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滾!」秦銘閉上眼睛深思了一會,然後猛地睜開怒喝道。

「什麼,你叫我滾?你敢叫我滾?」秦天駿額頭青筋浮起,瞬間一道白色個光圈匯聚在右手上,猛地向秦銘砸去!

「通天拳!」

秦銘冷漠的看著這拳向自己駛來,身體偏偏向右傾斜,很輕鬆地躲開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秦天駿一臉不相信,他不相信秦銘這麼簡單就躲開了,他不是個廢物么?

「愚蠢!」秦銘閉上眼睛一拳打在秦天駿的肚子上!秦天駿面色凝固張大嘴巴格外痛苦,隨後倒飛出去數十米,倒地不起!


「嘶……」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秦天駿……淬體九重天的秦天駿就這麼一拳就被打敗了?!

旁邊的秦族子弟一臉畏懼地看著秦銘。秦銘沒有理會周圍人的目光,向藏經閣走去,前面的人連忙讓道,深怕惹到秦銘。

此時秦方璐小臉已經煞白,渾身顫抖,額頭布滿汗珠!自己剛才……剛才就隨便惹到秦銘了?

現在所有人……至少是周圍所有人都知道了,秦銘不再是原來的那個廢物了,他回來了!

那個天才秦銘,他回來了! 秦族的藏書閣是一座四層高的氣派古樓,每一層都有四五丈高,佔地面積數百平米。

藏書閣每層都擺放了不同的典籍。第四層為秦族的家族武技,這些武技非家族子弟不可閱讀,此外為了防止泄露,這些武技功法是不可帶出藏書閣的,不過可以藉手抄本,三個月後歸還。

此外閣中還有秦家子弟從別處搜刮過得功法武技,一般放在二三層,這些書是可以外借的,但是有時間限制,外借時間同樣不能超過三個月。

還有一些不是武技功法的典籍放在藏書閣一層。這些書多為大陸的歷史地理之類的典籍。

此外不同的秦家人在藏書閣的許可權也不同,有些人只能進到二層,而有些人卻能瀏覽全部四層書籍。

「無極長老,我是來閱讀典籍的。」藏書閣門口,一個白衣老者坐在書桌前。所有要借閱典籍的人都必須經過無極長老的同意,若強行進入藏書閣,則會受到家族懲罰!

「你?」秦無極看到來者是秦銘大吃一驚!

「不對!你……這氣息,你已經淬體境八重天了?怎麼可能?」

「小子不才,無意中找到辦法重新修鍊,現在已經淬體八重天了。」秦銘身體微微一躬,十分恭敬地說道。

「淬體八重天……」秦無極沉默沒有說話,突然猛地抓住秦銘的右手!秦銘感到一股冰冷的元力在經脈中遊走,這是無極長老的元力。

「經脈拓大了兩倍有餘……」秦無極十分吃驚,「血液中**中殘留了大量藥力,你究竟服用了多少丹藥,你哪來那麼多資源?」

秦銘沉默不語,沒有回答長老的話。

「……罷了,是我多嘴。」秦無極鬆開秦銘的右手,臉上恢復平淡地表情,「我不管你有什麼特殊的機遇,希望你不要忘了自己仍然是秦家的一份子。雖然在你失去修為的這幾年家族對你不太照顧。」

「不過,雖然你之前有煉魂境巔峰的實力,我建議你不要服用那麼多丹藥硬把自己的實力重新抬上去。你的事情我會跟家住彙報,沒有什麼問題吧?」

「無極長老,沒有問題。不過還請您不要將這件事情傳出去,畢竟家族大比快要到了。」秦銘一字一句有力地說道。

「哈哈!你小子!也好,也該給家族的那些小子敲敲警鐘了。」無極長老一眼就看出了秦銘的所思所想。

「你的許可權和以前一樣,藏書閣四層所有書籍都對你開放。」無極長老說道,「這也是家族對你的虧欠。」

秦銘點點頭,走進藏書閣內。

藏書閣內部和圖書館沒有什麼差別,一排排木質書架上擺滿了各種典籍。秦銘直接繞過了第一層往第二第三層走去。第一層的雜項典籍對秦銘的用處已經不大了。

剛來到第二層就看到很多秦家子弟在這裡翻閱典籍。儘管已經接近正午休息的時間,卻沒有人鬆懈。右側有一排空出的地方,擺滿了桌椅。許多子弟借了典籍之後就坐在那裡仔細翻看。

「黃階中級武技,空木拳。威力不錯,但是不適合我。」秦銘在第二層翻閱著,這裡的典籍多為黃階中下級,秦銘大概瀏覽一下,沒有發現自己想要的。

「這裡的典籍跟三年前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趕緊到三層四層去吧。」

三層的人明顯少了很多。能到三層的人都是對秦家有一定貢獻活著是比較有天賦的人,其中有些人看到秦銘走到藏書閣第三層感到格外驚訝。

「那個是秦銘?他怎麼到藏書閣了?」

「聽說他修為恢復了一點,一個月前一拳打敗了前來挑釁的秦松。」

「秦松算什麼?不過是個淬體五重天的廢物。我就不信他現在能打敗煉魂五重天的秦滅!」

「那是自然。」

「他過來……」

秦銘沒有理會周圍人的竊竊私語,對他而言現在什麼都是空的。等到了家族大比,自己必定能讓所有人重新認識自己!

「黃階高級劍法,落花十九劍。修鍊大成虛中帶實,虛實結合威力非凡!」秦銘來了興趣,這本典籍是這三年內新添加的,以前並沒有這本書。

「有意思,按照書中所說,一旦大成甚至能領悟劍客夢寐以求的劍勢?」秦銘看著書中「落花為虛,劍勢為實」幾個字不由得笑出聲來。

「正好我也是修鍊劍法的,不妨就練練看。不過八成是作者誇大了,若是真能練出劍勢,這本功法至少也是地階的功法了。」秦銘搖搖頭,將功法收入懷中。

「啪!」秦銘感到有人輕拍自己的後背,不由得回頭。

「秦銘哥哥!」突然一個扎著天藍色髮辮的女孩落入秦銘的眼中,女孩身體纖細,玲瓏有致,雖然現在仍顯青澀,但不容否認幾年後一定是個大美人。秦銘微微一笑,對女孩打了招呼,這個女孩就是秦銘名義上的妹妹,秦冰月。

「秦銘哥哥,你怎麼在藏書閣啊?」秦冰月問道,但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連忙擺手,「秦銘哥哥我不是那個意思……」

「哈哈!」秦銘哈哈大笑,右手毫不客氣放在秦冰月頭上,「傻姑娘,你哥哥我是那麼小肚雞腸的人么?你現在還看不出來么?」


「這氣息……」秦冰月秀眉微蹙,然後頓時開心地說道,「秦銘哥哥,你已經淬體境九重天了?竟然比冰月還要高啊!你是怎麼修鍊的?我記得一個月前你還是淬體三重天……」

秦冰月天生就有一個技能就能十分輕易地看穿別人的修為,據家族長老說,秦冰月天生對元力格外敏感。

「那是自然,我是天才么。」秦銘好不掩飾的自誇到。對自己所喜歡的人,秦銘一直是十分的開朗。

「哥哥,你怎麼看這本功法。」秦冰月眉頭微蹙,「這個功法明顯是騙人的。家族裡很多子弟修鍊了,但別說十九劍了,第一劍都練不起來。不知道家族裡的長老是怎麼評定的,竟然把這種功法放在第三層。」

秦冰月氣鼓鼓地說道,小嘴鼓起。看樣子就連秦冰月都被騙了。

秦銘笑著搖搖頭:「這個功法沒有那麼簡單,家族長老的水平也不是假的,我願意試一試。」

秦冰月看秦銘如此堅持便不再多說什麼。「對了哥哥,下午能不能陪我逛逛街……」秦冰月有些猶豫但還是問道。

「逛街啊……」秦銘看著秦冰月可憐的神奇,忍不住想捏冰月的小臉,「好啊,沒有什麼問題。真好我也想去街上買一些藥草。」

上個月在拍賣場買的藥草在秦銘瘋狂的煉製服用下已經徹底告罄了,這次秦銘準備了大概有十枚四品丹藥、五枚五品丹藥和一枚六品丹藥。秦明估計這麼多丹藥至少能賣將近兩百多萬金幣!光那枚六品丹藥價值至少就有一百五十萬金幣!

秦冰月看到秦銘那麼痛快就答應了格外喜悅,笑得如花朵一般燦爛。「秦銘哥哥,你最好了!」

「嗯嗯,那是。不過我現在要再找一點功法。」秦銘笑道。

「為什麼不去四層?」

「四層的家族功法我基本上都知道,我現在的元力使用那些高品階的功法還是十分吃力,還不如選一些黃階高級的功法來的好。」秦銘解釋道,「有沒有比較好的身**法?」

「嗯?秦銘哥哥以前的身**法不能用了么?」秦冰月有些困惑。

「我現在沒有到煉魂境無法使用,有時候修鍊功法太好也不是好事。」秦銘苦笑,「限制太多了。」

「這樣啊……這本殘影步蠻好的。黃階高級。」秦冰月想了想,走到一個書架前,取下一本典籍遞給秦銘。

「黃階高級身法,殘影步。」秦銘仔細翻閱,這個功法剛好適合他。

「把殘影步和萬化雷霆結合在一起,給人以出其不意的打擊。」秦銘仔細思考,殘影步的特點很適合現在所能用的功法,可以給人出其不意的效果。

秦銘和秦冰月又在藏書閣里翻閱了半個多時辰的書,終於決定了自己想要的功法。

「走吧,冰月。」秦銘攬著冰月,「走吧,我們回去收拾一下就去逛街。」

冰月小臉微紅,點了點頭。

……

半個時辰后,兩人在家族中的一處小亭相見

今天的冰月,換了一身得體的淡藍色裝飾,這種格外清淡的顏色,使冰月更多了幾分清純。一條緊腿長褲將那纖細而修長的美腿包裹得極為圓潤,曲線畢露。

現在的冰月雖然青澀,但卻充滿著活力與誘人的青春氣息。當然,不得不說,就連秦銘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現在的冰月實在是太漂亮了。

見到如此,秦銘打趣道:「小妮子怎麼今天穿這麼漂亮?」

「哪……哪有……」冰月小臉微紅,十分不好意思。

秦銘哈哈大笑,心情特別的好。兩人笑談著對著家族之外行去,一路上,也遇見了一些族中的族人,在看得他與冰月親昵談笑的模樣之後,有的露出一絲羨慕的神色,有的則是十分不屑。


沒有理會這些族人的神色,秦銘領著冰月,直接出了家族,然後放慢了速度,悠閑的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之上遊盪著。 天墉城不愧是皓風國的大型城市之一,人氣極為盛況。無論是是炎炎烈日,還是天寒地凍的大凍之日,大街之上,人流依然洶湧。各式奇裝異服的修士在此處匯聚,交換物品,互相證道。


一個月前去拍賣場那次秦銘還沒有好好欣賞天墉城的風光,這次陪冰月一起逛街,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會。若要真是算起,估計從秦銘修為全失的那刻起,整整三年秦銘沒有走上天墉城的街頭。

理由很簡單,一是秦銘不願意接受街上人異樣的目光;二自己也實在沒有時間到處閑逛。不過現在,秦銘已經解決了根本問題,勞逸結合,說不定更有利於修為的增長。

或許是由於秦銘的陪伴,出了家族后,冰月變得活潑了許多,不再害羞了,拉著秦銘,不斷的在各處攤販前亂竄,少女輕靈的嬌笑聲使得整個街道都清涼了幾分。

在冰月玩倦之後,秦銘這才帶著她往拍賣場走去。

秦銘摸了摸兜內的金幣嘆了一口氣,雖然自己並沒有帶那麼多金幣,不過錢就沒了還著實有些心疼。

不過為了冰月,一切都值得!

這次秦銘除了要購買足夠的藥材,還要購買一個特殊的東西——妖核

妖核,顧名思義,這是妖獸體內的一種能量晶核,其內充斥著極為狂暴的天地能量。這種能量一般修士並不能直接吸收,但天地之大無所不有,據說就有一些奇妙的功法可以吸收妖核的能量提高自己的修為。

妖核雖然並不能直接供人吸收,不過它卻是一些丹藥必不可缺的主材料。

除此之外,妖核還有其他特別的用處,可以是一種十分珍貴的東西,不過,妖核的獲得,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只有一級以上的妖獸才有妖核。而二級和以上的妖獸不僅實力強悍,並且異常狡詐,由於兇狠的本性以及特殊的攻擊方式,妖獸往往比同等級的人類強者要強上幾分,所以想要單獨獵殺同等級的妖獸,沒有過人的實力,很容易偷雞不成蝕把米。

其次,高等級的妖獸很難遇到,即使若真的遇到了,也不見得殺得死。

因此,妖核在大陸上格外昂貴,若是高階妖核,則極為搶手。

兩人往前走了不遠,突然一道猥瑣的笑聲,忽然的從前面傳來。

「咦,這不是冰月小姐么?呵呵,沒想到竟然會在此處遇見,真是緣分啊。」

纖細的眉頭輕輕一皺,冰月尋聲而望,卻是見到一堆人正涌過來,在人群中,眾星拱月般的簇擁著一位衣著華貴的肥胖青年。

這個人就是季寧。

上個月季寧被秦銘假扮的神秘男子痛打一頓之後低調了許多。季寧也是真的感受到了實力的重要性,短短一個月時間愣是將原本淬體境六層的實力提高的淬體境七層。

不僅如此,季寧也仔細思考了為什麼當初秦冰月不理自己,看樣子還是手段略有霸道。這年頭還是輕柔點以柔克剛好。

望著肥頭大耳的青年,冰月纖細的柳眉微微皺了皺,也不理會他的叫喊,拉著秦銘轉身就走。

「冰月妹妹!」

瞧著冰月轉身,季寧瞬間就急了,趕忙移動著小碎步,最後「橫」在了冰月面前。

「冰月妹妹……」季寧喘著粗氣,流著口水,一副醜陋模樣,「冰月妹妹,沒想到我們那麼有緣,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我這些日子可相戀妹妹你,這裡有一個木靈項鏈,是由三階妖獸枯木藤的妖核所做,妹妹要是不介意就收下吧。」

秦銘看著這幅情景格外想笑,看到冰月已經綠了厭惡的臉色,旋即抬頭微笑道:「季寧少爺,你的好意,冰月心領了,抱歉,東西,還是收回去吧。」


季寧這才看到旁邊的秦銘,「你他媽誰啊?哦!這不是秦大天才么?怎麼現在怎麼變成廢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