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想到史密斯家族這次竟然下了這麼大的本錢,直接把吉田大師給請了過來,雖然這次過來的並不是吉田家族中最厲害的魂師,但是吉田大師的實力也非常的恐怖了!」殷成華緩緩說道。

「那陳公子這次過去豈不是凶多吉少了?」殷明似乎有些擔心的說道。

「我現在也不能確定,畢竟咱們也不知道陳公子真正的本事,說不定陳公子就要比那個吉田厲害,陳公子現在是咱們最好的選擇,除了陳公子以外,咱們也找不到更合適的人選了!」殷成華無奈說道。

「那咱們現在用不用跟陳公子把情況說清楚啊?要不然萬一陳公子出現什麼危險怎麼辦?」殷青看著殷成華問道。

「其實我也想要跟陳公子說清楚情況,但是我又擔心陳公子萬一害怕吉田大師的力量,直接選擇不去了,那咱們殷家可能就真的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殷成華說這句話的時候似乎也非常的猶豫。

「哎……」

殷青無奈嘆了口氣,低聲說道:「如果傀儡王的位置沒有泄露出去的話,事情根本就不用這麼麻煩,現在不僅有史密斯家族,還有很多其他來至世界各地的大家族都參與到了這次行動當中,咱們殷家想要從新拿到傀儡王,那簡直就是難上加難啊!」

殷成華看著飛機外面的風景,眼神無奈,但是也沒有說話。

此時殷家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陳天身上,除了陳天以外,他們根本就沒有其他的選擇。

殷成華原本以為陳天在房間裡面,是不可能聽到他們說的這些話的,畢竟房間裡面的隔音效果還是非常好的,但是其實他們三人剛才的對話,陳天聽的一清二楚。

「史密斯家族!吉田家族!」

陳天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輕聲說道:「沒想到這次過去尋找傀儡王還挺有趣的,現在地球上面竟然還能夠找到這麼多能夠修鍊靈魂之力的人,有點意思!」

原本陳天以為地球上面靈氣如此稀薄,即便是一些高境界的武者都非常難碰到,所以魂師這種比武者更加稀少的職業應該也會非常少才對,但是陳天萬萬沒想到,地球上面的魂師數量要遠遠多於他的想象。

因為魂師的修鍊過程是根本不需要靈氣的,他們也不需要受到環境丹藥秘籍心法等一類東西的限制。

所以此時地球上面魂師的規模以及修鍊程度甚至可以跟修仙界媲美。

這一次尋找傀儡王的行動,也讓陳天更加清晰的意識到,其實如今的地球根本就不是他想象中那麼簡單的。

無論是武者還是魂師都遠超他的想象。

「既然地球上面真的有魂師的存在,那麼煉器師煉丹師詛咒師應該也都會有吧?只不過可能我現在去的地方實在是太少了,根本沒有發現這些人的存在而已!」

陳天忍不住在心裏面輕聲的感嘆了一句,然後再次進入到了修鍊狀態當中。

此時陳天體內的靈氣已經逐漸恢復過來了,所以他想要趁著這一天的時間鍛煉一下自己的靈魂力量,畢竟接下來他馬上就要面對地球上面的魂師,他也不知道對方的靈魂力量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

一眨眼的功夫,整整一天的時間過去了。

也許是因為陳天在選擇基礎心法的時候選擇的是修仙界最難的九重天道決,而此時陳天已經把九重天道決修鍊到了第六層境界,所以陳天完全可以將自己體內的靈氣轉化成靈魂力量。

這樣的話,陳天在修鍊靈魂力量的時候就能夠簡單很多。

「嘭嘭嘭!」

就在這個時候,屋子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陳天緩緩睜開了眼睛,然後輕聲說道:「什麼人?」

「陳公子,咱們的飛機馬上就要抵達傀儡王所在的位置了!」殷青輕聲說道。

「好,我知道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直接走下床打開了房門。

殷青站在門口的位置看著陳天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陳公子,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沒有告訴您……」

「你是打算跟我說吉田大師的事情對嗎?」

陳天看著殷青問道。

「陳……陳公子,您是怎麼知道的啊?」

殷青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瞬間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你們沒有什麼事情能夠瞞得住我!」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殷青此時心中震驚無比,她想不明白陳天是怎麼知道的這一切。

在剛剛過去的一天的時間裡,殷青一直都非常的糾結。

她覺得不管怎麼樣陳天都是在幫助他們殷家,而自己明明知道這次去尋找傀儡王陳天可能會發生危險,如果自己這件事也就算了。

但是既然自己現在已經知道了,但是還是選擇繼續對陳天隱瞞的話,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所以她寧可放棄這次行動,也準備把這件事告訴陳天。

而且殷青之所以主動跟陳天說出這些話,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殷青知道陳天在江南省那邊的地位,如果陳天這次在尋找傀儡王的行動當中出現了什麼危險,江南上的那些人絕對不可能放過他們殷家,所以她覺的自己還是要把這些話跟陳天說清楚,讓陳天自己決定要不要過去。

但是殷青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還沒有說是什麼事情,陳天就已經猜到了。

「陳公子,您說的沒錯,這次過來尋找傀儡王的情況根本不像是我說的那樣,相反還非常的危險,有很多國外的大家族都找到了非常厲害的魂師,甚至一些在國際上面十分出名的魂師也參與到了這次爭奪傀儡王的行動當中,如果您要是擔心出現什麼意外的話,您現在也可以選擇不過去!」殷青看著陳天說道。

「你說的這些情況我已經都知道了!」

陳天淡淡說道。

「那陳公子咱們還要過去嗎?如果您要是覺得有危險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把您送回到江南省!」殷青問道。

「既然都已經來這裡了,當然要過去看看,而且不就是幾個魂師嗎? 替身窮妻:大牌老公已上線 還不至於把我陳天嚇跑!」陳天語氣十分自信的回了一句。

「……」

殷青聽到陳天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似乎要比之前還震驚了。

因為她沒有想到陳天在明明知道會有危險的情況,竟然還選擇過去。

「陳公子,您真的不考慮一下了嗎?」殷青看著陳天猶豫了一下,輕聲問道。

「沒有什麼考慮的,我剛才說的話你沒有聽清楚嗎?」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我……我聽清楚了,但是……」殷青表情十分無奈的說道。

「沒有什麼但是的!」

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國師府正廳,兩個同樣出色的男人相對而坐。

一身玄衣的夜九翎放下手中的茶盞,看著對面的人:「原愛卿。」

沒人應聲。

對面原柝與其說是坐在椅子上,倒不如說是睡在椅子上。從進入正廳開始,對夜九翎行了基本的君臣之禮后,他就是現在這樣的姿態——

整個人側靠在椅子上,右手手肘杵著椅子扶手,支著側臉頰,閉著眼睛,只有小刷子般的一排濃密的睫毛偶爾會抖動一下,似乎是做了什麼夢。

雖然這人在金鑾殿上都能睡,可這裡是國師府。

想著,他微微提高了聲音,再次出聲:「原愛卿!」

那人似乎被嚇到了,濃密纖長的睫毛猛地抖動了一下,在睛還沒睜開的時候,就先地打了一個呵欠。

「陛下,怎麼了?」原柝睡眼惺忪地看著夜就翎,聲音裡帶著剛睡醒的嘶啞,是濃濃的困意。

夜九翎還沒開口,另一道聲音已經響起:「不知丞相在國師府睡的可舒服?」

風玫踏步走了進來,目光直接落在那沒骨頭一般靠在椅子上的人身上,走的進了,才發現這人有一雙色素淺淡的淺棕色的眸子,因為剛睡醒,此時那眸子水潤潤的,好看極了。

「不舒服。」原柝又打了個呵欠,似乎是強撐著睜開眼睛看著風玫,「椅子太硬。」

風玫斂眉走向主位,口中卻吩咐下人:「去為丞相拿個絨毯過來。」

下人應聲離開。

原柝的視線隨著風玫移動,開始換成左手支撐了臉頰,面對著風玫的方向,半眯著眸子,似乎是困的實在睜不開眼:「謝國師。」乾坤聽書網

風玫唇角輕勾了一下,也如原柝一般單手支撐著下巴,而後才將目光轉向夜九翎,聽著腦海中系統從她步入正廳就開始不停的聲音,唇角弧度加深:「陛下作何一直盯著雅風?」

「朕只是覺得國師分外好看,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夜九翎也笑著,那落在風玫身上的目光是滿滿的探究,沒有絲毫的收斂。

是的,探究,就如第一次見到一個人,忍不住地卻打量探究對方。

瞥了在夜九翎話落之後終於第一次完全睜開眼睛的原柝,風玫對著夜九翎一臉認可的點頭:「雅風也覺得自己這張臉好看。」

夜九翎:「……」不對啊,這反應和他拿到的劇本不符啊。

總裁暮色晨婚 這時下人已經拿了毯子回來,原柝看了一眼,沒接,反而站了起來:「陛下,國師,臣實在太困,就先回去補覺了。」

說完,也不等人應答,直接往外走去,腳步都不帶停頓的。

風玫看著他的背影,微眯了眸子。

劇情中,丞相原柝韜光養晦行事極為低調,可是……她接收的雅風這一世的記憶之中,完全是另一幅,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的模樣——

一如現在,對他此番姿態,連夜九翎都是一臉習以為常的模樣。

本就不是同一個人不是嗎?

風玫垂眸斂去眸底一絲笑意,這時又聽夜九翎道:「國師倒是與朕記憶中完全不一樣了。」

「哦?」風玫故作疑惑地挑眉,只發出一個疑惑的單音。

夜九翎看著風玫的眸中湧現深情:「雅雅,朕是重生尋你而來。」 殷青瞪著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她想不明白此時陳天為什麼會如此固執。

「陳公子,我沒有跟您開玩笑,那個來至島國的吉田大師真的非常難對付,而且現在想要爭奪傀儡王的也不僅僅是吉田大師一個人,還有很多很多來之全國各地的高手,如果您現在下去的話,真的會有危險的!」

殷青在確定陳天依舊還打算去爭奪傀儡王以後,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之前不是你邀請我過來的嗎?現在怎麼有改變注意了?」

陳天笑呵呵的沖著殷青問道。

「之前是我邀請陳公子您過來的沒錯,但是那個時候我根本就不了解這邊的情況,現在我知道這件事非常的危險,我絕對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你去送死的!」殷青表情嚴肅的解釋道。

「如果你不跟我說這些話,這次就算我拿到了傀儡王,你們殷家也別想從我手上得到任何一點好處,但是既然你還能主動跟我說清楚情況,那我肯定也會儘力幫助你們殷家搶奪這個傀儡王的!」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飛機下面的風景,緩緩說道。

「……」

殷青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恍惚,因為她不知道陳天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

「別在這我這裡站著了,準備降落吧,我不可能因為這點事情就放棄尋找傀儡王!」

陳天輕聲沖著殷青說道。

殷青站在原地猶豫了兩秒鐘,然後直接轉身走出了陳天的房間。

殷成華看見殷青從陳天的房間裡面出來以後,連忙問道:「陳公子怎麼說的?」

「陳公子讓咱們準備降落,他說他要下去爭奪傀儡王!」

殷青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你確定你已經把情況都跟陳公子說清楚了?現在下面可都是高手啊,如果陳公子下去的話,那肯定是凶多吉少!」殷成華連忙繼續問道。

「恩我已經把吉田大師的事情告訴他了,但是陳公子依舊選擇降落,我真的不知道陳公子現在為什麼會這麼自信,就連咱們殷家現在都已經打算放棄這個傀儡王了,他竟然還執意要下去!」

殷青表情十分無奈的說道。

「說不定陳公子根本就不怕那些人呢?」殷明想了一下之後輕聲說道。

「我覺得陳公子現在就是根本你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那些魂師根本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說不定陳公子是真的對這次行動還是非常有信心,反正咱們現在已經把情況說清楚了,陳公子若是還想要下去,那就降落吧!」

殷成華長長的出了口氣,面無表情的喊道。

「那萬一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殷青皺著眉頭問道。

「到時候陳公子若是看見情況不對,應該會主動放棄吧!」殷成華想了一下之後,輕聲說道。

「但願陳公子能知難而退吧!」

殷青此時也只能無奈點了點頭。

……

幾分鐘以後,直升飛機緩緩降落在了一個山洞前面的空地之上。

此時山洞前面的空地已經站滿了人,各種各樣的豪車越野車直升飛機一類的東西隨處可見。

「陳公子,咱們已經到地方了!」

殷青看見飛機落地以後,走到了陳天房間門口,輕聲喊道。

「我知道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伸手推開門,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殷成華看見陳天出來以後連忙打開了直升飛機的大門,在直升飛機大門打開的那一瞬間,陳天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陣劇烈的靈魂威壓襲來。

這種靈魂威壓是普通人沒有辦法感覺到的,只有真正懂的如何運用靈魂之力的人才能夠感覺到。

所以陳天此時臉上的表情非常凝重,但是殷青殷成華還有尹明三人卻沒有任何反應。

「看來殷青說的沒錯,只有真正懂的靈魂之力的人才能夠得到傀儡王!」

陳天能夠感覺到這種靈魂威壓正是從山洞裡面傳來的,如果是普通人進入這個山洞,估計會直接被靈魂之力所抹殺掉,所以尋常人根本不可能接近傀儡王。

總裁的私有寶貝:契約女伴 而此時已經有很多人都站在山洞前面,臉色焦急的等待著。

陳天簡單的觀察了一下這些人,基本上都是三五成群的站在一起,而且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外國人,華夏本地人非常少。

這說明,這個傀儡王確實非常的有吸引力,能夠吸引這麼多的外國人過來。

「陳公子,這邊請!」

殷青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好!」

陳天點了點頭,然後邁著步子走下了飛機。

當陳天走下飛機以後,原本還在觀察洞口情況的那些外國人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等人的位置。

「鷹國的史密斯家族,熊國的約翰遜家族,還有島國的安藤家族,沒想到這幾個大家族竟然全部都過來湊熱鬧了,看來我們殷家的這具傀儡王還真是搶手貨啊!」

殷成華在下了飛機以後,表情苦澀的笑了笑。

而陳天則眯著眼睛看著這些外國人,陳天發現這些人竟然全部都不是魂師,這說明這些人並不是他的對手。

「殷先生,您好像遲到了哦!」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金髮碧眼身穿一襲白色包臀短裙,腳踩十厘米黑色高跟鞋,身材高挑迷人長相精緻漂亮的外國女人看著殷成華淡淡一笑。

這個外國女人的普通話說的非常流利,如果不是看模樣的話,真的很難聽出來這個一個外國人說出來的話。

「雅典娜小姐,沒想到你們史密斯家族竟然讓您親自過來了!」

殷成華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後扭頭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這個女人就是史密斯家族的三小姐雅典娜,我原來跟這個女人見過面,她是史密斯家族排名前幾的殺手,實力非常可怕!」

陳天聽到這話忍不住上下打量了雅典娜一眼,他發現原來這個外國女人竟然也是一位武者,而且境界在要煉虛境之上。

「沒想到國外竟然也有武者!」

陳天似乎有些吃驚的感嘆了一句。

「傀儡王這麼重要的事情我當然要親自過來了!」雅典娜淡淡回了一句,然後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眼陳天殷青等人,表情似乎有些不解的說道:「殷先生,難道您現在已經放棄了爭奪傀儡王?」

雅典娜這個女人說話時,給人的感覺十分高貴,而且那雙迷人的碧眼中還總是帶著一絲冷傲。

「雅典娜小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殷成華似乎有些不解的沖著雅典娜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