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自然,那就開始吧!」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於是徐蓮和韓風來到墨九狸的陣法前,墨九狸也來到了徐蓮兩人的陣法前,彼此對視一眼,三人同時走到陣法裡面!

墨九狸三人比試的陣法,不像之前神殿招收弟子大會,考核時候的陣法,外人看不到裡面,墨九狸三人的陣法,雖然外面的人感受不到裡面陣法的威力,但是卻能夠看到在陣法內的墨九狸三人情況…… 一口氣從在最前的那名綽號鐵頭的男子,一輛摩托開的是風馳電逝,山道其實沒有其他的就是彎道多,而且是那種緊密的小彎,所以速度想要拉上來,是不可能的!

光頭也知道自己身後有很多人在跟着,在那轉彎的一剎那通過後視鏡,就能看見,那後邊的山道燈火通明,就好像一條霓虹道路一般。

而這個鐵頭在這麼多人的圍觀下,終於在第七個彎道,看見了那傳說中的魅影。

那是一團黑亮圓形物體,看着她在那高速衝刺,就能知道這就是魅影,鐵頭現在可興奮的不得了,這個魅影在他們賽車手的圈子裏可是很出名的,原因就是他夠快,不論是改裝過的四驅、有渦輪的跑車、還是他們公路賽車,可都是他的手下敗將,有人開玩笑說過要追上這個魅影必須開F1來才能搞定他,不過這個笑話也增加了這個魅影的神祕性。

當看見了魅影后,鐵頭開始加速了,發動機的聲音越發響起,他的摩托就衝了過去!

“果然,情報上說的沒錯這個魅影會一走一停,在等我嗎?”極度興奮的鐵頭,看見了魅影就在離開自己不遠的一個彎後面等着!

“好吧,好吧!我來了寶貝!”

過了一這個彎,一道強烈的燈光射出,然後伴隨這轟隆震耳的發動機和排氣管的聲音,一道殘影急速而來,這就是鐵頭,他是那個成名已久的狼風車隊第三位置的人,說他的實力和他的速度簡直可以和專業級別的賽車手比擬,但是天生喜歡自由自在的鐵頭沒有選擇專業級別的限制排量的賽車,而是做了一個穿梭在山路間的自由車手!

剛纔那鐵頭還看見那魅影就在一段聽着,但是下一秒,他又開始急速飈起,現在鐵頭和那魅影在一條直道上,但是速度確實不在一個檔次裏,鐵頭眼睜睜的看着那魅影速度越來越快,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眼前。

“這不可能!”

鐵頭不敢相信的低頭秒了一下自己的表180km,因爲這裏是山道彎道多所以沒有跑出最高速度,但是光這個速度也夠快了,時速180在一個滿是彎道的山路上來說就已經是極限了,如果太快很有可能就會釀成車毀人亡的大禍,但是在鐵頭眼前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下意識中鐵頭的手慢慢用起勁來,180、200、210、230、240,鐵頭那裏肯放棄,他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但是他忘了一件事,這裏可是彎道之路的山道!

在直道上加速過猛,等一會這麼過彎?

這一天早上小白有何以往一樣,慢慢爬了起來,這一晚他睡的可香了,同樣的早上起來三分呆,特別是小白這種人,在沒有吃早飯前,簡直就是個呆子!

吃完早飯的小白剛想溜出去,就被老媽給拉住了。

“你昨天不是纔出去過嗎?這麼今天又想出去,不許!”老媽口氣雖然很嚴厲但是聽得出來,她是在關心自己的孩子。

而一邊的光頭老爸拿着報紙笑道:“老伴

啊,沒事就讓他出去走走吧,兒子這麼大了你還怕丟了?”

“走走?可以,走兒子陪着老媽買菜去!”

“額”

就這麼小白的一天也開始了,他本來就沒事,陪着老媽買點菜也沒什麼!因爲是小白和老媽一起買的菜,所以中午的那頓可都是小白愛吃的,吃完午飯自然就去洗碗了,沒辦法,誰叫他是兒子呢!

老爸吃完飯就下樓去看起了店裏的生意了,而老媽也很舒服的坐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這可是她的特權呢,平時可都是她買、洗、燒,今天她只要燒就行了!

“好的,我們現在就切換到現場,請現場人員給我介紹一下…….”

在一邊洗碗的小白,在那一聽嗯?是新聞,以前就養成習慣的他,只要一看見或是聽見新聞都會聚精會神的注意這!

“大家好我是現場記者,大家現在所能看見的就是昨晚發生的特大摩托暴徒鬥毆現場,這一次鬥毆也引發了數十起車禍,好的大家請看這裏,我們可以明顯的看見這裏的地面有唄火烤過的痕跡,不難猜出但是場面有多慘烈!”這個記者在那滔滔不絕,但是自己身爲車手的小白是知道的,摩托車車隊之間很少會有這樣的鬥毆事件,不是說少,至少在他的記憶裏就算再大爭執大家都會用比賽來解決,絕對不可能動手!

這是一個摩托車手的素質!

新聞畫面切回演播廳內,那兩名記者又說了起來:“這次特大斗毆事件,死亡三人,受傷七人,另還有三十多人被捕!”

不平凡的婚姻 “不可能!”

小白沒有在管盤子走到了客廳裏,看着電視。果然是山道,難道他們也在?

小白突然想起了,昨晚那些朋友打給他的電話,馬上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試試,果然那些電話一個個都關機,看來是出麻煩了!

在仔細看了新聞後,小白就回去上網收集起了質料,“後西山?狼風車隊、黃金輪車隊?”看了今天晚上要去看一看了,應該沒這麼巧吧!

很快晚上到了,在小白的好說歹說下,老爸和老媽才同意他出去這麼一次,真不容易啊,要是以前自己出去也就出去了,可是這次受傷回來看了爸媽都有所顧忌了,但是自己這麼也是一個滅蟲人,可不能就因爲這麼一點小傷就放棄!

一身黑色皮衣的小白帶上了他那個銀白色的頭盔,只有和他一起玩車的朋友知道小白帶上這個頭盔的意思是什麼,這就是他們之中的一個傳說“公路白色的切彎”

一路上小白都算是比較慢得,他先是來到了自己的地盤,這裏也是一個酒吧,平時這裏很熱鬧的,可是今天小白來到這後,發現門口只是零星的停着幾輛賽車,不管其他,小白就走了進來。

“看是白哥!”

“白哥?”

幾個人圍坐在一張圓桌上,看着小白的到來。

小白什麼也沒點,只是坐了下來問道“到底什麼事?”

小白

非常出名的地位也非常的高,就算有快半年不見了,他也是一個傳奇人物!

以你荒唐,換我情長 “其實,我們沒有鬥毆!”幾個人都委屈的說道。

“這個我知道,說重點!”小白不客氣到

“那是個怪物,居然會爆炸,而我們的賽車一輛輛尾隨的很近,所以就集體車禍了,所以場面看起來混亂,後來還有掉下山去了。所以等條子來了以後,我們全被抓了。

“會爆炸?你說的是哪個魅影會爆炸?”小白驚奇的問道。

“是的就是那魅影,估計我們這次出來的的人太多了,燈光、喇叭、發動機,這些東西把整座山都包圍了,所以那魅影才爆炸的。”

在瞭解了真相後,小白就駕車離開了,他先是到了事發地點看了一下,不過這裏可有喝多警察,小白還在想是不是要動用自己滅蟲人的身份,不過爲了不麻煩他還是先回去了,因爲他考慮了一下,就算這個魅影是隻異蟲的話,那麼收到這樣的驚嚇,估計也不再這裏了。

三天後,這條山路恢復了平靜,小白這一次又來了,現在可沒有人攔着他了,沿着公路小白慢慢的開着,直到那個爆炸點,他才停了下來,這裏的地面還是有點黑,一看就知道是受過高溫轟炸過的。但是什麼東西會如此之強的爆炸呢?

這個也不像是賽車漏油而爆炸的,不然死亡人數不會這麼低,那幾個人是這麼死的?炸死的?

小白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路邊看着眼前的黑色痕跡在發愁這,突然小白看起了地上的那些黑跡,隨手撿起一塊小石頭,在地上開始刮蹭,路中間的不好刮他開始刮路兩邊的,終於在一個犄角旮旯出刮下一些粉末! 重生之妖妃作亂 拿着這些粉末小白先是聞了一聞,一股淡淡的化學物質的味道!

“化學炸彈?”

還是等明天再來吧,小白看着眼前那一片樹林,就舉得怪怪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天晚上小白就打電話給了娜娜和胖子,問他們是不是很閒?

“額是很閒,這麼了小白?”胖子問道

“我們出去做私活吧? 總裁大人不要跑! 啊哈哈”在電話一頭的小白開始奸笑起來,這幾天可悶死他了。

第二天,小白、娜娜、胖子,原福祥治蟲行的三人組,就開始在這裏行動了。

“好了,大家開始找遺骸,我就不信如果這真是一隻異蟲,他進食後會沒有遺骸!”

現在的小白、娜娜、胖子都在山道間的草地裏尋找這,每一個角落他們都布放過,當然作爲滅蟲人的普通裝備防蟲水、防蟲鞋等他們還是齊全的。

沒有多久,娜娜就發現了!

“小白、胖子這邊,快過來。”

兩人快速跑來,看這眼前的一個坑洞就愁起眉來,這個坑洞裏有着很多白森森的骨頭,當然其中連人骨都有。

現在的三人可都是見過世面的,自從當了滅蟲人之後那什麼死人、遺骸,看看多了,所以他們沒有噁心什麼的,而是在觀察起來。

(本章完) 第4200章

可以從他們的表情中,大概判斷出遇到的陣法是什麼!

但是進入陣法內的墨九狸,徐蓮,韓風三人,是沒辦法看到對方在自己陣法內的情況的!

而徐蓮和韓風,布置出來的陣法,是他們兩人最為拿手的,目前為止能夠布置出來最高級的陣法,而且因為他們用的是中品的陣石,因此陣法十分堅固,如果不能破解陣法,想要強攻,以著墨九狸神王巔峰的修為,是沒有任何勝算的!

徐蓮和韓風給墨九狸布置的陣法,十分的複雜,其中蘊含了迷蹤陣,幻陣,還有攻擊陣法困陣,這四種陣法被兩人疊加多層最後布置出這樣一個陣法!

雖然徐蓮和韓風布置的陣法,已經算是精妙了,但是他們的陣法等級有限,也就是說雖然他們的陣法中,可能疊加了一共近百道不同的陣法,但是每個陣法的等級都太低了!

如果實力跟他們一樣的陣法師,可能還會覺得棘手,但是墨九狸的陣法高出他們太多了,在墨九狸眼裡對方的陣法就跟過家家差不多!

跟墨九狸比陣法,墨九狸都覺得自己欺負人,好像是老師和孩子在比試,但是墨九狸自然不會說出來的!

她清楚看到徐蓮的野心,而且在徐蓮眼中看到了她對北冥護法的志在必得,墨九狸猜測徐蓮應該是想斷了自己的手臂,然後轉到北冥門下的!

對方到底什麼目的墨九狸不想計較,但是想破壞自己的事情,那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而墨九狸也沒有完全暴露自己的實力,她布置出來的陣法,不過是比徐蓮等人高了一個等級罷了,畢竟對方的師父西延護法也是陣法師,墨九狸不清楚對方的實力,但是也不想因為實力太強,被對方懷疑!

北冥等人看到進入陣法的墨九狸三人,發現徐蓮和韓風剛剛進去,就有些寸步難行的模樣,兩人到處攻擊,應該是遇到了攻擊陣法了,弄得兩個人十分狼狽!

再看一邊的墨九狸,卻十分輕鬆,雙手在裡面隨意的揮舞著,在西延等人的眼中,墨九狸簡直如同在跳舞似的,這反差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西延的臉色一直不算太好看,畢竟墨九狸的陣法是用神石布置出來的,而徐蓮等人的陣法卻是用中品陣石布下的,這樣都沒辦法奈何墨九狸,看起來對方當初考核的時候,並非僥倖啊,對方的陣法天賦是真的很逆天啊!

心裡有些鬱悶,當初北冥護法選了寒澤,而自己卻錯過了!

看到西延的臉色,北冥唇角的弧度更大了!

這三個人想來找自己的不痛快,真不知道最後不痛快的是誰啊!

視線落在陣法內從容淡定的墨九狸身上,北冥覺得自己這次眼光不錯,確實選了一個好弟子,但是自己是不可能讓他留在神殿的,這樣的人才,神殿不配!

看起來自己可以找機會試探一下寒澤的底了,北冥眼底劃過一抹幽光,轉瞬即逝,誰也沒有發現! 在得到了這個線索後,三人都是興奮,這幾天把他們悶壞了,都想找點事做了,當然比起那些家務等雞毛蒜皮的事,這滅殺蟲子事纔是他們的本行。

“啊骨頭,我愛骨頭!總算有正經事做了,小白你不知道啊,這幾天我在家裏那個悶啊,在就想找個什麼蟲子來練練手了”這個胖子現在倒是好笑,一邊說這話一邊拿着一根骨頭在手裏甩來甩去,這骨頭十分的粗壯一看就像是人體類的大腿骨。

“你在這麼甩下去,小心那個骨頭的主人晚上來找你。”娜娜半開玩笑的說着。

“哈哈,沒事,沒事!看骨頭應該是個女性,而且是妙齡女子,晚上找我也沒事,哈哈!”

這個三人經過大風大浪太多了,只從當上了滅蟲人以後他們誰沒有從鬼門邊走過,胖子記得那次在熱帶雨林裏自己躲在巨石後,那隻吃人不吐骨頭有十四米長的負子蝽離開他只有一米不到的距離就一陣膽寒。比起那個事有個女鬼找自己不是天大的幸福嗎?

而小白和娜娜從小經歷的事,也讓他們膽大無比。

“好了,走了我們還有很多事要辦呢!”小白說道,

胖子其實不是故意去玩弄死人的遺骸的,這不現在的他就把這亂骨坑裏這具不知名的女孩屍骨全部撿了起來放在一邊,讓一個人的屍骨和其他動物一起亂葬的確不妥,至少要通知警方讓他們來驗明身份,再把這屍骨送去親人身邊吧?

最後胖子用一個黑色長性袋子把屍骨全部裝好,兩百多塊骨頭一塊不少一塊不多。

正常人這麼能在這種場合一邊聊天一邊把這事做好?所以說胖子現在也應該能算是個稱職的技術支持輔助者的滅蟲人了。

最後三人給那一袋黑色的袋子鞠了三個躬就走了。

“我們會替你報仇的!”

留下這句話,小白和胖子還有娜娜都分開行動。小白先是去了他自己的酒吧,和他們車隊人交代了,“大家都幫我注意一下那個魅影,只有有信息第一時間告訴我,行嗎?”

這裏不少都是小白的朋友,他的一句話,大家當然都同意了。

而胖子去報了警,畢竟山上那具女屍骨骸,還是要收回來的,出示了滅蟲人的證件後在帶警察一起上山把那句女屍收了回來。

而娜娜倒是沒什麼事做,就是多休息,有可能晚上也要出來行動,所以多休息。

一天、兩天沒有動靜,

三天、四天看了這個蟲正是被嚇怕了,還是說在那場爆炸力死了?

第五天

終於小白收到了車隊朋友的信息,魅影又出現了這一次是另一座山上。

“等的就是你,有事幹了。”

這一次小白要動真格的了,經過老媽老爸的同意,小白就出來,沒有通知娜娜和胖子,因爲要用他那鐵人3號,所以叫了也沒用,這一次他準備自己悄悄的觀察一下,至少先要知道他是什麼東西吧?

在那山道附近的一個平臺上,一輛保時捷和不少

摩托跑車停着。

“什麼?這裏可一直都是我們車隊練習的路,你們憑什麼要我們把路讓給你們?”一個女孩叫道,看她的模樣中短髮,T恤配牛仔褲,身材倒是很棒。

“不是讓,只是借,你們應該知道那個魅影的事,這次魅影在你們山路里出現,我們大家都是玩車的,這麼能不來?而且這個魅影讓我們好幾個弟兄都死了,這個仇一定要報!”

說話的就是那個黃金輪的金色短髮男子,而且不遠處一對看上去像是兄弟的人也在一邊,他們就是傳說中的狼風車隊的狼頭兩兄弟,這時候的金色短髮那隻極度氣憤,一想到自己的兄弟搭上了性命還有幾個住院後他就更氣,不過最令他討厭的就是自己黑背抓到警察局裏去,被污衊是打架鬥毆。

…….

就在這三方在爭論的時候,又有另一方車隊進入了這個區域,他們看起來沒有什麼組織,開的的很隨意,但是這些人倒是不少,足足有三十多輛摩托車的隊伍,這簡直就可以和一個車隊比擬了。

爲首的幾個人中一眼就能看到小白的那個銀色頭盔,其實和小白算是朋友的也就那幾個人,但是這一次來這麼多人都是朋友拉朋友的,就是爲了讓跑山路的人好好看看他們這些公路賽車手的氣勢。

“這麼又來了這麼多人?”那爲首討論的幾個人議論了一下。

而這一邊小白摘下了頭盔,看了眼那些車隊隊長,就走了過去。

“這次追逐魅影算我一個!”

小白一上來就先開口,根本不管他們這麼想的。

“你是誰?憑什麼到我們這裏來跑山路?”那個女孩又問了同樣的問題。

“哈哈!”

就在這時那對兄弟笑了起來,“你們居然連他都不認識,沒看見他手裏的那銀色的頭盔嗎?那是就是白色的切彎。”

衆人都紛紛看去,對於他們這些跑山路的人來說,像是小白的名字應該聽過,但是真正樣子他們還是不知道的。

“好了廢話不多說我們進入正題吧!”小白說道,在當了滅蟲人隊長後那種領袖氣質無形中式多了幾分,這裏幾個人在知道了小白的身份後也沒有阻止他,讓他說來。

“第一點這次追逐魅影,人越少越好,這點你們都同意吧?”這是小白從那幾個弟兄那聽來的,魅影這個東西,你離他近了他就會爆炸,所以人多不好。

大家紛紛點頭,繼續聽小白說着。

影視世界當首富 “第二,想象大家都很恨這魅影,等比賽完了,要是大家有誰超過他了,我們就當場殺了他這麼樣?”

“我就是這麼想的!”幾個人都說了起來。

“第三嘛,因爲他會爆炸,所以如果在特殊情況下,我會進行特殊計劃到那時候請你們都不要太靠近了。”說着小白看着大家的表情,就好像在等待答案一樣。

“好吧!”

這一次在這山路上,很多人都興奮了,因爲眼前的幾名車手都是在各地成名已久的名人,小

白這個帶着銀色頭盔的人起初大家都不知道,但是那些跑公路的人在那一叫,所有人都明白了。

“白哥,加油,讓他們看看公路白色的切彎的實力!”

白色切彎?

那不是在公路上小有名氣的車手嗎?當地車隊有好多全是女性,也都是因爲那個女隊長。

女隊長、狼頭兄弟、黃金短髮男加上小白,這麼五個人來開始跑了,這一次沒有人敢在後面追,不是因爲別的,而是因爲隊這五人的尊重。

“跑!”

一個棋手揮動的旗幟喊道,四輛摩托車都激射而出,而只有小白他慢了半拍,這只是因爲他的胸口未好,所以不敢太拼命,在加上這是他不熟悉的山路,所以一開始他就決定先跟着大家後面跑一圈,雖然是跟,但速度也夠快了,不是什麼人都能故意跟在前面四個人後面跑的!

沒有過幾個彎,小白和前面幾個人就看見了那個魅影了。

“果然在這裏!”

大家看見後都開始加速了,而只有小白沒有加速,他只是在觀察這個魅影到底是什麼?

黑色發亮的殼,註定他是一隻甲殼類異蟲,但是都說他的速度快,到底快在哪呢?這時,前面四人已經和小白拉開了一個彎,這也是小白沒有加速的關係,他知道自己該做的事是什麼!就在那四兩摩托車高速接近那個魅影的時候,它動了。

只是一個起步,就把那四輛車甩的遠遠的,和那個長髮男一樣,這四人看見自己被甩開了以後,就開始加速,而小白這時還是沒有加速,因爲他明白了一點,就算自己在這麼加速,自己還是追不上的。

不斷的觀察

前面四人離開的近沒有看見,而小白在後面倒是看見了,那個魅影現在橫在路中間,不知道要幹嘛?

這個是?

小白也一陣詫異,他停下摩托還好這裏是山路,本來就彎曲複雜,能看見不遠處那個橫着身體的魅影也不稀奇。

那個魅影選擇的是一個大U彎的出口,就在那橫着。

“不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