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泮這個提議好!想當年我們洛域十傑的敢死大陣可是頂頂有名的,連外域九品高手都忌憚萬分,這麼多年未動,正好演習一下!」

幾人說著來到六樓處,夏鴻騰抬頭望去,正聽到一個老頭說到重新演習一下洛域十傑的敢死大陣,慧眼自動閃爍了一下,好傢夥,此人腦門業力近二十萬,功德也近二十萬,只比業力少98點,此人搞不好殺的興起,直接到過外域玩過屠城遊戲。

再觀直他幾人,業力值同樣超天,有的甚至超過三十萬,好在參加過保域大戰,功德值也得了不少,兩者相差數千到數萬不等。

如此業力滔天者,想再感應到天劫基本很難,殘圖曾總過,天道有所眷有所不眷,基本上就是看功德業力比。

哈哈哈,老木哪裡找來的這批菜,我最喜歡! 「莊主,我幫你引見一下,這九位是我當年一起玩過洛域保衛戰的戰友,這八位,是洛域當地隱居的太上宿老!」木老神色不含表情地道,完全公事公辦。

夏鴻騰一下就明白過來,木老這是在這幫人面前吃過憋,要不是下面他玩出這麼大的動靜,這幫老頭很可能都懶得下來,難怪去了這麼久!

「嗯,幸會幸會,在下在此多謝眾位捧『天然居』的場!」夏鴻騰熟練地應付場面話。

眾老頭正想上前套近乎,吳節義大笑著從窗外飛來,興奮地跪單膝施禮道:「多謝莊主助我突破困制多年的六品初期枷鎖,以後在下鞍前馬後,願效犬馬之勞!」

「老吳,你不厚道啊,怎麼就一個人施禮了呢,等等我!」謝東來一身破碎衣服地踏窗飛來,同樣『撲咚』一聲來到夏鴻騰面前雙膝跪地,重新刷新了感謝禮節,「多謝君上賜我重生,以後我就是君上的一把刀,指哪兒,砍哪兒!」

身後正連訣飛來的二長老和三長老看傻眼了,這兩位爺一個比一個無底線,我們到底跟單膝跪還是跟雙膝跪的感謝禮節?

兩人相視一眼,瞬間下了決定,既然跪都跪了,還差這麼點幅度嗎?

兩人再次刷新感謝禮的新底線,直接玩出五體投地大禮節。

「多謝少爺動用師門秘法幫我等去除桎梏,唯有此禮才能表達心中萬分之一的感激之情!」

我靠,這兩老頭才是勁敵!

跪旁邊的無邪雙怪直接把二長老和三長老威脅高度升級到薩蠻二老之上。

「幾位速速請起,當不得如此大禮!」

糾纏 夏鴻騰見這幾個老頭太給面子了,馬上上前親自一個個扶起。

「來,來,再吃點狼肉,好好固一下修為……對了,每人去鍋里撈兩根大骨頭帶去喂龜,我告訴你們,若想再快速升一級,不但人要補,靈龜同樣要補!」

四人聽到夏鴻騰這句乾貨,就知道剛才那什麼大禮施的太值了,做為馬屁界的頂級高手,如何沒看出夏鴻騰對他們剛才的表現相當受用。

當然,對他們來說,虛禮而已,只要這位爺能讓我再升一兩級,我天天行跪添大禮都干!

旁邊正想套親近的眾住客都看傻眼了,兩個五品初,兩個六品中,這位爺找來的托,應該花不少銀子吧!

「哈哈,這回終於有場地輪到我們渡劫了!」夏奴赤能說自己壓制的好辛苦嗎?再次從鴛鴦鍋中夾了一塊肉,又搞了一口湯,把魂靈力補到大圓滿,對夏鴻騰道:「莊主,我去東面渡個劫!」

麻六也快速往嘴裡塞了幾塊肉,同時順走兩根骨頭,對夏鴻騰道:「莊主,那我去南面渡個劫。」

四長老則委屈地看向夏鴻騰,見他根本沒注意自己,牙齒一咬,晃到夏鴻騰面前『噗通』一聲雙膝跪地道:「莊主,我……我好像就差臨門一腳,請莊主助我!」

夏鴻騰剛才還真沒空注意四長老,見人家這麼識趣,不由慧眼本能地一掃。

我靠,這傢伙才是四大長老中隱形的黑人,業力功德比是幾人中最大的一個,要倒貼476點才平衡!

「你這老頭,看不出來啊,居然是手最黑的一個,我這次可以助你一把,但你要記住了,明年要幫我多搬石頭。還有,自己平時也要多積功德,否則下一級想再升就很難了!」

四長老沒想到夏鴻騰一眼就看出自己是四人中干黑活的那位,如何不知道他已經練出了傳說中的慧眼,忙點頭拜服道:「是是,黃意我必謹記在心!」

花476點功德買個人心也不算太貴,夏鴻騰直接打出一個手訣,把一道功德玄光注入四長老體內,頓時激活他的功德之氣衝破業力封鎖,沒幾息,黃意驚喜地發現自己真的能溝通到天上劫雷!

「多謝莊主賜我重生!」四長老恭敬地磕了三個響頭后,這才飛出窗外渡劫!

我靠,這傢伙真有師門秘法助人升級,這回眾住客看得真切,眼前那四品巔的靈龜師絕對不是在演戲。

這幫老狐狸齊刷刷把目光投向鴛鴦鍋,這裡面絕對是能調養精魂的靈膳沒錯!

雖然那些花花綠綠的飄浮物是什麼東西他們認不出來,但不妨礙他們用神識查看掉桌上的一片桂葉。

這東西明顯不是普通的桂葉,很可能是高級天道寵植的一種,因為神識一滲進去,詭異難言的舒服,他們早就古井不波的心境,居然奇怪地冒出想一把撿起來塞嘴裡吃的衝動。

「敢問莊主,這個可是傳說中的靈膳?」洛域十傑老三沒出息地舔了一下嘴巴后脫口問出。

「好眼力!也就一鍋四品風狼肉而已!」夏鴻騰不經意地道,隨後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過過被辣仙椒辣麻了的嘴。

「哇哦,還真是啊?不知莊主這東西賣多少一鍋,老夫訂一鍋!」

免費請你們吃不來,現在想吃,晚了!

夏鴻騰很想說我是很記仇的人。

「呵呵,不是錢的事,靈膳這東西,要集全材料很麻煩的,所以也很難推廣開,我們內部自己人想吃,也講究搖號排隊講機緣的!」

聽到這東西不能推廣這幫老頭也理解,江湖上之所以靈膳師形蹤難尋,就是因為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而很多貴族老爺他們卻不管這些,要是你做不出來就揍死你,以至於這些靈膳師不得不躲起來!

當然,夏鴻騰這個靈膳師跟別人不一樣,以前他們這幫人對洛域中年輕一輩稱他為聖王子,也就隨意笑笑。

但是當他們親眼看到兩個六品初期的靈龜師,都被他用師門秘法加工成六品中期的靈龜師,這可是實打實的聖門才有的手段,聽到他如此高調就承認自己是靈膳師,眾人全都沒有半點違和感,反而感覺理應如此!

如此的話,夏鴻騰剛才的推辭意味著下一鍋靈膳遙遙無期,那麼眼下剩下的殘羹剩渣就是好東西。

眾老頭當中連幾個平時有嚴重潔癖的人,都不動聲色地掃了一下裡面的存貨,裡面肉明顯已經不多,給他們這些人全嘗個遍,最多一人一口。

但是,要是給一個人吃,很可能也補出雷劫也說不定…… 夏鴻騰如何不知道這幫老頭的小心思,直接當沒看見,轉頭對木老道:「對了木老,叫你招收庄丁的事進展的如何了?明年我的另一塊雷澤谷封地也會動起來,到時守庄護衛缺口怕有200多人。」

「回莊主,目前以五十兩的年薪招了三十個一品靈龜師,我正打算年前再去洛域再招一次,主要是這種邊緣寒士靈龜師不好找!」

今年雖然洛域出龜率上來不小,但是各大家族和王庭都在暗中大肆招收有潛力的靈龜師,木老招收的三十個一品靈龜師,還是在殷滅這個四寶聯盟盟主的大力幫助才完成的。

「木老,你這思想覺悟不行啊?」夏鴻騰一下子就發現了問題所在,直接提點道,「怎麼光盯一品靈龜師,其他二品三品靈龜師呢?或者四品五品靈龜師呢?膽子大點六品七品靈龜師也可以接觸一下的嘛!」

「咳咳……」木老直接聽咳嗽了,這位小爺你的思維也太跳脫了吧?四五品靈龜師都可以去小貴族當長老式人物,你叫人家來給你守衛,你想多了吧?

正想出聲反駁,忽然看到一直站旁邊的薩蠻二老和無邪雙怪,木老直接跪了,「莊主教訓的是,是我眼界太低,有負莊主所託!」

「也不怪你,是我沒說仔細,以後招人,你可告之我通吃山莊的隱形福利——但凡成了自己人,可每年至少享受一次聖器保養,以及高級靈膳的機會。」

夏鴻騰直接亮出超級底牌,想了想,他又補充道:「表現良好者,你們幾個管事的每人有三個直接向我推送的名額。當然,招進的靈龜師暫時都是外門庄丁,只有我用慧眼查過功德業力比后,才能正式升級為內門庄丁。」

木老一聽就眼球大放光芒,如此福利,連他都想去跳槽。

「對了,莊主,要是五、六品的靈龜師來我庄,我們許他什麼職位?」

「沒什麼職位!一律是最低層普通莊丁,通過一年考查期后,才決定其價值。當然,以後這種高級別的靈龜師可以多傾斜點資源補償。 替嫁謀愛:醫妻要離婚 你呆會總結一下,明天直接去江南、江北黑榜上發布招丁信息!」夏鴻騰直接霸道地定調。

「好的,我明天就去發榜!」

木老對夏鴻騰的某些內容還是不特別贊成,讓三品以上靈龜師當普通莊丁,也只有這位小爺才想的出來,你撿到薩蠻二老和無邪雙怪算你走大運了,你以為天下舔狗真的滿地跑啊?

夏鴻騰一看木老的眼神就知道他對辦這種事沒信心,看來自己有必要親自給他示範一下,轉頭對這幫圍觀的老頭道:

「眾位客官,本庄即刻起招收普通莊丁,有興趣的可向木老報名哦!對了,眼下正好還剩一點靈膳,本莊主就放一個內門庄丁的名額,看看誰跟我的慧眼有緣,本莊主可以破例幫他升級一下!」

我靠,你這傢伙想把我們當魚釣你就明說嘛,要不要當面玩的這麼笨拙?眾人頓時暗中齊齊怒罵!

「木老哥,我早想玩一把大隱隱於市的遊戲,你看我來應騁通吃山莊庄丁可行不?放心,掃掃地、修修枝、打打架,我樣樣拿手!」

洛域十傑老三薛平七品初多年,一直沒找到機緣衝擊七品中,眼下夏鴻騰玩的這麼玄乎,他直接抓住機會跳出來搏一把。

「哈哈哈,好,第一關我准了,第二關請莊主用慧眼檢查一下你的功德業力比!」

木老沒想到每個小團隊都會進化出一兩個跪舔狗,以前他對這種人最討厭了,現在怎麼過來跪舔自己心情瞬間變得美美的呢?

「莊主,您看,我能成為內門庄丁嗎?我這人,對生活要求不高,不管在哪個底層干都有很強的適應性,因為以前就是從寒門混出來的,唯一的缺點,就是眼裡放不下沙子,喜歡跟看不慣的人和事做鬥爭!」

薛平努力推銷自己,剛看過四個堪稱教科式舔狗的表現,覺得受益良多,既然莊主喜歡這種調,他覺得自己的特長應該發揮一下。

他不介意被夏鴻騰搞試驗,畢竟這傢伙聖王子的名號含金量甚足,要是真能搏個十八年都沒突破的桎梏天劫,他就發了!

夏鴻騰看到住客中有人打破隊形跳出來,對這個老頭一下子很順眼,舔狗雖然被很多人不恥,但在上位者那裡還是有相當大的市場。

因為這幫人有眼色,可以按上位者的意思帶節奏,現在創業初期,夏鴻騰就需要這些舔狗帶節奏。

他的慧眼隨機一動,很快看到這老頭的功德值居然也是十萬以上,略小業力值539點,沒有其他諸如中毒什麼的大暗疾。

在這幫人當中,功德業力比相當靠前,正宗的百戰老兵,可以考慮搶救一下。

「很好!你有資格成為我內門庄丁的一員,要是不嫌棄的話,這靈膳殘羹我幫你熱熱,可以提前發一波福利給你!」

薛平等的就是這句話,忙躬身施禮道:「不嫌棄不嫌棄,想當年我餓急了可是整整啃了兩個月的樹皮!」

「哈哈,這點我可以做證,當年就是我跟老三這兩個倒霉蛋有一次負責探路,誰知道運氣不好,居然踩破一塊山石,掉到一個大天坑中,整整挖了兩個月的山洞,才逃出生天!」木老笑著道。

「二哥,我一直想找機會謝謝你,我後來才知道你每天弄來的樹皮,是你的本命樹,為此,你還掉了一個境界!」

薛平當然是有意識地撿這事說,他早就聽說夏鴻騰跟木老關係超親,所以如此能跟木老套上生死之交的故事,他自然不會藏著掩著。

「自家兄弟,說這些做什麼,我掉一個境界換回咱們兩條命,怎麼算怎麼值!」木老拍拍他的肩膀道,完全不在意自己是不是上了某人的套。

「我師父說過,能不忘初心,懂得憶苦思甜的人,通常都能走的更遠些。」

夏鴻騰沒想到木老居然是當年洛域十傑中的老二。

當然,此刻木老的態度,說明此人跟他關係尚可。夏鴻騰頓時知道如何去做,適時祭出火靈給殘羹快速熱一下…… 「多謝莊主!」薛平馬上撿起桌上一根筷子,在眾人各異的目光中撈起肉就吃,「好吃!好肉!果然是正宗的四品靈狼肉!」

做舔狗怎麼了?要是能經常蹭到這種級別的好東西,我願每天做只可愛的小奶狗。

薛平越吃越爽,滿頭大汗,最後連裡面所有的湯汁樹葉全吃光,唯一的遺憾就是同樣沒感應到天劫,他不由疑惑起來,難道這傢伙剛才玩的都是虛假的?

「天之道,順天則昌,逆天則亡。搬石修路,保護萬民,跟惡勢力斗,其實都是靈龜師修鍊的一種手段。以後記得多賺功德少積業力才能不會被天道所棄,現在,本莊主就用師門秘法推你一把。」

看到他靈力和魂力都補的差不多,夏鴻騰說著打出一道金光注入體內補全他的功德比,打造一個金光閃閃的樣板工程!

「來了來了,我感應到雷聲了!」

幾息后薛平驚喜的叫出聲來,不相信地望向窗外,果然漫天雲動,屬於他的雷劫正在快速醞釀。

洪荒之妖皇逆天 「多謝莊主再造之恩,以後通吃山莊就是我新家,誰敢跟我家過不去,就是跟我過不去,除非從我身上踏過去!」

「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你先去渡劫吧!」夏鴻騰對他當眾表達相當滿意,轉身對木老道,「木老,記得把此人當儲備幹事培養,平時多注意此人表現。至於其他人,都散了吧,今天秘法用的有點多,我乏了!」

說著不理喧鬧的眾人,直接霸氣地擠出人群,走回最頂樓莊主套房休息!

「恭送莊主!」

木老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居然對夏鴻騰彎腰施禮變得這般自然了……還不待他平身,就被其他人一涌而上包圍起來。

「木哥,木長老,我要應騁庄丁,求求你給個名額!」

「對對,木長老,以後我也要加入搬石修路保衛萬民跟惡勢力斗的大軍,求求你也給我一個名額。」

這幫人見到夏鴻騰師門真的有讓人普升一級的乾貨,什麼矜持臉面全瞬間拋之腦後,看到跟自己朝夕相處同甘共苦的難兄難弟一下子丟下他們上天渡雷劫去了,這叫他們如何淡定得了,早知道我也進化成舔狗。

木老此時的心情頃刻達到了人生的最高峰,這幫老貨,自己以禮相待去請他們當供奉長老他們理也不理我,現在卻爭先恐後地搶最底層的外門庄丁名額,簡直賤的可愛,不過我喜歡,還是莊主有手段。

「來來,這邊登記註冊,莫急莫急,都有名額!」

旁邊,渡劫回來的夏奴赤和四大長老看的眼淚直流,莊主有這手段,以後咱們這一脈還不一飛衝天?

我們這是快要熬出頭了!

「咦,有人在用秘法呼我?」

夏鴻騰剛回到頂層莊主套房后,土靈龜龜靈就遞話過來,說『替天行道』群中,南宮木有要事找他!

他馬上祭出土靈龜進入替天行道群。

夏鴻騰:【南宮老大,何事找我?】

南宮木:【君上,你最近忙啥?都沒逛龜鏡洛書嗎?】

夏鴻騰有點懵圈,老實說,龜鏡洛書這種最原始的灌水版他實在提不起興趣逛:【我最近進如夢宮秘境呆了幾天,沒太關注外面的事!】

南宮木:【呵呵,我就知道你忙的沒時間逛龜鏡洛書,簡單跟你說,長江流域那幫人被你在如夢宮阻擊后,改道飛花宮踢塔。《飛花令》是十二令中相當偏門的奇令,要想摘得此令,除了能吟出一首驚艷的飛花令詩外,還要能釀出一種獨特的好酒。】

寒江雪插嘴道:【對對,飛花令釀酒這一關不知道阻退過多少人,也就杜聖門的那些傳人釀的杜康酒,才三四年激活一兩塊飛花令。】

南宮木:【老寒說的對,這次長江流域那幫人不知道暗中搞了什麼鬼,杜聖門居然沒一個人去飛花宮救駕,飛花宮宮主韓食毅前天罵著娘來找我發黑榜,向洛域各隱者懸賞求助。結果,都快過三天,洛域沒一個釀酒高手現身。】

夏鴻騰:【呃,這跟我有什麼牽連?】

南宮木:【這情況也一直被洛域的眾靈龜師看在眼裡,可他們想幫忙也有心無力。也就今天下午開始,龜鏡洛書上有人開了一個支招帖,說:『洛域中若還有阻擊長江流域的人,非神秘的洛域聖王子莫屬,人家絕對專業的,不了解的人請參考如夢宮阻擊戰!』】

華凝洛:【哈哈,這個帖我也看了,那人分析的很好。】

南宮木:【對,到現在完止,有6182人,跟帖留言,呼叫洛域聖王子出手,替洛域再次打打長江流域那幫人的臉!】

荊無月:【哈哈,君上這人氣真讓人羨慕三分,我想說——恭喜君上完美洗白白!】

南宮木:【是啊是啊!話說君上前幾天就在群中尋問過飛花令的事,想必早有準備吧?】

魔弦仙子:【你們說半天廢話有意思嗎?還是我來吧,君上,釀出美酒沒?易傳一壇給我,本宮免費幫你品品!】

夏鴻騰:【呵呵,普通靈酒,明年三月可以大規模供應,群中各位可到我通吃山莊放開肚子免費喝,保證比你們平時喝的酒要好上十倍。至於精品靈酒,一萬金子一壇,群中每人可買十壇,八品靈龜師以下喝之,有一定機率洗髓破桎引來雷劫!基本不對外銷售,原因你們懂的!】

剡厲:【我靠,君上,這麼逆天?】

夏鴻騰:【嗯,我師父鑒定過!】

聽到這簡單無比的一句話,群中在線的眾人卻差點全閃到腰,這種事他們不會相信夏鴻騰會開玩笑,畢竟一喝就知道了!

重點是他師父鑒定過,眾人齊齊想到夏鴻騰曾說過他的師父最好喝酒,很可能給的是仙家秘方讓他釀著玩!

至於價格,直接忽略,若真有這種不對外銷售的好東西,信不信我瞬間炒到百萬一壇都會有長老級人物搶著買,只要略傳出這是夏鴻騰專門孝敬師父釀出的酒,就至少這個價起步!

南宮木:【好,太好了!君上,我這就用紙鶴秘法聯繫飛花宮宮主,叫他好好地挖個坑陪長江流域的人玩!】

夏鴻騰:【好,後天我必到飛花宮!】 南宮木這個消息來得太及時了,夏鴻騰想說他還要感謝長江流域的那幫人,要不然,都快過年了,那些宮門大派的人絕對不會對外開廟祭塔玩,自己想弄個摘令名額,很可能又要走關係。

現在這種情況就不同了,助飛花宮於危急,為洛域而戰,操作的好,哥不但不用花什麼紅包費,還能名利雙收。

退出替天行道群,夏鴻騰就進入歸藏空間整理,裡面糯米和鬼谷長勢良好,各靈草在九幽靈灰的滋潤下,同樣鬱鬱蔥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