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闆你一定需要一個人來陪吧一個人多無聊啊!」女子繼續甜膩膩地說道。

剛剛給客人送完酒走回來的妖子險些被這句話酸倒手上的盤子都不安地顫抖了一下剛想說些什麼有人比他還快了一步。

「抱歉他確實需要有個人來陪但不是你!」李茜陰沉著臉站在她的身後毫不客氣地說道。

女子驚愕地回頭就看見了李茜那張冰霜一般的臉但卻沒有放開抓著宇塵的手反而是有些得意地笑了「難道是你?抱歉阿姨!」

「阿姨」兩個字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出來的但這個時候李茜卻表現出了非常良好的素質她沒有生氣只是微微一笑「當然也不是我!他還沒那個資格讓我陪!」

女子一愣不是她?那她幹嘛出來管閑事?她早聽說酒吧多了個老闆娘而且就是眼前的這一位她就是有意給她難堪的只要讓她生氣並承認自己與宇塵的關係她就可以得到一大筆錢可是為什麼她會不承認?

李茜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女子身後的月妖「你們喜歡的這個男人不喜歡女人!」

寂靜!可怕的寂靜!

李茜說話的聲音很小但酒吧里並不吵鬧剛好讓酒吧里的人都能聽到幾乎在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宇塵女子也驚訝地放開了抱著宇塵的手不可思議的目光在宇塵和月妖之間逡巡。

怪不得怪不得以前一些沒明白的事情一下子都明白了月妖只是一個夥計卻會住在酒吧里據有上過樓的客人說他們是住在一個卧室里的她還不信原來……

月妖風度翩翩地一笑「抱歉我去招呼客人!」卻連托盤都沒拿就向客人走了過去。


毒!太毒了!

cice1y姐我的大好名聲啊被你一句話就給瓦解了!

月妖的心在滴血!

宇塵滿臉的黑線目光比任何時候都要寒冷卻不是對著眼前的女子而是李茜。

李茜只當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優雅地捋了捋額前的頭「我說的夠明白么?」

女子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但隨即嫣然一笑「沒關係文人嘛沒有點怪癖還算什麼文人我叫蝶戀花老闆你要是改變了注意可以來找我哦!」

說完扭動著芊芊細腰向門邊走去坐在那裡的男人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

很快酒吧里的人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不過他們更加奇怪的是這樣的秘密這個女子是怎麼知道的?都有些意味深長地看著李茜難道說她已經試過了?

被人看的感覺很不爽尤其是被這麼多人懷著特殊的目光尤其她還是一個比較敏感的人不得已自己隨手拎了瓶紅酒自顧自地走到角落裡自斟自飲起來。

於是眾人的目光又轉移到了宇塵的身上體格健壯嗯力量看起來也不小月妖呢?稍微瘦弱一些白白凈凈的臉龐確實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宇塵的朋友應該是那種高高大大的人。

於是在眾人天馬行空的yy下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就被板上釘釘了。

更有人開始齷齪地想宇塵做攻君更好一些還是做受君更好一些呢?

罪魁禍李茜卻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因為她的一句話酒吧老闆娘的名聲毫無意外地被拿下一些女人又開始蠢蠢欲動了蝶戀花都敢等到他回心轉意她們為什麼不能?

宇塵再好的修養也難以忍受這些人異樣的目光注視極度不爽地快步走到角落裡一把拉起像烏龜一樣躲起來的李茜毫不顧忌眾人異樣的眼神將她拉上了樓。

卻絲毫不知道這樣的做法讓賓客們又開始了無限的想象宇塵不會因為東窗事惱羞成怒而轉性吧李茜難道會從謠傳中的老闆娘變成真正意義上的當家人?

「你什麼意思?」

宇塵毫不客氣地將李茜扔到床上自己堵在了門邊冷冷地問道。

「什麼什麼意思?」李茜醉眼熏熏地問道還不忘拎著瓶子灌了一口紅酒。

「什麼叫做我不喜歡女人?」宇塵依舊冰冷。

「哼!」李茜冷哼了一聲「沒看出來我從來沒有見你對任何女人表現出過喜歡而且你也不必這麼大的氣吧我是為你解圍可沒別的意思!」

「解圍有很多種你這種是不是太狠了點?」

「我討厭麻煩你不覺得徹底斷絕她們的遐想更乾脆一點么?」李茜仰頭又是一口酒淚卻不知不覺地從眼角流了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當那個女人向宇塵大膽表白的時候她突然感到一陣心酸她知道自己不應該放棄梁若行因為畢竟他們曾那麼深深地愛過但她也知道梁若行不會回來了多少年了她一直都在欺騙自己只是因為沒有一個人會像梁若行那樣保護過她沒有人能給她那種心動的感覺。


可宇塵做到了他從未說過他喜歡她跟梁若行開始的時候一樣只是用自己的命在換她的命她又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感情?只是她一直都無法放下樑若行一直覺得自己選擇宇塵就是對梁若行的背叛。

直到那個蝶戀花向宇塵告白她才知道自己有多難受!

宇塵皺了皺眉嘆息了一下「netbsp;走過去想要拿下她手裡的酒誰知李茜已經喝的太多了被他一拉竟然整個人都倒在了他的懷裡四片嘴唇就在這樣詭異的情況下相交了。

宇塵愣了一時間竟沒了反應。

李茜卻只是微一停頓便更加主動起來「你說你喜歡女人那好你就證明給我看!」

隨後更加瘋狂地親吻著宇塵宇塵卻猶豫著這也是他想要的但他不能害了她決不能!

想到這裡宇塵側過了臉冰冷地說道「netbsp;「除非我說的是真的或者你不喜歡我!」李茜微微喘著粗氣低沉地吼道。

宇塵不動卻依舊冰冷「不你很好只是我有喜歡的人!」

李茜愣住了沉默地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語氣終於轉為冰冷:「對不起是我自作多情了!」

說完轉身沖了出去臉上早已經是淚流成河。


宇塵躺在床上沒有動他死命地壓抑著想要追出去的衝動理智的大腦只告訴他一件事:讓她恨一輩子總比為他傷心一輩子要好! 李茜很沒形象地衝出酒吧跳上自己的車子隨即又推開門跳了下來這不再是她的車子宇塵已經自作主張地改變了這車子這不再是她的了!

月妖疑惑地看著李茜衝出酒吧認識她以來還從未見她如此的失態過幾乎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

「cice1y姐!」他喊了一句李茜卻根本就沒搭理他他也很想追出去但是老闆好像都沒下來如果自己去了不太好吧。

酒吧里的其他人看到這一幕卻有人歡喜有人憂歡喜的人認為一定是她向老闆求愛不成惱羞成怒進而狂自己還是有機會的。

憂的人認為這樣一個大美女擺在老闆面前他都不為所動那麼他們是不是真的沒有機會了?

要麼就是老闆真的對這個女孩做了什麼而且一定很過分要不然怎麼會讓一個女孩子如此失態呢?難道他是傳說中的變態?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宇塵那張冰冷的臉龐出現在樓梯上那股無形的寒氣讓酒吧里的溫度驟降除了那些已經喝多了的差不多都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紛紛起身結賬離開了誰敢保證這個變態的老闆會不會突然下令關門放狗呢。

李茜並不知道她這個罪魁禍此刻已經成了眾人眼裡的受害者她有些慌不擇路沒有目的沒有方向只是機械地邁動自己的雙腿像沒頭的蒼蠅一樣狂奔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離開酒吧越遠越好最好讓宇塵永遠也找不到。

為什麼上天要這麼折磨她?給了她的輕而易舉地就收了回去再次給她的卻是一場曖昧!

他不愛她那為什麼要對她那麼好?為什麼要人看起來他很愛她的樣子?為什麼要撼動她那顆已經死了多年的心?然後再殘忍地拋棄她?

要麼忍要麼殘忍!

這句話說得多好啊如果自己能繼續堅持繼續忍下去也許不會得到如此殘忍的結果吧!

腳下一個趔趄李茜只感覺到腳踝一陣鑽心的疼不由自主地摔倒在地腳上的高跟鞋很不合時宜地斷了帶著她的腳踝也扭傷了。

但此時的李茜沒心情顧及到自己的傷痛抓狂一般將手所能碰觸的東西全都遠遠地扔了出去很沒形象地伏在地上痛哭出聲。

冷風吹過一陣樹葉拂動的聲音傳來彷彿在訴說著李茜心裡的不甘與心酸這陣冷風從李茜的頭頂吹過卻讓她一直涼到了心裡抬起頭自己竟身處在一片密林之中。

這是一片她並不陌生的樹林在級版主的案子里她甚至不得不強忍著**的疼痛穿行在這片樹林里也就是那個時候宇塵在她面前展現出了冷俊掩藏下的款款柔情猶在昨天的畫面讓她的淚水再一次不受控制起來。

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宇塵則是一個混合體很明顯他是混凝土做的冰冷毫無感情!

李茜憤怒地抓起一塊石頭狠狠地砸向了面前的那口深井石頭還沒有出手卻驚訝地現這裡並不只有她一個人或許自己過度地沉浸在自己的悲傷里忽略了周圍的環境但她眼前的兩個人似乎也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竟沒有注意到身邊還有一個撕心裂肺的人。

那是一男一女男的一身黑色的風衣女的則衣著暴露一副太妹的樣子嘴裡還很酷地叼著一根香煙似乎在激烈地爭吵著什麼。

這兩個人李茜是認識的起碼都見過不是別人女的正是那個自稱叫蝶戀花的男的她不知道叫什麼但她記得他看向宇塵那嘲諷的眼神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這裡似乎不是什麼好地方吧那個男人看上去不像沒錢的樣子啊?難道說他們喜歡激烈一點的?

李茜很邪惡地想著不由自主地仔細觀察著他們這一看她就明白了其中的蹊蹺蝶戀花的小腹微微隆起顯然已經有了身孕大概這個男人是有家室的而且家教很嚴不得不到這種地方來商討。

如果她沒猜錯蝶戀花是不希望打掉自己的孩子的那麼她找宇塵的理由就可想而知了就算封口費一項就足夠宇塵賣掉自己的酒吧了。

陰險啊真是陰險!

遠遠地李茜聽不見他們在爭論什麼但卻看見蝶戀花很不屑地看著黑衣男子一副誓不罷休的樣子。

男子倒也不生氣但深邃的眼睛卻慢慢地散著駭人的寒冷他沉吟了半晌從口袋裡拿出厚厚的一個大信封一言不地遞給蝶戀花。

蝶戀花只是打開信封看了一眼原本靚麗的臉龐馬上被憤怒所取代毫不留情地將手裡的信封摔到了男子的臉上一張張百元大鈔在空中翻飛粗略一看那至少有幾萬塊吧。

還真是財大氣粗啊李茜冷笑這就是男人提褲子就不認賬以為有幾個錢就能夠擺平一切!

正想著突然感覺到體內一陣熟悉的靈力涌動是田老伯這個寄生在她身體里的鬼魂每當有危險或詭異的事情臨近時總會主動出警告難道馬上要出事了么?李茜一驚微微閉起雙眼再次睜開的時候已經如同換了一個人靈力灌注的雙眼就如兩顆深邃的藍水晶將一切都看的透徹。

哪有什麼百元大鈔那一張張在空中翻飛的不過是一張張白紙不知道被誰動了手腳在普通人看來它們就是讓人眼紅的孔方兄。

李茜吃驚的不是這個而是這是一筆不小的數目蝶戀花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難道說她能夠看出這裡面有蹊蹺?果真如此的話那她可就危險了。

這個念頭還沒有消失就見那個男人的臉色變了原本平靜的臉色被一股說不出的氣息取代不是憤怒而是一種驚異大概沒想到自己的戲法會被眼前的這個女人看穿吧。

他也是個敢作敢為的人而且只是互相利用而已雖然他依舊站著沒動但在遠處的李茜卻看到他垂在身側的一隻手詭異地動了動很像是符咒的樣子很眼熟但卻又確定不是她所知道的任何一種法術。

只見他抬起手輕輕地撫摸著蝶戀花的臉頰似乎是疼愛又似乎是不舍。

蝶戀花本要反抗但他的動作太快才有反抗的想法他的手就已經放了上來神智一陣恍惚就忘記了一切只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子是愛她的是疼她的是她應該服從的不自覺地慢慢走進了他的懷抱。

一旁的李茜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才沒有叫出聲來她看到了那隻手那不是手稱之為爪子也許更合適一些那是某種兇猛的飛禽類的爪子。

她飛快地判斷著他的實力悲哀地現自己沒有任何勝算除非宇塵和月妖也在這裡可她就是為了躲開他們才故意走進了小路等到他們找到自己已經是一具死屍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被現!

想到這裡她慢慢地向旁邊的一棵大樹后挪了過去那是一株足有兩人合抱粗的大樹完全可以擋住她的身體。

於此同時她也沒忘了關注著那個男人的一舉一動他的手依舊在蝶戀花的臉上輕輕地撫摸著但李茜看得清楚他在她臉上畫的是一枚古怪的符咒那雙爪子已經劃破了她嬌嫩的臉頰可她竟然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還沉浸在幸福之中。

「你懷孕了!」男子平靜地在蝶戀花的耳邊耳語但卻讓李茜聽的一清二楚。

「我懷孕了!」蝶戀花機械地重複著。

「你要生了!」那個男人依舊在循循善誘。

「是的我要生了!」蝶戀花依舊跟著說道甚至還學會了搶答:「我感到肚子好痛啊我要生了就要生了!」

「是啊可惜你難產了你的孩子不願意出來不願意離開你!」

蝶戀花明顯地一滯這次她沒有重複而是抱著自己的肚子慢慢地躺了下來隨後近乎瘋狂地嘶吼著在草地上不停地打著滾看那個樣子就像是真的難產了甚至從她的下體開始流出了深紅的血液。

「你難產了你會因難產而死你的靈魂會不死不滅你會成為妖的奴僕為他獻祭為了妖的存在你難產了!」那個男子用自己的爪子虛空畫著李茜看不懂的符咒循循善誘。

李茜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她知道蝶戀花很快就會死去奇怪的是她沒有感到任何的悲傷甚至有小小的痛快這讓她有一種愧疚與自責但只是一閃而過這種人活著還不如死了。

果然蝶戀花只是翻滾了一會便沒有了氣息成為了一具冰冷的死屍那個男人陰鶩地笑著俯身欺上了她的身體在李茜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一場不倫的表演。

趁著這個機會李茜悄悄地向後退腳踝的傷讓她疼痛難忍只好咬著牙跪趴自地上慢慢地向後爬可就在這個時候桀桀兩聲貓頭鷹的叫聲在她的頭頂響起讓她心中一毛猛然抬頭就看見一隻碩大的貓頭鷹正蹲在樹枝上不懷好意地看著她。 「這該死的鳥!」李茜恨恨地罵了一句卻突然感覺到身邊有異心頭不由一陣陣毛空氣彷彿凝聚了一般壓得她呼吸都有些困難。

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

李茜緊張地看著身邊的景物究竟什麼地方變了?樹還是那些樹只是風突然靜止了草還是那些草只是鋪滿了露水。

貓頭鷹!

李茜心中一凜這個城市何時有過這種動物?她只在動物園裡見過貓頭鷹有古怪!

想到這裡她猛然抬頭就見那隻貓頭鷹正瞪著燈籠一樣的眼睛盯著她歪著腦袋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甚至從它的眼神里李茜看出了懷疑、猶豫和無法掩飾的貪戀這可不是一隻鳥應該有的反應。

貓頭鷹似乎也懂得心理戰它只是靜靜地看著李茜沒有採取任何的動作但那雙大眼睛卻明白無誤地告訴她她的一舉一動都在它的監視之下只要她敢亂動它就會毫不客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