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有!」黑子立刻回答。「我認識他一年多,反正在三高這段時間裡,除了最近幾次,他從沒挨過打。初中的時候我就不知道了。」張北羽當然知道郭悅沒挨過打,以他在三高的地位,誰敢打他?

「他從小到大第一次挨打,還是連著挨打。以你對他的了解,你覺得,郭悅心裡怎麼想?」

郭悅這麼心高氣傲的主,被連著打了好幾次,肯定是咽不下這口氣。

「他肯定會報仇!所以才想誇大勢力,當初就是他讓我來接近你…」說到這黑子趕緊閉嘴,「他是一直都想交你這個朋友,我也是。」

「呵呵。」張北羽心裡冷笑一聲,一不小心說漏嘴了吧!

「報仇是一方面。我要是他的話,肯定要找原因,自己為什麼會挨打?說來說起就是技不如人,那他本身就不會打架,肯定把責任算在你頭上,對不對?」

黑子想想說,對。

「這不就成了。挨打在咱們這是家常便飯,但對郭悅來說,就是大事了!」「你的意思是,郭少就因為挨打這件事開始懷疑我的忠心?」

張北羽點點頭,「你仔細回憶前幾天的事情。你們前後兩次遇伏,都是對方全員出動,你們只有三四個人的情況。」

黑子點了點頭,的確是這樣。第一次是郭悅要去超市,他帶了兩個人陪著去遇見了大鵬。第二次是在小花園,也是帶了兩個人陪郭悅出來又遇見了早就準備好的大鵬。

「怎麼會這麼巧每次都是被人家抓個正著。你能保准郭悅不會亂想?」

這些話,張北羽之前根本沒有想過,但說著說著就說出來了。而且說的很順溜,他的這番言論,真的就合情合理。

黑子不笨,一點就透,驚道:「你是說,郭少懷疑我跟大鵬串通好了,埋伏他?」張北羽一拍桌子,「沒錯!」他心裡想,黑子啊黑子,你太棒了!

「可是…可是,我也挨打了!」「苦肉計,誰不會用?」

「嗎的!」黑子低罵一聲,站了起來,「我沒有背叛郭少!我得跟他說清楚!」他一站起來引來周圍食客側目,張北羽趕緊把他拉下。

「兄弟你消消氣,這件事絕不能跟他說。現在他已經坐實了你有疑心,這個時候去跟他說,他反而不信。聽我的,用行動來證明!」

黑子氣得呼呼直喘,點了點頭。張北羽繼續給他灌輸,「你再想想,在這之前,你在郭悅的眼裡肯定是個很能幹的人。那麼他自然而然會認為,這兩次危機本來是可以化解的。可卻偏偏碰上了,他能不多心么。」

一個人在無法保持完全可觀、冷靜的情況下,腦子裡形成的任何想法都是帶有主觀意識的。黑子現在就是這樣,「兄弟你說的對,我得用行動向郭少證明!」

經過張北羽一番連蒙帶騙的忽悠,至少黑子現在總算是相信郭悅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了。這是個飛躍的進步。

下午回到學校,張北羽著手準備對付黑子的第二件事。第三節課剛剛上課的時候,他突然讓大長腿陪他出去一趟。大長腿愣了半天神才反應過來。

張北羽先跟老師說上廁所,就出了教室。緊跟著大長腿也出來了。

大長腿出來之後,雙手背在身後,站到張北羽面前,有些羞澀的說:「北哥,你叫我出來幹嘛啊。」張北羽心想,這姑娘可能是誤會了…

「走,下樓溜達溜達。」說完他就往樓下走,大長腿只能跟著。一路上她都在問到底有什麼事。

兩人走到車棚附近才停下來。張北羽點起一支煙,一副嬉皮笑臉的看著大長腿。大長腿被他看的有些發毛,撇過頭,低聲說:「北哥,是不是麥小妮不肯啊?」張北羽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啊?什麼不肯?」

大長腿吐出一口氣,氣若幽蘭,抬眸一轉,媚眼如絲。看的張北羽瞬間失魂。她向前走了一步,幾乎靠在了張北羽身上,頭也埋得更低,都靠在了他的胸膛。

「你……」張北羽心跳加速,腎上腺素加速,總之哪裡都加速。

「別說了北哥。」大長腿抬起頭,用一根玉蔥手指點在張北羽的嘴唇上。「我知道,肯定是麥小妮不肯。如果你想要的話,今晚我就給你。」說完這句話,大長腿臉色更加紅潤,嬌滴滴靠近了張北羽懷裡。

張北羽徹底明白了。他輕輕推開大長腿,「腿姐,你誤會了。」大長腿睜大了眼睛,「那你…」「我想請幫我個忙。」

大長腿臉上閃過一陣尷尬,肯定覺得自己剛剛失態了。輕咳了一聲,撩了一下頭髮,「什麼忙,北哥你說吧,只要我辦得到。」

「你覺得黑子這人怎麼樣?」張北羽說的很小心,生怕大長腿不樂意。可是,剛剛說完,大長腿的臉立馬冷下來。「繼續。」 春風不及你傾城 她的語氣跟她的臉色一樣冷。

張北羽一看這架勢,也不敢繼續說了。呃呃啊啊的不知說什麼好,愣在原地尷尬不已。

然而大長腿的聲音響起,「想讓我去勾引黑子?」

張北羽偷偷瞄了她一眼。眼中沒有憤怒,卻很冰冷。

大長腿曾經跟他說過。自己可以跟別人上床,前提是她喜歡這個人。否則,什麼有錢,長得帥統統沒用。用她的話叫隨性,感覺到了一切都OK。她這種觀念張北羽實在不敢苟同。

但是,剛剛大長腿主動說出那樣的話,代表……她喜歡自己。張北羽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反正兩人上課的時候幾乎一致黏在一起,的確挺曖昧。不過他從來沒往這個方面想過。

現在,跟一個喜歡自己的女孩說:幫我去勾引一個人。這話怎麼說出口?

大長腿吐出口氣,臉色緩和了不少。「每個人都罵你,但是我始終維護你。因為我不信,我覺得你總有自己合理的理由。現在看來,我是對的。我可以幫你,但你要把一切告訴我。」

大長腿也是個人精。張北羽一開口她就能猜出是什麼事。當她說出勾引黑子時,從張北羽的表情也能看出來,他要找自己幫的忙就是這件事。

現在張北羽跟黑子好的跟親兄弟一樣,他又要讓自己去勾引黑子。這其中,肯定不簡單。

張北羽說:「我可以告訴你,但你絕不能說出去。」他的臉色也冷下來,「否則,我對你不客氣。」大長腿故意「呵!呵!」一笑,「威脅我?趕緊說吧!」

無論張北羽多麼強大,始終還是拿女生沒辦法,只好乖乖的把整件事情講了一遍。就像跟麻桿說的一樣相信,從他跟江南商量整個計劃開始到現在。

洋洋洒洒講完之後已經快要下課了。

期間,大長腿不像麻桿那樣靜靜的聽著。聽到什麼她不理解的就問,張北羽就仔細給她將。

全部講完之後。大長腿痴痴地看著張北羽,說了一句:「北哥,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你了。」 「好!」

王絡猛的一拍桌子。

隨後便是一臉興奮的吩咐道:「你們三個一會出去打聽一下這拍賣會的規則,或是他們拍賣物品的一個清單。」結著又是對著趙勾道:「趙勾,你接下來的時間,還是其他面目示人便是,省著引來一些不必然的麻煩。」

「是!」

三人連忙行禮,其中古鏡更是高興的在房中轉了一圈之後,才與其他兩人走出了房間。

「累了吧,累了你便歇息一下,接下來我也要離開一會兒!」

王絡活動了一下筋骨,而後輕笑道。

「你這是要去哪裡?」沐青青沒想到剛給其他人下達了任務,他自己卻是也要離開,難道王絡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怕人發現不成?

「你這小腦袋裡除了這些,還有別的么?」

王絡感應到沐青青心中所想,不由得輕點數下沐青青那光潔的額頭,旋即接著開口道:「此處既然能舉行如此大型的拍賣會,自然是比其它城市更加繁華一些,這裡面也不乏一些有底蘊的明名大宗,我此行便是要前去查探一翻,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絡哥哥可是與誰打架么?」

沐青青瞪著一雙美眸,略有些疑惑的盯著王絡開口道。

「哈哈,當然不是,我如果不好好了解一下他們的需求,又怎麼能賣個好價錢呢?」王絡伸出手輕輕揉了揉沐青青那毛茸茸的小腦袋后,神秘的一笑。

「哦!」

沐青青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好了,你休息吧,我去去便回!」

說罷,王絡便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沐青青百般無聊之下,只好躺在床上假寐,沒想到不一會兒便真的睡了過去。

等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王絡等人早都已經回來許久,四個人坐在桌子前不知道在商量著什麼。

「絡哥哥,你們回來了,怎麼也不叫醒我?」

沐青青揉著略微有些睡糊塗的腦袋,起床向幾人走來。

「無妨,拍賣會要在明日的午時才算正式開始,看來我們在這裡多住一日的時間了!」

王絡起身,微著著將身邊的椅子向後拉了拉,沐青青便是坐在了王絡身邊的位置上。

「多呆一日也好,我也可以在這城鎮中逛一逛,看看有沒有什麼好吃的東西可以買!」

沐青青伸手,為自己倒了杯清茶一飲而盡。

「這一點叫,倒不用沐姑娘操心,今天的好東西,師父已經為沐姑娘準備好了!」

趙勾說罷,將放在一旁的一個食盒拿了過來,沐青青打開一瞧,全是城內一些特色的小吃。

「還是絡哥哥最懂我的心意了!」

沐青青美滋滋的將那食盒接下,而後便是大吃特吃起來。

「好了,我們繼續剛才還沒說完的話!」王絡拍了拍手,將其他人的眼線引到了自己的方向,接著開口道:「我們幾個身份特殊,而且那拍賣會中肯定會有官差把守,所以我們還是躲在自身的靈器內比較好,只有趙勾一個人變幻了模樣跟在青青的身後一同進去!」

「是!」

其餘三人齊聲應是!

「青青,你也要稍微的裝扮一下,最好不要讓對方認出你來,雖說今天你以面紗遮面,但還是小心為上!」

說罷,王絡又轉過頭來,對著沐青青開口。

「這個好辦,我直接扮成男裝的模樣不就成了,男人和女人就是最大的區別!」

沐青青一邊吃著手中的零食,一邊含糊不清的開口。

「嗯,這樣最好!」

王絡滿意的點了點頭。

……

第二日巳時,離正午還有一個時晨,沐青青扮做一翩翩美男,身旁卻是一跟著一名毫不起眼的少年跟班,一同出現在了這忘川城的大街之上。

妹妹,再讓我愛一次 「沐公子,前面不遠處便是有一個此處最大的集市,裡面的東西琳琅滿目,不勝枚舉!」

趙勾跟在沐青青身後半步遠的地方,為其指路道。

「哦,那本公子定要前去瞧上一瞧!」

沐青青啪的一聲將那手中的摺扇打開,而後微微笑道。

「前面引路!」

聞言,趙勾連忙躬身在前,向那集市的方向走去。

「哇,果然是有好多好東西啊!」

剛邁步走到那集市之內,沐青青便是兩眼放光,不由得開口嘆道。

只見那集市一眼跟本望不到邊,在街道的兩旁,擺著數也數不清的攤位,嘈雜叫賣聲此起彼伏,那些飛揚的攤位旗幟正在時刻提醒著她:這裡有好東西,這裡有好東西!

「咳咳!」

站在身旁趙勾不由得扶額,隨後輕咳兩聲。

「哦,那個、那個我們進去瞧一瞧吧,你不要太貪玩了,一會兒耽誤了大事!」

沐青青收回那吃貨的表情,拿起手中的摺扇在趙勾的額頭之上輕敲兩下,而後開口道。

「是!」

趙勾強忍住笑意,垂眸答道。

婚後強愛 我貪玩?

笑話,就怕是哪個吃貨見到好吃的又邁不動步吧!

趙勾跟在沐青青的身後,不由得開口吐槽道。

而前面的沐青青更是一臉好奇的東瞅瞅西望望,她出了蒼炎國之後,還沒有去過什麼大一些的城市,像這一種規模的集市,她還真的是頭一次見。

遠遠的,沐青青便是瞧見了一處賣首飾朱釵的攤位,這愛美之心有皆有之,沐青青同樣是女孩子,自然對這些東西也是隔外的喜歡,當下便是加快腳步,對著那攤位急行而去。

「沐、沐公子,你到是等等我啊!」

趙勾只不過慢了半步,沐青青的身形便已經消失在了這來來往往的人群之中,無奈,趙勾也只有加快腳步,將周遭的行人強行推開,沖著前面跑去。

「真漂亮!」

剛到攤位前,沐青青便是看中一隻鳳凰造型的步搖,那鳳凰是由玉石所鑄,在其眼睛的位置鑲嵌著一顆紅色的寶石,而在那下墜的地方,又嵌著幾顆淡粉色的水星,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著一抹亮晶晶的光芒。

沐青青伸手便對著那步搖一把抓了過去。

「大膽,我們小姐看中的東西,你也敢搶!」

剛一到手,身旁卻是傳來一道嬌喝之聲! 張北羽很想問她,是喜歡我還是喜歡「上」我?不過以他的膽量,最多就是在心裡說說。他生硬的笑了一下說,別開玩笑。

大長腿認真的說:「我沒開玩笑。北哥,你知道么!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堪比楊四郎啊!」張北羽心想,這哪跟哪啊,還扯上楊四郎了。

「你這歷史學得不錯啊?」張北羽說。大長腿嘿嘿的一笑,「我看過蘇有朋演的電視劇!」說起電視劇,不得不說現在很多歷史劇實在是太坑人了。隨便修改歷史導致很多隻看電視不看書的小朋友對歷史產生了很大的扭曲。

「該說的我都說完了,這個忙,你到底幫不幫?」張北羽表情認真,語氣誠懇,眼神真摯。大長腿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輕輕點頭。她說:「幫你倒是可以。但你得告訴我具體怎麼辦,我要跟他發展到什麼程度?」

張北羽嘿嘿一笑,「其實吧,這也是你實現自我價值的機會!」大長腿對他的話嗤之以鼻,嘁了一聲說:「拉倒吧!我的自我價值就是勾引男人?!」張北羽覺得自己好像說錯話,趕緊賠禮道歉。說了一會又把話題扯回來。

「其實你要做的很簡單,就是讓他對你言聽計從。至於用什麼手段,那是你的本事,我不管。發展到什麼程度,全憑你自願,我也不管。」接著,他又拍拍大長腿的肩膀,鄭重其事的說:「腿姐啊!檢驗你魅力的時刻到了,還等什麼!」

大長腿抬手攏了一把頭髮,動作甚是撩人。「我答應你倒是可以。不過,我有什麼好處?」張北羽陪笑道:「好處肯定有。想要什麼你說吧,只要我辦得到,一定照辦不誤!」

大長腿看著他玩味的笑了一聲,「呵呵,是么?話可別說的太早,別到時候你做不到,就自己打自己的臉咯。」張北羽啊啊的點頭說是。心想,大長腿不會提出什麼「做你女朋友」之類的要求吧?那可真的不行。他心想要不還是先把話說清楚。

還沒等他開口,大長腿轉身就要走。「那就這樣吧,等我想到有什麼要求了再跟你說吧。我跟黑子的事,你儘管安排好了。」說完,扭頭就走了。

望著大長腿的倩倩背影,張北羽真是覺得自己來了三高以後就開始走桃花運了。身邊的每個女孩都是美女不說,而且都對自己有點意思…

現在要趁著黑子對郭悅心存疑慮的時候抓緊時間下手。張北羽馬上拿出電話給黑子打了個電話。

黑子估計還在教室里,說話聲音有點小。「兄弟,怎麼了?」

「兄弟,大長腿那件事我辦妥了。要不就今天晚上吧,出去吃個飯,認識認識。」黑子馬上說好好好。還說他現在就去準備準備。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張北羽合計,他要準備什麼呢?換一身衣服,再給大長腿準備個禮物什麼的?其實黑子這人還算不錯,只不過兩人立場不同。否則還真可以撮合撮合他們倆。

回到教室里,張北羽又跟大長腿說晚上吃飯的事。大長腿十分淡定的說了聲哦。張北羽又說,黑子老緊張了,下午連課都不上了,說要去準備準備。大長腿又哦了一聲。

張北羽小心翼翼的說:「你不緊張么?」大長腿白了他一眼,「我有什麼可緊張的?莫名其妙,嘁!」張北羽點頭說,是是是,腿姐久經沙場了。大長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什麼意思!」張北羽意識到自己又說錯話了,趕緊說好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