動,外圍成員全部解散,核心骨幹成員,全部疏散,潛入地下,等待我的命令,沒有我的命令,絕對不允許以黑虎幫的名義進行任何活動,否則的話,就會遭致殺身之禍!」

「不行!」

「不行!」

兩聲大喝頓時響起,分別是吳賴和田大膽。

吳賴沒有想到歐陽國良竟然頒布這樣的命令,這其中透露出兩個意思,第一,此次即將面對的敵人果然不是好惹的,不然的話,歐陽國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第二,歐陽國良也藉此告訴自己,決定要全力幫助自己,這樣做也是為黑虎幫不至於全軍覆滅找一條後路!

田大膽則是沒有想到黑虎幫成立數十年,一直屹立不倒,如今歐陽國良突然發出這樣的命令,這讓從小就在黑虎幫內長大的田大膽萬萬也接受不了!

「老闆,是不是這小子逼咱們解散黑虎幫的,老闆放心,這小子再厲害也不會是咱們幾千兄弟的對手,我們和他拼了!」田大膽說著,已然再一次從腰間掏出手槍,對準了吳賴,大聲地喝道,隨時準備開槍。

「大膽,休得胡來,這是我自己的決定,和吳老弟無關!」歐陽國良聞言頓時大怒,出聲呵斥道。

吳賴無視田大膽的槍口,看著歐陽國良焦急地說道:「歐陽大哥三思,黑虎幫是你辛辛苦苦創下的基業,豈能因為小弟毀於一旦,請大哥收回成命!」

歐陽國良卻是淡淡地笑道:「吳老弟放心,黑虎幫只是暫時的蟄伏,等這件事情處理完之後,自然會恢復過來的,這些年黑虎幫發展得也有些太快了,正好趁此機會整頓一下,大膽,現在就執行命令吧!」

田大膽聞言,卻是將牙一咬,惡狠狠地對吳賴說道:「哼哼,果然是因為你,好小子,我先斃了你!」

「轟!」

田大膽朝著吳賴便是一槍,槍口噴出一道火焰,子彈已然是朝著吳賴激射而至。

雖然吳賴知道先天圓滿境的武者應該可以硬抗子彈,但是吳賴依舊不肯冒這個險,整個身子突然詭異地朝後一彎,折成了九十度的直角,那子彈順著吳賴的面頰呼嘯而過。

田大膽卻是一心要將這個給黑虎幫帶來威脅的少年擊斃,已然是連開了數槍,吳賴擔心誤傷了黃毛,不敢繼續躲閃,只好伸手去抓那子彈,他如今眼力非比尋常,出手如同鬼魅,很快便將呼嘯而至的幾顆子彈抓在了手中,不過好在只是感覺掌心內微微有些發燙,並沒有受傷,這才真的相信,原來自己真的不怕子彈了!

吳賴一甩手,那幾顆子彈頓時飛射而出,「噗噗」幾聲,便沒入了田大膽身後的牆壁之上,腕力之強,超過了手槍發射的力量。

「田大膽是吧?你還真的膽子不小,看在歐陽大哥的面子上,我且不與你計較,若是還不識好歹的話,那就不要怪我出手無情!」吳賴是真的有些火了,皺著眉頭冷冷地說道。

「多謝吳老弟留情!」歐陽國良先是心有餘悸地朝著吳賴道了一聲謝,然後轉首看著田大膽,冷聲喝道:「田大膽,你若是覺得黑虎幫已經放不下你,覺得本幫主的話對你來說已然沒有威嚴,那我也不強求,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歐陽國良此話說的極重,田大膽此時也終於意識到自己有些太草率了,場內的狀況貌似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頓時惶恐地跪倒在地,口中連連說道:「老闆,我知道錯了,不要趕我走!」

「哼!那你還不趕緊執行命令,莫非真的要抗命造反不成?」歐陽國良也不是真的要趕走田大膽,畢竟田大膽雖然做事魯莽,不過忠心可嘉,見田大膽認錯,冷哼一聲叱道!

田大膽這一次不敢再有所質疑,趕緊點了點頭,爬起身來,轉身便朝著門外走去,看到門框邊上那幾顆深深沒入牆壁的子彈,不由微微地打了一個寒戰,連回頭看吳賴的勇氣也沒有了,心中只是一個勁地嘀咕,老闆這是從哪裡找來的變態啊,竟然能夠空手接住子彈,而且隨手一扔,比手槍射出來還速度快,若是真的有惡意的話,自己早就死翹翹了!

等到田大膽離開房間之後,歐陽國良這才不好意思地對吳賴解釋道:「吳老弟,大哥我管教無方,給老弟你帶來了不小的麻煩,還請吳老弟不要見怪!」

吳賴卻是不在意的揮了揮手,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歐陽大哥說的是哪裡話,應該道歉的是小弟我,若不是小弟,黑虎幫也不至於要停下一切產業,只希望小弟能夠快些解決問題,不至於讓黑虎幫的損失太大!」

歐陽國良聽吳賴提起這個問題,卻是很悲觀,嘆了一口氣道:「吳老弟,只怕你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這一次能不能解決問題還是個未知數,畢竟我們這一次的對手可不是普通人啊!」

吳賴聞言,緩緩地坐下,黃毛遞過一支煙,吳賴叼到嘴裡,黃毛殷勤地點著,然後又給一旁坐下的歐陽國良遞煙點火,屋子內頓時飄蕩一陣陣的青色的煙霧。

吳賴長長地吐出一連串的眼圈,微微蹙著眉頭問道:「歐陽大哥,那你現在先告訴小弟,這個骷髏頭的標記到底代表著什麼勢力?」

歐陽國良也是長長吐了一口煙,沉吟著回答道:「吳老弟,這個問題你若是問別人,還真的回答不出來,大哥我早年有幸和這個勢力其中的一名弟子打過幾天交道,而且還蒙那人傳授了一些粗淺的功夫,這才有了後來的黑虎幫,所以也認識了這個骷髏頭的標記,這個門派中的弟子身上的長袍上都有這個標記,所以大哥我記得非常清楚!」

吳賴聞言,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等待著歐陽國良繼續說下去。

歐陽國良接著說道:「吳老弟一身技藝不凡,想必應該聽說過幽泉門這個古老門派吧?」

「幽泉門?」吳賴聞言頓時倏地站了起來,他豈止是聽說過這個門派,這個門派雖然具體是什麼情況他不知曉,不過他最近跟慕容家族的糾紛中,被慕容家族的那個老祖錯認為幽泉門的弟子,也就是說,自己是嫁禍給了幽泉門,而且他明明白白地記得,之所以自己被錯認是幽泉門的弟子,就是因為自己身邊有小黑的緣由,自己還聽師兄青山真人說過,幽泉門和紫霞觀同為古老門派,但是還有些不對調,這下可好,自己終於有朝一日要和這個幽泉門正面對上了!

歐陽國良見到吳賴驚詫的樣子,頓時反問道:「呃?難道吳老弟真的知道這個幽泉門?」 「嗯,聽人說起過,不過並不知道詳細的情況,還請歐陽大哥明示!」吳賴點了點頭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