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樣看來,這種嗜血的植物很可能會蔓延到鬼澤森林之外,那麼外面的一些大族恐怕就要遭殃了,不過人族也同樣會受到威脅。」宇青沉吟道。

「嗯,我們必須要想辦法提前將消息傳達到人族祖地,否則一旦這些嗜血的植物蔓延過去,人族將會傷亡慘重。」

說到這裡,宇世心不免有些苦澀,如今人族受到其他大族的排擠,族人們都縮在祖地內駐足不出,消息十分閉塞,所以很難察覺到嗜血植物的蔓延,即便有其他大族知曉情況,恐怕也不會好心的提醒人族。

「可就算我們能夠回到人族,到時候恐怕也來不及了,所以只能依靠聯絡陣法來傳遞消息,不過我們根本就沒有聯絡陣法,唉!」宇風琦嘆了口氣,十分無奈。

靜月湖旁的淺灘上,眾人都沉默了起來,一股壓抑的氣氛在眾人間浮現,幾乎每個人都有種無力感,讓人有些窒息。

「即便沒有聯絡陣法,但我們可以去尋找,我想這些嗜血植物蔓延到人族祖地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已經足夠我們去找聯絡陣法了。」普天歌安慰著眾人,他可不希望眾人輕易的放棄。

「鬼澤森林年代久遠,也許還會存在一些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聯絡陣法,只要能找到其中一座,我們就可以將消息傳遞到人族祖地。」普天歌接著說道。

突然,普天歌眉頭一皺, 爵爺寵上小甜心 ,在他的夢裡,滲血石碑的下方是一片血海,有著無數的生靈在其中痛苦的掙扎,而且………………

他記得上師曾經提到過那座滲血石碑,好像叫做什麼墓碑,不過由於歲月太久遠了,他也有些記不清了。

「或許吧。」有人答道,眾人望著那片妖異的紅光,心頭如山嶽般沉重。

天光微亮,清晨來臨,眾人離開淺灘,沿著靜月湖的邊緣來探查地勢,眾人不敢太過遠離靜月湖,因為再往外就很容易被那些嗜血植物發現。

整個靜月湖並不算大,也就方圓一里左右的大小,周圍的岸邊上並沒有植物,光禿禿一片,也正因如此那些嗜血植物才沒能蔓延到靜月湖的旁邊。

而在靜月湖這裡,能夠看到一片綿延無盡的山脈,氣韻磅礴,十分的遙遠。還有在離靜月湖較近的地方有著幾座孤峰,屹立在森林深處。

不管怎麼看,靜月湖的四周都覆蓋著大片的植物,很難找到一條出路。

這時,普天歌目光一凝,他注意到在靜月湖的北側有著一座很低矮的荒山,這座山非常的奇特,上面光禿禿的一片,什麼都沒有,十分的荒蕪。

而且這座荒山的色澤也很怪異,正常情況下鬼澤森林的土地都是烏黑色的,但這座荒山卻呈現出一種土黃色,看上去像是一座昏暗的沙丘。

最關鍵的是,這座荒山雖然很低矮,但範圍卻不小,山體狹長,一直連通到遠方,看上去在赤紅的森林中顯得格格不入。

普天歌心中一動,連忙將正在探查地勢的宇青幾人叫了過來。

「怎麼了?」宇青幾人有些疑惑,不明白普天歌為什麼將他們叫到這裡。

「你們看那裡。」

普天歌眼神鋒芒,用手一指遠處,眾人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很快就看到了那座低矮的荒山。眾人的神情頓時一變,隱隱有些明白普天歌的意思了。

「難道你是打算要………………………………………………………」眾人眼前一亮,心緒起伏波瀾,十分激動的看著普天歌。 「這座荒山上沒有任何草木,十分的荒蕪,所以也未曾被那些嗜血植物覆蓋,這正好是我們的一個機會!只要我們能夠到達荒山,至少在荒山的範圍內我們都是安全的,到時候就不用再擔心那些嗜血植物了。」

「而且,若是荒山的範圍足夠長,一直連通到森林外,或許我們還可以利用荒山來離開這片森林……………………」

隨著普天歌的講解,眾人越聽越興奮,看起來這條路完全是可行的,荒山上光禿禿的一片,沒有任何的嗜血植物,所以是一處很好的藏身地,用來避開那些嗜血植物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但問題是我們怎麼才能到達荒山?要知道從這裡到荒山的這段距離,全都布滿了那種嗜血植物,我們恐怕根本就無法通過。」宇風琦眉頭緊皺,他所說的也正是眾人所擔心的事情。

如果眾人無法到達荒山,那前面所說的一切都毫無意義。

「嗯,這倒是個問題。」普天歌目光深沉,用手拄著下巴,望向那座低矮的荒山,陷入了沉思中。

「現在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找一條沒有嗜血植物覆蓋的路通往荒山。」

宇青轉頭對其他人說道,他說的沒錯,現在唯一可行的辦法確實只有這一個,至於其他的辦法恐怕都行不通…………

其實直接飛過去,眾人也不是沒想過,但問題是鬼澤森林的上空自成一片禁區,根本就無法飛行,強行飛過去的結果就是爆體而亡。

所以只有這一個辦法可行,現在最關鍵的是,如何才能在靜月湖與荒山之間找一條沒有嗜血植物覆蓋的路?

「想要找出這樣一條路,還真是有點難。」負手而立,宇世心抬眼看著遠處大片的嗜血植物,神情沉重,帶著憂色。

從這裡望過去,荒山前的地勢異常的崎嶇不平,有些地方根本就看不到,尤其是臨近荒山的那片地帶,完全被突起的地面給遮擋住了。

想要在這裡找出一條可以通往荒山的路徑,實在是太難了,除非是近距離的探查地形,否則根本就無法看清這裡的形勢。

近距離的探查地形雖然可以找出一條通往荒山的路,但恐怕眾人很快就會被瘋狂的嗜血植物撕得粉碎。

「這裡的地勢太複雜了,我們所在的地方根本就看不清地勢的全貌,更不要說找出一條沒有嗜血植物覆蓋的路了。」宇風琦的心中有些發悶,他們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線希望,結果卻化為了泡影,真是讓人感到抓狂。

「辦法也不是沒有。」普天歌沉吟道。

「你們看,現在那些嗜血植物都陷入了沉眠中,只要它們能夠暴動起來,我就可以根據它們暴動時的方位來判斷出那些嗜血植物的分佈地點。」

「到時候我們就能夠探查出一條安全通往荒山的道路。」普天歌露出了一個笑容,對眾人緩緩的說道。

「有道理,但你打算怎麼做?那群嗜血植物的數量可不少,你在讓那群嗜血植物暴動起來的時候,可千萬別暴露了我們的蹤跡。」宇青問道。

普天歌的辦法雖然不錯,但卻很有可能將眾人暴露出來,倘若眾人真被那些嗜血植物察覺到,恐怕就凶多吉少了,所以眾人不免有些擔憂。

「放心,我有分寸。」

普天歌讓眾人退後一些,然後單手神力匯聚,化為一粒光點,拋向空中。

「嗤!」

一道不起眼的光點在半空中炸開,絢麗的神芒飛逝,向四周散去,璀璨奪目。

山海都市妖魔錄 ,一道道血光衝天而起,漫山遍野,無窮無盡,在那裡瘋狂的擺動身軀,像是一片血紅的線條。

一時間那些嗜血植物都被驚擾了,騰起了身子,向著半空伸去,同時發出一陣陣古怪的嘶嘶聲,看上去令人頭皮發麻,有一種作嘔的感覺。

在那些嗜血植物暴動的時候,普天歌雙目發光,掃視著荒山前方的那片地帶,將那些嗜血植物所在的方位記了下來。

就這樣過了許久,那些嗜血植物又漸漸的陷入沉眠中,這讓普天歌眉頭微皺,他現在還沒能完全將這片地方探查清楚,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行。

沒辦法,普天歌只能再次故技重施,單手匯聚神力,將光點拋向空中然後炸開,使得那群嗜血植物又開始暴動了起來。

連環套


「怎麼樣?」眾人算是捏了一把汗,如果真的沒有一條可以通往荒山的路,那他們恐怕就沒轍了,也只能坐以待斃。

「可以了。」普天歌點了點頭,神情堅毅。

他蹲下身子,用手指在地面上勾畫著一道道紋路,縱橫交錯,十分的繁雜,這就是荒山前的地勢圖。眾人在看到普天歌的舉動后,全都圍攏了過來,低頭仔細查看。

最後,普天歌在橫豎密布的圖案上又劃了一指,隨即對眾人說道。

「這就是靜月湖與荒山之間的地勢圖。」普天歌停頓了一下,用手一指其中的一道線條,然後看向眾人「而這裡就是我們要走的路徑。」

「這條路是我推演出來的,雖然十分曲折蜿蜒,需要走很長時間,不過卻比較安全,路上基本沒有什麼嗜血植物。」

「你真的確定嗎?如果出現差錯,我們將死無葬身之地。」宇風琦還有些不放心。

「請相信我。」普天歌面容嚴肅,聲音不大但卻很有力度。這讓眾人的心稍安了些,畢竟他們對普天歌還是很信賴的。

行動路線已經確定了下來,現在要想的是什麼時候向荒山進發。

「我們幾人何時動身?」宇青看向普天歌,開口問道。

普天歌聞言沉吟了一下,抬頭看了看天色,現在已經快到正午時分,只是光芒依舊很微弱,暗淡無華,不見大日高懸。

「夜間動身,我估計施展神通來掩蓋我們幾人的氣息,恐怕對那些嗜血植物也無用,所以只能藉助夜幕的掩護了,這樣更保險些。」

施展神通來掩蓋氣息只能隔絕神力的探查,不過對於嗜血植物恐怕無效,雖然不知道嗜血植物是用什麼來感知活物,但絕對不是用神力。

而最好的辦法就是藉助夜幕的掩護,這樣可以減少被嗜血植物察覺的可能性。

眾人在靜月湖旁的淺灘上等待著夜幕的降臨,宇青幾人有些緊張,能否到達荒山他們心裡也沒底,現在只能希望普天歌的判斷沒有出錯了。


時間流轉,天光漸暗,夜晚終於到來,四周寒風陣陣,無比的陰冷,伴隨著一層層紅光的騰起,密布在高山峻岭之上,無邊無際。

一眼望去,浩瀚的山脈上籠罩著沒有盡頭的紅光,連接至夜空的邊緣,彷彿大地都變成了血紅色,妖異而鬼魅。

「時候差不多了,我們動身。」普天歌凝重的望著那片無邊無際的紅光,語氣深沉。

此時此刻,眾人都做好了準備,由普天歌領頭,其他人緊隨其後,向著森林的深處走去,他們不敢走的太快,因為那樣很容易就會驚擾到嗜血植物。

果然如普天歌所說,這一路上確實十分的曲折蜿蜒,地勢起伏波瀾,不過好在這一帶的嗜血植物非常的稀鬆,眾人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每個人都壓低了身形,小心翼翼的避開那些嗜血植物,雖然這些嗜血植物都陷入了沉眠中,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一片片的紅光繚繞,瀰漫在眾人的四周,這很讓人不舒服,就像有一種要被紅光吞噬掉的感覺一樣,令眾人非常心有餘悸。

宇青幾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跟在普天歌的身後,一路向著荒山前進。普天歌僅憑著腦海中的路線向前走著,他對自己的判斷力還是很有把握的。

「快到了。」聽到普天歌的話后,宇青幾人都擦了擦汗水,心中鬆了一口氣,他們已經走了很久了,精神緊繃,心神過於疲憊。

前方不遠處就是荒山,估計再走一段路程就應該能到了,眾人原本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他們只要上了這座荒山,就不必再擔心那些嗜血植物了。

「轟!」

一聲巨響從後方傳來,眾人警覺,連忙向後看去,發現身後的地面竟然隆起了一大塊,而且隆起的範圍還在變大,最後土石崩開,只見一條無比巨大的樹根從地下伸了出來!

這條巨大的樹根扭動著身軀,向眾人腳下砸了過來,力道磅礴,連虛空都在碎裂。

「快跑!」

普天歌讓宇青幾人先走,然後他一人橫在樹根的面前,雙手綻放出一片烏光,向上迎擊,一剎那猶如天鼓震世,大道都在顫動!

普天歌大吼,長發亂舞,雙臂一舉,狠狠的架住了那砸來的樹根!一時間雙方僵持了下來,能夠見到他的周身一陣陣璀璨的神霞騰升,有著開天闢地之勢。

他沒想到居然會有樹根出現,這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以為只要避開那些嗜血植物就可以了,完全把樹根給忽略掉了。

他不清楚這些樹根還會出現多少,所以只有讓眾人趕快上荒山才行,不過即便上了荒山恐怕也無法擺脫樹根的威脅,因為樹根是從地下鑽出來的,很可能不受距離的限制。


但如果不儘快的上荒山,四周的那些嗜血植物肯定不會放過眾人,而上了荒山至少可以擺脫那些嗜血植物,至於樹根那就只能另想辦法了。

「嘭!」

普天歌被震退了數步,手掌淌血,受了些輕傷,他並沒有戀戰,而是轉頭向著荒山而去,畢竟他只是打算拖延住樹根而已,並沒有想要消滅樹根。

此時,經過普天歌的一番拖延,宇青幾人也已經快要到達荒山了,不過就在此時,令眾人悚然的一幕出現了。

「轟…………轟…………轟…………轟………………」

在眾人的前方連續幾聲巨響傳來,一條條無比巨大的樹根崩開了地面,從地下鑽出,掀起了一大片的碎石,十分猙獰的扭動著軀體。

這幾條樹根向著眾人逼近,一時間塵土飛揚,大地裂開,驚得眾人連忙紛紛避讓。

不好!普天歌神情一變,連忙催動神力全速前進,奔向宇青幾人的身旁。現在這幾條樹根擋住了眾人的去路,如果不能儘快突圍,恐怕眾人將全軍覆沒。 一條條無比巨大的樹根擺動著軀體,狠狠的砸了下來,伴隨著一片虛空的碎裂,眼看就要將宇青幾人壓的粉碎。

電光火石之間,普天歌向前突進,與正在後退的眾人交錯而過,綻放出一枚枚絢爛奪目的光符,向著那數條巨大的樹根殺去!

「嘭…………………………………」

普天歌隔空出手,阻礙那些樹根壓落的身軀,他並沒有近距離與那些樹根交戰,因為在面對這種數量的樹根,近戰簡直就是在找死。

光符漫天,席捲天上地下,與那些樹根碰撞,產生了一片無比炙熱的光華。

在無盡的光符與那些樹根交鋒的時候,普天歌趁機從樹根和樹根之間的縫隙中穿了過去,同時他周身綻放出浩瀚的秩序神鏈,鋪天蓋地,封鎖住了那些樹根。

嗡的一聲,那些樹根暴怒,瘋狂掙扎,轉眼間一條條秩序神鏈崩開,被那些樹根絞的粉碎,化為了一陣陣斑斕的光雨。

雖然普天歌的封鎖只持續了短短的一刻,就被那些樹根掙脫掉,不過這已經足夠了,宇青幾人已然趁著這一刻的時間從那些樹根上跨越了過去,繼續奔向荒山。

「天歌,快跑!」宇青一邊跑一邊轉頭吶喊,現在普天歌距離那些樹根非常近,如果不能儘快逃離,恐怕就危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