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總裁夫人,我們談論電視連續劇呢。」

「對對對,說到男主角這件事情上面。」

眾人連忙附和道。

「看來是不願意和我說實話,那我只好和司寒說,大家都不歡迎我。」

姜南初表現出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

「總裁夫人,我們冤枉。」

「那就告訴我實話,你們在賭什麼,聽起來很好玩的樣子。」

眾人甚至能夠感覺到從姜南初的眼睛中看到了星星。

「這周末是公司年會,確定下來會去溫泉會館遊玩,我們在賭總裁會不會去。」

「原來說的是這個,陸司寒這麼悶騷,百分之九十是不會去的。」

姜南初分析道。

「聽到沒,總裁夫人都說了不會去。」

「那我再壓六千,賭總裁不去溫泉會館。」

幾名辦公室文員紛紛支付寶掃碼和取現金。 “咻~!”

紅色的極光,發出着與大氣急速摩擦產生的聲音,飛向了那火龍神。冷宇也是感受到了,那不與尋常的聲音!連忙回頭看去。

“轟!”

【-350】

【37383-38000】

冷宇辨識得出,那就是自己新學習的技能,“逐日劍法”,這一下居然轟掉了火龍足足三百五十點血!

這時,張珊也是明白了冷宇的用意。在火龍神身體下釋放了一簇火牆後,就用釋放起了冰咆哮。

大雪紛飛,冰霜滿天。冰咆哮的範圍很大,比起火龍神的龍息範圍還要大出一圈。在冷宇他們面前舞動,就如同前方是一片冰雪與火焰交融的世界一般。美輪美奐,火焰與玄冰相互交融交錯。

瞬時,火龍神的身體被覆蓋上了一層淡藍色的光,別人不懂,但是冷宇知道,那是被減速了!

這時,見那火龍神的攻擊速度明顯比起之前要慢下來了。何偉見到,也是長呼了一口氣,自己的壓力也是少了許多。

沒多久後,蘇元慶也是滿血歸來。再次站在了隊伍的最後一列。這時那火龍神見蘇元慶進來,瞬間捨棄了那已經半血以下的何偉,轉而攻擊向了蘇元慶。

這火龍神的攻擊方式也不是這麼的單一,在用龍息攻擊敵人的時候,還會穿插大範圍的雷罰攻擊,機會覆蓋他攻擊範圍內的所有人!

但是傷害不是很高,這可忙壞了蘇元慶,瘋狂的給所有人補給着。自己殘血了,就跑出去,滿血了就回來。

何偉期間也出去了好多次,張珊亦然。只有冷宇一直沒有出去,刺殺劍術打開,隔開身位一直在瘋狂的刺殺着那火龍神,絲毫不敢怠慢。火龍時而會被冷宇的麻痹戒指給石化數秒,時而會被張珊的冰咆哮給冰封數秒。有這兩個控制技能的存在,衆人也算是有驚無險。

就這樣,時間過去了不知道多少個小時。

那火龍神,終於是在衆人的齊心配合之下,“嗚呼”倒地了。癱在地上,變成了一具屍體。

最後一擊,衆人留給了何偉。

就在那火龍神倒下的那一刻,滋滋的紅色閃電瞬間從火龍神的體內瘋狂的噴射而出,一下子打到了冷宇的身上,冷宇瞬間就降落了兩百滴血!

“快喝藥!”

冷宇發現身後的三人,狀態不滿,連忙大吼。這時,衆人也是沒有懷疑,聽到冷宇的話,還有見到這周圍滋滋飄過得電光,連忙都吃了一顆“福壽膏”,血量瞬間恢復到了健康的狀態。

果不其然,冷宇的決策是對的!

這時,見那電光越來越密切了,“滋滋”的瘋狂噴射着。但是打到冷宇身上已經不再掉血,而是穿過冷宇的身體,打到後面的一個人。張珊瞬間由滿血變成了殘血!同樣是掉落了兩百點血!

看來這傷害是隻能作用一次的真實傷害!

之後,閃電也是都悉數碰到了何偉和蘇元慶兩人。三人,特別是張珊心裏都暗暗慶幸,如果不是冷宇剛纔的那一嗓子,現在她絕對已經被那紅色的閃電給電死了。

火龍神死後,電芒斂盡,本來明亮十分的聖殿也是瞬間黯淡了許多。可能是設計者故意爲之的。

接着,大片的白色光芒全都悉數跳了出來。其中,冷宇發現了一團熟悉的藍色光芒!冷宇欣喜,連忙上前撿了起來。

【護身戒指*精品】

【需3級佩戴】

【防禦0-1】

【星級+1】

【說明:創世三神戒之一,可以把魔力充斥爲血量】

見到這兒,冷宇瞬間笑出了聲。

“恩?”在那觀摩爆出物品的所有人都朝冷宇看去。

“冷宇,怎麼了?”蘇元慶問。

這時,冷宇走到了他們面前,拿出那個東西在手上,“看!護身戒指!”。

“這有什麼好稀奇的?一個三級的戒指而已”,張珊看冷宇那副激動失態的樣子,沒好氣的說道。

見這時,蘇元慶已經將那最底下的說明喃喃說出了口:“創世三神戒之一?又是創世三神戒?!可以吧魔力充斥爲血量?”,蘇元慶疑聲問。

這時候何偉突然之間想明白了,恍然大悟的問道:“哦~!這個戒指是不是可以把藍量當做血量用啊?!”。

冷宇笑着點了點頭。

得到冷宇肯定的答覆,何偉一下子樂了,“哈哈!給我!給我!我藍多着呢!哈哈!”,忽然間,他想到了一個問題。

道士的藍固然要比戰士的多得多,但是法師的藍量好像纔是最恐怖的!想到這兒,何偉臉色一下子沉寂了下來,“額,算了。還是給張珊姐吧~”,何偉和冷宇說着,眼神示意的瞥了一眼張珊。

蘇元慶也是表示贊同,同蘇元慶一同看向了冷宇,兩人又看向了張珊。

冷宇看到兩人這堅定不移的神情,心裏也是一熱,嘴角微笑着把那戒指遞向了張珊,張珊掃視了一眼三人,見到三人臉色都帶有着喜色,也是沒有推脫,直接將戒指接了過來,給自己帶了上去。

同時,他的血條也是發生了異變,由紅色瞬間變化成了藍色!冷宇知道這相當於血量瞬間暴增了八百多!

同時,張珊還有着法師的逆天神技,“魔法盾”,這讓她一躍成爲這隻小分隊裏最最能抗的角色!

衆人轉身收拾起來那其他掉落的物品,白光斂去,也並沒有掉落其他什麼逆天的東西。大多數都是些赤月級別的裝備。另外額外掉落了一把屠龍。

現在,四個人已經全都赤月首飾套了!當然,冷宇排除在外。即便他有了聖戰戒指以及聖戰項鍊,冷宇還是習慣帶狂風首飾,畢竟他們現在還沒有幸運,屠龍和聖戰首飾發揮不到最大作用。

正在衆人爲了自己的改頭換面般的更新裝備而欣喜之際,暮然天空中響起了一聲佛音一般的聲音。

【恭喜何偉1406,率先完成任務。是否要現在就回到西來驛站?】

那聲音如佛音頌頌,說明了一切。

所有人都一齊看了何偉,見這時,何偉慢慢的低下了頭… 第409章不能讓我老婆在關於我的賭約上面輸

轉眼間賭桌上面的金額已經超過十萬向著二十萬進軍。

姜南初雙眼放光,看來D.E集團的員工福利真的很好。

「我能賭嗎?我賭六百,陸司寒會去。」

姜南初小聲的說。

「總裁夫人不是說總裁不會去嗎?」

「我有辦法讓他去!」

姜南初充滿自信的說,這筆錢她賺定了。

話音落下,會議室的大門打開,陸司寒原本冷著的臉見到姜南初立刻陰轉晴。

「姜南初,去我辦公室。」

「是!」

「就這麼說定了,我先陪老公去吃飯了。」

姜南初拿起保溫盒跟了上去。

「不是讓你早些吃飯嗎,怎麼到這裡來了。」

「還不是因為我知道你一定不會好好用晚餐。」

「我老婆,好賢惠。」

陸司寒一把圈住姜南初的腰,在她臉頰印下一吻。

「這裡是公司,注意形象!」

姜南初臉頰微紅的說,偏偏她越是這樣,陸司寒越是想要欺負。

進入辦公室內,兩人一邊吃飯,一邊說起松本葉子的事情。

「既然她道歉了,這件事情就過去,真要說起來也是我們不厚道。」

「嗯,我同意你的觀點。」

用過晚餐,陸司寒處理公務,姜南初心裡就好像貓抓一樣難受。

為了賭約她可是付出去六百塊錢,絕對不能輸!

「今天已經是你第九次看我了,究竟想要說什麼?」

「是有一件小事想要問問,公司年會,你會去嗎?」

「不去,挺無聊的。」

「可是我很想去。」

姜南初一步一步的靠近陸司寒,最後坐在他的大腿上。

「你不想看到我穿泳衣嗎?不想和我一起泡溫泉嗎?」

火影之櫻花飛雪 陸司寒喉結微動,這麼一想確實挺期待的。

「我們可以單獨包下整間會館玩,不用擠在一起。」

「我喜歡和大家一起玩,這樣才熱鬧,答應我好不好?」

姜南初圈住他的脖頸,像是討要糖果的小孩。

「要和我說實話,知道嗎?」

陸司寒板著一張臉十分嚴肅,姜南初就知道她的小心思根本瞞不過去。

「是外面的員工在打賭,她們認為你不會參加年會,金額高達十萬!」

「胡鬧,辦公的地方怎麼可以傳入這種不良風氣,必須讓沈承好好教訓她們。」

陸司寒臉色一沉,姜南初柔柔的吻立刻覆了上去。

「也就我不怕你,他們都覺得你好古板,我希望你能夠融入到集體中去,這樣能夠聽到更多的聲音。」

「真的只是因為這樣?」

「還有一個小小的原因,那就是你親愛的,疼愛的老婆,也參與到了賭局,我出六百塊錢賭你去!」

「司寒,你不能讓我們家的錢進了別人口袋,你必須幫幫你老婆。」

「這件事情免談,好的不學,學壞的倒是上手,就該讓你長點教訓。」

陸司寒一邊說,一邊狠狠的拍打姜南初的屁//股。

「這話聽著完全就像父親訓斥女兒,老古董。」

「哦?那你怎麼不喊爸爸?」

「我說不過你!」

姜南初氣呼呼的坐在一邊,她承認賭//博不對,但更多的是想讓他和其他人接觸,不希望他永遠都是高高在上的模樣。

高處不勝寒,其實陸司寒一直都很孤單。

「參不參加年會,我會另外考慮,時間不早了回去吧。」

陸司寒收起文件,牽住姜南初的手往外走。

因為總裁夫人的參與,這場在D.E集團內部的賭局由幾名小秘書衍生到了所有部門,所有人都在期待周末。

周五傍晚,陸司寒將沈承叫到辦公室內。

「我平時很嚴肅嗎?」

「說實話,那就不叫嚴肅,而是可怕。」

「先生,您還記得前段時間因病辭職的財務總監嗎?」

「每次有您在的場合,他都得服用心臟病葯。」

陸司寒挑了挑眉,他自我感覺挺隨和的,原來這麼不合群?

「我知道了,明天年會準備我和南初的房間。」

時尚大佬 「嗯?」

「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我立刻安排。」

沈承是綠著一張臉出去的,他也參與了賭局,壓了整整一個月的工資賭總裁不去會,想不到總裁突然轉了性子。

陸司寒回到別墅的時候,姜南初正無精打採的抱著肉肉看綜藝節目。

「肉肉,你爹地不幫我,媽咪馬上就要輸掉六百,六百塊錢能給你買好多狗糧,買好多玩具。」

「別裝可憐了,一起出門買泳衣。」

「馬上就要冬天了,買什麼泳衣。」

姜南初懨懨的說完之後,似乎是想起什麼,直接站起來。

「司寒,你同意去溫泉會館了?」

「沒錯。」

「我就知道你最寵我,最會由著我胡鬧了。」

姜南初撲上去,整個人掛在陸司寒身後,在他的臉頰上面印下數個吻。

抵達商場,由著陸司寒古板的審美,選擇了極為保守的泳衣,不過姜南初心情好,這件事情也就不計較了。

時間來到D.E集團年會當天,所有員工前往溫泉會館遊玩。

會館中心,陸司寒作為集團總裁,自然要演講。

他站在台上長相英俊,聲音醇厚,吸引無數女人的目光,宛若行走的荷爾蒙。

繁瑣的發言結束,陸司寒發現姜南初不知所蹤,找了一路,在擁擠的人群中,將小嬌妻揪了出來。

「在做什麼?」

「司寒,你等我一會會,我們發了!」

「你們可不能賴皮,按照這個賠率,我能夠賺兩萬塊!」

姜南初嘴角掛著大大的笑容說。 鹹魚翻身之娘子威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