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皇上駕到!」隨著鄧斌的一聲喊,君聖煜掀開帘子下了轎攆,眾人參拜:「拜見雲皇!」令人沒想到的是君聖煜回身向轎攆伸出手,裡面就伸出一隻纖纖玉手,搭在君聖煜的手上,眾人皆疑惑時,帘子掀開,從轎攆上下來一位絕色傾城的美人!

靈雪今日無論是從妝容還是服飾上,都是華麗無比,一改以往的清麗脫俗,不過這樣華麗妝容的靈雪更顯絕美,也更彰顯出雲國公主的威儀!

「小妹,準備好了嗎?」「嗯!」「走吧!」君聖煜再次向她伸出手,她一笑,兄妹兩人攜手進了雲夢台,看著眾臣的參拜,各國使臣的稱讚目光,靈雪恍如隔世,前世她雖然幫助君臨平定天下,建立宣和大陸,但她一直是在背後,只有極少數人知曉她的存在,天下平定,一分為三后,君臨封了她開國公主的尊稱,可以參與朝政,甚至軍國大事也會讓她出謀劃策,三國皇帝都承認她,但在當時,大多數的人都不認可她,雖知曉她的功績,但思想上還是認為她只是一個女子而已,女子就應該待在閨房裡綉繡花!或許也是因為她一個女子壓在一群男子頭上,心裡不服氣罷了!

時間真的會改變一切的,當時她不被承認,而就在她出事後,她的功績在民間四處流傳,如若不是天界的警告,君臨他們會讓宣和大陸所有的人記住她,就因為她和龍訣的事,天帝下了令,人界不得再有曦和公主的傳言,君臨他們這才抹了她在人界的痕迹,但三國歷代皇帝對曦和公主的事都是知曉的,民間的傳說也很多,各種各樣!

如今她不是曦和,而是雲國的宣和公主,雲國唯一的公主,同樣也是宣和大陸唯一的公主,不用像以前一樣生活在背後,而是可以正大光明地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小妹,大哥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軟弱,大哥會保護你,他們不會傷害你!」君臨臨終前的願望,就是來世有機會還要與她做兄妹,眾生投身雲國,等她歸來!所有人都不知道,雲國歷代皇帝大多數都是君臨的一縷元神,但只有這個君聖煜才是完完整整的君臨轉世,因為當初他在曦和龍訣的事上幫了很多忙,所以這是懲罰,經歷了幾番輪迴才有機會重聚元神,轉世覺醒!

君聖煜牽著她的手,將她帶到龍位右邊的鳳座上坐下,歷來皇帝左右的位子只有太后和皇后能坐,左邊是太后,右邊是皇后,但云國的后位一直空懸,朝中大臣都在說著後宮不可一日無主,想盡辦法送自己人進去,但他們不知道,君聖煜不會再立后了!公主在雲國的地位顯而易見,尊貴無比,與皇后平起平坐,靈雪坐那裡,沒有人會說什麼!君聖煜本來是想讓熠兒和自己坐一起的,因為在他這裡,君承熠要繼任他的位子,年紀又小,和他一起坐在龍位上沒什麼關係,也能對所有人宣布他就是雲國皇室唯一的繼承人,但考慮但熠兒比較粘靈雪,所以也就放開了,無論坐他們兄妹兩哪裡都可以!

今日朝中重臣都來了,昊王爺、夏侯爺,還有歐陽老將軍都在前排坐著親屬家眷都在各自身後坐著,君聖彥是雲皇的親弟弟,所以和昊王夏侯那幫老臣並排而坐,這位置也不知是誰安排的?

「皇兄去接靈靈怎的不叫臣弟一起?就臣弟一人住在王府,要見靈靈多不容易!」君聖彥的位置就在靈雪的下方果然妹妹很受寵,親弟弟是撿來的!不過他坐在下面也舒服,他本人表示坐在下面自由,此時看著君聖煜和靈雪的親密無間,表示非常生氣,本王吃醋了!

靈雪看著君聖彥那吃醋的樣子,無奈一笑…… 靈雪笑著問:「那彥哥哥,靈兒過幾日去彥王府住幾天可好?」「好好好,求之不得呢!」

「去彥哥哥府上住,堂哥這心裡很受傷呢!」君明坐在君聖彥的斜後方,也就是昊王的後面,靈雪聽后一笑,端起酒杯示意他,他也一樣舉杯同飲……

各國使臣聽著他們的談話便知,雲國君家關係和睦,兄友弟恭,更重要的是這位宣和公主在皇室的地位,因為是唯一的公主,而且又是嫡親公主,所以倍受寵愛!

「太後到!」

「拜見太后!」

「見過母后!」

太后剛才沒進來就聽到了他們說話,關係和睦,她倒是欣慰不少,她還擔心靈雪自小不在雲國長大,突然回來兄妹三個會不好相處,如今想來真是多慮了!

「都免禮,坐吧!」太后坐定后,各國使臣全部到齊,宮宴正式開始!

靈雪看了一眼下面,鳳西涼身邊的位子空出來,鳳傾城還沒來,這種場面他應該很早就到了啊!再看看君明那邊,君宇也沒來,她倒是聽說了,君宇幾天前染了風寒,在家休養,華雙端坐在昊王身邊,和她平日里的氣質完全不一樣,恢復王妃的身份就是不一樣!

首先便是歌舞,雲國皇室的舞姬都是經過挑選的,都是全國各地最頂尖的舞姬,所以雲國的歌舞很有名,所有人都是歡聲笑語,各國使臣也是其樂融融,但總有那麼一些人巴不得出點事!

「都下去都下去!」一位使臣趁著喝醉,便起身耍酒瘋,歌舞因為他的打擾被迫停止,「跳的這是什麼東西,還沒有本王府上的舞姬美艷動人,雲皇,你們雲國作為宣和大陸之首就拿這些東西招待我們,是不是根本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這番話引得全場嘩然,君聖煜看了一眼便認出了他,是雲國周邊一個附屬小國的王爺慶王,此人本就不學無術,欺行霸市,而且極好女色,是有名的紈絝子弟,仗著自己身上的世襲爵位,欺壓百姓,當朝皇帝念他是慶王府唯一的血脈,便放手任他胡鬧,只要不鬧出人命,隨便他怎麼折騰!此次出使雲國,他就是沖著宣和公主來的,皇帝拗不過他,便答應了!

「慶王喝醉了吧!」君聖彥朝著他說,「這是我們雲國最頂尖的舞姬,怎就比不上慶王府,難道慶王認為我雲國比不上你慶王府!」 我的小奶獸換成了醫神大佬 君聖彥的的語氣很平淡,但不怒自威,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唯有慶王那個糊塗蛋,還醉著呢!

慶王那邊的人眼看著自家王爺得罪人,急忙上前扶著他,說:「雲皇,雲國佳釀實在誘人,我們王爺貪杯多飲了幾杯,不勝酒力,酒後胡言還請雲皇勿怪!」「慶王既不勝酒力,以後還是莫要貪杯了!」君聖煜已經有些不悅了,言語里的意思在場的人都聽得出來,可唯獨這個醉酒的慶王殿下!

他被手下人扶著,迷離的眼神在那麼一瞬間定格在上座和太子逗笑的靈雪身上,嘴裡不禁發出一聲感嘆:「好一位傾國傾城的美人兒啊!」說著就要掙脫旁邊的人朝上座走去,手下人急忙拉住他,附耳道:「王爺,那是雲國的宣和公主!」

慶王聽后停下腳步,驚艷地看著靈雪:「原來是宣和公主,小王見過公主殿下!」這會兒行禮倒是行得規規矩矩,靈雪看了一眼他,再看了一眼左邊的君聖煜,君聖煜給她點頭示意,她對慶王說:「王爺免禮!」

本以為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這個慶王口出狂言,說:「聽聞宣和公主是天生鳳女,雲國皇室自稱你是天帝之女轉世?」「傳言罷了,天帝之女只不過是一個傳說!」靈雪笑著說。「傳說?傳說宣和大陸是天帝之女和三皇一起打下來的,功績卓越,但因為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天帝削了她的神籍貶入輪迴!」慶王說著看向她,「雖說被削去神籍,但好歹曾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公主,對宣和大陸的貢獻三國的皇室最清楚,想必到現在三國皇室中還存有她的畫像吧?宣和公主是帝女轉世的傳聞恐怕不是空穴來風吧?」

慶王的這些話說完在雲夢台引起了軒然大波,大家議論紛紛,目光皆投向靈雪!君聖煜他們的臉色很不好,他們倒不怕他們知曉靈雪的身份,只怕有些人別有用心!

坐在君明後邊的君珊看著此時的場景,嘴角不禁上揚,靈雪一時間變成眾矢之的她最是舒心,她巴不得有人給靈雪添堵!

「今日是雲國招待各國使臣的宮宴,慶王殿下無端提起這段莫須有的傳說是何意思?」鳳西涼端著酒杯一飲而盡,凌厲的眼神看向慶王時,慶王只覺得周圍陰風陣陣,忍不住打了個冷戰,瞬間酒醒了不少,看著鳳西涼的眼神里充滿畏懼。

鳳王的威望宣和大陸誰人不知,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得罪他的人非死即殘(遇到靈雪后好多了),慶王急忙笑著說:「鳳王爺多慮了,小王只是被宣和公主的風華絕代驚艷傾倒,提起曦和公主也是覺得兩人異常相像,若公主真的是帝女轉世,那是我們宣和之福啊!」

「慶王殿下,這酒確實美味,但醉酒傷身,還是少喝為妙!」夜雲慎也說了一句!「多謝慎王提醒!」說完便規規矩矩地回了座位,看到鳳西涼、夜雲慎同靈雪笑著對飲一杯,心裡快被氣瘋了,但只能忍著,誰讓他們只是小國!

這時君珊突然站起來,對君聖煜行了個禮,說:「皇上,今日是宮宴,總是看這些歌舞難免有些單調,臣女願撫琴一曲,為皇上和各國使臣助興,望皇上恩准!」昊王聽後起身說:「珊兒,不得放肆!皇上,珊兒年紀還小,不懂規矩,望皇上恕罪!」在雲國,嫡庶尊卑分的很清楚,庶出的子女向來沒有說話的份,更何況是在宮宴上,昊王對她這個女兒還是不錯的,可她偏偏以為自己不受重視!

「父王,珊兒只不過是覺得歌舞有些單調想助助興而已!」說著不顧昊王的示意,看向靈雪,「公主堂姐,今日雖是宮宴,但大多都是想見一見宣和公主的天姿,堂姐能歌善舞,不如我們配合一段,珊兒撫琴,堂姐起舞,就像從前一樣!」

她到底想幹什麼?像從前一樣,我何時在她面前跳過舞?我們的關係不用我說了吧……

「早就聽聞宣和公主舞姿優美,今日倒想見上一見!」

「都說宣和公主是帝女曦和的轉世,想必對帝女的鳳舞九天有所了解吧!」

「鳳舞九天?你說的是當年曦和公主所創的鳳舞九天?」

「沒錯,這些年一直有人模仿當年帝女的鳳舞九天,但就是無法舞出帝女的風采!」

「說得好像你見過一樣?」

「小王當然無緣了,但我們皇室先祖遺志中有記載,當年雲國先祖第一次舉行宮宴時,帝女曾醉酒隨意舞過一曲,事後酒醒,便創出世間絕美的鳳舞九天,常常與三皇一起撫琴起舞!如今已經失傳了,後人只不過是模仿!」

「若今日能有幸親眼見到鳳舞九天,此生無憾了!」

君聖煜聽著下面的議論聲,有些為難地看著靈雪,靈雪似乎在想著什麼…… 君聖煜聽著下面的議論聲,有些為難地看著靈雪,靈雪似乎在想著什麼,他想起以前他們四人在一起的時光,品茗賞景,對酒當歌,撫琴起舞,但他們所說的鳳舞九天雖是曦和所創,但卻只在他們面前舞過一次,確實是在宮宴上醉酒舞出來的,但那時是她和龍訣第一次分開,龍訣久久不歸,也沒消息傳來,因此鬱鬱寡歡,才會在宮宴上醉酒起舞,之後便創出了鳳舞九天,以表相思之情,而且只跳給心愛的人看,與鳳舞九天一同出世的還有那首兩人共同譜寫的曲子――《無憂曲》!

「小妹,你……」

「皇兄,既然珊兒妹妹說了,臣妹不答應豈不掃了大家的興緻?」說完轉向眾人,「各位使臣,曦和公主的舞姿本宮自是比不上的,隨意一舞,還請諸位莫要嫌棄才是?」

「公主說笑了,我們能一睹公主風采,已屬三生有幸,怎有嫌棄之意?」

「對啊……」「是啊……」

靈雪轉身向君聖煜行了個禮,說:「皇兄,臣妹先去換衣服,稍後便來!」「去吧!」靈雪說完便去了後殿換裝,走之前還看了一眼君珊,此時她還在洋洋得意,靈雪也懶得再說她什麼,倒是君聖煜和太后看君珊的眼光不同了!

「皇帝,看來你收回封她為郡主的旨意是正確的!」太后看著君珊搖著頭,眼裡盡顯不滿,君聖煜說:「母后,朕本想著皇叔這幾年照顧小妹的辛勞,破格將君珊提為昊王嫡女,賜她郡主頭銜,君明當時就拒絕了,說是規矩不可破,之後贏澈跟朕說了君珊的品行……」君聖煜說著朝太后搖搖頭,太后對她更是不滿了!

再說靈雪到後殿,喜鵲再給她選衣服,紅袖為她梳著頭,邊梳還邊埋怨:「這個四小姐怎麼這樣啊,宮宴上胡說八道,公主,聽她的語氣你們以前關係應該很好,可公主回來這幾個月她哪裡來過未央宮看過您,明顯就是說謊嘛!」

「她只知我精通琴藝,卻從未知曉我可否會跳舞,今天這樣說無非是想在宮宴上露個臉,還有,若本宮不會跳舞或者出了錯,就會讓我在眾人面前失了臉面,屆時我們兩個一同表演,就會形成比較!」「她太壞了,公主,之前明王爺大婚時就對您出言不遜,現在又……您當時怎就不懲罰她呢?皇上也不治她的罪?」

「治罪?怎麼治?以前我們是一個父親,雖不同母,但也算親姐妹,如今我是她的堂姐,皇上的親妹妹,皇叔對我有養育之恩,對我疼愛有加,看在皇叔的面子上,我也得讓著她!」

喜鵲選好了衣服來到她身旁,說:「公主,不然我們不跳了,就說身體偶感不適?」「話已經說出去了,難道要讓本宮失信於人,這樣不更隨了君珊的意!」

「可……」

「好了,更衣吧!」

……

鳳傾城倒是趕來的及時,快速走到鳳西涼身邊坐下!

「怎麼樣四哥,我沒遲到吧?」「沒有!」鳳西涼無奈地看著他這傻弟弟,心中疑惑他前世是怎麼成為三皇之一的!

「這什麼情況?雪妹呢?沒來嗎?」鳳傾城看向上座,只有君聖煜,太后,靈雪的位子上坐著君承熠!還沒等到有人跟他說明,他就看見靈雪一身紅色鳳凰舞衣從殿外走來,驚艷了!

「皇兄!」靈雪規矩地行了個禮,君聖煜點頭示意,「麻煩珊兒妹妹了!」「堂姐客氣!」君聖煜把驚鴻給了君珊彈奏,隨著琴音響起,靈雪的舞也開始了!

在聽到君珊的琴聲時,靈雪有些奇怪,她以前可是不學無術的,琴棋書畫一概不碰,女工更是一塌糊塗,怎麼幾月不見學了琴,聽著琴聲就知道下了功夫!

靈雪起舞便不再注意她,此時所有的心思全部都在舞蹈上,隨著琴音的高低起伏,靈雪也在不斷的加大動作難度,她的身體柔軟,所有舞蹈動作她都能完美到無可挑剔,但她聽出了琴音的不對勁,君珊不停地變換旋律,想給靈雪來個措手不及,不過她沒想到無論她怎麼變換,靈雪都能完美的完成舞步,她飛身至空中旋轉,身上的異香瀰漫雲夢台的每一個角落,也吸引了成群蝴蝶爭相飛來,此時此景雲夢台異常安靜,所有人都被這樣的美景吸引了,忘記了讚美,忘記了身處何處,同時也勾起了一些人昔日美好的回憶:

「好多蝴蝶啊,大哥哥你看!」

「以後我叫你小蝶好不好?」

「好!」

「慎哥哥,我喜歡你,我也要跟你成婚!」

「我們拉勾勾,拉勾了就不許反悔!」

「好,我長大了,要做慎哥哥的王妃!」

……

「王妹,看王兄給你帶什麼了?」

「鳳凰羽衣!真的是鳳羽啊,王兄你……你你你……」

曦和驚恐地看著他,同時還護著自己!

「沒有真的拔鳳羽,仔細看!」

「冰焰!」

「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件嗎?」

「啊,謝謝王兄!」

……

君聖煜和鳳傾城想到了前世第一次見她的場景,他們的第一反應都是:這個女孩好美好可愛!雖然之後鳳傾城和靈雪相處一見面就互懟互損,但他們的關係最好,最談得來!

跳了許久,琴音還未結束,舞步也未結束,突然琴音驟停,君珊用力過猛,琴弦斷了一根,她的手指也被割破了,君珊原本以為她的琴聲停止,靈雪的舞便會停止,那麼所有人的思緒都會被拉回來,沒想到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她的琴聲停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雲夢台中央起舞的靈雪身上,她的身上似乎有種魔力,在她出現的那一刻,便會讓人沉醉其中,從而忽略掉周圍的人事物!

「該死!」君珊小聲暗罵,沒有人聽得見她的聲音,她那充滿恨意的眼睛一直盯著台上的靈雪,恨不得立刻殺了她!

就在這時,雲夢台外傳來一陣簫聲,空曠久遠,靈雪的舞步驟停她不可思議地轉身朝雲夢台外望去,而此時,所有人的思緒都被拉了回來,被那簫聲吸引,看向雲夢台外!

「哪裡來的簫聲?」君聖彥疑惑道。

「是他!」君聖煜,鳳西涼,鳳傾城,君明幾乎同時開口,眼神在看向雲夢台外的同時也看向靈雪,此時她望著雲夢台外,眼神中的深情,思念顯露無遺!

「三弟?」夜雲慎對他的簫聲不能再熟悉了!

「這曲子好像……沒聽過啊!」君聖彥疑惑道,君明聽了一會兒,說:「無憂曲,是小妹以前經常彈奏的曲子,也是……」「也是什麼?」

也是當年南皇賜婚時,小妹與夜王琴簫合奏的曲子!

沈琛聽到了君明的心聲,他在心裡又補充了一句:也是當年殿下與龍訣親創的曲子,更是他們的……定情之曲!

是你來了嗎?

靈雪聽著這熟悉的簫聲,手中的水袖不自覺地甩起,腳下的舞步也開始了,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時,目光又被台上的靈雪吸引,她此時的舞步同剛才的完全不同,對於靈雪來說,舞才剛剛開始!

「鳳舞九天!」君聖煜和鳳傾城幾乎同時震驚開口…… 靈雪的離席已經讓君聖煜很不安了,她回來之後,君聖煜也不好問她什麼,畢竟這麼多人在!

「姑姑,剛才那個人是誰啊?」君承熠好奇的問,他明白父皇的心思,也就只有他問靈雪才不會說他,靈雪一笑,說:「那個人是南國的夜王,也是……姑姑喜歡的人!」「姑姑喜歡的人?」君承熠疑惑,扭頭複雜地看著君聖煜,君聖煜示意他別太過頭,他點頭!

「姑姑,我聽父皇說過,皇爺爺早就給你定下婚約,是和鳳王的,可是姑姑你……你不喜歡鳳王嗎?」靈雪聽后動作一滯,笑著夾了一塊芙蓉糕喂他吃,說:「你還小,等熠兒長大了,也會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姑姑問你,如果你喜歡的人也喜歡你,你會和她在一起嗎?」熠兒想也沒想就點頭,說:「會!」

「即使擺在你們面前的有很多阻礙,你也會和她在一起嗎?」「嗯,會,熠兒會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母后說過,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最幸福,剛好那個人也喜歡你,那就是幸運!」靈雪被他的話逗笑了,颳了刮他的小鼻子,說:「你才多大,知道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嗎?況且你的母後走的時候,你才多大,怎麼會知道她說了什麼?」「熠兒就是知道!」

靈雪也不同他一個小孩子說這麼多,不一會兒,外面就傳來一陣高呼:「南國儲君,夜王到!」夜王的名聲在宣和大陸無人不知,宣和大陸都在傳:雲國君家有君聖煜,鳳國鳳家有鳳西涼,南國夜家有夜雲謹,正是因為這三個人,三國才能在宣和大陸屹立不倒,也維繫著宣和的和平!

「南國夜雲謹見過雲皇!小王來遲一步,還望雲皇多多擔待!」

「夜王免禮平身吧!無妨,入座吧!」

「謝雲皇!」

夜雲謹走到夜雲慎跟前向他問了聲好:「二哥!」「坐吧,傷勢如何了?」「已無大礙!」夜雲謹坐定,卻沒有注意君聖煜一直在觀察著他!

還和以前一樣,龍訣,我知你與她的情分,你們的事我很清楚,當年我是親眼看著你們相識相知相愛,彼此相愛的人應該在一起,但有些事情不是你們想得那麼簡單,為了靈兒,我必須那麼做,你們註定是有緣無分了!

「雲皇,本王這次作為南國正使出使雲國,是本王的榮幸,除此之外,本王還有一件事,望雲皇能夠恩准!」夜雲謹似乎還想說什麼,但君聖煜打了一個手勢,讓他不得不停下!

「諸位,今日是我們雲國宴請各國使臣的宮宴,除了宮宴之外,還有就是朕的妹妹,雲國的嫡親公主宣和公主在外漂泊十六年,如今終於回國!」

「恭喜雲皇,恭喜公主回歸!」眾人舉杯同飲,君聖煜飲下酒後接著說:「另外,還有一件事,如今公主剛十六歲及笄,公主的婚事也該提上日程了!」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宣和公主的婚事如今是重中之重,她必定是所有人爭相求娶的對象,但云皇下一句話,讓所有想求娶宣和公主的心思全部打消!

「鳳王!」君聖煜看向鳳西涼,鳳西涼點頭示意,「宣和滿月之時,先皇曾與你父皇為你和舍妹定下婚約,那時你還是孩童,但這婚約想必你父皇對你提到過!」

「父皇確有提及,小王此次前來,就是為了雲鳳兩國當年定下的婚約而來!」鳳西涼起身走到中央,眼神一直在靈雪身上,可是靈雪如今全身好似沒有知覺一般地坐在那裡,夜雲謹此時也是震驚了,她和鳳西涼有婚約他知曉,但他沒想到雲皇會在這個時候宣布!

「如此甚好,宣和也到了及笄之年,朕在此下旨,遵先皇遺旨,雲鳳兩國結兩姓之好,公主與鳳王擇日完婚!」

「謝雲皇!」鳳西涼拱手作揖,眼神看向夜雲謹時充滿得意嘲諷,這是勝利者的笑容,但他錯了,他忘了靈雪會如何,也忘了前世他們到底是何結局!

「本王有話說!」夜雲謹突然起身走到中央,與鳳西涼並肩而立,瞥了他一眼,說:「雲皇,公主不能嫁給鳳王!」君聖煜聽后蹙眉,鳳西涼亦是如此,鳳傾城和君聖彥倒是一副鎮定自若,似乎早知如此!

「夜王,這是我們雲國的事!」君聖煜說。

「雲皇,本王並非有意打斷,但您將本王的未婚妻指給他人,會不會不太合適?」夜雲謹問。

「你的未婚妻?是誰?」君聖煜明知故問,靈雪和夜雲謹的婚約君昊當年並沒有稟告過,在靈雪回雲國后才知道!

夜雲慎此時一言不發,坐在那裡一杯一杯的喝悶酒,如今他已無資格再說什麼,說的多只是徒增煩惱罷了!

「世人皆知,宣和公主自小不在雲國長大,而是在南國……」夜雲謹還未說完,坐在上面的靈雪便快速走到他身邊並肩,行禮道:「皇兄,臣妹與夜王兩情相悅,在南國時南皇已為我們二人賜婚,雖然當時我還未認祖歸宗,但我還是我,不能因為恢復身份就忘了我們的婚約,還請皇兄為我們賜婚!」

「小妹!」君聖煜呵斥道,「你與鳳王的婚事是父皇在世時定下的,難道你要違抗父皇的旨意嗎?」「靈兒,這是你父皇的旨意,不可違抗,快回來!」太后也是一臉不滿,似乎靈雪抗旨就是大逆不道的事!

「母后,當年兒臣還是襁褓嬰兒,什麼都不懂,不作數,如今兒臣長大了,兒臣只想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望母后恩准!」靈雪下跪一個頭磕在地上,這可能是她此生第一次行這麼大的禮!

鳳西涼俯身將她拉起來,抓著她的手腕就要往外走,說:「你出來,我有話跟你說!」「放開她!」夜雲謹抓住了靈雪的另一隻手,兩人對峙,靈雪夾在中間很是尷尬!

「應該是夜王你放開吧!」鳳西涼冷哼一聲,「她是本王的未婚妻!」

「靈兒與本王的婚約仍在,怎就成了你的?」

「本王與靈兒的婚約在她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定下了,如今昭告天下,眾人皆知,夜王還是與靈兒保持距離為好!」

「本王與靈兒兩情相悅,早已定下白首之約,鳳王現在讓本王與靈兒保持距離,請問憑何說出這樣的話?」

「就憑我們從小一同長大青梅竹馬,她成長的每一個過程我都有參與!我看著她從兒時的咿呀學語變成如今的風華絕代,我看著她生生世世!」鳳西涼情急之下說了出來,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他,包括靈雪!

「四……四哥你說……說什麼……」

…… 「四……四哥你說……說什麼?」靈雪震驚地問,鳳西涼看著她的表情才知曉剛才自己說了什麼,他慌忙地將靈雪從夜雲謹那邊拉過去,緊緊地抓著她的肩膀,解釋地也有一些慌張!

「靈兒,你聽四哥跟你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

「你不是說你沒想起來嗎?你不是說你沒想起來嗎!你剛才說什麼,和我從小一同長大?」靈雪冷笑著說,嘲諷著自己,「我真是傻,虧我還以為你被我傷了,日日照顧你,沒想到……呵呵呵……我的鳳鸞琴再加上法陣,從未失手過,就算有人打擾,但當時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了……」

「和兒你冷靜點,你冷靜點,我可以解釋,這幾日我們的過往一幕幕從我腦海里閃過,我也是剛剛才想起來……」

「你別碰我!」靈雪拚命地推開他,腦子裡很亂,突感暈眩,腳下步伐很亂,視線也開始模糊,在她暈倒的那一刻,夜雲謹扶住了她!

「靈兒,靈兒……」「姑姑!」「靈靈!」君聖彥最先衝上去!「彥王,她的寢宮在哪兒?」「我帶你去!」說完這句話,君聖彥又大喊,「喜鵲,速去太醫院傳太醫!」

「是,奴婢這就去!」喜鵲說完急急忙忙地朝太醫院而去!

而此時大殿上全亂了!

「各位,公主身體不適,今日宮宴就到這裡,雲國招待不周,各位多多包涵!」君聖煜說完這句話快速出了雲夢台朝未央宮而去,太后也被嚇到了,也去了未央宮……

未央宮裡,君聖煜把他們都攔在寢宮外,包括太后,寢殿之內只有他和太醫令!外面的所有人都焦急萬分,太後站在門外來回徘徊,君聖彥上前扶住她,說:「母后,您身子不好,還是回寢宮吧,您放心,靈靈有任何消息兒臣立刻告知您!」

「哀家怎能放心,躺在裡面的是哀家的親生女兒!」這時君聖煜和太醫令出來了,「皇帝,你妹妹如何了,有事嗎?」

君聖煜也不說話,徑自走到座位上坐下!「太醫,公主如何?」太后焦急地問,太醫無奈地搖頭,情況不太好,太后看著他這個搖頭,承受不住!「快,快送太后回去!」君聖彥扶著太后急忙說,太後身邊的嬤嬤急忙將太后扶住!「照顧好母后!」「是,彥王殿下!」太后就被宮人們送回了壽康宮!

所有人都在這坐著,太醫令彙報這靈兒的病情!

「皇上,王爺,公主是受了刺激,氣急攻心才會暈倒,再加上公主身體本就不好,之前的事想必皇上也知曉,公主重傷未愈,元氣大傷一直未曾痊癒,這次又……」

「皇兄,你不是最疼靈靈嗎?她的身體狀況你應該最清楚,還有你,鳳西涼!」君聖彥面對一言不發地鳳西涼,「我不知道你們之間,還有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也不管什麼婚約什麼父皇遺旨,靈靈她不喜歡你,她不愛你,既然她不愛你,你就不要再糾纏她,你覺得她嫁給你會幸福嗎?」

「聖彥!」君聖煜呵斥道,讓他住口!

「皇兄,靈靈不喜歡就不要逼她,強扭的瓜不甜,兩個不相愛的人在一起怎會幸福?」

「聖彥,你自己都還未成親,懂何為幸福?」

「皇兄你不能這麼說,雖然我沒有成親,但也知道不相愛何必在一起!」君聖彥看著君聖煜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直接指著他們說,「皇兄,你們這是逼婚,是政治聯姻!」

「住口,你懂什麼?」君聖煜聽了他的話,怒火中燒,「歐陽恪沈琛!」「臣在!」「帶彥王回王府閉門思過,無詔不得出!」兩人對視一眼,雖然為難,但皇命不可違!「遵旨!」兩人轉向君聖彥,君聖彥怎會任由他們押著走,他們無奈只好一邊一個架著君聖彥快速離開了未央宮!

夜雲謹和鳳西涼此刻都很安靜,夜雲謹擔心裏面的靈雪,鳳西涼同樣,但他似乎還在想些什麼!鳳傾城到現在和他們一樣一言不發,只是安靜地站在靈雪寢宮外等著,轉身看見他們這副樣子,氣不打一處來,走到他們面前怒道:

「吵啊,剛才在雲夢台不是吵得很厲害嗎?現在怎麼了,雪妹暈倒了,你們滿意了?」鳳傾城說,「你們一個是雪妹最愛的人,一個是雪妹敬愛的兄長,只顧著爭搶,知不知道她夾在你們之間很為難,從前的教訓沒吃夠是不是?」

「還有你,大哥!」鳳傾城的一聲大哥讓君聖煜瞪大了眼,也知道了他想起來了,「從前她不是我們的親妹妹時,你能把她當親妹妹一樣疼愛,現在她真成了你的親妹妹了,你反倒要把她往絕路上逼,以前你不是很贊成她和龍訣在一起的嗎,現在怎麼了?」

「傾城,朕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