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仙靈教的鎮教玄術,傳說能共同上界的神祗,投下他們的無上倒影進行戰鬥!看來不錯,竟然是真的,看那神態,真的是神祗無疑!」有人知曉仙靈教的秘聞。喝道。

「召喚上界神祗的投影進行戰鬥!這聽起來怎麼和拜神教的玄術差不多呀?」有年輕的修者嘀咕道。

「不一樣的,雖然看似一樣,可是動用的法和道都是不一樣的!拜神教的只是名義上是如此,其實他們所謂的降神術和仙靈教的術法有很大的區別。」有修為高深的老修者道。

「一個注重玄術,一個注重肉身!兩種玄術的側重點不一樣!」

盈柔和神玉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尊天使,盈柔的仙靈玄術還沒有修行到這麼高深的境界,需要去探索感悟。能見識到如此高境界的戰鬥,可以說是受益無窮。

而神玉則是借鑒,兩種玄術走的路差不多。只是側重點不同而已,想要借鑒,互相驗證。

「滅殺你們全部!」海月靈王身後飄動著一尊天使,絕美的容顏讓人感覺到完美無瑕。只是那無神的雙眸成了一點唯一的瑕疵。

他動了,向著那有些漏洞的陣紋一角沖了上去,想要破開大陣。

藍月燃怎麼可能讓他得逞。嬌喝一聲,果斷的進入到了大陣之中。經過陣紋的加持力。她分身戰力不足的劣勢被挽回了。

「大道千萬,滅!滅!滅!」她嬌聲呵斥。並指如劍,直接刺穿虛空殺伐而至。

空間破碎成一片裂縫,她的身體穿梭而過,想要的洞穿那尊天使。

「哼!你也太小瞧這種驚天的玄術了!」海月此時自信心爆棚,駕馭著身後的天使出擊了。

「嗡!」

如玉的手臂揮動,看似無力,可是前方成片的空間在瞬間破碎,罡風咧咧,震動天地。

藍月燃的攻勢徹底被封,她嬌軀扭轉,迅速的躲過這一擊。揮手捏出道道符文,揮動著大陣開始擊殺。

兩者戰鬥到了一起,藍月燃不敢和對方硬碰硬,因為她如果受傷得不到本源力量的補充,只能盡量的減少傷害。

海月揮動拳頭出擊,身後的那尊美麗的天使動作和他同出一轍,向前鎮壓,想要攻破這大陣。

他們的戰鬥驚天動地,綻放著無數陣紋的山峰一座座的粉碎。大陣竟然出現了裂紋,看起來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

「一鳴!納命來!」這個時候,盈柔也果斷的出擊了,想要干擾一鳴等人,幫助海月靈王破陣。

「大膽奴才,竟然敢大不敬!今天姑奶奶就要家法伺候!」肖楚楚嬌喝,緊蹙峨眉,大聲的呵斥。還真當盈柔這個天之驕女為自己的婢女了,隨意的呵斥。

「今日就一雪前恥!」盈柔臉色鐵青,想起來之前幾人把自己當做婢女的事情就憤怒不已,這絕對是她無法忘記的恥辱。

兩女戰鬥到了一起,不過很快,肖楚楚就落了下風。畢竟她的修為和盈柔比起來相差太多了,她只是俊俠一重天而已,縱然修鍊出了燃界意象,也不是俊俠三重天擁有極限戰力俠客的對手。

楚英沖了上去,幫助肖楚楚大戰盈柔。兩人合力戰鬥,依然是落在下風,不能壓制對方,可想而知盈柔的戰力有多麼的可怕。

事實上,如果當初一鳴不是藉助那節手臂骨還真的拿不下這個盈柔。她的強大,超乎了同階。

「看來這場戰鬥將會以海月靈王的勝利結束!那位女靈王的化身將要消散了,終究不是真正的靈王無法硬憾同階!」有人驚嘆,預測出了這場戰鬥的結局。


「他們已經足夠驚艷了!幾個少年設計圍困靈王。而且把靈王當做磨刀石磨礪己身,這份機智和勇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可惜。再好的天賦也無法看到他的成就了!」

「如此年少的天才,就這樣要隕落了!還真是可惜呀!」

人們全都感慨。認為一鳴等人必敗無疑了。現在的仙靈教海月靈王實在是太強勢了,天使降臨橫掃一片。

藍月燃的分身越來越模糊了,她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如此大戰,真的經不起消耗。

「靈王不敗!觸怒者,死!」海月靈王如同指點江山的王者,振指點出,璀璨的神芒穿透虛空,直接崩碎了陣紋的一角。他成功的殺了出來。

「誰能阻我?」他意氣風發。大吼。背負雙手虛空踏步,向著越來越模糊的藍月燃走去。

身後的天使無比的高大如同一尊神像,唯一無神的就是她的雙眸,無比的暗淡。可是身上的氣勢卻無與倫比,強大而可怕。

「老二。老四你們去幫助老大他們,我去幫助師傅!」一鳴感覺到了形勢的緊迫,藍月燃不能敗,不然幾人恐怕全都要隕落在這裡。

幾人分道而行,一鳴氣勢滔天。六重天和極限戰力全都開啟,然後召喚回來了平底鍋、長勺、菜刀以及肖楚楚的長槍。四件靈王兵同時出手,硬憾靈王。

空間破碎,一鳴只留下來一件菜刀。其他的三件兵器全都交給了藍月燃的分身使用。她是靈王的分身,雖然戰力比不上主體,可是修為在那裡放著。動用靈王兵絕對比一鳴強大很多。

「這些都無用,不要再做垂死掙扎了。現在臣服。還能留一個全屍!」海月靈王如同神祗,遊刃有餘的游斗在兩人之間。出手無比的凌厲,任何攻擊,都能輕易的化解。

擺脫了殺陣的束縛,幾人的攻擊手段已經無法阻止他了。出手大開大合,身後的天使無比的莊嚴,每一擊都如同攜帶著整個乾坤的威能。

「嘭!」

一鳴倒飛了出去,青龍盔甲崩碎,只有胸口留下了一些碎片,肌體欲裂,鮮血瞬間染紅了他的身體。

「一鳴!」藍月燃分身上前救援,可是卻遭受到了一擊,身影更加的暗淡了。三件靈王兵沉浮,護住了她的身體。可是卻阻止不了暗淡的身影,隨時都有可能消失。

一鳴咳血,被藍月燃接住了身體。他笑了笑,伸手拿出來了一節晶瑩剔透的手臂骨骼,笑道:「師傅,用這個對付他!」

雖然不明白這是什麼,可是當藍月燃接過這一節手臂骨的時候,心中一驚,發現了其中蘊含的龐大力量,如海波濤,讓人震撼。

「這是?」她凝重的看著一鳴,不由自主的問道。

「撿的!」


「好吧,我殺了他!」藍月燃無語,暗淡的身影筆直的站了起來。

「哈哈……你們怎麼不逃啦?我還想看著你們狼狽逃走的樣子呢,逃吧逃吧,現在我不會殺你們的!」海月背負雙手哈哈笑道,他身後的天使展動四翼,一條條法則神鏈垂落而下,讓人心驚。

「人不作死,就不會死!」藍月燃搖頭,手中晶瑩剔透的白骨手臂瞬間向前推去。

「轟!」

波濤洶湧的力量衝擊四方,如同海嘯一般浩浩蕩蕩,席捲蒼天,乾坤都在震動,大地搖晃彷彿承受不了這種力量。

「這……不……」海月驚恐,感覺到這如山如海的力量內心恐懼,二話不說,掉頭就準備逃走。

可惜已經晚了,還不等他回頭,恐怖的力量已經席捲到了。他連忙催動身後的四翼天使上前阻擊,可惜直接被狂暴的力量撕扯成了隨便,片刻都沒能阻擋。

「啊不!」海月靈王大吼,可惜無法改變這既定的結局!(未完待續。。)


ps:抱歉,這都凌晨了才更新出來!這幾天沒有更新,又看到收藏數增加了幾個。內心真的十分愧疚,感謝朋友們的支持。大家放心,這本書一定不會太監的。這幾天因為即將畢業的緣故,事情較多,更新的可能較少。但是一天依舊會更新一章,如果恢復更新,會通知大家!

璀璨的六月,又到了畢業季,希望大家珍惜最後的時光,讓我們的友情或者是愛情全都得到升華。(未完待續。。) 第一百八十七章【九州轟動】

靈王死了!

仙靈教的一尊靈王死了!

一尊指點江山,抬手舉足之間改天換地的靈王就這樣的死了!

秦國震動,九州震動,天下震動。

這一日,七個帝國朝野震動,這一日,十大教派不再淡定。這一日,三大聖地全都轟動。

整個修鍊界完全的沸騰了,天下各處都在議論這一件事情。那可是靈王呀,舉世茫茫,靈王可是最強戰力,卻不曾想,就這樣被人斬殺了。 重生之以老服人 ,出手的還是幾名青少年,這讓老一輩膽顫,青年沸騰激動。

「仙靈教的靈王死了!這是要變天了嘛?試問天下,誰能與靈王爭鋒?如今被幾個少年坑殺,可悲可嘆呀!」

「那幾個少年到底來自何方?竟然坑殺了一尊靈王,難道是傳說中的少年至尊不成?」


各方勢力都在暗自的議論猜測,打聽著這幾個少年的來歷。

很快,有關幾個人的事迹已經傳遍了整個九州大陸。英俠鎮,洞天山脈再次被湧現到了風水浪尖之上。

「那幾個少年來自洞天山脈附近的英俠鎮!少年是一鳴,在兩年前的獸潮中調侃幾尊靈王!」

「她的師傅是一尊六重天的靈王,曾經有幾尊靈王在她手中吃癟。是唯一一尊能進入英俠鎮,不被大陣阻隔的靈王!」

一鳴和藍月燃的點滴很快就被傳揚到了九州大陸的各個角落,各大教派震動。

「什麼?這個一鳴就是那個被洞天山脈獸王收為徒弟的少年!可恨。你們竟然相繼敗在了他的手中,讓我們教派的顏面何存?」一尊教主級別的人物坐在寶座上,怒道,聲音如同雷震,讓人耳膜生疼。

「教主息怒!」一尊老者上前勸道,「教主,這次神玉和赤煉他們並沒有動用全力。再說了,他們也不知道此子就是那個背叛人類的少年呀!」

又一個老者也上前,道:「這次咱們拜神教並不是丟了顏面。仙靈教才真的是顏面盡失,一尊靈王竟然被人坑殺了。可謂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哼!」中年教主冷哼了一聲。擺了擺長袖,這才平息了怒火,對著神玉和赤煉道:「你們傳令下去,凡我拜神教青年弟子見到英俠鎮的一鳴。必定追殺到底!」

仙靈教。

「轟!」

恐怖的氣勢驚濤駭浪。衝天而起。攪動蒼穹風雲。白雲裊裊,直接形成了一頭張牙舞爪的巨獸,盤踞在空中。要屠戮人間。

「傳我神諭,追殺英俠鎮的五個惡徒。必定將他們碎屍萬段,以雪我仙靈教顏面!」紫袍中年人從寶座上走了下來,道音震動蒼穹,傳遍了整座仙靈教的大小庭院。

同一時間,九州大陸的各個教派中全都上演著同樣的事情。不論是十大教派,亦或是其他的小門派,全都傳令昭告天下,追殺洞天山脈英俠鎮的一鳴等人。

舉世茫茫,全是敵人!

一鳴等人簡單的改變了一下自己的容貌,打聽到了這樣的消息,一個個唏噓不已。曾幾何時,藍月燃以及吞天獸這幾位師傅告訴一鳴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一旦暴漏身份,必定是舉世皆敵。十大教派的人是不會放過洞天山脈這個生命禁區的弟子的。

「聽說了嘛,十大教派竟然同時傳令天下,要青年弟子全力追殺那個叫做一鳴的少年!」

「當然聽說了,這可是最近的大事件,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據說,這個叫做一鳴的少年,可是唯一一個被洞天山脈的三尊獸王看中,並收為弟子的少年!」

「你們說,他到底有什麼好的,竟然被三尊獸王收為破例收為了徒弟。這不是一步登天嘛!」

「哈哈……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曾經去過英俠鎮見到過這個少年!」一個老年修者抿了一口酒水,洋洋得意的笑道。

「真的假的!老前輩,你老就給講講唄!也讓我們這些晚輩增長一些知識!」一群青年修士全都圍了上來,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大獻殷勤。

「想當年,這名為一鳴的小天才剛剛出生的時候。霞光漫天,瑞彩千條,天降奇瑞,地涌金蓮,那可是天神的子嗣。剛一出生,洞天山脈的三大獸王吞天、奔雷、開雲三獸就攜帶著各種寶物直接上門。想要收一鳴為徒弟,震驚英俠鎮。」老者侃侃而談,彷彿親眼所見一般,講述的天花亂墜,讓人不住的驚呼。

「前輩!你說這一鳴到底有多強大呀?上次他孤身一人戰神玉、紫衣、李道一以及狂舞四位青年才俊。之後,更是要坑殺一尊靈王,就當眾人都以為他是膽大包天的時候。他師傅的分身直接動用絕世秘寶斬殺了這個海月靈王。」有人忍不住好奇心,問道,想要更加的了解這個逆天的怪物。

老修士嘿嘿一笑,捋了捋自己雪白的鬍鬚,道:「著你們就不知道了吧,那個藍衣靈王誰說一定是他的師傅啦。依我看呀,那絕對是他的母親。」

「噗!」不遠處一桌人中,一個吃的胖胖的少年在聽到這話的時候,直接將口中的茶水全都噴了出來。

「老五,怎麼啦?」其他幾個少年紛紛問道。

胖胖的少年,傳音道:「如果我師傅聽到那個老修士這樣敗壞她的清白,估計非要殺了他不可!」

一個身體高挑,皮膚雪白的少年,道:「你師傅說不定還真的想要一個你這樣的孩子呢。」

不錯,這個幾人不是別人,正是一鳴他們幾個易容而成的。因為斬殺了仙靈教的靈王之後,天下轟動。他們幾個不得不這樣易容,恐怕別人認出來。

一鳴道:「嘿,你可別這麼說,我師傅克看不上我這樣的孩子。對了,過幾天咱們就離開這裡吧。前往下一個遠古遺迹,說不定還會有其他的逆天的寶貝出現呢!」

秦國帝都肖府。

「元帥!天大的消息,四小姐的拜把兄弟。也就是那個您說的英俠鎮的少年一鳴,坑殺了仙靈教的一尊靈王!」紅葉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喊道。

身著紫色長袍,不怒自威的肖豪天正坐在書房看說。聽到這話的時候。一驚。站起身來,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不怪他不相信,而是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一鳴的天賦逆天他是知道一些的,可是卻不認為他能在這個年紀坑上靈王呀。

紅葉道:「開始我也不相信。可是十大教派一驚昭告天下。讓年輕一代的弟子開始追殺小姐和一鳴他們五人了。」接著。他又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讓肖豪天唏噓不已。

肖豪天臉上看不清是喜是怒,不停的在房間裡面踱步。

紅葉道:「元帥,要不要我派人去保護小姐他們。畢竟他們現在只有五個人。而且一鳴的師傅分身也消散了。他們現在可以說是非常的危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