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為什麼這樣說?你是知道了他哪裡不對了的嗎?」

「呵呵,很簡單的啊。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做什麼工作。」

「差不多每天都是遊手好閒。要麼就是蜷縮在宿舍裡面睡大覺。」

「要麼呢,就是和那些狐朋狗友勾勾搭搭,在外面胡作非為的啊。」

這的的確確就是事實。

他也就不由自主地點點頭,

「對的。他應該就是這樣一種生活狀態了的。」

「就連是我,也確確實實地很多次都見到他這樣活著的面貌了。」

「唉,他就是那樣整天的無所事事,還有高談闊論。」

「只是很有些不尋常的是,即使到了現在,我都還不知道他是通過怎樣一種方式,來維持這樣的生活的呢。」

她就又是笑了。

對他說,

「那樣的死皮賴臉地活著,對於他來說,可能就是再簡單不過的了。」

但她接著卻並沒有賣什麼關子。

就只是語氣稍微頓了一頓,又繼續說下去。

「因為,他還是有著很多的朋友啊。」

「就像是住在酒店裡面的其他客人,如果和他搭上了話以後,再找出來了什麼共同話題,接著就會是聊得比較有興緻。」

「這樣的情形,持續那麼幾天之後,就會形成比較熟悉的關係了。」

「就是說,幾個人之間,哪怕只是普通的聊天,聊著聊著也會成為比較熟的朋友。」

「然後呢,問題的關鍵之處就出現了。不少那樣的朋友,都會覺得他這個人是很有趣的。也就願意借錢給他了。」

聽到這樣的說法,他越來越是覺得那個人是有幾分本事的了。

也有了更為濃厚的興趣,要追問下去。

「借錢?原來那人和其他人接近,真實的目的還是為了從別人手裡借到錢。」

「不過,那人真的就是單單地靠著借錢來維持生計的嗎?」

「那他最後又是靠什麼來償還那些借款的呢?」

她就笑得更是意味深長了。

「呵呵,Frank,你就別再犯傻了。」

「他那個人啊,口裡說著的是借錢。其實差不多就是讓對方把錢白白送給他自己的了。」

「從開口借走錢的那一刻開始,都是沒有打算要歸還的呢。」

「不過呢,那些借款的金額都不會是太大。通常就是幾百上千菲元的了。」

聽她這樣一說,他就是有些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啊。

如果只是這樣子的小打小鬧,估計那些所謂的朋友們,也就真還不好就為那種故意的欠債不還,而立刻撕破臉皮的了。

不過,這樣說起來,那位胖子同學,倒還是真有幾分本事。

最起碼來說,還是有能力一次又一次的忽悠那些新老朋友們,自覺自愿地把錢借出來呢。

於是他就很是有些心悅誠服地對她說到,

「哇,我可是完全沒有想到。在你們這裡,居然還有著這樣一類的友誼存在啊。」

「雖然說是表面上看起來,他就是一定要依靠著別人才能生存下來似的。」

「但他畢竟是那樣子活得好好的啊。」

甚至是要讓人感覺到,是好得有些過了頭的營養過剩呢。

不過最後一句話,他倒是忍住了沒有說出口。

因為自己都覺得說出來就像是在背後故意挖苦和嘲諷那人了。

畢竟他對那個胖子同學,雖說是不能夠信任,卻也是沒有什麼看不慣的。

更是沒有什麼深深的厭惡,甚至說是深仇大恨的了。

而且別人要通過怎麼樣的一種方式活著,並沒有礙著他妨著他什麼了。

他又會是有什麼權力,去干涉和調整別人的生活呢?

她也深有同感地點點頭,

「你說的倒也是真的。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人家也總算是可以做得到那樣的事情啊。」

「而且不管怎麼說,那也可以算是一條別樣的生存之道了吧?」

聽她用這樣一種有些古怪的語氣說起來,倒好像是有些贊同的意味了。

可不是嘛。

而且從表面上看來,那簡直就可以算得上是相對比較容易的一條生存之路了呢。

但他只是這樣子的在心裡咕噥了一下。卻沒有繼續接著對方的話說下去。

但她馬上就是話鋒一轉,說到,

「不過,你一定要記住。」

「就是不管怎麼說,那個人的話,確實是不值得相信的。」

「所以不管是什麼特定的場合,還是所有平時偶爾遇到了,都不要和他接觸太多。」

「而且,像他那樣的人,沒有什麼女孩子,會是真正喜歡的。」

「我都還曾經聽說過,那個人呢其實是邋邋遢遢,不怎麼乾淨整潔的。現在真正年輕漂亮的女孩子,絕對是不會喜歡這樣的人了。」

這樣的話,倒真是他所喜聞樂見的。

趕緊就是一疊聲地附和到,

「哦,那是那是。」

「至於什麼接觸不接觸的情況,就請你放心吧。」

「我和那個人呢,最多也只是平時遇到了就點一下頭而已。」

「那樣只能算是淡淡地打了一個招呼。和他也真是沒有什麼好聊的。」

「而且之前那幾次聊天,其實也就沒有認真聊過什麼的。應該是他一直在向我兜售一些奇怪的東西罷了。」

「哦,那麼以前他是和你說了些什麼,又準備向你出售什麼物品啊?」

她就很是有些興趣地追問他。

「那人倒是說過,過去已經是幫誰搞到過了這F國的駕照。還給我看過那顧客的登記照片。」

「不過我始終是不太相信,一個如此懶惰的人會是有那麼大的能耐。」

「於是後來又主動說是想幫助我辦一本國的護照。但是很顯然不會是通過正規的途徑和渠道。」

「估計是要通過其他的一些朋友,什麼認識的內部人士,來幫客戶搞到手。」

「我本來就是壓根兒就不會相信這樣的鬼話的。」

「你說說,這種事情,單純的關於護照的渠道,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她突然就像是有些緊張似的,先是東張西望了一陣,就湊到他的耳邊輕輕說到,

「那事情本身倒是真的。」

「如果只是那人口中說過的護照的問題,那就是確確實實可以以搞得到辦得到的。」

「因為其實這裡很多的本地人,也都是那樣子的方法去拿到護照的呢。」

「主要是方便快捷。還有就是一些條件不夠申請護照的。」

「不過,如果你確實可以搞到一本本國的護照以後,就可以自己方便地做生意了。之前我都是給你說過的了。

「也還是可以很自由很方便地和自己選擇的女朋友結婚的了。」

這樣的說法,倒是和那個胖子同學的廣告詞有幾分相似啊?

他就不由自主地心動了一下。

不過並沒有因此就懷疑她,或者是覺得她會是和那胖子仁兄的生意,有什麼關聯。

她又神神秘秘地接著說下去,

卻是乾脆要現身說法的了。

「嗯,對了。你還不要說,就是我自己,也都是正在通過那樣的渠道,在辦理自己的護照呢。」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甚至就在這個月底之前,就應該是能夠拿到手裡的了。」

「但我卻不是找那人幫我辦的。而是認識的另外一個朋友。」

聽到這樣的話,他覺得自己已經是被撩撥起來了。

心裏面都有些癢絲絲的。

就繼續追問她下去,

「真的嗎?那樣子就是最好不過的了。」

「不過我聽那人說起來,要找一些內部的人士,還有就是在打什麼擦邊球之類的話。」

「總之一句話,也還不是那麼容易辦到的。還得是要花不少的錢呢。」

她就朝自己的位置坐了回去,還是輕言細語地說到,

「多少錢的事情,我就搞不太清楚了。反正我是沒有花幾個錢的。」

「不過我的情況,和你的可是很不一樣呢。」 「因為我就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和那些朋友溝通交流起來,也是很有效果的。」

「而你這樣的情況,我就不知道那人或者是其他的朋友能不能真辦到了。不過,理論上確實是有著那樣的可能性。」

「但是連我都感到很奇怪的是,他會主動向你兜售這些東西哦。」

「因為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主動去招惹那些歪果仁的。」

「所以,應該是你流露出來什麼類似的念頭以後,他才是會接著順便說出口來的。」

他回憶了一下,印象當中,自己並沒有說什麼傾向性的話啊?

於是就堅定地搖搖頭。

「那麼,是他主動向你提出這樣的要求了嗎?」

這樣的說法太嚴重了。

他倒不會認為,胖子同學,會有那麼偏執和熱誠。

就又搖了搖頭,對她說到,

「應該不會的。那其實不是什麼要求,最多算是一種有些熱情過了頭的推銷吧。」

「感覺人家也是把我當成了潛在的顧客,需要那些真真假假的證件。才這樣說給我聽的呢。」

她就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嗯,很可能就是那種情況。畢竟人家只是這樣給你說說,也不算什麼大錯誤。」

「但是,我們和他其實也真不是很熟的那種朋友啊。只是因為他在這裡住的時間長了一些,說起來比你還要早到。」

「然後就是經常和我們聊天而已。最多也只能說是相互比較了解一些。比起你和我的關係來說。」

「哦,對了,有時候他還是會和酒店的女孩子們,還有其他朋友們一起出去玩,比如我這樣的。」

終於說到關鍵點了。

他精神為之一振,連忙問到,

「那你和他一起出去過沒有啊?」

他總是感覺到,她們這些女孩子,口中所謂的出去玩,都是有些曖昧夾雜其中的。

比如說是和自己這樣出來吃一餐飯,居然就是多愁善感那樣的逾越了界限。

說白了,他是不太相信她,和那胖子同學一點什麼意外情況都沒有出現過的。

她反而是大大方方的答覆到,

「出去玩什麼的,我倒是參加過一兩次。但是那並不意味著我們就成為了很親密的朋友。我和他,一直都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聽到這樣的說法,他簡直就是有些無語了。

都那樣的一次兩次了。

對那其中的一些關節和奧妙之處,他也就更加的不能確定了。

雖說是現在還不能確定,她有可能就是那種很豪放和隨便的女孩子。

但總是有些隱隱約約的擔心。

不過,轉念之間,他又有些啞然失笑。

好像是自己突然就已經很在乎她起來了一樣。

明明之前心裏面的那些曲曲折折,都是充滿了或這或那的猜測。

還有臆想的成分。

就連現在這突然想起來的護照或者本地的身份證問題,都是在作為一個試探性的交流話題。

也有意無意當成是一個突破口,想要從她嘴裡套出更多的實情來。

要認真是說起來,其實那護照什麼的,就是自己不太需要的。

自己畢竟是已經拿到了常住這F國的居留許可。

要進進出出這國境,都是很方便自如的。

但是,如果要像是她說的那樣,去合夥做什麼大大小小的生意,開展什麼業務的話,就不可以的了。

那樣的許可,還是有些限制的。

至少是不能明目張胆的打工和從事商業活動。

所以,就比不上那本國的護照管用了。

而且,他還有些異想天開。

如果現在眼前這個女孩子是在變相地提醒自己,或者是慫恿著自己那樣去做的話,倒也有可能是她的另外一種願望了。

雖然她在口頭上並沒有對自己提出過什麼物質的要求。

但總是句句話都流露出來些許期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