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話,搞什麼東西?我知道我不主動召喚你們生命守護戰獸也可以從召喚空間里跳出來,可是你現在跳進經脈附屬空間里做什麼?我有千年修為,暴露了我可管不了你。別人把你拿去燉湯那可是大補。」葯魂眼角色餘光瞟了瞟一旁的趙靈兒和葯月,兩人都已煉出清風散,現在還在自我品鑒,想要確定藥力融合度以及反思煉製整顆丹藥的得與失。

「快回去,別把動靜搞大了。」葯魂有些擔心坐在台上那些老頭察覺到他體內的異樣,一千年的靈草,拿去燉了喝了修為不大漲才怪,古檀對於那些熱衷於提升修為的武者來說根本就是香勃勃,葯魂怕這小傢伙給他帶來殺身之禍。

「啊呀呀……」

「說話,別鬼叫。」葯魂嗔怒的罵了一句,忽然他腦中靈光一閃,古檀現在又不在外界空間,而且以前也是由於它想要和自己契約才說話的,這樣的小傢伙未必就喜歡說話,而且他現在身處在自己的體內,有可能受那經脈附屬空間的限制說不出來話。

想到這裡葯魂沒有再逼古檀說話。反而情緒穩定下來,把注意力放在古檀身上,發現他將那些葯香吸入體力,似乎是想嘗一嘗那葯得的味道。

只是葯香沒有藥粉,古檀食入后對它的修為不會有什麼影響,它想要做什麼?這清風散也對它沒有什麼效果吧。又不提升元氣修為。

趁人不注意,雙手暗暗結出一個熟悉的印法,葯魂在體表結出一個無形無色的氣罩,那氣罩連空間都不鼓動一下,就像從始至終都不存在一樣。


成功的用絕神心術施展出一個隔絕氣罩,微微吐出一氣,葯魂暗道:「這樣就好了,不用擔心被那些活成精的老頭髮現我體內的異常,只是不知道這古檀到底想要做什麼。」


不多時,古檀那嘟起來的小嘴吐出一股白氣,那白氣瞬間飛入召喚寶典內。召喚寶典發出一層青色毫光,而後在那古檀那張紙上浮現出這樣一排字:清風散,一品中階,三成融合度。

「三成融合度?」葯魂忽然想起古檀主動吸收的葯香是從趙靈兒那邊發出來的,他趕緊偏頭望向趙靈兒那邊,發現趙靈兒柳眉皺起將那清風散隨意的裝入一個白瓶后,開始準備煉下一味清風散。

「看趙靈兒的樣子她剛才煉製的那份清風散的融合度似乎沒有達到四成……」發現趙靈兒那皺起來的五官隨時都想打人的樣子,葯魂聳了聳肩。

他問古檀,道:「你能測定出趙靈兒煉出來的丹藥的等級?」

古檀點了點頭,它的一根長須觸及到青銅寶典,那青銅寶典又顯露出一行字:「如果嘗過,能更準確。」

「原來如此。」葯魂又將古檀聞了從葯月那裡傳出來的葯香,鑒定出來的藥力融合度依然只有三成,也就是說葯月也沒有成功。

望見葯月那平時充滿陽光的笑臉現在變得陰沉無比,葯魂不得不相信古檀的結論,那就是身旁的兩個美女都煉出丹藥來了,但她們煉出來的丹藥的藥力融合度卻沒有達標,所以他們不得不繼續煉製下一份材料。

葯魂望了望那根可以持續燒灼半個時辰的香,已剩不到三分之一的香,時間不多了。

他又看了一下全場內的比賽情況,陸陸續續有人離開,場內剩下的人已不到四百五十人。

「只是煉一味一品二階丹藥就難下了這麼多人。」葯魂心裡嘟囔道,而且他發現葯海真如外界所說那般剛正不阿,沒有人能提前從他那裡得到一些比賽的內幕,因為第二輪比賽比試煉製的丹藥的創始人之一有他自己的名字——葯魂。

而那風蛇筋是他在第一比試之時才想出來,如果真有人能提前知道煉製的是清風散,恐怕此時他葯魂也成了那些人的內應。

輕笑了笑,葯魂對那葯海的人品更是高看了一分。有這樣的人在葯族,就不怕葯族會變得烏煙瘴氣。

一個熟悉的身影從葯魂眼角里閃過,他轉頭望著那人,心裡不由得更加嘆服藥海的為人——葯周提前落敗離開寒場了。

場外不少認識葯周的人都是發出唏噓之聲,如他們原本的猜想,葯周有葯海這個爺爺,想要跨入葯會輕而易舉,畢竟葯海在成為葯會長老之前已在葯會裡呆了幾十年,帶一個嫡系進入葯會還是有些辦法的。

不過第二場比賽臨時將原本比試要煉製的清風散改成有了葯魂想出並加入風蛇筋的清風散,眾人只能承認葯周事前完全不知道考題。

道理很簡單,如果葯海有心讓葯周通過大比然後參加藥會比試,那麼讓他知道題后即便有葯魂修改藥方這一插曲,葯海也不會改動比賽題目。


事實上來看,賽前葯周什麼都不知道。

那些和葯周一起參加水雲澗歷練的族學子弟這時才明白他曾說過的他的爺爺不但不會泄露比賽內幕給他,而且還時常呵斥他煉丹不給力這些事原來都是真的。

葯魂找不到什麼事做,乾脆和古檀交流起來,古檀告訴他但凡無極大陸之上出現過的草藥它就算不知道名字也見過,而且對他們藥性藥理都極為熟悉。所以它完全可以承擔分析藥性成分的角色。以後可以輔助他發明新的丹藥配方。

「新的丹藥配方?」看到這幾個字時葯魂止不由得微微顫抖,不過此時他的樣子已被絕神氣屏鎖定為一動不動,所以外界完全不到出他身體的異動。

一個全新的丹藥配方不知道要花費一個成熟高品級的煉藥師多長的時間才能試驗出來,當然如葯海這樣的高階煉藥師可以在幾日之內搞出一個全新的低品階丹藥配方是很輕鬆,不過也不完善,葯魂就能找出不完善的地方給出修改意見。

這也從側面反應出一個發明一個全新的丹藥配方是有多麼的難,無極大陸之上的丹藥成千上萬,幾乎所有可能被發明出來的丹藥都被發明了,所以葯發明一個新的丹藥配方極難。

就也是葯魂看到那召喚寶典上寫著「新的丹藥配方」以及古檀臉上那種輕描淡定的模樣,饒是一向淡定的他也會被那幾個字刺激得身子顫抖。

不過還好有絕神心術的幫助,外界看不出他有什麼異常。

鎮定下來的葯魂細細一想,一個全新的丹藥本文哪裡是那麼容易弄出來的,有些質疑的道:「如果你真的有那麼厲害,就給我弄一個丹方出來。」

聽到葯魂這樣說,古檀的面色忽然變得有些訝異,旋即逐漸變得暗沉起來,只有指甲蓋般大小的小嘴輕輕嘟起,不停的用它那長長的須抽打召喚寶典,顯得有些不開心。

葯魂淡淡一笑,也不繼續在這件事上糾纏,當他再看向外界時發現那柱香已快見底,而場內只剩下四百人左右,而且幾乎完全結束了丹藥的煉製。

一旁的趙靈兒興高采烈的取出清風散放入玉瓶,並朝葯魂眨了一下眼,一股生物電湧進葯魂下腹,那裡升起一絲火熱。

「妖精。」葯魂喉頭動了動,吞了一口唾沫然後將視線轉到一旁的葯月身上,葯月望著手裡的清風散面露疑惑之色,似乎她也不知道手裡的清風散的融合度有沒有達到中。

「既然古檀那麼厲害,不如讓它聞聞葯月這次煉製的清風散的融合度達到什麼程度了。」心中念頭一動,葯魂用魂力傳音給古檀。

聞言,古檀轉頭怒目瞪著葯魂,似乎想要告訴他「不要再來打擾我了」。長須輕勸撫動召喚寶典,旋即直接爬上那召喚寶典自顧自的玩著。

瞧得那古檀發怒的樣子如同一個生氣寶寶一樣,葯魂心中好笑,趕緊勸慰道:「古檀,主人錯了好不好,以後我都相信你說的話。現在求求你能不能幫我聞下藥月這次煉出來的丹藥的融合度有沒有達到四成?」

見古檀不理他,葯魂的魂力直接化成一個和古檀一般大小的人兒,走上那召喚寶典,跪在古檀向前爬行的路線上。雙手合十,乞求原諒。

那古檀見到葯魂和一般大小,不怒反笑,手中樹須突然啟動將葯層層疊桑的裹住旋把他高高舉起。

葯魂瞬間升高近百丈,那古檀竟直接把所有根須鬆開,一瞬間葯魂的心立馬提到了嗓子眼,他只感覺耳朵有強勁的風灌入。

雖然這隻他的一道魂力,不過化成的人兒還是有感覺,這一下摔下去和真人從近百丈高空摔下去差不多。

不死也痛得葯死。

快要及地時葯魂直接閉上了眼,卻只感覺一張開網將他裹住,當他睜眼時方才發現古檀伸出萬千根須紡織出一張網把他抱住,旋即將他緩緩放下。

葯魂躍下坐到古檀身邊,輕勸撫著那小傢伙頭上僅有的三根須,道:「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摔我……」

那古檀咯咯笑了起來,就是一副小孩兒壞事干成的那種壞笑,彷彿在說「要你不相信我」,葯魂心中忍不住有一股暖意湧出來。

若是他不契約這它,還不知道這樣如同活物一般的靈草會有什麼樣的命運,或許會成為葯中之祖或者被人煉成丹藥。

想到古檀這樣可愛的精靈被煉成丹藥,葯魂的心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惆悵。

那些他契約過的戰獸不止是它的戰獸,而更像是他生活中的朋友。在他最需要幫助之時出來為了排憂解難,這樣的戰獸甚至比朋友還厚道。

絕地鼠王自契約后就沒有怎麼露過面,可是在火淵里葯魂找不到出了出路之時被葯魂召喚出來,打洞的速度不比吞天血蟒慢,硬生生地從深達幾百丈的地底打出一條通道出來,這樣的辦事效率讓葯魂都暗暗咂舌。

葯魂從未將這些戰獸當成他的奴僕,而從他將這些戰獸契約下來之時就已將他們當成自己的朋友。

良禽擇木而棲。那些選擇他的朋友他也絕不會放棄,大家一同奔向無極大陸的巔峰。

古檀伸動根須,葯魂只沉經脈顫動,而後葯香飄入他的身子,被迅速的抽進古檀的身子里。

古檀那黃白色如人蔘一般的身子里氣息涌動,彷彿那些葯香沿著它體內的特定經絡運行一般,起初葯魂並沒有離得這麼近來觀察古檀,這時看來,古檀確實是在認真的分析那葯香。

很快,古檀那小嘴吐出一道白色氣霧,葯魂發現他身下現在看起來顯得頗為巨大的召喚寶典發出瑩瑩青光。

最先看這青光就如一層貼在召喚寶典上的皮而已,現在這層青光漫過坐在召喚寶典下的膝蓋。連葯魂都覺得原來這世界還有這麼好玩的事。

青光覆蓋雙眼似乎整個世界都如青色時,那青光慢慢逝去。葯魂站起身,青色字跡浮現,第一個都在他頭頂。

他很吃力的看完那些青光化作的字:清風散,超過四品融合度一點兒。

看完這幾個字,葯魂哭笑不得,古檀知道以他現在的體形看那些字很吃力,所以才寫出「超過四品融合度一點兒」。


不過細細想來,他的測算很精確,看葯月那模樣似乎一點也不確定她煉出來的清風是否達到四成藥力融合度,這也是她為何看上去那麼困擾的原因。

魂力消逝,葯魂也從經脈附屬空間里的消失了。

由於太專心和古檀互動,回過神來的葯魂發現葯海已經開始從前排檢查大家的練丹結果。

葯海檢查的速度很快,一個呼吸的時間就確定出一瓶清風散的品階等級融合度達不達標。 那些通過的人自然十分開心,而那些因為融合度沒有達到要求的人只能黯然離開比賽場地。

僅僅是第二輪,現在剩下的只有四百餘人。這種淘汰率當真是恐怖。

葯海走到葯百草身旁,拿起那瓶清風散,聞了聞又倒了一些在手上,嘗了一點后讚歎道:「藥力融合度達到八,不錯不錯。」

其餘幾個葯會長老也都對葯百草讚不絕口,而一旁的葯同則是差了一些,藥力融合度只有五,但饒是如此,那幾個長老也誇讚葯同的煉藥術精進不少。

這些長老中有一些和葯當歸相熟,經常和葯同見面,不看僧面看佛面,老友的孫子還是要贊上幾句的。

葯同也回了幾句自謙的話,不過心中早就樂開了花,在他之前只有葯百草煉製的清風散融合度達到恐怖的八,其他人大多是六或五,連一個七都沒有。

輪到葯奇偉和葯菲兒了,兩人煉出的清風散融合度都達到七,幾個長老只是微微點頭,這兩人都不是嫡系,就算以後進入葯會也會從低層做起,想要進入核心層恐怕這輩子都沒有什麼機會。


一路走下來葯海都不過停留一兩息,根本沒有如在葯百草兒檢查得那麼仔細,連一個把葯倒出來細看一眼都沒有。

葯魂走到葯月身旁,葯月顫巍巍的把手中的清風散遞給葯海。葯海聞了聞旋即放下:「成丹,融合度達到四成,達標。」

話音剛落,葯月俏臉綻放出開心的笑,在葯海到來之前他心裡一直擔心會通不過,因為連她自己都無法辨別出手中的葯是否有四成融合度,所以當葯海幫他確定之後,若不是考慮眼前還有這麼多老頭在的話,她早就跳起來慶祝了。

葯海走到葯魂身邊,目光仔仔細細的打量這個青年,黑膚長發,比一般人俊俏許多,似乎看不出來有什麼異常,不過他不但把藥方改進了還敢大方寫出來,其人的膽氣和見識都遠超常人。

被葯海如此近距離的觀看,葯魂顯得有些不自在,趕緊遞上自己煉製的清風散。

葯海聞了聞,倒了一點青色粉末到手心裡,嘗了一下,旋即道:「融合度達到八成。好葯。」

他眉頭微挑,道:「老夫之前見你還煉了一瓶清風散,能否拿出來讓老夫看一下。」

葯魂猶豫了一下:「呃,那瓶葯融合度沒有達到四成,所以我自己收起來了。」

「哦?」葯海有些不相信的問了一句,也不強迫葯魂,只是道:「那隨便你吧,老夫也只是好奇而已。」說完葯海從葯魂身邊走過。

另外幾個長老走過葯魂身邊什麼也沒有說,唯有那葯剛嘻嘻笑道:「哎呀,我葯族現在人才輩出,旁系也能將煉藥術掌握到如此不錯,當真是我葯族之福呀。小子,你好好加油啊……」

葯剛吐出一句意味深長的「你好好加油啊」旋即狠狠瞪了葯魂一眼然後走開。

葯魂不動聲色,把視線從葯剛身上移開,心道:「就不相信你敢公然對付我,恐怕那葯海也不會讓你得逞……」

其他幾位長老雖然沒有對葯魂的丹藥評論一句,不過也能看出一二,這葯魂連本命火焰都沒有,僅憑血火和元火就能將一款全新丹藥煉到融合度八成的地步,足見其對藥物理論和煉丹技術的掌握都到了較高的層次,這樣的葯族子弟若是好好培養,以後說不定葯族又會多一個品階達到七品煉藥師這種無極大陸之上都能呼風喚雨的煉藥大師。

很快所有的人的丹藥都交給葯海一一過目,淘汰下來只剩下人三百五十人。

十分幸運的是葯魂所在的分堂參加族學大比的十人全在。

眾人的目光完全鎖定在葯海身上。

葯海和幾位長老身子憑空微微抽搐,而後從原地消失,當眾人驚咦出聲時這幾人已經回到幾十米高的看台上。

葯海走上前,元氣包裹他那蒼老的嗓音出現在眾人耳旁:「兩輪比試下來剩下三百五十人,大家表現得非常不錯。」

葯海此話一出,不止是還停留在比賽區里的三百五十人發出嘩然聲響,而且連站在大廣場上的數萬人都發出嘩然之聲。

眾人當然懂葯海說的「不錯」指的是什麼,他想說的是這一千人的綜合素質都很高,不然不會有三百五十人留存下來。

「兩輪比試下來淘汰了六百五十人還表現得不錯,這該不會是在反諷吧……」

「連他的孫子都被淘汰了,這葯海做事還真是剛正不阿啊!」

眾人當然不會輕易相信葯海說的場面話,畢竟兩輪淘汰了一半多,這種恐怖的淘汰率說明葯族子弟平時都太過放鬆,並沒有多少實際煉丹的經驗。

葯海摸了摸他那長長的白須:「大家一定以為我是在安慰大家。原本第二場比試之後我打算讓剩下來的葯族子弟進入自由煉丹環節,可是現在看來第三輪淘汰不了兩百五十人,所以我想……」葯海說著向身旁的七八個葯會長者望了望。

那幾個長老聽到這裡都是互相對望,顯然他們沒有想到葯海打算在這個時候把那個歷練搬出來。

但這幾個老頭也是知道,前兩輪的考驗非常難,而這三百五十人都通過了,這說明單憑第三輪自由煉丹將很難淘汰掉兩百五十人。參加藥會比試的一百位精英也選不出來。

鑒於這一屆葯族子弟實力極為出眾,這七八個老頭也是知道現在必須要臨時加賽了,而且加賽的項目早有制定,現在他們只需要做的便是商討是否加賽和加賽后的細節,畢竟這一個比試一般是放在葯會比試上的。

葯海的話只說了一半,台下反而安靜了下來,好奇的目光皆是望著台上那七八個神色古怪的老頭。最後只見葯剛沖葯海點了點頭。

見到葯剛把其他葯會長老的看法傳達出來,葯海輕輕點頭,旋即轉身對台下所有人道:「經過我和其他葯會長老的討論,決定在自由練丹之前加賽一場——幻界歷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