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仙?還是仙台之上?正三宗里竟然有這樣東西的存在?」雍和王向著身旁的曳雄喝問道。

曳雄和曹戾一起,他們這些道台境自然眼光銳利,在看到第一眼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放棄了爭奪的寶物,而不像那些貪心過重的靈台境,反誤了自己的性命。

「誅仙台,這是誅仙下封禁的卜家仙傀!」突然一道灰色殘影掠了上來。

三人看去,正是大衍三人眾的冷毅。

「哦?卜家仙傀?是傀儡?」雍和王皺起了眉頭,看向了冷毅。

冷毅冷淡地點了點頭,不過從細細看去仍是能夠看到他雙眼裡抹過的一絲緊張,不難看出這這詭異的灰色氣浪和那七道白色的人影,對他們道台境也是造成了極大的威脅。

「那這灰色氣浪又是什麼?」楠姜王也是躥了上來,此時此刻這十九位道台境都是聚攏在了一起,向前飛掠著,完全不敢想象之前他們都是以命相搏的敵人。其實原因很簡單,此刻他們都是綁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若是沒有破解面前危局的方法,他們都是只有死路一條。

「那些灰色的氣浪就是望天台上的靈石雨是一個陣法,不過只是換了一種形態,沒有經過陣法的過濾,它極其狂暴,觸之分毫肉體和神魂都是會化成虛無!」冷毅抿了抿嘴道:「雪域高原怎麼都算是仙緣大陸的五大禁地之一,大家不覺得我們一路以來,有些太簡單了嗎?」

此言一出,眾人心頭都是凜然。

傳言這禁地之內,道台境都是死過不少,可是他們這一路上來,雖有折損,但也不過是損失了些二十三名靈台境強者,他們十九位道台境完好無損。

冷毅飛掠中,默默觀察著眾人臉色。

其實他還有一些話未說出,那就是關於關於卜家仙傀為何會爆起發難。正三宗隸屬於正仙門,輝煌時代是可以和蓬萊仙島抗衡的實力,甚至可以說是完全強於蓬萊仙島的,從這誅仙台的誅仙大陣就可以看出分毫。

更為重要的是,這誅仙台本是絕世封殺之凶陣,它不是一個封禁陣法,可是偏偏的在這陣法之之下將八隻仙傀封而不殺?

因為正三宗的祖師預言將來宗門必有大難,長生宗開派祖師特來正三宗,聯手創建誅仙陣,然後將一株乾坤樹幼苗植於陣心,以八隻仙傀作為供養,以為來結出菩提果,目的是留給一位朋友!

「有人摘取了菩提果子,並且拿走了乾坤樹,因為八隻仙傀才有反攻之力!」冷毅心中冷冷說道,他們大衍三人眾作為正三宗僅存的傳人,一些事情自然是要比他人了解的透徹許多。

「是誰?究竟是誰?」冷毅目光從每一個身上掃過,可都是一一進行了排除,因為這些人他在盆地的宮殿群中,都是見到了的,乾坤樹若在盆地中出世,他自然早就看到了。

……

灰色的氣浪鋪天蓋地,氣浪中的七道身影似乎對話著眾人的逃離,很是氣憤,速度又是快了起來,差不多是趕上了靈台境強者的速度了,幸好有著灰色的氣浪的牽制,它們的身體似乎是根本無法衝出氣浪的!

這樣的速度曳戈只能拚命,畢竟他只不過是離識境罷了,所以他只能穿針引線,藉助自身的天賦,不停的引入空間,又鑽出空間,這樣來進行穿梭,這是他最快的速度,極為耗費靈力,可是他此刻哪裡還顧得上這些?六十道靈脈早已開啟,靈力瘋狂地往外湧現。

「好像到盡頭了!」一道女聲在曳戈身旁響起,曳戈剛從空間出來就是看到了夢瞳和夢遠!

「逃跑,你還真是擅長!」夢瞳看著身旁突然出現的曳戈,她一點都不驚訝,急急道:「哪裡來的這些詭異氣浪?霧氣?」

曳戈沒有回答,他第一眼就是看向了遠處,果然遠處高空之上的白色天空到了這裡突然像是沒了力度,跌落延伸而下,天空平緩地向下滑落,所有的地域在此刻緩慢停止了擴張!

「天空到盡頭了?」曳戈失語怔怔道。

「問你話呢?怎麼觸發的?還有沒有機會補救,要不然我們全都會死」夢遠也是紅了眼,在曳戈胸口打了一拳頭,急急喝問道。

「媽的!我怎麼知道?」曳戈也是有些窩火,反正快死了,也懶得在乎什麼禮數了,高聲道:「我一進入這裡,害怕你們找我事兒!就趕緊躲了,就連你們下來盆地中得寶,我都是沒敢下來!躲著,躲著,突然一股氣浪從盆地邊緣,沖著四面八方就瀰漫開了,我就朝相反的方向跑了……」

憤怒,往往最拙劣也是最完美的掩飾!

。 夢瞳看著曳戈的眼睛,她並不是很相信曳戈所說的話,樹林在西邊,若是這氣浪從盆地邊緣沖著四面八方瀰漫,曳戈逃離絕不會是這個方向!不過此刻已是生命攸關,她也懶得再去追究!

夢遠此時也是趕了上來,看著面前的光景,沉默不語。

三人絕望,不過說話的時候,都是繼續朝前面飛掠著,當他們徹底觸碰到了那白色的「天空」的時候,一個個的心頭也是徹底將至了冰點!

「到盡頭了?」此刻跑的快的人,都是來到了這裡,遠遠看面前已是窮途末路,不由得失聲大叫起來,僅剩下的三十七名靈台境強者有一大半人像孩子似的,將目光看向了一眾道台境,而剩下的一些則是極速衝到了「天際」,當他們真心觸摸到這片天空,用靈力術法瘋狂攻擊無果后,又是折返匯聚到了道台境強者的身旁。

曳雄、雍和王等人心頭也是戚戚然,這恐怖氣浪到了此時,他們都是越加發現根本就不可能阻擋。

「打破它!這應該是陣法的延伸,打破這片空間!」冷毅眼神微眯,到了此時,他也是心頭沒底,可是那後面窮追不捨的灰色氣浪,根本就沒法力敵,只能打破面前的屏障了。

曹戾、曳雄、雍和王等道台境聞言都是點頭,這是唯一的生路了。

話不多說,九名妖王同時開啟了妖印虛影,氣息攀升至最高,一眾靈台境統領都是感到心頭有些壓抑。同時,包括冷毅在內的十名人族道台境強者,丹海之上三座山峰猛然運轉,蓬勃兇猛的靈力,按照施術的靈脈運出,轟打在八十丈開外跌落下來的「天空」屏障上。

「躲開!」

曳戈左手一直觸摸在這片白色的的「天空」上,但是他的目光卻是停留在了上面二十丈高度的一處地方,那裡有著一個手臂粗細的黑點。他感覺很熟悉,似乎一切的謎團都要呼之欲出,可是偏偏又是差了那麼一些,又想不明白。

續魂珠 ,夢瞳心頭一急,一把拽住曳戈的手臂,將他迅速地拉著飛出了這片範圍。

十八名三轉道台,還有一位四轉道台境的全力一擊,就算是七轉道台境都是只能落荒而逃,如此恐怖的威勢,看的一眾靈台境異彩連連,他們都是滿心期待地看著遠方,彷彿下一刻就能看到這該死的白色「天空」被打的支離破碎,他們就能逃出生天。

鋪天蓋地的灰色的氣浪,身後乃是一團蘑菇雲狀的霧氣,其中那七道白色的身影彷彿是知道曳戈他們已經是窮途末路,反而是放緩了速度,慢慢地追著一些還正往這裡趕的靈台境修士,似乎是誠心讓他們體驗死亡的樂趣。

然而眾人望眼欲穿的景象並沒有出現,那白色的冰塊一樣的「天空」也是沒有出現一絲一毫的破碎,哪怕是連聲響都沒有傳出來,與之前靈台境修士的攻擊一樣石沉大海。


「這怎麼可能?還是打不破啊!」有人絕望地哭喪道。

「老祖怎麼辦?

「妖王怎麼辦?」

在的靈台境強者都是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各自的頭兒,可是這些道台境強者都是沒有回應,出奇的沉默著,回頭又看著緩緩而來的氣浪,抿著嘴巴。

曳向南在曳雄的身旁,他看著遠處的氣浪,眼神中有掩飾不住的慌張,轉頭看著曳雄蒼老的面空,躊躇道:「要不……開啟我們曳家的『仙門陣』吧…..」

「仙門陣……」曳雄目視前方,漫無目的地重複了一下,沒有答應也沒有否決。

「事急從權啊!長老,難不成我們真的都要折損在這裡?」曳向南焦急地說道。

……….

「那是什麼?」

「一個黑色的木頭?……好像是鑲嵌在空中的石頭裡!」

夢瞳和夢遠也是跟著拼盡了所有手段,轟擊了面前跌落下來的「天空」,這片「天空」完全就是一個巨大的冰塊,無論是觸感和視覺上來看,怎麼都不像是什麼,他們就像是是被一個冰罩子似的,倒扣在了裡面,要命的是這東西特別的詭異,所有的攻擊打在上面都像是一槍戳進了棉花里,毫無作用。

曳戈早已經沒有聽到了夢瞳和夢遠兩人的說話聲,在他看到那個木頭似的黑點的那一刻起,他整個人就怔住了。

他感覺腦海中有個東西要炸裂,這一切即將呼之欲出!

「那個黑點就是我在雪猿洞穴所看到的那個木頭,那個扎在白色陣法中的木頭,它是唯一一個扎破這個陣法的存在!」曳戈第一眼看到那個黑點的熟悉之感,便是已襲來。他的腦海之中,突然萌生的念頭就是,他在雪猿洞穴中,所看到的那個奇異的木柄,還有周圍的那蛛網一般的裂痕。

「對了,這層白色的陣法的其實就是這片空間里的『天空』」他滿面潮紅地自語起來:「之前我已經發現這裡的地形是和雪域高原恰恰相反,且又相互吻合,這層陣法產生了一個白色的位面,雪域上倒著生長的樹木,那些看似生長在天上的樹根……那麼如此說來一切都說的通了……」

曳戈想到了這裡,突然眼神激動起來,他的思緒猶如是從冰封著的湖面上的裂紋,豁然開始向著四周蔓延擴張!

這樣神奇的地形,簡直是不可思議!不用說,這肯定是人為造成的,定是以前正三宗里的大能之輩,布置下鬼斧神工的陣法,甚至這已經超越了陣法的意義,可以說是自劈一界!

「所以這根木頭極有可能就是那雪猿東西中的那一根!如同那些倒插著的雪杉樹,這木頭扎穿了這陣法結界,一頭在風雪塬深達十幾里的雪猿洞中,而這另一端就是在這裡!這裡極有可能是破除這片空間的唯一可能!」

曳戈想到這裡,匆忙回頭, 纏綿入骨:總裁追妻路 。而眾多道台境也是有些著急,靈台境更是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從後邊一路逃竄的眾多靈台之上的強者,大多數都是到達了這裡。可是有著少數人,他們中許多人深入遺迹之內,相互爭鬥時候都是互有傷勢,所以又是**個靈台境的強者在逃竄中那灰色氣浪席捲了進去,迅速死亡。

如此以來,被退避逼到到這裡的人數,算上道台境不足四十人,靈台境在這裡折損的最為嚴重。想想之前入高原六、七十人,現在不過才四十不到,這可是一個恐怖的消息,可以想象,此事若是傳揚出去,必然會引起渲染大波!

「我這裡有一防禦陣法……《仙門陣》」曳雄緩緩抬起頭來,他的目光從從曹戾身上掠過,之後停留在了一眾妖王的身上,對雍和王他朗聲道:「以我們每六個道台境為陣腳,形成一個正三角的陣型,然後所有靈台境,依我吩咐,頃盡全力,將靈力融入進陣法之中。以此來抵擋這詭異的氣浪吧。」

說罷,朝著雍和王那裡扔了一枚玉簡,另一枚則是給了青丘王。

「好,好!」雍和王率先出口,《仙門陣》可是曳家的護族大陣,此陣曾經依三角分立在帝都山山巔,傳言可以控此陣,以抵仙。

青丘王面色沉重,她點了點頭。其餘的妖王和洲外的修士,都是沒有任何異議,紛紛在青丘王和雍和王的安排下,領著五人,依照著玉簡,在這緊剩的六十丈方圓的空間里,尋找合適的地方。

靈台境一時間都像是有了主心骨,融入三角鎮中央作為中間力量!

「啟!」雍和王大喝。


「啟!」青丘王大喝。

「啟」

………

分置三處的道台境強者,一時都是漲紅了臉大喝一聲,道台境雄渾的靈力噴涌而出,位於陣中的二十個靈台境強者,也是竭盡全力地奉獻出了所有靈力!


三十九人的靈力匯聚,使得這裡的天地元氣都是發生了變化,這些靈力色澤不同,就像被風吹起花花綠綠的樹葉一樣,可是它們卻都是詭異地融合在了一起,流向了最後面的曳雄那裡,然後又從曳雄那裡,平穩的兵分兩路,流向了青丘王、雍和王等,兩處,而在陣法的三道軸線上的靈力徹底貫穿,猛然間,一道粉紅色的水幕激射而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像是一個粉紅**的罩子一樣,將這周圍三十丈的範圍包裹在內!

灰色的巨浪如同是洪水猛獸一般,其中影影綽綽可以看到七個仙風道谷的人,這真的是一個令人感到驚懼的映像呢!

這次白色巨浪並未摧枯拉朽地將那粉紅色的罩子衝破,畢竟這可是以道台境為陣角,二十位靈台境強者為陣基,合力圍攏祭出的防禦罩子呢!

灰色的氣浪如海嘯一般,終於到來,在與白色罩子相互觸碰之間,竟然是發出了「漬漬」聲,就像是熱油激撒在了水面上一般。灰色的氣浪被抵消著,可是粉紅色的罩子也不見得能好到那裡去,只得彼此摩擦,相互歲耗著……

可是人力終究是有窮盡時,而那白色氣浪卻似乎是沒有的,待得力竭,所有人似乎還是逃不過身死的結局……..

曳戈的目光並沒有過多地在這些人身上停留,反而是看向了灰色氣浪里的七道白色的身影,這七道身影乃是從從黑石石柱之上的雕像變幻而來。

「七個身影?七根柱子?應該是八根才對啊……」

。 七個身影?七根柱子?應該是八根才對啊……」曳戈猛地拍了下額頭,他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在感受到這股仙的氣息的時候,就是從一個黑色石柱上感知到的!

「對了……還有一根黑色的石柱是在雪猿洞中,恰好這石柱上方的聖獸雕像也是差了一座,差了一個東山神靈的雕像!而在東山神靈的雕像旁邊的黑色木頭上,它上面似乎也封印著某個大傢伙,是與這些白色身影相互敵對的!」

曳戈想到這裡,腳下一動,沿著這白色的冰塊向上飛掠了上去。這白色的冰塊像是匍匐著的山壁似的,它的傾斜度很大,因為最終它會蔓延上去,平行於整個地面,變成了這裡的「天空」。

幸而,曳戈在二十丈的地方便是停了下來,他摸著裸露在空中約莫有著一尺長短的木柄,周圍蛛網般的裂痕讓他心頭大喜。

這時候上來他才發現,原來這一黑色的木頭並不單單是一根普通的木頭,在它的頂端處有著一塊手掌大小的白色旗子,因為與這白色的「天空」融合,所以在下面他也是沒有注意到。

情況緊急,他也來不及細細打量,兩手抓住木柄使勁兒往出拽,他的想法很簡單,這根木柄周圍有著裂痕,若是他能夠拔出木柄或者是震動之下,使得周圍的裂痕擴大,陣法出現漏洞,那麼並不是沒有可能逃出這裡。

「他在幹嘛?」夢瞳看著曳戈像是蝙蝠似的,掛在白色的「天空」上,自語道。

「理他幹嘛,難不成他還能破了這片空間?生死存亡之際,趕緊來維持陣法啊!」夢遠匆匆向夢瞳喊了一聲,就是加入了仙門陣之中。

夢瞳看著那灰色氣浪卻是幽幽一嘆,這個仙門陣,的確很強,可是目前只能是用來維持,並不能擺脫目前的困境,大家大多數是被活下來的渴望充斥了頭腦,可是沒有想過,若是耗盡了己身的靈力,來維持這個仙門陣,但是陣法一旦破裂,那麼幾乎這裡所有的人都是沒了絲毫反抗的力量。

「即使我加入又如何?結局還是一樣的。」夢瞳喃喃自語,她的瞳孔中倒映著粉紅色外的一股股氣浪……

粉紅色罩子外,起初,灰色的氣浪前行受阻礙,很快的,那些原本在灰色氣浪中,並排而立著的虛影,都是開始集合,匯聚在了氣浪形成的蘑菇雲霧氣的最前方。

於是他們的面孔也都是更加清晰起來,修長的身體上,全都是一個個的聖獸的面孔,他們的身子在灰色的氣浪中,站立成了一條直線,就那麼直挺挺地朝著粉紅色的罩子衝擊而來。

「嘭……」的一聲,一圈肉眼可見的氣浪像是漣漪一般,在粉紅色的罩子上蕩漾開來,罩子里眾多的靈台境強者,頓時面色蒼白起來,可是他們還未徹底反應過來的時候,接連撞擊聲又是再次響起……

「嘭……嘭嘭……嘭嘭嘭……」一道黑影接連一道,一次比一次聲響巨大,撞擊在粉紅色的罩子上,像是砸在了其中所有人的胸口上,讓得靈台境界人的臉上不斷的變化,先是蒼白緊接著又是紅潤起來,在第三下的時候接連有著七八個靈台境瞬間倒地,嘴中噴出了一股血箭……

在陣腳的道台境強者,此刻也是不好受起來,他們的面色也開始蒼白,而當他們看到諸多靈台境倒下的時候,眼神里終是抹上了一絲恐懼和憂愁……

在第五道撞擊聲音傳出的時候,作為三個陣腳的十九名道台境,統統是被打的向後齊齊退了十丈左右,慶幸的是十九位道台境也是實力雄厚,依然維持著陣法

粉紅色罩子被撞擊的不斷向後產生著位移,後方不到十丈就已是盡頭,這個方圓數十里的空間,已經是被這灰色的氣浪徹底淪陷,唯獨剩下了這三十十丈左右的凈土,這是他們唯一能夠苟延殘喘的地方,而這撐起粉紅色罩子的陣法,也是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

「怎麼辦?」焦急地看向了……

……

在罩子的後方,沒有人注意到這裡一直停留著一道黑色的身影,生命攸關的盡頭,大家早已經遺忘了這個離識境的小子,但是真正的絕望的瀰漫的時候,終究是讓他們想起了,陷入這個困境的根由,正是這個可惡的離識境小輩!

有活著的希望,自然不顧一切地去努力!可是當徹底絕望之後,各種絕望的悲憤感就產生了!他們於陣法之內倒下喪失了戰力的靈台境強者,則都是眼神陰毒地盯住了曳戈!

「完了,完了。傳言從來不是空穴來風,這裡早就有著『仙台之下不可入』的傳言,看來我們這些人都是要命喪於此了。」在陣法軸線上的靈台境修士,瞬間悲從心來,有人戚戚然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