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闆你隨意,我幹了!」

說完,迎著鍾秋萌不滿的目光,真就一口乾了。

【你有問題,是不是想灌醉我?】

鍾秋萌柳眉緊蹙著,一臉的不開心。

江睿看懂了其間的意思,回以無奈一笑,瞥了瞥身邊一臉姨母笑的李燕茹,示意這都是李燕茹的意思。

【那就一杯,不能再多了】

目光帶着赫然的警示,鍾秋萌也只能抬起酒杯,一杯乾了。

霎時間,

白酒的辣味衝上腦袋,瞬間就把她白皙的小鼻尖刺激得紅彤彤的,整張小臉兒都漸漸地騰起了淡淡的酡紅。

不行了,

不行了,

我得趕緊舀勺湯喝,

像是沙漠裏尋水喝的苦難人,鍾秋萌手忙腳亂的拿起勺子,伸手就要去舀湯喝。

恰巧這時候,對面的李燕茹和江芷怡母女倆像是商量好劇本似的,騰地一聲,整整齊齊的站了起來,

「鍾老闆,我也敬您一杯吧,江睿一直和我說他老闆溫柔大方人又好,今天一看,果然是這樣……」

「還有我,還有我,萌姐,我也想敬您一杯。」

「???」

鍾秋萌都懵住了,手裏的湯都舀不穩了……

結果最可怕的是,原先一直埋頭苦吃的姚芳一看大家都敬萌姐,我不敬不是很奇怪很突兀嘛?

於是也鼓足勇氣站起來,

迎著鍾秋萌緊蹙著的目光,

磕磕巴巴的害羞道,

「萌姐,我也想要……」

…… 「放水!」

隨著宋宸的一聲令下,在池塘那邊的幾人將封住水的木頭一根根拔了起來,大量的水隨著傾瀉了下來,池塘這兩天是蓄了不少水的,如果只是讓河裡面的船進入池塘裡面的話,應該還是可以的。

其實整個河道也是比較平直的狀態,至少從河往裡面八十米左右,即使池塘這邊不放水,河裡面的水也能進來,只是灌不進池塘而已。

隨著水流越來越大,直接將連接河流的那一點給衝破了,當然這也少不了有人在其中助力,拿個鋤頭順勢將下面的土給刨幾下,這樣衝起來也能更方便一些。

看著已經通水了的河道,大家也是歡呼了起來,一百多米的河道,前後幾十人花了近十天才完全挖好,有了這條河道,船終於是能夠順利的開進池塘里了。

大家對於船的喜愛,就和當初見到車一樣,一天總得來河邊轉悠一下,一天不見就難受,這要是整個冬天都見不著,大家怕是要被憋瘋了。

進到部落里可就好多了,不管多大的雪,出門走不了兩步就能見得到。

水流稍緩,不等河水變得的清澈,備他們就從下面划著船上來了,之前怕水流一下子太大,離的近的話,容易被沖翻了,所以宋宸讓船都停的遠一點。

不過幾十米的距離划起來也快,只是到了口這兒,調整方向卻成了最麻煩的事情,這也怪之前沒有考慮到,兩個河道是呈一個直角的,轉起彎來可沒有在下游那種寬廣的河面上方便。

不過轉過來之後,下面就很快的,一分鐘的時間就能順利將船划進池塘里,然後直接停進已經修建的差不多的棚子裡面。

後面為了保證進度,頂上的木板還都沒有蓋,不過緊趕慢趕總算是將主體給做了出來,即使是獨木舟也差不多有兩米的空間。

兩條船之間以後還會有一個半米左右到過道,這樣不管是人員上下還是裝載貨物都要更加舒服一點。

真要是比較急話,還可以直接將船橫著停過來,後面都會有相應的設計,速度要是快的話,入冬之前應該能差不多做好。

這幾天天空中已經開始下雪粒了,雖然不大,但是溫度的下降卻非常明顯,除了狩獵隊還心有不甘,仍在外面,其他人都已經回到了部落。

宋宸前幾天就開始叫他們回來了,可是壯總是想著多打一點,多打點獵物,以後的日子就好過一點,你還別說,這幾天還真有收穫。

雖然還沒有下雪,但是溫度一低,森林裡的禽類食物一下子就低了起來,森林裡只剩下他們還比較活躍,所以一下子就弄的比較顯眼了。

以前狩獵隊遇到了野雞,遠一點的話通常都是直接拿弓箭或者投石索覆蓋打擊一通,近距離就不用了,直接讓幾個箭術好的射就行,基本上很少失手。

現在獵物一少,一整天都見不到幾隻野獸,這以前不怎麼受重視的野雞在大家眼裡也成了香餑餑,能多玩一會兒是一會兒,不然直接弄死了,後面大半天可能都不一定能夠見到一隻野獸。

這樣造成的後果就是,一看到野雞一大群人就哇呀呀的跟在後面追,正所謂野雞飛不過三里地,野雞雖然有飛的能力,但是持久性卻很差,

以前沒這樣追過野雞,自然是不知道這種特性,追了幾次后,大家這才發現,這種看起來會飛的鳥其實也就是這樣,飛不上幾百米就得停下來歇一會,等人差不多追上來后這才接著振著翅膀飛。

一開始大家的還以為野雞這是在逗自己玩,可是一連抓了幾隻都是這樣,這才摸清了他們都性子。

回來后和大傢伙一說,倒是引的大家發笑,宋宸倒是知道野雞的這個習性,但是他也幾乎不怎麼打獵,倒是一直都沒有和大家說過。

了解了野雞的習慣,後果就是部落里這兩天幾乎每天都會有活著的野雞被抓回來這樣一來,最高興的自然就健和幾個飼養牲口的人了。

部落里除了今年春天來了一批牛之外,後面就沒有再增加過新的動物,不過羊啊鹿啊的也沒有抓回來,甚至野豬也抓回來了十來頭,野豬相對來說比較難抓,平均下來一個月也就是一兩頭的樣子。

有時候甚至一頭活的都抓不回來,不過部落里抓回來的各種野獸存活率還都算不錯,高的想羊這種,有著咩咩羊一家幫忙馴化,成功率基本上能有七八成,即使野豬這種性子比較烈的,也差不多能有一半左右。

這個比例還是非常能讓人滿意的,宋宸以前也養過野兔子之類的東西,但是無一例外要不了幾天就進到了他肚子裡面,野生的東西想要讓他乖乖待在籠子裡面可不是那麼簡答的事情。

健他們這幾天就在忙活著養雞,對他們來說,這也是一種全新的牲口,不管是吃的還是住的都得慢慢摸索出來,稍有不注意,就養不活。

所以這幾天,雖然壯他們帶回來的野雞大多都是活的,但最後大家也沒少吃,養不活的或者剛死的統統都送到了廚那裡,不管是烤著吃還是炒著吃味道都不錯,唯一不好的就是野雞的肉比價柴,而且沒有肥的,燉湯后味道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香。

宋宸也不知道部落周圍的這種野雞是不是後世馴化的祖先,但是吃起來味道還是可以的,相信後面如果能成功馴化,味道還能再提升一些,至少肯定比現在要胖上一些。

雖然說死的比較多,但也不是一點沒有馴化的跡象,至少有幾隻已經開始吃送進去的東西了,要是順利的話,要不了多長時間,部落里第一批家雞應該就能被馴化出來。

野雞的住所雖然也是臨時做出來的,但也還是用了一點心,不同於其他的動物,野雞現在還是半開放式的棚子,裡面也是用收集回來的野草,這種草還是壯他們找了幾個野雞窩才確定下來的,爭取給它們最好的條件。

大量的野草就鋪在棚子裡面,讓野雞們自己折騰,現在已經形成了幾個像樣的小窩了。

由於野雞會飛,所以外面一圈還用網給罩了起來,網也是現做的,宋宸覺得部落里網用料都有些太粗的,現在的這個網用的繩子只有筷子一半到的粗細,比捕魚的網還要細上一半的樣子,不過用來困住這些野雞還是沒有問題的。

網的中間是一根大柱子,用來將網給撐起來,內部空間還是非常充足的,裡面的野雞剛進來的時候也會經常飛起來,但是無一例外都被網給攔了下來。

十幾天下來,裡面已經養了十三隻野雞,這還是沒有算上死掉的,總共算下來,這十幾天壯他們光是活的野雞就抓了有三十隻左右。

只要能夠養活一代,後面的就容易多了,從下在部落里長大的,只要控制好,基本上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現在有跡象能夠活下來的野雞裡面,公母都有,只要它們能夠給部落裡帶來幾窩蛋,並且孵化出來,任務其實也就完成了,野雞的公母非常好辨認,長的好看的,有漂亮羽毛的就是。

公野雞的長羽在部落里也是非常受歡迎的,除了巫的羽冠外,部落里的其他人家裡多少也會插上一兩根羽毛。

當然這也是這兩年才流行起來的,以前部落里能夠弄到的野雞並不是很多,宋宸沒來之前,大部分還都是湊巧用石頭砸死的,這幾年抓的多了,各種羽毛也就沒有那麼珍貴了,逐漸的向所有人都普及了起來。

其實部落里大部分東西現在都是這樣,幾乎沒有什麼首領,神使和普通人的區別,大家吃的用的都是一樣的,幹活的話,宋宸也從來沒有落下來過,就連巫現在也很少閑著了,教課之餘,也會到處幫忙。

部落里的爐子和炕早在半個月之前就已經生起來了,所以現在一進房間里很快就能將溫度給升上來。

宋宸現在就是在紡織的房間裡面,這是一項細心的活,所以這間房子開了不少窗戶用來透光,夏天自然是好事,四處透風,非常涼快,但是冬天就不好了,關了吧裡面就顯得比較昏暗,開了外面冷風又止不住的往裡面吹。

部落里肯定是造不出來透光度材料的,所以窗戶肯定不能關,就只能每個人身邊都放上一個爐子,至少保證織布的時候不會太冷,雪還沒有下,溫度就已經這麼低了,後面只會是越來越低。

織她們也是想著早些弄好,冬天可不只是單單這一項事情,但是織布卻是比較冷的,夢兒也是織布裡面的中間力量,看到宋宸過來顯得還是比較淡定,只是臉紅了一下就繼續幹活。

宋宸過來看看肯定不是為了看夢兒,現在兩人都睡在一起了,也沒什麼好看的,主要還是為了看看有什麼地方需要注意的,冬天到了,各種危險的情況也比平時多一些。華夏,從不缺有血性的人。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激情萬丈,無數人湧向了天門方向。

「來啊,老子不怕死,狗v日v的邪神,來殺老子啊!」

「艹你先人,眾神殿,你們是叛徒,是民族的叛徒!」

「罪人,狗漢奸,咱們來世再見,老子要是投胎成了你爹,一巴掌抽死你們這些漢奸龜兒子。」

城樓上方,三位半神法力化身都睜開了眼睛,看著下面的這一幕,他們不得不耗費法力開始大規模施法。

……

《重生魔尊歸來》第二百一十八章:救人,滅眾神殿! 莫閑從裡面走出,目光第一時間落在了黃玉恆的身上。

「老閑,是不是很意外?」黃江鴻大笑,「玉恆昨日才剛回來,今天我帶他過來洗洗塵。」

莫閑目光如炬,注視著黃玉恆。

黃玉恆的神色坦然,站在莫閑面前,片刻,黃玉恆嘴角輕輕泛起了一抹淡笑,「有勞莫道長了。」

莫閑的目光隨即轉移,看了一眼葉嫣。

「莫道長,這是我的未婚妻,葉嫣。」

莫閑走至一側,坐下倒了一杯茶,「黃家有二位歸來,如虎添翼啊。」

黃玉恆微笑,「道長說笑了,道長才是真正的奇門神算。」

「神算談不上,不過,二位的身份,倒是可以猜測出一二。」莫閑說道,「兩位身無一塵,並無洗塵可言。」

黃江鴻怔了怔,面容隨即浮現起笑意。

他雖然不知道自己這個最得意的孫兒具體獲得了什麼際遇,但是,從他昨日一眼看出自己身上的情況以及今天莫閑的這番話,黃江鴻已經相信,自己這個孫兒,真的比五年前,強大百倍。

黃江鴻今日帶黃玉恆過來,也有幾分炫耀的意思。

幾人在星羅小店喝茶閑談,沒多久,黃江鴻便起來,道別離去。

車子才剛剛行駛了一段距離,車內,黃玉恆便突然間開口,「爺爺,你先回去,我和葉嫣四處走走,五年沒有回來,這些地方,都快要不認識了。」

黃江鴻呵呵地一笑,隨即示意司機小劉靠邊停車,「你們玩累了,再讓小劉接你們回家。」

黃玉恆兩人下車,相視了一眼,轉身直奔星羅小店。

跨步走進星羅小店門口。

小無憂在書堆里走出來,「你們怎麼又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無憂看著兩人,心底里總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無憂,葉嫣姐姐想買點東西,對附近不熟悉,你能不能帶她去?」黃玉恆微笑道。

莫無憂的眉頭擰了一下。

房間內。

莫閑的聲音傳出來,「無憂,去吧。」

「哦。」莫無憂有些不情願地站了起來。

二女前腳離開了星羅小店,黃玉恆的嘴角輕冷地上揚,邁步走進星羅小店的裡面。

莫閑手持拐杖,正在喝茶,「黃少爺去而復返,不知道有什麼指教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