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來我們想到一起去了。」

江天流望著葉天淡淡一笑,旋即,便是取出了一塊玉佩,以及一本看上去已經有些發舊的花簇,放在了葉天的面前。

葉天清楚的瞧見,無論是那玉佩還是畫冊,材質都十分的奇特,即便是如今,他得了寒空子畢生研究的傳承,依舊是無法辨認這兩樣東西是何等材質!

「前輩,這兩樣是?」

「這兩樣,是澗雲的父親,也就是老夫與你說過的那位,瀟湘閣副閣主蕭一川留下的,這玉牌,是瀟湘閣的身份令牌,而這畫冊,則是記錄著瀟湘閣的一門玄奇法門,這些,都是澗雲的父親留給他的,澗雲研究了許多年,也未能參透其中的玄機,故而這之後,這孩子恐怕還得回一趟瀟湘閣,認祖歸宗過後,方能將這些東西學習妥當。」

江天流輕嘆了一聲解釋道,「這也正是我想與閣下說的事情了,萬法的少主,也是我等供奉的少主楊宣凌,已經提前打點過,若是閣下願意的話,便將澗雲這孩子帶在身邊吧,能夠給閣下做個幫手,若是閣下得空,也能夠去一趟那瀟湘閣,畢竟也是內域之上一大勢力,雖比不上萬法仙門那般龐大,但也是個十分可靠的助力了。」

聽得江天流這話,葉天心中頓時瞭然了過來。

這些事情,那萬法仙門的少主楊宣凌倒是早就幫他打點妥當了,這倒是幫他少了許多的麻煩,實心說,此時此刻,即便是江天流不提,葉天都是有些想要邀請蕭澗雲同路的。

畢竟,這蕭澗雲本身的實力極強不說,性子也與他十分的相似,又有著共同的敵人,這些種種,足以讓得葉天有著幾分心動,想要邀請這個小老弟同行了。

「那自然是極好,晚輩本也是想搞清楚了一些事情之後邀請澗雲老弟同行,只是有些事情,還望前輩能夠指點迷津啊。」 「老二家的怎麼說話的?」趙氏幾乎是立馬就發火了,這馬氏說話是越來越沒有分寸,居然連這樣的話都能說出口。

「娘,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一時情急才會胡說八道的。」馬氏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只是坐在這裡的人誰不知道馬氏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今天馬氏就能當著大家的面這麼說陳氏,指不定哪一天就騎到爹娘的脖子上去拉屎撒尿了。

「是嗎?」趙氏可不會相信馬氏的這些話。

宋有成也沒有想到馬氏居然會這麼不知道輕重,這些話居然也敢說出來。

「大嫂,實在是對不起,馬氏這個人您也是知道的,她這嘴上就沒有個把門兒的,您千萬不要放在心上,我一定會好好教訓她的。」說完宋有成直接當著大家的面訓斥了馬氏一頓。

馬氏心裡雖然有諸多的怨言,但是到底還是不敢多說什麼。

「好了,二嫂的事情咱們就先不要說了。現在咱們就是要給咱們的早點跟麻辣燙定價了。」

「這千層餅最主要的就是麵粉,咱們麵粉是十二文錢一斤,而一斤面做多只能做出一斤七兩作用的千層餅。」這已經是宋離算過的最多的了,這要是在多加水肯定會黏糊住的。

「那你準備怎麼定價?」宋曉梅問道。

宋離找了一隻炭筆跟一張沒用的廢紙,攤在眾人面前。

「一斤面出一斤七兩的餅,一斤面是十二文錢。可是這做餅還得要用油,而且還得調味。加上人工這些都是要算上的。所以我現在的定價是一斤餅賣二十文錢。」宋離道。

「一斤餅而是文錢,一斤面能出一斤七兩的餅,也就是三十四文錢,除去面前十二文錢,還有油錢跟調料大概需要四到五文左右,不過咱們現在的人工都是咱們自己的,所以也不用扣錢。也就是說咱們一斤面至少也能純盈利至少十五文錢。」 穿越空間:農門沖喜小娘子 宋離道。

「這一斤面才賺十五文錢?」聽馬氏的意思就是嫌棄這少了。

宋離看了馬氏一眼,「二嫂,什麼叫做積少成多你明白嗎?還有咱們這要買的麵粉肯定也不是一點兩點的,這個到時候咱們也是能跟人家糧店裡面講價的。再說了咱們一天總不至於只做一斤面的餅吧!就算是一天做二十斤面的餅子,咱們一天下來也能有叄佰文錢。」宋離道。

這樣下來一個月光是賣千層餅起碼也是能收入九兩銀子的,再說了除了千層餅不是還有醬香餅還有芝麻餅還有煎餃都是可以做的。

而且還有粉絲湯也是能賺錢的。

宋離這麼一說,眾人臉上的表情就不一樣了。剛開始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被宋離這麼一說,大家幾乎是立馬就心動了。這一個月能賺九兩銀子那可是不少了。

「對了,你不是說還有粉絲湯嗎?那粉絲湯你準備怎麼弄?」宋老漢兒問道。

「粉絲湯咱們還是要弄些大骨在裡面熬著,再加上一些粉絲。每碗我準備賣三文錢。你們覺得怎麼樣?」一碗粉絲湯三文錢,雖然不算便宜但是也不算貴。而且裡面還有大骨,這吃起來的味道肯定是很不錯的。

「一個鍋湯裡面煮個四五斤的豬大骨絕對足夠了。」昨天宋離在鎮上稱的一斤是八文錢,不過宋離相信要是自己買的多,這個肯定也是能少的。

「至於粉絲,十文錢一斤。不過這粉絲咱們也就是意思意思,裡面在煮些青菜什麼的在裡面,這一碗粉絲湯就算是好了。不過這成本我算了一下,大概也就是一文半左右嗎,也就是說咱們還能凈賺一文半。這個到時候就要看咱們能賣出去多少了。」宋離道。

宋離這麼一說大家更加有信心了,這一天不說多了五十碗總是能賣出去的吧。就算是五十碗也有七十五文錢了,一個月算下來也有二兩二錢的銀子。加上餅錢也是將近十兩銀子了。

宋離這麼一合計下來,宋老漢兒覺得這早點的生意倒是真的可以做。

「這生意咱們做的。」宋老漢兒直接就拍板了。

早點的生意定下來了,現在就是麻辣燙的生意了。

「至於麻辣燙咱們也不能閑著,這個才是咱們的大頭。」

「那你說說看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這要是一點計劃都沒有肯定是不行的。

「咱們現在鎮上做早點生意,等咱們的人氣漸漸上起了,這麻辣燙的生意也就可以順勢推出來了。」宋離道。

借著早點的生意把麻辣燙的帶出來,這個確實可以。

「不過爹,咱們這餅最先咱們就得定好了,一天千萬不能超過二十斤麵粉的,不過這粉絲湯倒是可以隨時供應的。」宋離道。

「這是什麼道理?」宋老漢兒問道。

「阿離想說的應該是咱們要是一直不停的供應大家就會起到厭倦的心態,不過要是咱們每天都限量,大家自然就會每天都會有期待。咱們這生意才會好做。阿離你說是不是這個意思?」宋有彬問道。

宋離點頭,「就是三哥說的這個意思。不過大家更加要弄清楚一點的就是這千層餅其實很簡單,只要是有心人一學肯定就能學會的。所以我還準備了其他的早點,只是這些都是要等到咱們的早點鋪子開起來之後再慢慢推出的。」

聽到宋離說自己還有其他的早點,宋老漢兒的心裡自然是高興的。

「那行,那咱們現在就好好研究一下這個麻辣燙到底要怎麼定價。」

「阿離,你說說你的想法。」這砂鍋麻辣燙的主意是阿離想到的,這定價的事兒自然還是阿離來比較合適一點。

「今天大家也吃過麻辣燙了,相信也知道這麻辣燙裡面會放些什麼東西。」宋離道。

眾人點頭。

「這素菜咱們就定價一文錢,葷菜定價三文錢。至於選多少素菜多少葷菜到時候就看大家自己的意願了。」宋離道。

「素菜定價一文錢?」就算是趙氏也是有些想不通了。這素菜的價格很是便宜。而阿離直接就定價一文錢是不是太貴了?

「娘,咱們雖然素菜定價一文錢,但是選擇權還是在客人自己手裡的。」宋離道。

宋離這麼說趙氏又擔心了,「這要是客人不點素菜怎麼辦?」 聽得葉天還有著幾分疑問,江天流當即便是點了點頭,毫不避諱的笑道:「閣下說吧,關於澗雲的事情,只要是老夫知道的,自然知無不言。」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之前瞧見,澗雲老弟明明沒有引動涅槃劫,修為卻猛然增長了許多,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有什麼辦法,能夠不引動涅槃劫,而直接提升修為?」

葉天略微揚了揚眉毛問道,這事情,可是頗為讓他有些詫然的。

之前,他還滿以為蕭澗雲是因為自身的特殊體質,才臨時爆發出了強悍的實力,完后自然會退回原本的修為,重新引渡涅槃劫,但當戰鬥結束之後,蕭澗雲的實力卻是並未有所下降,反而是穩固的不行,效果堪比三劫同渡!

若是真有這樣的手段,那就真的有些嚇人了,若是掌握了這樣的手段,豈不是那他還何須去忌憚什麼暗俞國和鬼宗?修為蹭蹭蹭就飛漲上去了,現如今他在靈巢空間之內可是能夠控制時間流速的,將時間流速一改變,短時間內連續突破,對他來說可並非是什麼難事!

「哈哈……葉天閣下說笑了,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法門存在啊……閣下只是有所不知,這樣的手段,與那鬼宗搞出來的鬼血有關。」

江天流朗笑了一聲,旋即方才解釋道,「閣下可還記得,我之前與閣下說過那鬼人異種?」

葉天點了點頭,想起蕭澗雲收拾掉的那些鬼人異種,葉天現在心裡都還有些發毛,那些傢伙實在是太過於詭異了,讓人不免對其存在有著幾分別樣的扭曲感受……

「鬼宗的人,雖說是喪盡天良,但以修鍊的之人的角度來說,我們卻不得不承認,他們都是鬼才。那鬼血的威力,遠遠不只是閣下再中域見到過的那些,鬼血真正強悍的用途,在於強化修鍊者的修為,體內若是有鬼血存在,便可不斷的吸收鬼血來強化修為,只是這般做法,有著極大的風險存在。」

許你一場愛情盛宴 「鬼血這東西,會吞噬人的心智,吸收越過,則鬼血的侵蝕性就越強,若是超越了心智所能承受的範圍,便會變成那些個詭異猙獰的怪物。這樣的手段,在內域不算什麼秘密,甚至是有不少人獵殺這些鬼人異種,就是為了吸收他們的鬼血!」

聽得此話,葉天的眉毛不由得皺了皺。

這就是典型的為了追求力量,而放棄了自己的人性,到了最後,人性消耗殆盡,原本追求力量之人,卻淪為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光是想想,都讓人覺得可悲……

江天流頓了片刻,瞧得葉天表情稍微恢復正常,方才繼續開口道:「而在這方面,鬼宗內部有著一個十分明確的應對手段,就是那血凝膏。血凝膏這東西,是鬼血經過了特殊的都算提煉得到的,其本身的能量更為純粹精鍊,對於修鍊者的提升也更大,但副作用反而更小,這東西若非是製造的過程太過於喪盡天良,那當真該說是一樣了不起的發明了!」

「無論是鬼宗之人,還是身懷著鬼血之人,都能夠靠著這血凝膏,在六劫以前無需引動涅槃劫,都能夠衝擊到六劫的層次,畢竟,涅槃劫的前三劫是肉身劫,中三劫是靈氣劫,這些,肉體和靈氣能量的提升,都是能夠靠著那血凝膏達成的,因此,鬼宗之中,特別是內域鬼宗,實力能夠達到六劫涅槃境的人可謂是數不勝數,數量及其的驚人!」

「澗雲這孩子,本身被那鬼宗之人改造出來的血脈,就屬於是百萬無一的級別,說是鬼宗造出來的超級天才也不為過,吸收著血凝膏提升修為,自然也是不在話下。只是這一次,澗雲也算是冒了很大的風險了。」

說到此處,江天流的臉上似乎也是生出了幾分后怕來,略微平復了一下情緒之後,方才繼續開口,「澗雲這孩子的身上,有我們留下的一些禁制存在,那禁制能夠一定程度上的幫助澗雲壓制體內的鬼血,讓那鬼血不至於超過了一個臨界點,從而侵蝕了他的心智,但這一次,澗雲卻是一次性吸收了數量過多的血凝膏,我們留下的禁制險些都要失效了!不過好在,這孩子的心性足夠穩固,沒有收到什麼影響,這才有了閣下看見的,不引動涅槃劫,卻能直接從三劫提升到六劫。」

聽罷江天流的解釋,葉天心中也是久久不能平復。

江天流說得沒錯,這鬼宗之人,十惡不赦喪盡天良不假,但其在這些門道上的研究,卻是異常的恐怖超前,這樣的手段,放在外界,根本是讓人想都不敢想的東西,但在這暗俞川的內域之中,卻是人盡皆知,甚至,是有著無數的人身體力行!

這樣的手段,說是完全顛覆了修鍊一道也不為過!

對於修鍊之人來說,最難捱的,應該就是涅槃劫的前三劫了。

前三重肉身劫,是無數人窮極一生都無法渡過的,沒有足夠精鍊的修鍊手段,以及一些天賦和運氣,想要渡過肉身渡過前三劫,鑄成強悍軀體是無比困難的,許多人一輩子都困守在這一步,無法繼續向前。

然而靠著這鬼血,血凝膏之類的手段,卻是能夠完全不引動涅槃劫,輕鬆的將之渡過,也難怪這內域之中,這些手段人盡皆知,並且有大量的人熱衷於這樣的事情了。

這確實是個提升實力最快最便捷的手段,只要使用這種手段的人,能夠付得起這背後的代價,力量,簡直就是唾手可得!

成,則實力飛漲,受人尊崇;敗,則變成野獸,被人追殺,成為其他人謀求鬼血,謀求力量的途徑。

太簡單了,簡單到了用四個最粗暴的字眼,就能將之概括。

弱肉強食。

這已經不是一個尋常修鍊的圈子了,這就像是一個龐大的獵場,每個人既是獵人,也是獵物。

每個人手裡都握著尖銳的弓箭長矛,不斷的追捕著獵物,而當某一天,獵人敗給了自己的獸性,放棄了自己的人性,便放下武器,化為野獸,從獵人變成獵物。

周而復始,不斷的循環,這樣的循環,深遠的影響著整個內域,甚至是更往內部,整個暗俞國的修鍊氛圍,讓的這裡的修鍊者世界,比之於任何一個地方都要更加的血腥殘暴,原始,而野蠻!

「那若是澗雲老弟需要再行提升,需要些什麼手段?有什麼事我能相助的么?」

葉天花了片刻的功夫來消化這些東西,過後方才開口問道。

「呵呵,閣下問道點子上了,這之後的事情,恐怕還真的要勞動閣下相助了。」

聽得葉天的問題,江天流也是陡然失笑,「我等早就聽聞,閣下雕靈,鍛造,符籙,法陣四門皆是超凡,自然,閣下的靈魂修為,也該十分的強悍才對,相比今後衝擊過了七重劫,更是會一飛衝天!那時,便需要閣下多多提點澗雲這孩子了。」

「澗雲老弟再往後提升,恐怕也需要引渡涅槃劫了吧?」

葉天點了點頭問道。

「不錯,再往後,澗雲這孩子也需要引動涅槃劫,方才能夠有所提升了,不過閣下放心,到時他引動的只會是第七重靈魂劫,不會出現之前的六重涅槃劫,需要閣下幫忙的也不是什麼大事了,只希望閣下能夠將這孩子留在身邊,傳授他一些閣下擅長的法門,讓他好好修鍊一番靈魂能量便可。」 「你們剛才吃的時候覺得素菜怎麼樣?」宋離問道。

「挺好吃的,而且跟肉丸子配在一起也沒有那麼的油膩。」宋曉梅道。

宋離點頭,「就是這個意思,要是來人光點肉丸子或者是葷菜,當然也是可以的,但是他會覺得膩,但是配上素菜就不一樣了。更何況咱們到時候整個開店大酬賓,試吃兩天不要錢。這樣大家不是就都能嘗到素菜了嗎?」宋離道。

「開業大酬賓?」宋有業有些不懂。

「就是咱們開店的前兩天,大家都可以來免費吃東西。」宋離解釋道。

免費吃東西?那怎麼能賺錢?

「阿離,你說的這開業大酬賓我聽著怎麼覺得有些不靠譜?」宋有業道。

「大哥,這開業大酬賓其實也就是一種宣傳的手段。只要咱們在前兩天把咱們店的名氣給打響了,難道還怕後面沒有客人嗎?」宋離道。

話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大家的反應始終都是不一樣的,起碼沒有人認為這開業大酬賓是什麼好事兒。這連續吃兩天得虧多少錢,阿離這簡直就是在胡來。

「不過咱們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先把咱們的早點鋪子給開起來。」宋離道。至於麻辣燙的生意還得要慢慢來才行。

「我覺得咱們的早點鋪子完全不用太大。」宋有成道。他在鎮上看見那些賣早點的一般都是帶走的,不過也有留下來吃的,但是這種都是極少數的。

「不錯,但是肯定也還是有人願意留在店裡吃飯的,所以咱們還是要準備至少四張桌子的地方出來。」宋離道。

「恩,不僅要把吃飯的地方留出來而且也要把廚房留出來才行。」宋有彬道。這做早點沒有地方肯定是不行的。

「還要一間可以堆放食材的屋子。」宋離道。

這麼算下來起碼就要三間房才行,而且還得要一間房歇腳,這晚上總是要留人看著才行。

「大哥,你去找房子的時候,要找人流量多的,還有就是一定要至少有四間房子的才行。」宋離道。

宋有業點頭,「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去伢行里問問去。」

鎮上租房子一般都是通過伢行的,當然也有私人出租的,但是這種是比較少的,所以宋有業一般也是到伢行去詢問才行。

要做千層餅最基本的就是要有一個烤箱才行,這個年代沒有電。自然也就沒有電烤箱了,不過宋離知道就算是沒有電,但是還是能做出千層餅的。不過這就需要一個大的平底鍋。

宋離要的平底鍋一般市面上肯定是沒有的,只能去定製。

「爹,明天你陪我去張鐵匠那裡一趟唄。」宋離道。

去張鐵匠那裡?

「是不是要準備什麼東西?」宋老漢兒問道。

「恩,需要兩口鍋。」宋離道。

「那行,明天我就陪你去張鐵匠那裡看看去。」

鍋的問題解決了,現在就是要等找到房子之後,再把鍋灶給搭建起來。

只要等到鍋灶搭建好了,這早點鋪子也就可以慢慢開張了。

夜色慢慢降臨,不知不覺中大家的困意都已經來了。

「行了,今天咱們就先說到這裡,等到明天咱們把該辦的事兒都辦好之後。再來商量接下來的事情。」宋老漢兒發話。

至於宋曉梅跟周氏因為懷著身子早已經回訪休息去了。

一大早,眾人還沒有起來,宋離就在門口等著宋老漢兒了。

宋離說的張鐵匠其實就在村口,不過張鐵匠是個鰥夫,無兒無女的。靠打鐵為生,所以很少會有人來找他。當宋離跟宋老漢兒到了鐵匠鋪的時候,張鐵匠還沒有起床。

「爹,這張鐵匠我好像很少會看見他。」其實也不怪宋離會這麼說,實在是張鐵匠平日里很少會跟大家打招呼,大家也只有在家裡需要什麼東西的時候,才會來張鐵匠這裡,但是基本上很少會有人主動跟張鐵匠說話的。

而張鐵匠根式一門心思都撲在打鐵上面,根本就不會主動跟旁人交流。要不是張鐵匠打鐵的手藝還算是不錯,只怕想要維持住生活都是有問題的。

「前幾天胡媒婆不是還說盤石溝那裡有個死了丈夫的女人要再嫁,這老張就動了心思了。這幾天恐怕都在家裡琢磨這個事兒了。」宋老漢兒道。

「老宋,你一天到晚不胡說八道你這心裡就不舒服是不是?」吱呀一聲,鐵匠鋪子的門總算是打開了,不過張鐵匠的第一句話就是跟宋老漢兒鬥嘴。

「那胡媒婆看中你了,有什麼不好的?說不定等你娶了那盤石溝的婆娘將來還能給你生個兒子也不一定呢。」宋老漢兒促狹的笑道。

「老宋。你這麼大把年紀了,說話怎麼還是這麼不正經?那胡媒婆是什麼人? 異地生存路 她說的媳婦誰敢娶?」張鐵匠道。

宋離有些疑惑了,不是說張鐵匠不喜歡跟旁人說話嗎?怎麼她看著好像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啊,這不是跟她爹鬥嘴斗得很開心嗎。

「張大叔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