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事,小心他,屠龍的時候,他沒盡全力。」無名持著英雄劍:「大家務必小心,準備拚命吧!」

「風雲世界,留我一個就足夠了!」帝釋天笑著說道;「待我成仙,會記起你們!」

「駱仙,你還要給他賣命么,在他眼中只有自己一人,風雲界的氣運怎會跟你分享,還在執迷不悟么?」斷浪在吐了幾口血之後也爬了回來,受創不清,站在聶風身旁,有些手腳發軟。望著帝釋天背後的駱仙,大聲喊道;

說著抬手用雙指夾住駱仙刺來的劍,看著眼神絕望的駱仙淡淡的說道;「小狗崽子說的不錯,你也不錯,知道反抗,只是你不懂!」說罷,從手指上通過劍刃傳出的寒氣已經將駱仙的身體冰凍住,一道冰錐自眼沒入,從後腦透出。

「我們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屠龍后我們的修為都是十不存一,但我是金丹大成,真元的含量是初入金丹的64倍,恢復也比你們快的多,你們怎麼跟我斗,你們決定怎麼死了么?」

遠處望著這一番殺伐的許仕林默默想到;「帝釋天,無名,雄霸,風雲,斷浪,這難道就是七武屠龍?只是人員都換了不少,武器似乎也少了一個?都跑到白蛇世界了,還要屠龍,這龍跟你什麼仇什麼怨!」

「小友,此人乃是一個大魔,還需要一同對付,莫要讓他各個擊破!」聶風已經將雄霸冰封起來,提著刀劍站在無名身後,「你們幾位自己先聯絡感情,在下先走一步啦!」許仕林拱拱手,小船在海上拉起長長的痕迹,飛速狂飆!

「如意如意,按我心意,快快顯靈,加速!加速!加速!」

「死老鬼,我覺得你最好儘快追那小子,他跑的賊快,再慢點兒,金龍身軀可就消失了。」斷浪望著許仕林飛速消失的背影,連忙說道;

「殺了你們,再追他不遲!」帝釋天沖著斷浪微微一笑;「你小子話最多,先殺你!」

「諸位道友,你們見到我小徒兒了么?」一道淡淡的聲音幾乎就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兩邊同時一驚,積攢的功力頓時全力迸發,狂攻而去。

「風無形雲無相,風雲合璧,摩柯無量!」兩道龍捲匯合成一道劍刃風暴向著帝釋天的方向攻來。

「火龍追日,邪火神雷!」 戀愛穿心箭 斷浪掀起一條長長的火龍,將自己包在其中,如同御龍一般,向著帝釋天撞去。

「萬劍歸宗!」近乎萬道劍氣形成劍氣長河,在空中一轉,向著帝釋天席捲而去

「七無絕境!」帝釋天大喝一聲,動用壓箱底兒的絕學。

就在此時,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帝釋天與無名等人對峙的中間。

眾人的合擊幾乎盡數攻擊在中心的那人身上,只見那人身著一身黑色盔甲,背後一對刀翅,刀翅旋轉護身,眾人的攻擊在那一對刀翅之下,毫無作用。

「你們冷靜一些了么?」負手任憑眾人進攻的男子淡淡的說道;「若是冷靜了,能否告訴我,可曾見到我的小徒兒?他剛剛應該來過這裡。」

「前輩,您說的可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他已經駕著小船兒向著西方飛速離開。」無名拱手說道;「剛剛貿然動手,還望前輩見諒!」

「嗯,既然如此,那就多謝了!」男子點點頭,便準備向西飛走。

「前輩且慢!」斷浪連忙喊道;

「嗯?」男子挑挑眉毛;「有事?」

「前輩,我們來的小船沉沒了,大海茫茫的也分不清東西,您看我們能不能跟您一起走,這多一個人,幫您找人的時候,也多一份力!」斷糧連忙說道;

男子看看斷浪等人又看看帝釋天,點點頭道;「嗯,跟上吧!」

「好嘞,」斷浪沖著帝釋天挑挑眉毛,連忙拉上聶風,聶風拉上步驚雲,步驚雲拉上無名,連忙跟在男子身後。

「咦,師傅呢?」聶風和步驚雲突然驚異道;四下觀察早已經不見雄霸的身形,難道已經被魚蝦海獸吃掉了?當即悲從中來。

「師父!」聶風更是掉下眼淚,悲痛不已。

「你們是說那個冰封起來的小傢伙么?」男子看著悲痛的聶風,眼中閃過一抹奇怪的神色;「早在你們對峙的時候,他已經從海里溜掉了!」

「溜掉了!!!」

「溜掉了!!」

聶風步驚雲的身形同時一僵,心中暗道;「師父,我們錯了,早就不改對你報希望的。」

「走吧!」男子話音一落,背後雙翅展開,將四人一攏,沖霄而起。只剩下帝釋天孤零零的站在海面上。

「道兄,你是何許人也?」帝釋天高呼一聲;

「蜀山,丹辰子!」 ?許仕林駕著小舟飛速逃走,在海面上帶出一道長長的白痕,坐著小舟,笑眯眯的喊道;「如意如意,按我心意,快快顯靈!」一壺酒頓時出現在手中,含著壺嘴狠狠的喝了一口,

「痛快!」沒想到從葫蘆島回家這一路上,竟然有這麼大的收穫,一條半步化神的金龍屍體,數以萬計的小妖,本命小葫蘆在吞噬兩道化神天劫后,煉化之力大增,如今不斷的煉化妖精,源源不斷的力量注入體內,轉化成靈力值在嘩嘩的上漲。 不良寵妃 樂的許仕林幾乎合不攏嘴。

「小友逃走,都逃得好自在!」淡淡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微微低頭的許仕林幾乎可以用餘光看到那黑色的影子。



小舟和許士林同時消失不見,遠遠可以看到許仕林急速賓士在海面的身影,鬼步神通三倍速之下,他速度幾乎快跟上聲音的速度,急速賓士之下,震動空氣,好似波音飛機一般,巨大的聲響震耳欲聾,拉出的慘白色氣流,將身後的海面壓出長長的痕迹。

丹辰子站在原地,身後站著風雲四人,手中拿著一柄玉如意,「好高等的材料,好造化神奇的煉製法門,好低階的法寶!」這種感覺就好像用造衛星的技術與材料,造了一柄精密至極的刮鬍刀,

丹辰子輕輕說道;「如意如意,按我心意,快快顯靈!」

一壺好酒出現在手中,濃郁的酒香直接在空中瀰漫開來,飲了一口,果然是好酒,這等美酒,即便是蜀山,也好幾百年沒有喝到過了,果然是好寶貝。

「小友,你在前面慢慢逃,待某飲完這壺好酒,再去追你!」丹辰子嘴角微微一翹,淡淡的說道。

已經跑出幾千米之外的許仕林耳邊響起這句話,剛剛有些縮減的速度,立刻提到巔峰,深吸一口氣,繼續狂奔。

幾乎一炷香的時間之後,丹辰子一臉滿足的喝完美酒。望著許仕林消失的方向微微一笑,「你們也都回去吧,已經找到小徒兒,某就不帶你們了,」

背後天龍斬輕輕一扇,身形頓時消失不見,一個呼吸之後,才聽到丹辰子消失的地方空氣一聲炸雷般轟鳴,

「這前輩,好快的速度,好強橫的修為!」斷浪一臉駭然的說道;「這就是大宗門的弟子么?帝釋天和他比起來,何止是天上地下?」

「蜀山掌門大師兄,丹辰子,金丹九轉,半步元神,練的是最巔峰的法門,巔峰的神通,乃是天下間元神不出的時候,最巔峰的人物,天地寶鑒之中留有姓名,徐福一個靠外物維持生機的小人,如何能夠跟他相提並論!」

無名一臉讚歎的說道;「這是世界等級差距,傳說當年武帝令天下宗門改名成學院的時候,蜀山長眉祖師乃是唯二能夠跟武帝的化神分身大戰三天三夜的人物。」

「唯二?」步驚雲喃喃說道;「另一個莫不是」

「不錯,第二個能夠跟武帝化神分身大戰的就是少林達摩祖師。」無名讚歎的說道;「天下間擁有完整元神傳承的三座學院,完整的傳承比我們自己摸索的法門,突破的修為更高,神通戰力更強!」

此言一出,風雲斷浪,都起了去三大學院拜師的心思,不面對的時候,根本不知道憑什麼都說三大學院強,唯有見到的時候,才發現,那是真的強。

「那個逃走的小子,不說他手中神奇的寶物,僅僅是他逃走時表現的速度,咱們誰能夠追的上?」無名嘴角有些苦澀;「看他的骨齡,不過十六七歲,初入先天不久而已。徐福得到了龍珠,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突破元神,他不會放過我們,不會放棄將風雲世界殘餘氣運合一的機會。」

「我要去蜀山!」斷浪抬起頭,雙眼中閃爍著執著;「這個世界這麼精彩,我不願意再守著風雲世界的殘存氣運在徐福的追殺中苟延殘喘,我要去蜀山,哪怕需要洗掉世界痕迹,洗掉所謂世界之子的身份,我還年輕,我的未來要靠自己創造,而不是靠所謂的氣運!」

風雲對視一眼;「好,抓緊回去轉移妻兒,一起去!」

……

待許仕林跑的幾乎全身發軟,累的幾乎口吐白沫,不知道跑了多遠,只知道遠遠都能看到大路的地平線,心中開始舒一口氣的時候,丹辰子站在許仕林身後抱著雙手兩根指頭夾著玉如意;

「跑的挺快,比我想象中的更好十倍!你的寶貝,不要了么?」

聲音剛剛想起,許仕林身形已經消失,出現在丹辰子身後,手中持一柄金剛寶劍,避開天龍斬覆蓋部位,刺在丹辰子後頸。

鏗鏘

金剛寶劍刺在丹辰子後頸上,發出斬在精鋼上的鏗鏘聲,迸濺出一道火花。

鏗鏗鏗鏗鏗鏘

金剛寶劍和丹辰子的身體連續碰撞。卻傷不到對方分毫。

「金剛不壞之身?」差距太大,立即啟動鬼步,瞬移到百步之外,

「那是釋家的說法,我們道家叫做金肌玉骨!」丹辰子說罷,一步踏出,便出現在許仕林身後,對著許仕林輕輕一個彈指。



許仕林以比自己逃走時更快的速度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撞到海邊的懸崖上,在峭壁上砸出一個人形的巨大痕迹。

「小徒兒,老老實實的跟著師兄回去,不要那麼調皮!」

……

高空中,丹辰子提著許仕林脖子慢悠悠的飛行,許仕林一副被玩壞的表情,「前輩,我真的不認識你,不是你的小徒兒,您認錯人了!」

「放心,不會錯的小徒兒!」丹辰子眯著眼輕輕一笑,手中拿著一柄酒壺輕輕抿了一口;「真是好酒!」

「前輩,玉如意送給您了,放我走吧!」許仕林一臉可憐巴巴的模樣說道;

「你這心黑手狠的小子,若是不好好調教,說不得這輩子就走到邪路上去了,休要多言,老老實實跟我回蜀山。」丹辰子拿酒壺敲敲許仕林的腦袋,笑眯眯的說道;「若非是你這次鄉試得中了揚州解元,全國排名第三,為師我也不會親自來帶你回山,我蜀山就那麼不順你的意么?」

「當然不是,蜀山劍仙威名天下皆知,怎麼會不順意呢!」許仕林假笑道;麻蛋,跟蜀山劍仙一樣出名的就是蜀山鎮妖塔,萬一哪天我不小心一變身,連逃都不逃,直接關塔里就行了。

皇家書苑主張教化萬物生靈,少林書院講究眾生平等,萬物皆有佛性,唯有蜀山最激進,斬妖除魔,唯我人道稱尊。三大學院唯一不敢進的,就是蜀山啊。

「別擔心,小徒兒,為師還不會搶你的寶貝,不過每月借我用用,變些美酒嘗嘗!」看著許仕林眼珠始終盯在手中的玉如意上,丹辰子臉上微微有些發紅,說道; ?蜀山

不管是在那一步小說哪一部電影當中,都是鼎鼎大名的頂尖名門正派,劍仙的搖籃。

在被丹辰子提上蜀山的這一刻,倒立的山峰,充足的靈氣,滿山的奇花異草,飛泉瀑布,白雲飄蕩,仙鶴飛舞。大袖飄飄,白蘭相間的衣服,流光飛閃之間,是一個個修鍊有成的弟子,在御劍飛行。

兩世的記憶,許仕林不是鄉巴佬,但真的走進這仙俠的世界,還是感受到了無比震撼。

「好多高手!」落地的瞬間,便見一男一女正在說笑,許仕林便感覺到二人股沸騰的氣血,沒有一個是在先天之下,男子尚且尋常,而那女子背著兩柄鎏金大鎚,卻是讓人望然生畏。

「大師伯!」看到丹辰子,兩人人都拱手施禮。

「嗯,這是我的小徒兒,你們帶他熟悉熟悉。」丹辰子點點頭,消失不見。

「恭送大師伯!」禮畢,向著許仕林笑道;「小師兄,相比沒見過這仙家秘境,可願隨我一起轉轉!我叫南宮煌,自小在蜀山長大,這裡一草一木都熟悉。她叫溫慧,跟你一樣來蜀山的,只是你是大師伯親自接來,她迷路了被我帶來的,你喊我師兄,喊她師妹就行。」

「每一個想要進蜀山的弟子,都要從這裡出發,走上一遭可看遍萬千景色!」南宮煌說道;「小師兄怎麼稱呼?」

「在下李仕林!」許仕林拱拱手說道;「見過南宮師兄!見過溫師妹。」

「哈哈哈哈」南宮煌哈哈一笑;「不要叫我師兄,叫我師弟就行。我們走,邊走,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咱們咱們蜀山的高手。」

「咱們祖師就是威震天下的長眉祖師,不過長眉祖師自從和武帝一戰之後,至今一直沒有再露面,將蜀山交給了大師伯丹辰子,但是丹辰子大師伯瀕臨突破元神,三師伯李英奇,二師伯長空無忌執掌宗門最強神兵天雷雙劍,就是天擊劍,雷炎劍,正在閉死關,好多年沒有人見過二位師伯了,現在因蜀山由徐長卿師伯執掌。」南宮煌笑著說道;

「因為師父親傳弟子只有三個,二代弟子雖然名義幾乎所有弟子雖然都是拜師長眉師尊,卻是大師伯教授功法,雖然名為師兄弟,實際上卻是師徒,所以對大師伯一定要尊敬哦。」南宮煌嚴肅的說道;

「大師伯接近四百歲,二師伯和三師伯也二百多歲,大師伯閉關之時,二師伯和三師伯也負責傳道授業,因此不管從年齡還是修為,還是授業傳道之恩,決不允許任何人對這三位長輩有任何不恭敬。」

「偷偷告訴你們我和現在掌門徐宗師伯很熟哦!」說著南宮煌眉毛上挑的一笑;

「笨蛋煌,你怎麼那麼多話,趕緊走啦!」溫慧伸手一拍南宮煌的肩膀,直接將南宮煌拍的趴在地上,額頭青筋直冒;

「野蠻女,你又打我!仕林你別攔我,我要跟她拼了!」南宮煌抓著許仕林的手,沖著溫慧大聲吼道;

許仕林低頭看著緊緊抓著自己胳膊不鬆手的南宮煌,心中嘆了一口氣;「南宮師兄你一個男子漢大丈夫,就不要和小慧妹妹置氣了。今天天色已經不早,咱們還是抓緊上山吧。」

南宮煌鬆開抓住許仕林的雙手,恨恨的說道;「野蠻女,看在小師兄的面上不跟你一般計較,否則一定讓你看看我仙法的厲害。走!」

剛上山來,就見一青年伸著懶腰走了過來,背著一柄長劍,臉上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斜的腦袋沖著南宮煌說道;「小煌煌,給師兄的酒帶了來么?一天多沒喝,嘴巴里淡出鳥來了。」

看著許仕林眼睛看向他,掃了許仕林一眼說道;「小子,新來的?」

「嗯!」

「一猜就是,一副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模樣,眼睛都看花了!」青年男子嘿嘿一笑;

「司徒師兄可不要小看小師兄哦,他可是大師伯剛收的小弟子!」南宮煌笑著說道;「這裡人太多,去你家,咱們好好的吃著聊!」

「哦,大師伯新收的小徒兒?」姓司徒的男子看許仕林的眼神頓時一變,大師伯幾百年沒收過徒弟,竟然專門出關收這小子,不簡單啊。

「好小子,有前途,我叫司徒鍾,你是大師伯的徒弟就是自己人,大師伯一直閉關準備突破,平時有什麼事,找我就行。」司徒鍾說著將手伸到南宮煌面前「還不把酒拿出來,解解渴」。

「哼,你說的哦,要傳我絕招,不能不認賬!」南宮煌嘟著嘴從腰間錦囊里掏出一個酒罈;「省著點喝,這可是真的好東西,埋藏在靈氣充足的地下幾百年,汲取天地靈氣蛻化成妖的一壇老酒,害怕開壇泄了靈氣,我連一口都沒捨得喝呢!」

「嗯?」男子眼睛一亮,喉嚨一動一動的,「窖藏了幾百年的好酒?好樣的,小煌煌,今天你想學啥,師兄就教你啥!」

「快走,快走!」說話間將酒罈抱在懷裡,「小子,小丫頭,相見就是有緣,一起走。」二話不說,直接將幾人帶到自己的小院。

「你們兩個先坐會兒,小煌煌去做幾個小菜,我去打點兒野食!我的酒可不許亂動。」司徒鍾說罷,背後長劍出鞘,直接御劍而起。

「蜀山御劍術,好英俊,好想學!」溫慧雙眼發光的說道;「可惜我使用的是雙錘,不知道能不能御錘飛行!」

「野蠻女,會不會做菜? 野火燒 進了蜀山,大家就是一家人,別客氣,會做的話就過來幫幫忙!」南宮煌洗洗手,在廚房喊道;「咱們這麼多人,我一個人有些忙不過來!」

「這個!」溫慧有些扭捏的說道;「人家沒做過!」

「什麼,身為一個女人你既然連飯都不會做?活該你嫁不出去!」

一聽這話,溫慧頓時雙眼冒火,從背上拎起大鎚就向廚房走;「笨蛋煌,你想吃大鎚炒肉么?我只會做這一道。」

「啊~不要~」

片刻之後,溫慧拍著手掌,笑眯眯的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司徒鍾已經扛著一丈高的仙鶴回來。仙鶴的脖子被扭成麻花狀,剛死不久。

「小煌煌,抓緊把這隻雞燉了!可惜時間太短,師兄看的太嚴,不能多弄幾個,小師弟,小師妹,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將仙鶴扔進廚房,司徒鍾沖著許仕林,溫慧二人笑著說道;「你們放心,小煌煌的廚藝不錯,一會兒可要多吃點兒!」

說著轉頭朝廚房說道;「小煌煌,小雞要抓緊毀屍滅跡,別讓十七師兄找來了,咱倆都得倒霉。」

「我這次從東海來,倒是帶了不少海鮮,南宮師兄,看看有沒有需要的。」眼見人家請客,許仕林也不好吃白食,當下從小葫蘆中掏出幾隻還沒煉化到的螃蟹、大蝦、鰩魚,海蚌,各個半人多高,海腥味十足。

「好東西,有口福了,都是成了小氣候的妖怪,對咱們這個修為來吃正好!」司徒鍾笑的更加燦爛,咽咽口;「咱們川中想要吃個海鮮還真不容易,尤其是這種成了精的,這群玩意兒事有不順就往海里鑽,百丈之下,想抓都抓不到。」

「你們等等,我把臭屁雲喊來,」說罷手捏法訣,面前頓時出現一面鏡子,在鏡子里浮現出一個極英俊的青年男子,藍白相間的蜀山弟子服裝在他身上,分外合身,英氣逼人。此刻正在房中打坐練氣。

「師兄,師兄!」

「爛酒鬼,什麼事兒?」男子睜開眼睛,望著眼見的炫光,沒好氣的說道;

「速來我院里。大師伯剛剛收了一個小師弟,我讓小煌煌弄了些美酒吃食,一起來給小師弟接接風。」

「好!」說罷,將眼前的玄光術打散。

「臭屁雲名叫獨孤宇雲,我師兄,我們兩個從小一起長大,他是當代弟子之中修為第一,戰力第一,在外人看來是個很驕傲的一個傢伙,」司徒鍾向許仕林解釋道;「實際上人很不錯,可以託付生死!」

許仕林點點頭,師尊是長眉真人,大師兄是丹辰子,二師兄長空無忌,小師妹是李英奇,這是蜀山傳,後面的弟子都是由這三位傳法。獨孤宇雲和司徒鍾,南宮煌這是仙劍奇俠三的外傳。兩個世界合一形成的蜀山,怪不得感覺這麼怪異。

沒過多久,便見一道劍光落入院中,劍光散去,一個英氣逼人的男子站在院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