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西涼大捷,奪回公主,你一戰成名,功勞頗大。」

「說!」

「想要什麼獎賞?」

一旁的蕭翦微笑,暗道這小子的功勞只怕是能封三品大將軍了。

此刻。

穆樂看了看文武百官投來的敬佩之色,和羨慕的目光,心中激動。

但並沒有飄,相反表現出了罕見的穩重!

雙眼閃過一絲黯然:「義父,神機營的兄弟死了很多。」

「我想,這些獎勵能不能分給他們?」

「他們都是為追隨兒臣的熱血青年,而今永遠都回不來了,他們更值得這份獎賞。」

此言一出,引來了許多讚賞的目光。

秦雲很高興,拍了拍他肩膀:「你成長了。」

「放心吧,朕已經讓禮部他們去忙活了,按照花名冊,數倍的發下撫恤金。」

「該追封爵位的,一個不少。」

阿樂大喜,跪拜道:「多謝義父,皇恩浩蕩,將士們必定心悅誠服!」

秦雲微笑擺手:「現在說吧,你要什麼獎勵!」

「朕,有功必賞。」

阿樂靦腆一笑。

「義父,我想要成親……」

話音一落。

整個太極殿,文武大臣,直接錯愕!

潑天功勞,就要一個成親?

這是故意的吧?

蕭翦無語,心想這臭小子,榆木腦袋啊!

「哈哈哈!」

秦雲大笑:「英雄難過美人關,自古如此啊!」

「好,朕成全你!」

「禮部,立刻準備,三日後按最高規格給阿樂完婚,給霍家的所有聘禮,由國庫出!」

「另外封阿樂為神機營大將軍,三品銜!」

眾臣眼紅,但也無話可說。

畢竟這一仗,確實太漂亮了,影響深遠,而且很難,一般人拿不下來。

「多謝義父!」阿樂激動。

……

帝都有多麼的喜慶熱鬧,西涼之地就有多麼的死寂,壓抑。

聯姻當天,公主被搶了。

司馬宗,淪為了天下的笑話!

在盤城一氣,他吐血倒地,此後便再也沒有爬起來過。

不知道是人為,還是心中鬱結,幾乎成了病入膏肓的老者。

王敏沒有來看他。

而是趁著這幾天時間,抓緊佈局!

深夜。

草原上權柄最大的首領,察明木。

他披着蓑衣,秘密來到西涼的邊陲小城,與王敏會見。

燈火搖曳,風雪漫天。

誰能想到西涼和草原兩個權柄如此之大的人,竟然在這小地方會面。

茅屋中,傳出察明木憤怒的聲音。

「司馬宗呢?讓他給本首領滾出來,派一個女人來算怎麼回事!」

「我的女兒,他必須要給個交代!」

王敏嫣然的坐在椅子上,桃花眼淡淡看着這個草原漢子,五大三粗,滿臉鬍鬚,有一雙銳利的鷹眼。

飽經風霜的臉頰,宛如刀刻。

不虧是草原領袖,十足的野蠻氣。

「司馬宗?」

「他活不久了。」王敏淡淡道:「你跟孤說,也是可以。」

察明木的鷹眼微縮,有些敵意道:「看來傳言都是真的了,西涼已被你架空!」

「呵呵。」

王敏發出嬌笑:「你不用擔心,聯姻答應你的事,孤一樣不少你。」

「不用了!」

「這個姻不用聯了,我只要我最美麗的明珠,將女兒還我,大家互不相擾!」察明木淡淡道,對王敏有些忌憚。

「噢?」

「聽大首領的意思,是想要退出?」

「可以是可以,就是不知道皇帝給不給你這個機會。」王敏輕笑,美艷極致。

聞言,察明木目光不善。

站在那,整個人猶如一尊鐵塔,有着異族漢子特有的彪悍。

看了嬌滴滴的王敏許久,才開口。

「你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我的女兒真是被皇帝派人抓走的?」

王敏纖細玉指弄了弄發簪,笑道:「那不然還有假?」

「皇帝此舉除了破壞聯姻,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就是對付你扎扎哈爾部落。」

「你若不跟我王敏同心同德,必將被針對,灰飛煙滅!」 「如果我說我這裡有生產大批量這種品質的精鹽的方法,你覺得憑藉這種品質的精鹽,你們張家能不能拿下廣陽城的高端精鹽市場?」陸昊淡淡的問道。

「可以,完全可以!這種品質的精鹽要比劉家賣的最高品質的還要好數倍,而且沒有苦澀味,說是貢鹽都不足為奇了!如果真的能大批量生產,別說廣陽城了,周圍幾個大城的高端精鹽市場都能拿下!」張財興奮的說道。

沒錯,兩者都不認為這種鹽是低端市場消費的起的,雖然低端市場龐大,但真要說賺錢,最快最好的是賺有錢人的錢。

「可是如此品質的精鹽怕是很難開採吧?就算有礦,我估計也不多吧?」張財還以為陸昊是發現了一個精鹽礦,想要和他合作開發呢!

「這精鹽其實是用粗鹽經過純化過濾而來,我和你合作的是技術方法,而不是賣礦!」陸昊笑著說道。

「這竟然是粗鹽精製而來的?真是神乎其技!」張財驚嘆道。

「這樣,我出技術,你們張家出人出力出渠道,大家五五分成怎麼樣?就算是五成利潤也足夠你賺的盆滿缽滿了!」陸昊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什麼?你什麼也不出就要拿走五成利潤?陸寨主,這有點太過了吧……」張財不太滿意這樣的分配。

「沒有我這種技術,就算你有劉家這麼大的規模和人手,廣陽城的鹽業你們也是拿不下的,孰輕孰重希望張掌柜的能分得清楚!」陸昊說道。

張財畢竟是大家族的掌門人,自然不會像街頭買菜的一樣婆婆媽媽,在一陣思考後,張財覺得這個險可以冒!便果斷的同意了陸昊的要求。

「行,你把製作方法給我,我們張家出錢出力!雪花鹽的利潤到時候對半分!」張財同意了合作。

「那合作愉快!哈哈哈!」陸昊開心的說道,這樣寨子里的錢財來源就有了,可以安心的擴張勢力了!

隨後陸昊又拿出了香皂的製作方法,土玻璃的製作方法,用低透明度的玻璃冒充美玉和水晶出售,香水的製作方法。

無一例外,這些都是面向富人的奢侈品,可以快速大量的給陸昊提供大量的財富。

看著陸昊一件一件的拿出致富密寶,張財眼睛都快掉下來了!

「陸……陸寨主……一下子投入這麼多奢侈品,我怕城內的大家族們會眼紅啊…」張財都有點不敢接這燙手山芋了。

「沒事,你可以先囤貨,一件一件的出售,不用一起放出來的,反正技術我是給你了,你要怎麼做,怎麼經營我一概不管!每月按時把賺到的錢財送上山就行了!」陸昊直接當甩手掌柜。

反正張家家大業大,只要他還在廣陽城混,他就不敢提桶跑路,畢竟黑虎寨今時不同往日了,身為周圍第一大山賊勢力,張家敢耍花樣,他就敢讓他們出不了城!

在和張財細細的敲定了合作事誼之後,陸昊便離開了張府,返回了客棧。

次日一早,陸昊一行便離開了廣陽城,返回了黑虎寨。

畢竟廣陽城還是李遠的地盤,如果不小心被發現了,就算陸昊武力高強,在大軍圍攻的情況下。不大出血一番怕是也沖不出來。

所以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陸昊並不想在繁華的廣陽城多呆,而是返回了黑虎寨。

等他羽翼豐滿了,別說區區一個廣陽城,就算是帝都!他也敢佔領了!

既然有了充足的預算了,那就可以放開手腳來招兵買馬了,等新來的青壯訓練幾個月之後就可以先攻周圍的山頭一統山賊勢力。

廣陽城或者端朝有大變便可以趁機攻城,割據一方。

想好大概計劃后,陸昊便開始吩咐手下加大招收新人的力度。

在擊退了官軍的威名之下,更多的零散山賊勢力開始加入黑虎寨,成為了黑虎寨的一員。

經過數次擴招,廣陽城周圍的絕大部分小勢力都被黑虎寨給吸納了,而黑虎寨的人手也總算是勉強突破了兩千,成為了當之無愧的第一山賊勢力。一時間,黑虎寨聲威無兩!

陸昊把自己的下品青雷刀法傳授給了黑虎寨中的所有小頭目,希望能提高一下他們的戰鬥力。

又按照自己的感悟,創造了一種簡單快捷的刀法傳給了所有的青壯,讓他們日夜練習,緊快形成戰力。

畢竟槍打出頭鳥,現在的黑虎寨雖然是威風了,但也進入了大家的視線,如果空有規模,沒有相對應的實力,那麼遲早是要出事的。

裝備上有了官軍的「饋贈」也勉強夠用,差一點的靠著廣陽張家也基本補貼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