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苦……」對方忍不住吐出一個字的說道,他這輩子煉丹無數,用毒無數,經常以身試毒的他,從來也沒吃過這麼苦的丹藥。

這丹藥簡直堪比毒藥啊,苦的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嗯……良藥苦口利於病!」墨九狸在一邊故意的說道。

東四一哥……

良藥大爺啊,良藥也不能這麼苦啊,這簡直比毒藥還惡毒啊啊啊啊……

雖然墨九狸給他的丹藥其苦無比,但是效果卻是十分罕見的,他身邊的某處正在快速的恢復著,可因為丹藥太苦了,他壓根美譽注意到,等到他終於感覺嘴裡好受一點之後,才驚覺自己好了……

他不敢置信的把頭伸到被子裡面看了又看,確定自己真的好了,心中驚喜不已,看著墨九狸剛想說什麼,嘴裡的苦味再次湧上來,險些吐了……

最後他只能哀怨的看著墨九狸,投訴她的丹藥太苦了!

「現在好了吧?」墨九狸看著對方問道。

「嗯嗯!」對方嗯了一聲。

「那這七賢玫瑰多謝了,告辭!」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等一下……」聞言東西一哥顧不得嘴巴太苦,急忙出聲喊道。

「你剛才給我吃的解藥方子給我!」東西一哥看著墨九狸苦著臉說道。

「為什麼?」墨九狸聞言挑眉問道。

「我可以拿東西換,你需要什麼藥材都行!」東西一哥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

雖然對方給自己吃的是解藥,但是這解藥簡直就比毒藥還毒,這樣的丹藥方子他必須要才行!

「七賢草有嗎?」墨九狸聞言問道。

「你要七賢草,還有七賢玫瑰,你難道想煉製?」東西一哥聞言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這是我的事情,如果你有七賢草,我就寫丹方給你,沒有就算了!」墨九狸聞言看著東西一哥淡淡的說道。

東西一哥看著墨九狸想了想后說道:「好的,成交!」

聞言,墨九狸拿出紙張,退回中間的桌子前,沒多久一張寫滿藥材的單子就完成了,東西一哥看了眼墨九狸手裡的丹方問道:「煉製方法你也寫了?」

墨九狸點點頭,東西一哥微微一頓,然後從戒指裡面拿出一個錦盒,再次遞給墨九狸。

墨九狸接過錦盒打開看了一眼,將手裡的丹方給了東西一哥說道:「多謝!」

說完墨九狸收起錦盒再次準備離開!

「姑娘稍等,那個我有事想問你,能不能麻煩你去外面等我一下,我換個衣服?」東西一哥見墨九狸要走,急忙說道。

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好!」

然後墨九狸走了出來,管家看著啥事沒有出來的墨九狸,也不知道是問還是不問,之前的煉丹師出來,都是被主子罵出來或者打出來的,還沒有自己走出來的……

管家愣著的時候,發現墨九狸在院內坐了下來, 當我再次來到董老三的身邊,低下頭我看到,董老三除了腦袋已經恢復了正常之外,這臉上那黑乎乎的東西正在一點點消失……

我衝着我身後的虞墨鬼婆子喊道:“奶奶,先幫我把這個董老三的屍體擡到那個破碎棺材的位置上,然後我去喊村裏的人出來幫忙。

“好的,你去喊人吧,董老三交給我這個老婆子。”虞墨鬼婆子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離開了董老三的屍體,看着董老三家的院子裏滿是狼藉,我的心裏感慨頗多。

頂着黑夜,我準備向着村子裏挨家挨戶的通報下,讓大家出來幫幫忙。這個時候,天上的悶雷已經是消停了,月亮慢慢的從烏雲裏探出了頭來。

我最先來到了緊挨着董老三的那一家,可是我發現,他們家大門緊鎖,看來恐怕是因爲捱得近,跑到別人的家裏躲難去了吧。

這個時候,我發現在村頭兒的不遠處,有一個三間的大瓦房,那大瓦房燈火通明,隱隱約約我好像能聽到有很多人的叫罵聲。

於是我快步向着那三間大瓦房處走去,等到了地方我擡頭一看,原來這是一家小賣鋪,門口掛着的牌子寫着向東超市。望了這牌子一眼,我就大步流星的向着裏面走去。

在往裏面走去的時候,我發現這三間大瓦房的院子四周鋪滿了生糯米,那鋪的可是白花花的一片。而在大瓦房的門窗處,被潑了好多的血,我估計這可能都是黑狗血。

踩在糯米鋪就的院子裏,我不知道爲何,總感覺腳下硌得慌,可是我明明有穿鞋啊,不應該會這樣的……

不去想這些有的沒的,我趕緊向着瓦房的屋子裏走去。還沒等我過去敲門的時候,我就聽裏面有人罵罵咧咧的喊着

“你們這三個王八蛋,要不是你們讓我們禍害你爹,你爹能變着法兒的老禍害我們嗎?出了這樣的事兒就賴你們!聽沒聽見外面剛纔那都是啥聲音,我兒子都快被嚇死了!這真要是出了事兒,我這一刀子先讓你們三個見閻王!”說話的是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s173言情小說吧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他三哥,我估計不會出大事兒了,這外面雷也不響了,那恐怖的大笑聲也沒有了,要不咱出門看看?”

“看什麼看!萬一出門看見鬼了呢?剛纔王麻子不是出去開門看了一眼,說董老三的家天上飄着的全是黑煙,那個來幫忙的小兄弟就在天空被卷着,我看着這事兒沒個準,有可能出門就死了,在裏面待着吧,到了白天也就好了!”又是那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啪——”

“啪啪啪——”

也不知道這幾個人在扇着誰的嘴巴子,那扇的叫個響啊……

聽着亂哄哄的聲音,估計裏面應該是擠滿了人,於是我照着那潑滿狗血的門敲了起來。

“咚咚咚——”

“開下門,我是李宏波介紹來的那個捉鬼的屠寬。”我對着門裏的人喊道。

當我的聲音剛剛想起,本來房間裏那亂糟糟的聲音一下子就平息了,跟着突然間房間裏被關上了燈,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喂!開門啊!我是幫你們捉鬼的屠寬!”我又衝着裏面叫喊了一聲。

尼瑪!居然還是沒人給我開門,全都裝死蟹子……

我火了,於是我大喊道:“開不開門?再不開門,你們今晚兒都要被惡鬼給吃了!”

我這一嗓子喊出去,裏面的人突然就譁然了起來。不大一會兒,燈開了,隨後有人給我打開了門。

剛開始,這開門的人只開了一道小縫隙,到後來在見到我真人後,便大開了起來。

“是那個小兄弟,小兄弟沒事!”開門的人衝着屋子裏的人大聲喊道。

他這麼一喊,屋子裏的人稀稀拉拉的都走了出來。不一會兒,大傢伙就把我團團圍住了。

見好多人都在這兒,我衝着他們喊道:“要來屠村的惡鬼已經被我收服了,現在董老三的棺材被毀了,屍體還亮在外面,院子四周是一片狼藉,大家夥兒都去幫幫忙,幫董老三入土爲安。”

聽到我這麼一說,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的,傻傻的愣在原地,就是沒一個人挪動着想去幫忙。甚至於我還看到,有幾個傢伙準備偷摸溜回家去。

見到這樣的情況,我清了清嗓子朗聲道:“先說好了哈!雖然董老三招來的鬼暫時被我收服了,但是據我所知,這也只是暫時的,要是董老三沒有入土爲安,你們還得遭殃。而且那些平時總欺負董老三的人,幫忙越多,贖罪就越多,董老三死後非但不會禍害你們,還能保你們發大財!”

“啊?真的?”

一聽我這麼說,所有人都警惕了起來。

我裝作一臉正色的樣子回道:“當然是真的,我可是捉鬼道士,這裏面玄乎的事兒我懂,要是今天沒人去幫忙,我保證他家三代都是窮的要飯的!”

一聽我這話,這些人趕忙爭着搶着向着董老三家的方向跑去……

看到了他們像是去搶金子一樣向着那裏跑去,我也只能由衷的感慨道,這就是人心啊……

見人都散了,我就準備離開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屋子裏居然還有人喊我。

“兄弟!快進來幫幫忙,幫我解開了這繩子!”

一聽這聲音,我就斷定此人是李宏波。我就奇了怪了,怎麼別人都出來了,這個李宏波愣是沒露頭啊?

好奇之下,我便走進了屋子裏,這不進不知道,一進嚇一跳!

李宏波被繩子就那樣綁着坐在地面上,跟他一起被繩子綁着的還有十多個人,其中就有那三個董老三的兒女。

我放眼望了過去,李宏波還好點,至少只是綁着,身上臉上沒掛彩。可是其他人就慘了,特別是董老三的那兩兒一女,那被打得叫個慘,全身都是大鞋印子,那臉被打的叫一個腫啊,腫的都快像是被從嘴巴里塞了兩個饅頭一樣,那嘴角處全是血,臉上的大手印子那叫個清楚啊!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趕忙過去給李宏波鬆綁,並好奇的問道:“李哥,你們這是怎麼了?”

李宏波氣急敗壞道:“唉!還不是因爲我們都是董老三的親戚,這出了事兒,我們就成了全村人的公敵了!我還好點,畢竟是我把你們找來的,所以他們沒對我動手,那三個不孝子可就慘了,特別是我那妹子,那個混不講理的妹妹,差點沒讓村裏的爺們兒給輪了!”

我一聽這話,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沒辦法,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人都這樣兒!也怪董老三這三個不孝子自作自受,我壓根就沒聽說過,有人花錢僱人整自己的老爹的,這得多大仇多大怨啊!”

幫李宏波鬆開了他身上的繩子,我又和李宏波幫其他人鬆了綁。等我倆幫着他們解開了這身上的繩子後,李宏波這才空下手來問我道

“兄弟,事兒都解決了?還順利吧?”

“順利?”我無奈的看了一眼李洪波道:“你這個二叔可真厲害,招了個超級厲鬼,可差點兒沒要了我性命!要不是我命硬,運氣不錯,現在只怕出現在你面前的不是我,而是白……算了!不提這事兒了,晦氣!回頭你告訴你的不孝的三個弟妹,等他們的父親入土爲安後,每年的清明,初一、十五必須要去墳上孝敬老人家,老人家心願未了,怨氣未消啊!”。 管家愣著的時候,發現墨九狸在院內坐了下來,管家再看看屋內十分安靜,心裡大概有數了,於是安靜的守在門口!

果然,沒過多久,東四一哥就從屋內出來了,看到門口的管家愣了下,隨即說道:「撤回懸賞,把外面的人都打發了!」

「是,主子!」管家看到東四一哥沒事,心中一喜的說道,然後急忙退了出去。

東四一哥來到小院內,墨九狸的對面坐下,盯著墨九狸仔細打量了半天,還是沒看出特別,最後只能張嘴問道:「姑娘,你是三重天的人?」

「現在算是!」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什麼叫現在算是?」東四一哥有些不懂的問道。

「剛從二重天來!」墨九狸直接說道。

「什麼?從二重天來?那你的煉丹術?」東四一哥震驚的問道,他出來前還在猜測墨九狸是不是跟自己一樣來自九重天的呢。

卻壓根沒有想到,對方不是來自九重天,反而是來自二重天,這也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煉丹術師父教的!」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那你師父是?」東四一哥好奇的問道。

「死了!」墨九狸淡定的說道。

東四一哥……

「那姑娘剛來三重天可有地方去?如果沒有不如留在東四城如何?」東四一哥看著墨九狸詢問道。

「不了,在一個地方待著實力提升太慢,我志不在三重天!」墨九狸看了眼東四一哥說道。

「姑娘是想去九重天?」東四一哥聞言一愣的問道。

「嗯,人往高處走不是!」墨九狸說道。

「唉……或許吧!只有去過九重天的人,才會明白任何地方都比九重天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姑娘,不過你救了我一命,感謝還是要的,今晚我請姑娘吃飯!」東四一哥聞言看著墨九狸許久,然後笑著說道。

「你已經付了診費,吃飯就不用了!」墨九狸聞言起身說道。

「姑娘就當給我個面子吧,而且如果你真的想去九重天,以後或許我還可以幫到你的……」東四一哥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行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然後便留下來了,黑煞也被帶了進來,東四一哥看到黑煞的時候,也是一愣,因為他總覺得黑煞不是人族,但是又說不上來為什麼……

東四一哥對墨九狸十分好奇,不過他說話十分有分寸,擔心惹墨九狸不悅,所以只要墨九狸不說,他便以自己的閱歷,講述了跟多三重天乃至九重天的事情,給墨九狸聽,倒是沒有讓場面尷尬起來……

「你為什麼從九重天來到這裡?」墨九狸看向東四一哥好奇的問道。

「我啊,為情所困!想找的人怎麼都找不到,也懶得回去了,就在這裡研究自己的毒術,也挺自在的!」東四一哥苦澀一笑的說道。

墨九狸倒是沒有想到看著隨意的東四一哥,竟然也會為情所困,世間情關果然誰都難過的……

「那上官姑娘想去九重天做什麼?」東四一哥看著墨九狸問道。 帶着李宏波和他的一干親屬,我們便向着董老三的家走去。老遠的,我就看見村裏的所有人黑燈瞎火的,提着個手電筒,一個個看上去忙的不亦樂乎。

因爲剛剛開始忙,所以現場的一片狼藉李宏波還是能夠看的出來的,特別是那炸的粉碎的棺材,看的李宏波是一愣一愣的。

“這棺材怎麼炸成了這樣啊?安裝炸藥包了啊?”李宏波瞪着個大眼睛看着我。

“安裝炸藥包?哪來的炸藥包啊,都是惡鬼搞的,現在沒事兒了,你安排你們家的親屬趕緊整理下吧!董老三在外面放置的時間夠久了,早點讓他入土爲安!”

聽了我的話後,李宏波也不再跟我說些什麼了,趕緊安排自己的親屬幫忙忙活了起來。

經過一晚上的忙活,董老三的屍體終於得以入了一個新棺材。據說這個棺材可是花了大價錢。不止這樣,董老三的屋子裏,也被村裏的村民給收拾的乾乾淨淨。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也不嫌髒了,那土炕上的破被褥,幾個老孃們都搶着洗……

第二天一大早,在死人樂班的吹吹打打下,村裏人擡着裝着董老三的那口棺材,將他埋在了村頭兒山腳下的老董家的墳地上。然後我再裝模作樣的絮叨兩句,這才得以讓董老三入土爲安了。

等一切都忙活完了,我便讓李洪波載着我和虞墨鬼婆子離開了。在離開的時候,董老三的大兒子給了我五萬塊錢,算是籌禮。不過這錢我愣是沒收,我告訴他,留着這些錢,還不如每天多上墳地給自己的老父親燒燒紙錢,多陪個不是,說不好他們的父親要是地下有知興許還能原諒了他們……

等我們坐着李宏波的車回到了d市後,李宏波說什麼都要請我搓上一頓好的。我拗不過李宏坡的熱情招待,便只能隨了他。

“富麗堂皇”是d市很有名氣的一家酒店,聽這名字,高端大氣,你就知道這準是一個高消費的地兒…….

這可是地地道道的五星級酒店,李宏波帶着我就來到了這裏。這一次,我是和李宏波單獨來的,虞墨在我趁着李宏波沒注意的時候給收回到了陰兵冊裏。

我這是第一次來到這麼高檔的消費場所,裏面的裝修是如何的奢華我先不說,單說那前來爲我們服務的女服務員,那叫個周到啊!

這些服務員長的也漂亮,都是高個頭兒,要模樣兒有模樣兒,要身材有身材的,總之是要啥有啥。在見到我們後,對着我們露出了職業性的微笑

“先生你好…..”

“先生請問需要點什麼…….”

李宏波要了一間包間後,便開始點了一大桌子的菜,都是我沒吃過的菜,什麼澳洲龍蝦,什麼獐島海蔘……反正都是我沒吃過的東西。末了,還給我要了一瓶價值一萬八的紅酒……

見過有錢的,沒見過這麼有錢的,光吃一頓飯,菜錢先不說,就一瓶酒就一萬八?尼瑪!這酒是金子粉做的?

有錢人的生活,像我這樣的屌絲是真的看不懂啊……

酒菜上齊全了之後,我便和李宏波開動了起來。我可一點都不矯情,先打開了那瓶昂貴的紅酒喝一口再說,至少以後跟別人吹牛逼,小爺我也喝過一萬八的酒。

喝了這麼一口紅酒,我愣是沒嚐出什麼特殊的味道來,於是我抓起了桌子上的大個兒龍蝦便吃了起來。還別說,這龍蝦就是好吃,好吃……

高消費的場所那服務待遇咱不得不佩服,在我們吃飯的時候,在我們的身邊,兩個美麗的服務小姐就那樣優雅的站在那裏,一臉笑意的看着我們吃,時不時的幫我們倒個酒遞個餐巾紙啥的,反正這服務,我是從來都沒體驗過。

吃飽喝足了之後,李宏波就開始跟我聊了起來,也不知道這孫子是哪根筋搭錯了,聊着聊着就聊在了蘇忘憂這個鬼精靈的身上。

“我說兄弟,哪天有空,你再把那個女鬼給我引來讓我看看唄?”

我看着李宏波好奇的問道:“李哥,你還不會真的看上這個女鬼了吧?我可告訴你,蘇忘憂那個女鬼可不是電視裏頭的聶小倩,她可是把人頭當成玩具的主兒!”

見我這樣說,李宏波忙回道:“你想多了,她真的長得特像我一個妹妹,我看到她就感覺像是看到了我妹妹一樣!”

見李宏波這樣求我,還請我吃上了一頓大餐,我也不好意思拒絕,於是我對着他回道:“那行,那今晚我就讓她出來見見你!”

“今晚不行!公司有事情需要我連夜處理,要不等我有空我定一下時間?”李宏波道。

“隨你!到時候你給我打電話吧!”

又跟李宏波聊了一些沒用的,我們便離開了,臨走的時候,李宏波大方的丟給了那兩個服務小姐一沓紅票子,真tm的腐敗……

上了車子後,李宏波問我住在哪裏,說是要送我回去。不過這被我拒絕了,我告訴他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讓他忙他的去吧。

等李宏波走後,我便向着陀螺山的方向走去。我沒地方去,是真的沒地方去了,眼下陀螺山就是我的家了。

因爲不急,我便在馬路上溜溜達達着,一路上,我開始思考我下一步該怎麼做。既然我已經回到了d市,那我首要的任務是幫老頭子搞定什麼百鬼。其他的鬼先不說,這十大鬼帥怎麼找?我現在有一個虞墨鬼婆子,相信白起這個八級頂一個七級鬼帥應該是算數了,十個已經有了兩個,那另外八個怎麼找?

之前虞墨老婆子跟我說過,像這種七級鬼帥,多出沒在極陰之地,我在想,什麼地方會是那個極陰之地呢?

就在我想着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時候,我突然看見馬路的對面,一羣小混混拿着片刀,提着鐵棒,正在追着四個青年。

那四個青年三男一女,因爲隔得距離太遠,那個女的我沒看清楚,可是那三個男的我可是看的真真兒的,這仨不就是三賤客嗎?怎麼我會在這種地方看見他們?

看眼下的情況,似乎是三賤客帶着一女的正在被人家狼狽的追着,有些亂不擇路的樣子。

雖然我跟三賤客之間沒有特別深的友情,但好歹他們認了我做大哥,而且在我被莊妍黴運搞傷的時候,那季博仁可是真急了。平日裏這哥仨兒也是蠻擁戴我的。現在人家有難,我這個當大哥的看見了,要是不露頭這總歸是有點不好的。

於是乎,我飛快的橫穿過馬路,然後速度的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當他們看見我突然出現了之後,胖子季博仁先是一驚,然後突然將我推到一邊大聲喊道:“你傻逼啊!擋什麼路?沒看見哥幾個在被別人追殺嗎?不想死趕緊滾開點兒!”

臥槽!這孫子敢這麼對我說話?不過我很快想到了問題。季博仁裝作故意不認識我,還喊的這麼大聲,好像就是故意跟我撇清關係,目的應該是在保護我。

想到這層關係,我感覺心裏暖暖的,於是我直接站在了他們的身後,靜等着他們身後的這幫人過來。

見我沒走,還擋着身後的這羣人,季博仁他們轉過身來對着我喊道

“你tm傻x啊!想死啊?快滾蛋!”

我聽到季博仁這麼說我,於是背對着他回道:“你tm纔是傻x!我是你們的老大,誰敢動你們,我就讓誰吃不了兜着走!”

聽我這麼一回應,季博仁傻眼了,除了那個女的,夏鍵和畢運濤也傻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