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飛了太遠!因為這需要大量的靈力來支持,而這裡的靈力實在是太少了,等我找到了靈脈,就帶你們到天上飛兩圈!」靈靈微笑著道。

「靈靈!那你哥哥知道你的事情嗎?」沈雅皺著眉頭道。

「知道!可是他說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不肯接受我!」靈靈馬上眼淚汪汪的道。

「愛情無國界!更何況我們的靈靈還是一個仙女!他應該偷著樂才對啊!」李麗莎微笑著道。

「石頭是怕耽誤了靈靈!如果靈靈有了孩子,她還能回去嗎?」沈雅搖了搖頭道。

「雅姐姐!除了我的父親,其他親人都不在了!回不回那個家對我已經不重要了!我現在只想天天跟哥哥在一起!」靈靈傷心的道。

「雅姐!石頭最聽你的話了!要不你跟他談一談怎麼樣?」李麗莎心軟的道。

「雅姐姐!求求你一定要幫幫我!等我恢復到了金丹期,我就送你一顆駐顏丹,只要你吃了駐顏丹,你現在的容顏終身都不會改變!」靈靈可憐巴巴的道。

「哦?是不是真的啊?我如果突破到了先天,就能活到二三百多歲,而吃了駐顏丹是不是就可以永遠的保持現在這個樣子?」沈雅激動的道。

「嗯!」靈靈用力的點了點頭道。

「你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我馬上去找石頭!」沈雅急著道。

「雅姐姐!你先別急!我再送你一個禮物!」靈靈說完馬上從九幽戒里拿出一枚七個骷髏和兩枚五個骷髏的儲物戒,然後將七個骷髏的儲物戒放在了沈雅手裡。

「這是什麼東西?看著挺滲人的?」沈雅看著戒指上的一個個雪白的骷髏頭道。

「這是儲物戒!你將血液滴在這七個骷髏頭上,然後就可以用了!」靈靈微笑著說完,又把另外兩枚五個骷髏頭的儲物戒,放在了李麗莎和李若水的手中。

沈雅立即咬破自已的右手的中指,然後將獻血分別滴在了七個骷髏頭上。

獻血慢慢的消失后,沈雅馬上用意念向著戴在左手中指的儲物戒看了過去。

一眼望不到邊的巨大空間出現在了沈雅的腦海里!

「收!」沈雅將左手指著擺在客廳的一張單人紫檀椅子道。

紫檀椅子瞬間就消失在了房間里,沈雅又連忙向著儲物戒看去,那張消失的紫檀椅子,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了儲物戒里!

「真是太神奇了!有這個連停車費都剩了!」沈雅激動的道。

「雅姐!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李麗莎拿著骷髏儲物戒緊張的道。

「爽!非常爽!你們還等什麼啊?趕緊滴血認主啊!」沈雅高興的道。

「好好好!」李麗莎和李若水連忙學著沈雅的樣子,咬破中指滴在了五個骷髏頭上。

「啊!……」房間里立即響起了女人興奮的尖叫聲! 「石頭!房間里這麼high!不會是鳩佔鵲巢吧?」老廣向著金清石小聲的道。

「占你妹啊!現在都快愁死我了!你就別在這裡填堵了!」金清石鬱悶的道。

「瞧你那損出!天天有一群大美女圍著,怎麼還知足啊?我可告訴你!日本的那個麻生景子和濱崎步已經來到中國了,她們還向我打聽你的消息呢!要不要把她們也叫過來,來一個群美亂舞啊?」老廣鄙視著道。

「啊?她們怎麼來了?」金清石心虛的道。

「文化交流啊!不過我看她們主要是來找你的!要不要找幫你找個借口去會會她們?」老廣小聲的道。

「會什麼會?現在是內憂外患!那有心情想這些啊!」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內憂?誰劈腿了嗎?」老廣皺著眉頭問道。

「要劈也是艾麗雅劈!我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劈腿呢?是靈靈!她喜歡上我了!」金清石鬱悶的道。

「靠!這還憂啊?靈靈長得多漂亮啊!既然主動送上門來,你還憂個屁啊?別告訴我你只喜歡姐弟戀!」老廣瞪著眼睛道。

「靈靈跟別人不一樣!她跟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金清石急著道。

「外星人啊?這樣更好啊!生個孩子一定會變成超人!」老廣笑著道。

「她就是外星人!在沒有搞清楚她的目的之前,我那敢有歪想法啊!」金清石小聲的道。

「那她來自那個星球?你問一下她,移民要多少錢?」老廣笑著道。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不過你想要移民到處沒有什麼問題!不但一分錢不用花,而且還包路費!」金清石認真的道。

「啥意思?你小子是不是在挖坑,準備讓我往裡跳啊?」老皺著眉頭道。

「石頭!石頭!你過來一下!」這個時候沈雅從大門裡走出向著金清石招著手道。

金清石連忙跑到沈雅身前,小聲的問道:「靈靈都告訴你了?」

「說了!她還送給我們三個,每人一個儲物戒!看來她很看重你啊!」沈雅微笑著道。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軟!看來你已經投降了吧?」金清石苦笑著道。

「我不會為了一個儲物戒而出賣你的!不過,靈靈不但人長得漂亮,武功也極其高強,如果有這樣的人在身邊幫助你,對你可是一大助力啊!」沈雅小聲的道。

「這些我都知道!可是萬一有一天,她要回到自已的星球去,而我又不願意去,她把我抓走怎麼辦?」金清石急著道。

「你想得到是挺長遠啊!那你就不能把她永遠的留在這裡嗎?而且她的親人都不在了,她也不想回去了!」沈雅微笑著道。

「我拿什麼留下她啊?我現在就坐火箭都追不上她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你追她幹什麼?好現在不是主動追你嗎?」沈雅笑著道。

「我說的是修為啊!」

「如果你搞定了她,她就是一個最強悍的保鏢!有她在你身邊保護你,我就不用天天替你擔驚受怕了!」沈雅認真的道。

「那你的意思是讓我接受她?」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有一個小美女陪伴你,你還覺得委屈啊?」沈雅笑著道。

「不是委屈!而是我心裡沒有底!把她留在身邊不知是福還是禍啊!」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現在是福是禍都不重要了!因為我們已經掌控不了了!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吧!」沈雅皺著眉頭道。

「唉!這件事情,等解決了那兩個殺手再說,而且你們也要突破先天,我哪有心思想這些事情啊!」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那我先回去跟靈靈說一下!」沈雅說完,轉身向著別墅的大門走去。

晚上七點鐘,別墅的里裡外外全部裝上了監控器和報警裝置,而金蠶依然在房間里一邊瘋狂的吃著夕陽紅,一邊修鍊著。

李麗莎和李若水坐在靈靈的兩邊,一邊跟她竊竊私語,一邊為她夾著菜。

「石頭!現在監控和報警裝置已經全部安排好了,就是不知道對築基期的高手有沒有用啊!」老謝擔心的道。

「那些東西只是用來嚇唬他們!如果他們硬衝進來,那誰也擋不住!今晚我們六個人就睡在一樓的客廳里,而靈靈跟雅姐和麗莎她們睡在一樓的房間里,萬一有什麼事情,大家也好有個照應!」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哥哥!金蠶很有可能明天就會突破到築基期,我擔心他修為提升過快,怕承受不住天劫啊!」這個時候,靈靈看著金清石道。

「哦?他這麼快就突破了?」金清石高興的道。

「你以為我的神草是浪得虛名啊?」靈靈撅著小嘴道。

「如果他一直這樣吃下去,會不會突破到金丹期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不過金丹有三道天劫,我怕他一道都接不下!」靈靈想了想道。

「那明天的築基天劫怎麼辦?我能不能替他接下來?」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你只要一靠近他,天劫就會翻倍!你不但幫不了他,而且連你也會有危險!如果他有一件法寶或寶衣一類的東西,也許還能渡過去!」靈靈搖了搖頭道。

「我有辦法了!我這裡正好有一套寶衣!我相信一定能幫金蠶渡過天劫的!」金清石聽到靈靈說到寶衣,他馬上想到了自已的黃金甲。

「既然這樣,那明天我們就找個沒人地方,如果讓金蠶在房間里渡劫,這個房間就毀了!」靈靈點了點頭道。

「在東陵島的附近還有一些無人島,就讓金蠶在那裡渡劫吧!」金清石想了想道。

「嗯!小島四面都是大海,別人很難跟蹤我們!」老謝點了點頭道。

「到是候在島上架上幾門大跑!我看誰敢過來!」老廣冷笑著道。

「那就這麼定了!麗莎!你通知他們將遊艇加滿油,明天一早我們就過去!」金清石馬上命令的道。

「好的!」李麗莎立即點了點頭道。

「石頭!那殺手今天晚上過來怎麼辦?」沈雅擔心的道。

「你跟著靈靈就行!她會保護好你們的!」金清石微笑著道。

「雅姐姐!你到時候進到我的九幽戒里!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能進得去!」靈靈拍著胸脯道。 「什麼意思?靈靈也有裝活人的東西?」老廣聽到靈靈這麼說,他馬上吃驚的問道。

「靈靈當然有了!她可是一個小神仙!」李麗莎一邊晃動著左手中指上的骷髏儲物戒一邊得意的道。

「啊?這..這..這是靈靈給你的?」小志和奎奎看到儲物戒馬上站起來激動的道。

「不就是一個骷髏戒指嗎?你們兩個至於這麼激動嗎?如果你們喜歡,我馬上打電話,給你們做十個八個的!」老廣鄙視著道。

「你懂個屁!這是用多少錢都買不到的儲物戒!」小志急著道。

「啊?雅姐!這..這…這是真的嗎?」老廣馬上站起來向著沈雅焦急的問道。

「嗯!是真的!」沈雅微笑著道。

「哎呦!我的親妹妹啊!快跟哥哥說你喜歡什麼!別墅!跑車!首飾!現金!只要你喜歡,哥哥馬上送給你!」老廣馬上衝到靈靈身邊,激動的道。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不過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可以送你一枚儲物戒!」靈靈微笑著道。

「你說吧!就是一百個我都會答應你!」老廣馬上保證道。

「靈靈!你有什麼條件儘管說!如果他辦不了,我來幫你辦!」這個時候老謝也衝過來急著道。

「靈靈!我們可是先認識的!你可不能拋下小志哥啊!」小志急著道。

「還有我!還有我!」奎奎站在小志的身後焦急的大叫著道。

「你們跟我來!」靈靈微笑說完,站起身來向著一樓的一間客房走了過去,五個人馬上眾星捧月般跟了上去。

「石頭!你猜猜靈靈的條件是什麼?」沈雅笑著道。

「這還用問嗎?這招不是已經用過了嗎?你看著!他們今天晚上一定會跟我磨唧一晚上!」金清石苦笑著道。

「呵!呵!呵!靈靈為了你可是下了血本啊!」沈雅開心大笑著道。

「什麼血本啊?這東西她最少有上百個!」金清石鬱悶的道。

「如果你早點答應了,是不是還能狠狠的敲老廣一次竹杠?這次可虧大了吧!」李麗莎笑著道。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金清石猛拍了一下自已的額頭,然後一邊向著客房衝去,一邊大叫著道:「靈靈!先不要給老廣!」

十分鐘后,老謝和小志他們興高采烈的一邊摸著手上戴著的儲物戒一邊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而老廣底著頭、苦著臉最後一個走了出來。

「老廣!你這是怎麼了?不會就你一個人沒有得到吧?」沈雅笑著道。

「雅姐!我雖然有點錢!可都是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啊!那可是我辛辛苦苦的血汗錢!石頭這次也太狠了!竟然要我贊助四棟宿舍樓和一所中醫院大學!這不是趁火打劫嗎?」老廣委屈的道。

「那你答應了嗎?」沈雅連忙問道。

「我能不答應嗎?」老廣苦笑著道。

「石頭!我以為你最多敲一個餐廳!沒想到你竟然敲得這麼響!是不是有點過分了?」沈雅皺著眉頭道。

「雅姐!我冤枉啊!這個竹杠是靈靈自已敲的!跟我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啊!」金清石連忙擺著手道。

「靈靈!這是怎麼回事?」沈雅嚴肅的問道。

「是..是…是小志哥他們四個人提出來的!我沒有想過要這些!」靈靈連忙說道。

「你們這是幹什麼?有這樣欺負人的嗎?」沈雅黑著臉道。

「雅姐!我..我..我們只是隨口一說!跟老廣開個玩笑!誰知道他會全部答應下來呢!」老謝苦笑著道。

「是啊!我們說什麼他就答應什麼!從來沒有這麼痛快過!」小志連忙說道。

「我們就是開個玩笑!吹吹牛皮!沒想到老廣還當真的了!」強子底著頭小聲的道。

「既然是這樣,那老廣以前答應的事情都不算數!」沈雅點了點頭道。

「那怎麼能行?我答應的事情一定要算數的!做生意一定要講誠信的!」老廣急著道。

「做個屁生意!這是生意場嗎?我看腦袋被門夾了吧?」沈雅瞪了一眼老廣道。

「不是啦!現在我們的汽車開始大賣,拿出一兩個億完全沒有什麼問題!」老廣笑著道。

「等等!汽車你只佔30%的股份吧?你這不是拿著大家的錢來做賣乖嗎?」老謝急著道。

「那你的意思是讓我一個人掏錢了?你們就不為石頭雪中送炭、添磚加瓦嗎?」老廣瞪著眼睛道。

「我..我..我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只是…」老謝急著道。

「只是什麼?我看你就是沒有良心!」老廣馬上插嘴道。

「行了!行了!既然是賣汽車的錢,那就按大家的意思來辦吧!」沈雅說完向著李麗莎微笑著道:「麗莎!海邊的別墅給他們每人分一棟,讓他們的心裡好舒服點!」

「好的!」李麗莎馬上點了點頭道。

「唉!說來說去,還是我最虧!畢竟我是汽車廠的大股東啊!」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虧你妹啊!那些錢不都是投到你的地盤上嗎?」老廣鄙視著道。

「哥哥!如果你需要錢,那我再給父一些空間小一點的儲物袋,你拿去買了吧!」靈靈認真的道。

「親妹妹!那個儲物袋的空間有多大?」 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 萬古帝神訣 老廣馬上兩眼發光的道。

「最小的才十幾立方,最大的也不過幾百立方!」靈靈不好意思的道。

「老廣!不是什麼錢都能賺的!以你的身上,用不了多久就會橫屍街頭!」金清石冷笑著道。

「你懂什麼啊!我想買幾個空間大一點的,然後用來運送汽車!這樣可以省下一大筆運輸費用呢!」老廣急著道。

「你把別人都成傻瓜啊?這明顯是不可能的事情!儲物戒的事情,大家最好不要外傳,這可是性命交關的事情!」金清石認真的道。

「唉!這樣的好西什麼時候能普及起來呢?」老廣嘆了口氣道。

「別在這裡臭嘚瑟了!吃完飯趕緊抓緊修鍊,爭取一次突破成功!」金清石瞪了一眼老廣道。 一提到修鍊五個人立即底下了頭,拿起飯碗快速的吃了起來。

凌晨二點鐘,在客廳里的警報器突然發出一陣刺耳的警報聲,緊急著別墅的四周的燈光全部亮了起來。

老廣拿著反器材狙擊槍,老謝扛著火箭筒迅速衝到了窗戶前。

剛剛跳進別墅院子里兩個黑衣蒙面人,看著照向自已的燈光,並沒有退縮,反而冷笑一聲向著衝到窗戶前的老廣和老謝沖了過去。

「砰!砰!….」一聲聲沉悶的槍聲立即響了起來!

「轟!轟!….」緊接著從一樓、二樓、三樓和樓頂噴射出一團團火焰!

「快閃開!」其中一個蒙面人看著呼嘯而來的穿甲彈,馬上大吼道。

兩個人的身體立即向著左右兩側沖了過去。

一顆顆穿甲彈鑽進了別墅的院子里,緊接著發出了劇烈的爆炸聲!

「轟!轟!…..」

「砰!砰!……」槍聲連續不斷的響著!

「媽的! 萬界最強老公 看來他們早有防備!竟然準備了火箭筒來對付我們!看來今晚是沒機會了!」兩個蒙面人匯合到一起后,其中一個蒙面人氣呼呼的道。

「我們多衝幾次!我就不想信他們用那麼多的炮彈!」 紅樓多嬌 另外一個蒙面人咬牙切齒的道。

「那裡最少有六七個火箭筒!而且還有一支能打瞎我們眼睛的狙擊槍!你要是不怕殘廢那繼續就沖吧!我可是要回去了!」那個蒙面人冷冷的說完,馬上向著遠處飛奔而去。

「唉!」另外一個蒙面人嘆了氣,然後立即追了過去。

「奶奶的!這築基期也太可怕了!我明明打在了他們的腦袋上,可是他們竟然一點事情也沒有!」老廣抱著反器材狙擊槍吃驚的道。

「他們的連速度太快了!我們跟本鎖定不了他們!」老謝皺著眉頭道。

「你們現在知道我沒有騙你們了吧?就算是你們突破到了先天期,遇到築基期的高手也只有被秒殺的份!」金清石微笑著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