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江睿你好,我是優選傳媒的記者,想問問你,你和韓磊同出一個公司,平時比較熟嗎?」

哦豁,

這個問題有意思啊!

所有記者都樂了,趕緊把話筒遞到江睿嘴邊,期待著他能夠給予一些有爆點的回答。

畢竟韓磊退出萌影轉投銀線遭到萌影針對的新聞現在在行內傳得洋洋洒洒的,大家似乎都樂於看到這種反目成仇的戲碼。

然而江睿真的很給面子,臉上漸漸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反問道,

「韓磊是誰啊?」

好傢夥!

這表情,簡直就是赤裸裸的鄙視啊!

一眾記者都樂壞了,繼續問,「聽說韓磊這次拍的戲是武俠片,江睿你會感覺到有壓力嗎?」

「我真不認識他,哪有什麼壓力?」

江睿覺得一個問題問得差不多也夠了,說多了那就成復讀機了。

這些記者倒也很識趣的沒煩人,懂得江睿雖然脾氣好,但得到答案也很有素質的繼續往下問,

「江睿,江睿,最後一個問題,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姑娘呢?」

「昂……」

江睿沉吟一下,拋出一個萬金油回答,「我現在還是想以事業為主,談戀愛的估計還是得等以後吧。」

「那總有喜歡的類型吧?」

記者有些窮追不捨,其實這也就是江睿好說話了,要有些脾氣的藝人早就甩頭走人了。

要怪只能怪江睿太善良,只要這些記者不帶著攻擊性問一些刺耳的問題,江睿還是蠻樂意在空閑時候盡量滿足大家的要求的。

在他看來,藝人是人不是神,既然在這條路上拿著這個飯碗了,那就必須得有足夠的度量去滿足大眾的要求。

抱怨沒有隱私,抱怨太疲憊的那都是些自欺欺人的傻逼行為,吃著流量的飯還要求大眾別把太多目光放自己身上,這種行為從本質來說就挺愚的。

所以江睿想了想便笑道,很接地氣的回,「其實我的口味比較特別,我喜歡胖一點的。」

然後當場就有記者笑了,「那賈玲姐那種你比較喜歡嘛?」

嗯???

還真有賈玲這人啊?

江睿都愣住了,然後笑呵呵的隨口答道,「賈玲姐我蠻喜歡的,好了就這樣了,感謝各位,如果記者朋友們沒吃飯的話可以入場的,裡面還有空桌,辛苦了辛苦了。」

說完,很隨和的朝著媒體大眾合手道謝,一系列的舉止讓人大生好感,這個新人真可愛!

然則,世上芸芸眾生,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同的,同樣一件事,在不同的人看來,效果也是不一樣的。

江睿的禮貌,謙遜,在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看來就是惡貫滿盈,虛偽獻媚。

「還真會來事。」

餘波這時候笑呵呵的坐在沙發上,同樣是殺青宴歸來的韓磊這時候就畢恭畢敬的坐在他身旁。

他的眼睛是帶著點血絲的,尤其在看到江睿說不認識他時的那種語態,那種神情就頗為讓人惱火。

實際江睿明明可以以一種更為禮貌,更為謙遜的方式述說這件事,但他顯然選擇了另一種不太友好的方式。

真讓人惱火……

他眼裡的紅光似乎都更烈了一分,但轉瞬間便壓下了。

因為他貌似想到了挺好玩的東西,江睿不是說他有個親妹妹嘛?

江睿長得是不錯的,不如去玩玩?

嗯……

貌似也挺有趣的啊,呵呵。 「好冷,好冷啊!」

葉飛蜷縮在地上打着冷顫,周圍的溫度越來越低。

「怎麼回事!」

葉飛皺着眉頭,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此時地面已經結冰,葉飛和地面的冰晶連在一起,他感覺渾身上下無比難受,也不知道是哪裏出了錯誤。

葉飛連忙身體內視,檢查著自己的身體,發現丹田之處,火鳳在不斷的釋放冰冷之氣,火焰消失。

「怎麼回事?」

葉飛不知道,他嘗試阻止,但是那鳳凰根本不聽葉飛的號令,依然釋放寒冷,但是力度小了一些,葉飛知道要結束了,他內視着五臟六腑,發現自己的心臟不是紅色的,是灰色的,灰色的心臟在緩緩的跳動着。

「這個顏色?」

葉飛內心咯噔一聲,自己很長時間沒有內視了,但是自己的心臟卻是這個顏色的,自己也毫無感覺,他並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個顏色,但是葉飛知道跟火鳳無關。

過了一會,葉飛便是盤坐了起來,冰冷消失,剛才那寒冷之氣,葉飛想清楚了,是火鳳弄得,鳳舞九天應該是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發作一次冰冷,保持自己的火焰和純陽,可是自己的心臟是灰色的到底怎麼回事?

葉飛不知道,這謎團讓葉飛難受不已,難道是修鍊極光閃導致的?記得修鍊極光閃之前,葉飛的心臟還是紅色的。

「不知道。」

葉飛搖搖頭,他無法思考明白這到底怎麼回事,等以後就知道了。

「叮叮叮。」

此時葉飛的手機鬧鐘響起,葉飛修鍊了兩天,今天正是和李點蒼決鬥的日子,一到修鍊時間,就很快,就好像一分鐘一樣,但是已經兩天過去了,甚至還有人一修鍊就是百年過去了,這種事情多了去了。

「好,李點蒼,我來了。」

葉飛站起來,穿上一套幹練的衣服,便是走了出去,不多時,葉飛便是來到了龍榜角斗場,此時龍榜決鬥場內,人山人海,天城有威望的人全都來了,獨門葉飛和李點蒼戰鬥,誰也想要看看到底這場是誰贏。

李家家主在場,公孫家主也在場,還有天城頂尖的富豪,長老,都在這裏聚集著。

李點蒼站在角斗場中間,一身白色的牛仔衣服,身為天城第一高手,穿的倒是十分樸素,但是卻絲毫不影響她的顏值,模樣清純可愛,宛如剛從大學走出來的大學生一般,長發飄飄,手持着一桿粉色的長槍。

「嗡吱吱~」

大門被兩個男子拉開,葉飛拿着八荒劍站在門口,此時有兩個女人在地上鋪着紅地毯,葉飛就那樣步伐輕盈的走着,一路走來,無數人都在觀眾席上站了起來。

「獨門葉飛來了。」

「他真的來了,好激動啊,到底是誰能贏呢?」

「我猜是李點蒼,李點蒼霸榜多年了,從小就是天才。」

「我們葉飛也不差啊,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在天城建立第五大家族,震古爍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李家家主看到葉飛來了,眼中便是帶着一絲恨意,就是這個傢伙,當初竟然讓自己喝血酒,今天等自己的女兒打敗了葉飛,一定讓他也喝一杯血酒,不,喝一桶!

李點蒼屹立在角斗場中間,身高一米六五,長發飄飄,長相精緻雪白,她那如海的美眸看着葉飛,她內心壓力也很大,昨天,李點蒼翻閱了葉飛來天城之後的事情,一件比一件震撼,都是以一人之力力壓群雄,關鍵是還拿起了八荒劍。

李點蒼從葉飛的事迹之中,並沒有發現葉飛做出什麼邪惡的事情,只不過報復來的太過於洶湧,為人戾氣很重,動不動就要人性命。

葉飛登台,和李點蒼站立在一起,二人的個頭一樣高,站在一起倒也顯得般配,郎才女貌。

一個男子拿着生死狀而來,上面的條條款款寫的清清楚楚,李點蒼拿出金色精緻的鋼筆,在上面龍飛鳳舞的寫下自己的名字,葉飛也走上前去,寫下葉飛的名字。

此時在高樓的一個角落,肖青璇依然在那裏端坐着,她眉宇緊皺,看着台上的李點蒼和葉飛。

「這可怎麼辦?他們不能死啊!」

肖青璇喃喃自語,有些擔心他們兩個之中死了一個,那就影響了肖青璇的計劃了,必要時刻,她要是要出手的。

「廢話少說了,可以開始了。」

李點蒼長槍一橫,對着葉飛便是說着。

「我覺得我們的戰鬥完全沒有意義,你爹當初派人來殺我,我報復是理所應當,你現在又來挑事,那矛盾就會加劇,現在,我和你們李家還沒有鬧得那麼僵!」

葉飛對着李點蒼說着,他不想把戰鬥的時間浪費到李家身上,宋家才是當務之急,幫宋紅顏奪回宋家權利,才是葉飛的目的,至於其他三大家族,葉飛只是報復,並不想覆滅,而如今李點蒼的行為,完全是加劇矛盾。

「你是怕了嗎?」

「怕了的話,給我爹磕個頭,然後喝一杯血酒,這事就算了。」

李點蒼對着葉飛說着,她要為她爹受到的屈辱討回來。

葉飛搖搖頭,這件事談不攏了,只有戰鬥了,要是輸了,就淪為李家的魚肉,要是贏了,成為天城第一,無人敢欺!

「那就來吧!」

葉飛半蹲著,八荒劍一橫,準備戰鬥,李點蒼也是倒退一步,眼神犀利,雙手持着長槍,冷漠的看着葉飛。

「長生劍法第二式,極光閃!」

「槍盪九州!」

葉飛一上來就使用極光閃,而李點蒼也不是吃素的,她也用出自己的必殺技槍盪九州。

葉飛化作一道白色的光芒朝着李點蒼而去,激射之間若有閃電遊動,李點蒼也化身為粉色的光芒朝着葉飛而去,二人的招數都是差不多的,一個性質,必殺技。

「轟!」

粉色和白色的光芒轟然炸裂在一起,二人的身影交錯了一下,一瞬間地面龜裂,大地搖晃,爆裂的交擊聲震耳欲聾,粉色和白色的光芒交織在一起,形成兩個大圓球光芒,籠罩四方。

無數的人都是閉上眼睛,無法直視,不少人內心驚駭,二人交手只是第一招,就引起了這麼大的陣仗,待到光芒消散,二人的身影浮現出來。

無數人睜大了眼睛,努力的朝着那兩道身影看去,他們很想知道,天城第一和獨門葉飛的第一回合到底是誰贏了。 「去看看而已。」裘鳴說著自如走到一旁椅子上,不客氣地坐下了,「雲錦書當真去了邊關,京城裡接下來的日子怕是不太好過。」

初永望心知肚明,雲錦書的勢力網在京城非同小可,他現在一出關生死難料,原本在他壓制下不敢輕舉妄動的人要冒出頭來了。

但云錦書絕對不會不做任何打算就走,那些他知道的事情,他曾經準備妥當的布置,全都集成了冊子交在父皇手裡。

而初永望這兒,也有一份備份。

他從沒見過父皇手裡那份究竟是什麼樣子,和自己的能不能對上,也不知道父皇是否清楚自己這裡還有一份,所以就假裝此事無關緊要,沒有特地奏報給父皇。

裘鳴對他伸出手:「雲錦書給你留了東西,我用得上。」

初月晚疑惑:「太子哥哥,小舅舅給你留了什麼?」

初永望猜中了他的來意,眉頭一抖。

「拿去吧。」初永望命賈晶晶從床榻暗格中取來匣子,丟給了裘鳴。

「這麼爽快,東西是真的還是假的?」裘鳴搖晃了一下盒子,裡面顯然是一捲紙或者一本書。

「我沒必要騙你,你現在拿走回去對證,還不是一樣可以回頭找我理論。」初永望道,「本宮的東宮都要成你家了,來去都不打聲招呼。」

裘鳴將匣子拆了,捲起那些紙塞進懷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