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類能飛行的船名為靈舟,是一種法寶,這艘船為中品靈器,主要是用於運輸。」

看著目瞪口呆的少年人,龐睿摸著鬍鬚,笑吟吟的道。

「我們先上去了,你們慢慢爬上吧!」

龐睿交代了一句,便是一個跳躍,竟是跳上了二十米的高空,直接是來到了靈舟之上。

隨即,他身後的二十幾人,也是如同吃飯喝水般,輕而易舉的躍到了靈舟之上。

片刻后,從靈舟之上,放下五道繩梯。

「都別推擠,按照隊列順序依次上來,上來后你們每人可以到船艙任意挑選一個房間。」龐睿的聲音自靈舟上清晰的傳入了少年人的耳里。

隨著龐睿話音落下,還站在空地之上的所有人都是動了起來,一道道身影,井然有序的向著靈舟之上爬去。

「周天,真的是你啊!」

周天剛爬上靈舟,一道聽上去頗為喜悅的聲音便是陡然自一旁傳來。

「張寒!」

望著相貌普通的少年,周天流露出喜悅之色,顯然,周天聽到了張寒的名字,張寒也聽到了周天的名字。

「看來,我倆還真是有緣分啊!」

張寒撇了下頭,示意到夾板之上聊。

「周天,他是誰啊?」

徐靜也是跟在周天身後,好奇的望著張寒問道。

「他叫張寒,是我家鄉的一個朋友。」周天介紹道。

「怎麼,周天你就不給我介紹介紹這位姑娘?」望著沒有了下文的周天,張寒眼眸古怪的望著周天,揶揄道。

「這位姑娘叫做徐靜,耀金公國,喀荊城人,是我在來泰陽城路上認識的朋友。」周天再次介紹道。

「你好。」

「你好。」

待得張寒與徐靜二人打過招呼后,周天便是迫不及待的問道:「張寒,我們周家的人有沒有人來參加此次的考核?」

(怎麼說呢,我覺得這章寫的有些不盡人意,但還望各位海涵…) 「你們周家的人不僅來了,而且還來了不少人!」張寒頗為感慨的道。

「真的啊!來的人都是誰?」心中大喜,周天急忙問道。

他認為,只有外面更為寬廣的世界才能促人奮進,他希望他的族人能到外面的世界修鍊歷練,只有這樣才能夠取得不俗的成就。

「周穎,周靈兒,周楚風,周涵雅…」

「涵雅!涵雅也來了!她突破到凝脈境了嗎?」不待張寒把話說完,周天便是激動的問道。

「她兩月前就突破到凝脈境了,前不久又是突破到凝脈境第二門了。」張寒眼神怪異的望著周天,如實答道。

「那她考核成績是多少?」周天又是關切的問道。

「天賦為玄階,屬性為高級屬性,悟性三十八分,總分只有七十八分。」張寒道。

「那…那她被分配到那個宗門了?」周天有些緊張的問道。

「她被分配到了…天易門。」

張寒對著周天擠眉弄眼,頗為神秘的道:「怎麼,看你這般關心你的涵雅,你倆該不會是…」

一旁的徐靜從兩人開始談話時,便是一臉好奇的豎起耳朵聆聽著,此時,更是頗為緊張的望著周天,等待著他的答案…

「亂說什麼了,我在周家的第二個朋友就是涵雅,自然是比較關注他了,而且這宗門的事,可是人生的大事。」

周天撇撇嘴道,隨即轉移話題,道:「那說說我們周家其他人的情況。」

「剛剛就是被你心急火燎的打斷了說話,你還好意思催我!」

張寒搖了搖頭,感慨極深的道:「你們周家這次可是了不得了!包括你在內,你們周家一共是有著八個人進入超然宗門,而且剛好是一個宗門一個人,可謂是子弟遍布超然宗門啊!」

「八個!那八個人?」周天又驚又疑的道。

「你,周穎,周靈兒,周楚風,周涵雅,周炎,周欣怡和周雨嫻。」張寒扳著手指頭,數道。

「周炎,周欣怡和雨嫻姐也都突破到凝脈境了?」周天瞪著眼瞳,驚訝的道。

「都是你走後突破的,特別是周炎,更是在四個月內,從淬鍊鏡突破到了凝脈境第三門,這天賦…」張寒也是咂舌道。

一旁的徐靜也是聽的目瞪口呆。

「那…」

「你們三個小娃娃,這靈舟都快要飛走了,你們怎麼還逗留在夾板之上,就不慌著搶房間?」

周天還準備細問族人的情況,卻不料,一道響亮的聲音自一旁傳來,隨即他便是見到龐睿踱著步子,向他們走來。

「龐長老好。」張寒拱手行禮道。

周天剛開始是準備叫”龐老先生”的,但聽到張寒的稱呼后,也是立即改口,行禮道:「龐長老好!」

徐靜也是如此。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第三天參加考核的張寒。」

龐睿指著張寒,篤定的道,隨即指著周天和徐靜道:「你們兩個是兩日前參加考核的,你叫周天,這個丫頭嘛…我只記得姓徐。」

「龐長老好記性!」張寒微笑著奉承道。

「我可不是記性好才記住你們的,實在是你們的考核成績惹人矚目。」

龐睿搖頭道:「你張寒可是有著天階天賦,完美級的屬性,悟性也不差,還有你…周天,天賦雖然差了點,但屬性和悟性都是極為的出色啊!最後,還有徐丫頭,她可是斷然拒絕了天鳳門王韻的邀請,毅然的加入我天羽門!」


「那個,龐長老,我能問下考核總分超過八十的和沒超過八十的,在天羽門的待遇有什麼區別嗎?」看著和顏悅色的老者,周天也是頗為大膽的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這個…我現在就告訴了你們,多沒意思啊,還是等你們到了天羽門自己去體會吧。」

龐睿買著關子,叮囑道:「這靈舟馬上就要飛速航行,憑你們現在的修為還不足以抵抗凜冽的高空寒流,所以你們還是快進船艙吧。」

見狀,周天也不好多說什麼,拱手道:「既然如此,那麼,小子告辭了。」

隨即他三人便是進入了船艙,這船艙入口處畫著艙內房屋結構圖,周天初略的看了一下,這船艙內一共有著十層,每一層都是進百個房間。

周天他們只允許住船艙的上四層。

「張寒,你還沒告訴周炎他們都分別進入了那個宗門。」行走在船艙內,周天問道。

「哦,周涵雅我跟說過了,他被分配到了天易門。周穎他選擇了天鳳門,她不愧是我們咸豐城的第一天才,天賦,屬性和悟性都是滿分啊!」張寒感嘆道。

「那她現在是什麼修為?」提到周穎,周天有些關切的問道。他記得,在城比時,周穎就是有著凝脈境四門的修為。

「她在考核時,是凝脈境八門的修為。」張寒咋舌道。


「八門。」

周天也是驚嘆了一句,旋即又是問道:「那其他人呢?」

「周楚風選擇了天劍門,周靈兒選擇了落塵宗,周炎選擇了星隕宗,周欣怡被分配到了無痕宗,周雨嫻被分配到了凌雲宗。」張寒一一道來。

周天從張寒的話中知道,「選擇」意味著總分超過八十分,擁有選擇宗門的權利,「分配」意味著總分在七十到八十之間,只能被宗門分配。

「只要能進超然宗門就好。」

說著,他們已經是走完了船艙的第一層,卻是發現,都已經住滿了人,無奈,只能到第二層去找尋空著的房間。

這些靈舟中的房間只要是有人居住,那麼他在門板上就會顯示出來,頗為神奇。

「話說回來,你們周家還真是深藏不露啊!你爺爺是修真鏡的強者,這也就罷了,你們家居然還藏著另一位修真鏡的強者,這可真是…」張寒唏噓不已,道。

「另一位修真鏡強者?」周天疑惑的呢喃道。

「你不知道這也正常,好像連周穎他們都不知道,唯獨周靈兒知道。」張寒露出理解的表情。

「你說的我們家族的另一位修真鏡強者,莫不是靈兒家的雲姨?」聽了張寒的話,周天陡然響起了蛟曾說過,靈兒家的雲姨有著修真鏡的修為。


「你知道!」張寒驚訝道。

「我是周家人,知道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倒是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周天反問道。

「在來泰陽城的路上,我們遇見了一批實力高強的山賊,本以為會凶多吉少,誰料,雲姨竟是一招便把山賊搞定了。」

……

他們三人來到了船艙的第四層,才找到空閑的房間,誰叫他們在外面拖沓呢!

不得已,只能在第四層船艙內,找了三間挨著的房間住了下來。 「小賊,你說,我們乘坐的靈舟真的是飛躍在萬丈高空嗎?」

周天的房間之中,徐靜坐在床榻之上,潔白的小手拖著腮幫子,極其鬱悶的問道。

此時,周天他們已經是在靈舟內度過了三天有餘,這三天來,他們都只能蹲在船艙內,不允許到夾板之上,說是靈舟在萬丈高空飛行,高空的寒冷氣流不是他們能夠抵抗的。

「應該是吧!」

周天坐在椅子上,這船艙內都是鑲嵌了不少星輝石,將見不到任何陽光的船艙內部照耀的猶如白晝。

「周天,哎…徐靜也在啊!」

突然張寒急沖沖的推開了周天的房門,當看見徐靜時,發出一聲驚訝之聲。

「張寒,發生什麼是了嗎?」看著急沖沖跑進來的張寒,周天眉梢不著痕迹的皺了皺,道。

「的確是發生了一些事情,可能會對我們有些不利啊!」張寒關上房門,坐在周天旁邊的椅子上。


「究極發生了什麼事?」徐靜好奇的問道。

「這幾天來,我們都很少到上面去,但是上面的人已經開始拉幫結派了。」張寒有些擔憂的問道。

「他們拉幫結派關我們什麼事?」徐靜疑惑的道。

「他們揚言,到了天羽門要互幫互助,仗著高強的實力,或威逼或利誘,上面三層的人基本上都是”入伙”了,估計他們很快就會到第四層來了。」張寒沉聲道。

「我們不入伙,他們難不成還敢把我們怎麼樣了嗎?」徐靜嬌喝道。

「恐怕那些人還真敢把我們怎麼樣了,據說,第一層的有個人也是不想入伙,還和他們起了口頭爭執,後來大打出手,結果那人寡不敵眾,被打的半死。」張寒面色憂鬱的道。

「這事應該傳到了龐長老的耳里了吧,他怎麼說?」周天沉吟了片刻,面色平靜的問道。

「龐長老說,此去天羽門需要穿越半個西北大陸,路途遙遠,即便是有著靈舟代步,也需要耗費進一個月的時間,只要我們不將人打死打殘,就隨我們鬧騰,算是給無聊的路途增加些許樂趣。」張寒諦笑皆非的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恐怕在弟子多如繁星的天羽門,這種拉幫結派的事應該很常見,所以龐長老才會默許我們的爭鬥。」周天分析道。

「這樣啊!那我們要不要也成立個什麼幫什麼派的?免得到時候被人欺負。」徐靜一臉興奮的提議道。

「成立幫派的事你還是不要想了,憑我們的實力在天羽門最多是中游甚至是墊底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