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侯府的財政怎麼樣?」

古葬天看著諸葛聰問道。

「侯爺現在也就勉強維持著周轉,原本我是不想現在向你說的,但是你都問了,那我就只好直說了。」

「說吧!」

古葬天平靜的說道,他在來的路上就已經猜到了侯府現在面臨著財政危機。

「少爺!那酉陽城雖然是四級城市,但是說是三級城市也可以,但是城中的勢力縱橫交錯,更本就收不上來賦稅,現在我們的收入來源已經快緩慢的消失了。」

「我知道!你們先出去吧!我好好的想想。」

古葬天緩慢的揉著自己的頭,向著諸葛聰兩人說道。他知道自己要是想不成為別人的棋子,就要不斷的加強自己的實力和勢力,只要自己有了讓被人重視的籌碼,自己才有可能挑出棋局成為棋手。

密室之中的燈火不斷地燃燒著,古葬天在紙上不斷的寫著,時間一點一待你消失著,古葬天旁邊的手稿卻在不斷的加深加厚,最後在古葬天的一旁出現了一百多張的計劃書。

古葬天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伸了一下四肢,帶著哪一百多頁的計劃書緩慢的走出了密室。

書房之中的古葬天向著外面大喊道。

「讓人去把諸葛先生和李將軍請過來。」

不一會兒諸葛聰和李偉強就急急忙忙的走進了書房。


「少爺你這是!」

李偉強看著兩個黑眼圈的古葬天吃驚的問道。

「沒事!你們看看這個計劃書上的東西有沒有實施的可能性?」

古葬天直接把自己的大作遞給了兩人,兩人看著手中的計劃書開始認真的看了起來。


兩人一點一點的看著,臉上的神情越加的驚奇,看到高興的時候甚至會打攪一聲好。

古葬天靜靜的喝著酒,在一旁看著兩人看書的樣子。一柱香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兩人緩慢的從計劃書中清醒過來。

「少爺!你真是大才啊!這種賺錢的方法你都能想到,好了我現在就去準備不出百年時間侯爺就是全大陸上最富有的人了。」

諸葛聰看著手中的計劃書,激動的說道。

「你看看有什麼修改的地方直接修改了就行,不過裡面對於情報系統的建設就要你多加的加心了。」

「放心吧!少爺!我這就去最富有的江南和洛陽城之中試驗一下,看看效果然後在做修改。」

諸葛聰點了點頭直接向著古葬天說道。

「恩!偉強,你在軍隊的訓練上加大力度了,一定要加大他們的忠誠度,現在的我們是在是太弱了,經歷不起一次背叛。」

古葬天看著李偉強真誠的說道。

「放心吧!少爺我一定會訓練出一支橫掃天下的軍隊的,為少爺橫掃眼前的一切敵人。」

李偉強筆直的向著古葬天行了一個軍禮,語氣之中充滿了無盡的忠誠和信心。


「好!有你們的保證我就可以放心了,你們現在就以酉陽城為支點緩慢的吞噬周邊的額勢力,至於城中的那些勢力只管殺了就行了,這件事情偉強你去就行了,之後就是我委派的酉陽城城主。」

「知道了少爺明天我就出發。」

李偉強直接向著古葬天說道。

「恩!諸葛先生就直接負責情報工作和大管家了。」

「恩!放心吧!少爺一年之後神武商號一定會開遍整個大陸的。」

諸葛從堅定的說道,語氣之中透出強大的自信。

「那就拜託二位了,現在的我好像是捲入了一道神秘的大網之中了,所以現在可以依靠的就只有你們兩個人了,希望你們早日突破到大帝之境。」

古葬天說著直接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十瓶造化丹給兩人,希望這些丹藥可以有助於兩人的突破。

「少爺這些丹藥對於現在的我們已經沒有絲毫的作用,現在的我們已經處在皇者境九品,再上面就是半步大帝了,但是這層境界實在是太難了。」

「好吧!你們兩人一人五瓶或許保命的時候,不過這裡還有五十瓶偉強你拿去訓練士兵的時候用。」

古葬天說著又拿出了五十瓶的造化丹,為了製造這些造化丹古葬天渴死差點把自己的空間戒指中的所有靈藥用光了。

「放心吧!少爺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李偉強和諸葛聰兩人說著就緩慢的走出了書房。

求收藏!求收藏! 古葬天看著兩人走出去的身影,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安心的神色。

「現在就看我自己的了! 再蘇就炸了[快穿] 。好了不想這些我現在接觸不到的事情了。」

古葬天在駙馬府收拾了一下之後,緩慢的向著花武學院之中精英樓的方向走了去。

大街之上古葬天看著周圍出現的武者,腦海之中閃過一絲的疑惑,但是卻只是把這個狀況壓在了心底。

「聽說了嗎?咱們聖朝的武科舉過幾天就要舉行殿試了,也不知道這一次是一個怎樣的少年成為武狀元,成為校尉?」

「唉!這次還是和以前一樣肯定還是世家子弟,只有哪些世家子弟才有資格去進入道現在的階段的,一般的出身不好的少年就算是天才還會在初始階段被刷下來的。」

一個老頭咬著頭緩慢的說道,語氣之中對於世家子弟充滿了無盡的不滿。

「不過我聽說秦大將軍的兒子今年要參加武科舉,人家可是家學淵源,而且人家的秦大公子的武學修為可以說一點都不差。」

「原來是五年一度的科舉啊!看來這幾天有好事看了,不過還是帶加點小心啊!這幾天的洛陽城看來是不太平了。」

古葬天腦海之中思考了一下之後直接加快了腳下的速度。

花武學院之中,孤獨老頭在遠處看著走學院的古葬天,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絲的微笑。就在古葬天走進學院的那一瞬間他就知道了古葬天的選擇了,那可懸著的心也降了下來,也可以向著那人交差了。

古葬天緩慢的向前走著,眼角的餘光向著孤獨老頭的地方掃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

「看來我的推測是正確的,我現在經歷的事情並不是孤獨老頭安排的,真不知道我這樣的一個小人物匯入那個大人物的眼中。」

心中有底的古葬天已經並不是先前那麼的抵觸這件事,心中不斷的思考著如何去面對接下來的事情。

精英樓之中,郭閑和炎煌靜靜的待在房頂之上,看著遠處的洛陽城眼神之中不斷的閃現渴望的神色。

「你們的心情真是好啊!還有心情去欣賞這洛陽城的全景?」

古葬天提著一壺酒出現在兩人的後面,向著兩人說道。

「明天是科舉了!你不去參加科舉的開幕式嗎?」

郭閑看著遠處的景物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問道。

「沒有人通知我!我不知道,不過我想那事也沒有我什麼事吧!在說我也不能不是每一天都沒有事情干。」

古葬天把手中的酒緩慢的遞給兩人,與兩人並肩站在著,也靜靜的看著遠處的景色。

「古葬天, 王者榮耀:撿了把劍送個大神 ?再說還有半個月學院就要進行地輿論的選舉了,那些有師傅的天才都要回來了,你就不想參加嗎?」

炎煌喝了一口酒之後,向著古葬天說道。

「這件事情好像和你們沒有關係吧!為什麼你們對這些事情這麼的關心?」

古葬天緩慢的把剛剛放到嘴邊的酒又收了回去,看著炎煌和郭閑兩人好奇的問道。

郭閑看著古葬天好奇的神色,嘆了一口氣之後幽幽的說道。

「本來是和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的,但是現在卻我們有關係了,而且我們也有了參加選舉的機會了,我們現在很迷茫我們到底要不要參加。」

「哦!有人竟然讓你們有了參賽的資格,不錯!這對於你們是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不要放棄,記住機會害死留給有準備的人的,要是你們抓不住這次的機會,你們將會失去很多的東西。」

古葬天說完之後,緩慢的把自己手中的酒壺放在牆壁上后,搖搖晃晃的向著樓下走了去。

「郭閑,我們到底參不參加?」

炎煌看著古葬天離去的身影,看著郭閑問道。

「參加!就向古葬天說的一樣,這是一個機會,我們要是抓不住這個機會,我們罪人一族就沒有再翻身的機會了,這樣的機會對於我們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

郭閑緩慢的向著炎煌說著,但是手中的酒壺已經在強大的力量之下變成額粉末。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可以放開手去對付那些傢伙了,一直這樣的隱藏著實力真不是一間舒服的事。」

炎煌說著,眼神之中露出了興奮的神色,一股股昂揚的戰意不斷的在炎煌的身上徘徊。

「你有這樣的戰意就好!我們就再一次的證明他們是錯誤的,我們罪人的罪字所代表的是榮耀,是守護。」

「是榮耀!是守護!」

兩人共同說著,原本身上布滿的陰鬱之氣頓時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一股浩瀚的榮耀和昂樣的戰意。

古葬天在遠處看著兩人身上氣息的變換,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神色。

「不錯!這下隊友的問題解決了,希望他們不要讓我失望吧!」

古葬天心中對著自己說著,悠閑的向著書庫的方向走了去。

書庫花武學院之中唯一一座不用任何的付出就可以進去的建築,裡面所有的書都是一些雜書,沒有一本是武道秘籍,但是這裡的學生確實最多的,因為對於一個武者來說豐富的知識是可以決定這個武者一生的武道前途的。

古葬天緩慢的走到書庫的門前,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緩慢的向著裡面走進去,就在古葬天進入到裡面的時候迎面出現古葬天眼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墨池。

「墨池!」兩個漆黑的大字在墨池的上空懸浮著,清幽的墨香不斷的衝擊著古葬天的心神。

「這墨香竟然可以使人靜心清神!」

古葬天吃驚的說道。

就在古葬天吃驚的站在那裡的時候,後面一個胖子緩慢的走到古葬天的身邊向著古葬天說道。

「兄弟你是第一次來這裡吧!這墨池傳說是從上古流傳下來的,誰也不知道它的來歷,但是文院的老師卻是它為至寶每逢初一和十五他們都會來祭拜它的。」

「那這件東西為什麼會放在這裡,這樣珍貴的寶物不是應該保存好嗎?」

古葬天回頭向著胖子問道。

「不知道!不過那些文院的儒家導師說,讀書人應該胸懷天下,這樣的寶物就應該讓學生接觸到,不然這件寶物就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了。」

「讀書人就應該胸懷天下!好寬廣的胸懷!」

古葬天聽到胖子的話口中吶吶自語的說道。

「好了不要想了!沒有人能夠理解那群儒家學者心中是怎樣想的,要是我就一定把它賣出去獲得最大的利潤。」

「低俗!」

古葬天淡淡的說了一句之後,就緩慢的向著書庫的裡面走進去。

「你知道什麼?天地萬物都有價,眾生因交易而變得更加的幸福,社會也因為交易才會更加快速的進步,這是一條大道。」

胖子看著離去的古葬天大聲的說道。

聽到胖子的話,古葬天緩慢的向著專供身子,恭敬的向著胖子行了一禮,恭敬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