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傢具!」

她咬牙切齒地回。

正好在電梯門口碰上買了清新劑的阿升:「Miss.Crystal~」

對方沒有應答,把他使勁地推出電梯門外,用力摁按鈕把門給關上。

阿升一頭霧水,又碰到了後面優哉游哉的第七策。

「第總,我把這個噴去哪?」

他記得第總不喜歡這些亂七八糟的味道。

「會議室,記得把門窗打開。」第七策想了下:「還是讓人把裡面的桌椅都換一套吧。」

「好。」

阿升答得很乾脆,第總說了他腦子簡單,所以不能給他太複雜的活兒。

但是能叫到他做的事情,他都一定會盡全力做好的。

歐陽清霜的尷尬一直持續到了負一層的車庫裡。

穿梭在車輛之間,她覺得身上又像是發燒般滾燙。

歐陽清霜甚至覺得太丟臉了開始掉眼淚。

她不是沒看過*****的人,第一次接觸到的時候是去上人體結構課。

兩個沒穿衣服的模型擺在她面前,老師說人體很美,可是她怎麼都看不出來。

話說第一部片子還是米洛給她找到的。 「Crystal。」

黑帝的復仇女神 他已經從後面追了過來。

臉上已經不見了戲謔。

「好了是我不對,不應該拿你開玩笑的。」

他拉住歐陽清霜。

對方停在了他的車門旁邊。

第七策知道她需要時間消化,給她拉開後車座的門,替她綁好了安全帶,自己才從駕駛位發動車子。

平穩地開出了停車場。

他從前座給她遞來兩張門票。

歐陽清霜看了一眼,地址是G市的一個大型會議中心。

很多需要集合到各種企業家或是比較盛名的畫展一類,都會在那邊舉行。

以前Tony有帶著她出去那邊轉悠,只是從來沒進去過。

這次是一些家居品牌做的新品預告。

會把一些準備上市或是經典款式進行展覽。

跟一般會邀請剛買房需要布置新家的群體不太一樣,這幾乎是個私人宴會,傢具只是擺設,其他的溝通合作才是重頭戲。

第七策帶著歐陽清霜剛進去,就有人迎上來,他通通都只是簡單地打個招呼。

她的注意力已經被各種沙發吸引,他就跟在身後。

「哇,這個好。」

她坐在一款三人的真皮沙發上。

寬大的沙發扶手可以當靠背枕頭,上面的空間都足夠她睡一覺了。

「喜歡就買下來。」

第七策見她一臉歡喜,不想潑冷水。

能到這種私人場合展覽的,也必定是宴會主人喜歡的產品,不知道對方肯不肯割愛。

歐陽清霜又看中了一張辦公桌。

乍看是真的很普通。

可是上面的大理石紋分佈均勻,平面光滑看不出任何缺陷,一丁點的划痕都沒有。

是特級雅士白大理石。

她在周夫人的書房裡看到過一張一樣的。

乳白的底色上透著淺灰色的紋路,看起來非常高貴的色彩搭配。

第七策看出她的喜歡,剛要找人問問,就聽見有人來打招呼。

「第總,好久不見。」

他抬眼,是個兩鬢斑白的長輩。

微微頜首:「歐陽叔叔。」

他這一聲吸引了歐陽清霜的注意,抬眼,看見一個富態的老人,臉上帶著笑容,眼角的魚尾紋全都皺在了一起。

「這位是……」

老人抬手指向歐陽清霜。

第七策把她往自己懷裡一摟:「歐陽叔叔,她是我女朋友,Crystal。」

「噢,你好,我是歐陽焱。」

老人露出一個慈祥的笑容。

歐陽清霜卻掉進了冰窟里一樣,這個人的笑容看似燦爛卻一點也不真誠。

他帶著的面具下,正在不斷地打探著自己。

她陷入了自己的思維里,一時間忘記了第七策對自己的介紹。

只是長時間盯著一個人確實不妥,她把視線放到了一邊的大理石台上。

歐陽焱跟著她的視線轉移到桌子:「看來Crystal小姐也喜歡我這張桌子?」

第七策說:「她是學設計的,看到設計好的事物就移不開眼。」

首長小妻超V5 歐陽焱表示理解地點頭,說:「本來這張桌子我已經定下了,既然是你的女朋友,就當是一份見面禮吧,我會讓人送到第氏去的。」

「謝了,歐陽叔叔。」

「不用了。」 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歐陽焱的表情微變,在兩人之間來回打轉,始終觀察著歐陽清霜。

這個女孩總讓他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叫他無法移開眼去。

可在他的腦海里一一對照,也不記得在哪個場合曾經見過她。

而且她看起來很年輕,要不是他知道第七策不會喜歡未成年的女孩子,恐怕要猜到十六歲。

「不喜歡嗎?」

第七策側過頭問,他看見她見到這張桌子的時候,分明有些觸動。

仔細瞧了這麼久,她肯定是鐘意的。

歐陽清霜主動地挽住他手臂,將他拉到一邊:「上次在一個傢具店裡看中了一張,我已經預定了,剛才想起來,這張用不上。」

「失陪了,我們去那邊逛逛。」

第七策感覺自己的手臂被她拉住朝另外的方向走,只好致以歐陽焱公式化的歉意。

他倒是不介意,滿臉的笑容,好像是看著一對有些彆扭的小情侶。

還忍不住揶揄:「你們真是般配。」

第七策和歐陽清霜已經走遠,他們停在了另外一張桌子跟前,歐陽清霜又俯下身仔細看上面的紋路,大理石的桌面把部分燈光反射到她臉上。

重生之邪道天嬌 歐陽焱的瞳孔突然放大。

身旁的保鏢注意到他的異樣要跟過來,他抬手示意自己沒事。

又有人接著過來找他搭話,接下來的時間裡,歐陽焱的視線都注視著對話者,剛才那點波動,已經被他藏在了眼底深處。

不可見。

展會有不少桌椅沙發都已經有人看中,直接就讓工作人員給搬了出去。

歐陽清霜看得意興闌珊,也忍不住往出口走。

第七策始終被她拉著,回頭看看最開始看到的那張沙發還在,問:

「把沙髮帶回去?可以給你當成午休的床睡覺。」

歐陽清霜把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不要,沒有喜歡的。」

剛才她明明是喜歡的。

第七策也不去揭發她,只在心裡細細地過濾了一遍,似乎是歐陽叔叔說他們是情侶的時候,這丫頭就開始不對勁的。

這個發現讓他有些不爽,想他第七策也是G市出了名的鑽石單身漢,年輕有為。

他有次上了一個訪談節目,還招來了一批不懂事的年輕女孩,天天舉著牌子站在第氏大廈門口。

說是什麼「應援」?

他不是明星,這樣的生活方式不適合,可這也反應了他在異性的眼裡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不是?

偏偏碰上了Crystal,面對自己,她從容得很。

歐陽清霜哪裡知道身旁的面癱男心理活動這麼複雜,她的想法只有一個,趕緊離開這地方。

歐陽焱的眼神讓她很不舒服,既然能舉辦這樣的宴會不是普通人,複姓本來就不常見,這個人肯定跟她有關係。

她想立刻就給歐陽青楓打個電話問問。

不然心裡總是不安,心臟里藏了只不安分的兔子,下一秒就要突破胸腔蹦躂出來。

越是想走得急,就有無數的變數發生。

「第七策!」

一個有些尖利的女聲在他們後面響起。 兩人同時回頭,看見一個穿著粉色紗裙的女人跑過來,腳上綴滿了銀色亮片的高跟鞋幾乎把歐陽清霜的眼睛都給閃瞎。

她記得這是明年某著名婚鞋的新款,現在還只是在公司內部開過簡單的介紹會,就已經穿到了她的腳上。

歐陽清霜記得自己受邀參加介紹會的時候,他們請來了一位高個瑞典女模,皮膚白得跟雪一樣,穿上這鞋,緩緩走動的時候就像是傳說中的女神。

跟她眼前的這位穿的同款鞋子,一個天一個地。

「你是誰?」

文怡萱停下來,毫不客氣地對著歐陽清霜問話。

「文小姐有事?」

回答她的是第七策。

他在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也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拉開距離。

文怡萱在對上他的視線時,嫣然一笑,露出一排花費了大價格才弄好的美容牙,之前她的牙齒一直都不整齊,現在倒是齊齊整整,跟機械堆出來似的。

「策哥,你今天要來,怎麼不提前告訴我一聲?」

這聲音是強行把自己的尖嗓門給往柔了壓,歐陽清霜聽著特別奇怪。

「突然想起來看看,我就走了。」

第七策對她有種特別的禮貌,歐陽清霜倒是有些稀奇,他不像是對沒興趣的人這麼客氣的人。

果然,她很快就看到文怡萱背後走來一個老人,就是剛才才見過面的歐陽焱。

「萱萱,阿策,你們在聊什麼。」

被忽略的歐陽清霜敏感地察覺到歐陽焱好像不是很喜歡自己。

於是往第七策身後退了一步,垂下來的手反而被他抓緊,兩個人的姿態更加親密。

「策哥……」

文怡萱緊緊地盯著他們交握在一起的手。

「抱歉,我們還有事,先走了。」

第七策不等他們回話,拉著歐陽清霜出了門。

「你這樣子丟下他們,沒關係嗎?」

她是無所謂的,反正才剛回國內,事業也還沒個正式的起頭,她要是在這邊得罪了什麼高門大戶,就捲鋪蓋回F國,跟周奶奶一起工作還是很開心的呢。

第七策從展會出來的臉就一直是黑的,不僅不回答她的話,把人帶到辦公室之後也沒再叫她。

歐陽清霜有些鬱悶地看著鋪了滿地的布料,還是沒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安放。

環顧四周,依舊是空蕩蕩的。

她把布料鋪在地上,才想起來還有很重要的東西沒拿。

迅速起身跑到門外。

第七策正躺在老闆椅,閉著眼沉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