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麼晚了,你乾脆就……」蘇韻話還沒說完,司耀開口道,「徐峰。」

只是叫了一聲,徐峰便立刻會意,「武小姐,我送你。」

「不,不用了,已經麻煩你兩次了,我自己去打車就好,現在還能打到車的。」她忙著擺手拒絕。

「那我送你下去打車。」徐峰接著說。

爾妍:「……」

看了看兩人,蘇韻莞爾,走到爾妍的身邊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就……恭敬不如從命吧!」

……

「阿嚏!」站在一旁的徐峰到底是沒忍住。

蘇韻:「……」

他們這邊一走,蘇韻就打算上樓去洗個澡,本來還沒覺得什麼,徐峰這接二連三的噴嚏,終於讓她意識到,她身上的味道究竟是有多刺鼻。

方才她還只是走到爾妍的身邊,離他還有段距離呢,他就被刺激的噴嚏不停了,可見自己靠近司耀的話,那個味道得有多濃郁。

「我去洗澡。」她說。

剛要轉身,就被司耀一把拉住了手腕,往後一拉便將她捲入懷裡。

「我身上不好聞,別抱我!」扭動身體掙扎了下,她小聲的說。

孰料,司耀卻是更加抱緊了她,低下頭在她的肩窩深深的吸了吸,「誰說不好聞,你身上的味道都好聞,是你的味道,你獨有的味道。」

蘇韻:「……」

她不得不承認,這話實在是太蘇了,就算只是哄她的,她也受用了。

「就當是誇獎,我收下了,不過我還是得去洗澡,不然我自己都要吃不消了。」抬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臉頰,她淺笑著說道。

——

蘇韻好好泡了個澡,想的是關於木雕店的事兒,那少年雖然脾氣暴躁,卻不像是出爾反爾不靠譜的人,只是除了電話,她對他一無所知,如果再聯繫不上他,那關乎下一個新品的事,可能就要暫時擱置了。

上次拿的那一小塊邊角料,是遠遠不夠做新品實驗的,而人有時候就是這樣,越是難得到的,可能得不到的,就越是掛懷在心,念念不忘。

想來想去,她很快從浴缸里出來,把自己包裹擦乾,套上睡袍出來。

司耀顯然已經在另一個浴室洗過了,穿著睡衣躺在床上看文件,聽到動靜,把手裡的文件隨手一放,看著她。

可蘇韻的注意力卻完全不在他的身上,快步走到自己的衣服那翻找,大概是沒找到,又去拉抽屜,抽屜里也沒找到,想了下,扭頭看了司耀一眼。

見她看向自己,司耀挑了挑眉,卻發現,她除了看向他,其實視線根本沒有聚焦過來,還是在思考著的。

司耀忍不住開口,「你在找……」

什麼兩個字還沒出來,她已經快步走過去打開房門,下樓去了。

出,出去了?

頭一次被無視的徹底,司耀靠在那愣了幾秒,發現自己也有被無視的一天,還是他的小妻子。

就在他猶豫是繼續待在這裡等她回來,還是下樓去看看她究竟在做什麼的時候,門外傳來了腳步聲,她又回來了。。 #蘇爹#、#分手快樂#、#名場面#紛紛成為熱詞。

蘇晨唱《分手快樂》的視頻幾個小時就達到恐怖的千萬級播放量。

點贊、轉發、熱評無數。

「分手唱分手快樂!蘇爹也是沒誰了。」

「哈哈哈,我在現場,我都準備扔雞蛋了,結果蘇爹一唱,忽然發現歌詞竟然這麼治癒!~」

「治癒還是致郁?」

「暖男級寶藏蘇爹。」

「今天前我也被分手了,心情一直很低落,但聽到這首歌心情一下子就開朗了。去特么的前任!姐姐要去海邊度假了!」

「不哭!不傷心!我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知道了……我現在就去分手,快樂一下!」

「秀兒!」

歌詞引起無數人的共鳴。

有已經分手一段時間還沒走出來的,聽完後會心一笑,內心釋然。

也有剛分手傷心欲絕的,聽完好像突然找到了心裏的平衡和慰藉。

還有被愛情折磨到成天想分手痛苦不堪但又下不定決心的,聽完后當場分手……

忽然間大家發現,

分手其實也並非那麼糟糕。

曲爹俱樂部微信群。

詞曲人們聽完這首《分手快樂》,已經討論瘋了。

「這傢伙永遠不按常理出牌。」

「不愧是蘇爹,說實話當時我真特么擔心他當場被打死……」

「分手快樂!你們不覺得蘇爹的創作視角和創作思維很有意思?逆向思考……我悟了!這就去寫一首《戀愛痛苦》」

「蘇爹太逗了。果然大佬的腦子都有坑……不是,腦迴路都不太一樣。」

「會玩兒。」

「學廢了。」

五佬也注意到了這首歌。西毒林西是五佬中最擅長寫情歌的,但就連他都沒想到,竟然還能用這種視角去寫分手。

「蘇晨有點意思啊,」林西道:「不按套路出牌,我喜歡。」

「人家都說了,他是你得不到的男人。」在下獨孤文山永遠最騷。

「滾!」林西發出來幾個棒槌使勁敲打。

……

次日,蘇晨一家「班師回朝」。

幼兒園今天已經開始上課了,舒婉給蘇小夕請了一天假。

幼兒園不像小學初中,耽擱一天就耽擱一天,問題不大。

剛到家舒婉便接到了媽媽沈春枝的電話,說是她和老爸要駕車自駕游,「我們家伊麗莎白交給別人照顧我也不太放心,而且我們準備至少玩一個月,時間太長麻煩別人心裏也過意不去……所以媽媽想着乾脆帶來魔都,讓你們幫忙照顧半個月。正好我和你爸也來看看你們。」

「好啊。」舒婉答應下來。

伊麗莎白是舒婉高三時養的狗狗,大白毛薩摩耶,開始讀大學她因為要住學校宿舍,宿舍不準養狗,而且養狗也很打擾舍友,於是叫放在家裏讓爸媽養。

後來從街頭演唱的時候在街頭遇到蘇晨,蘇晨幫她寫歌,她順利出道。

有了些錢搬到學校外住了。

她本想着把伊麗莎白接過來,但工作日益繁忙,接過來無人照顧,也就此作罷。

後來結婚蘇晨雖然有大把時間,

轉念一想爸媽養得挺好的,就讓他們養著吧,就這樣可憐的薩摩耶一直讓爸媽照看着。

現在爸媽要把狗狗送過來。

當然沒問題啦。

掛斷電話蘇小夕好奇問道:「媽媽,外婆要來我們家嗎?」

「要來呀。」舒婉說道,「不僅外婆要來,伊麗莎白也會來哦。」

「真的嗎?耶!!又可和伊麗莎白玩咯!」蘇小夕聽到伊麗莎白要來都高興壞了。

每次回山城,伊麗莎白都會淪為蘇小夕的玩物。

一人一狗玩得不亦樂乎。

蘇晨聽到老丈人和丈母娘要來,心裏也挺開心。

這一世他是孤兒。

現在穿越了,地球的爸媽也見不到,很是思念。所以對舒婉的爸媽也有一種額外的親切感。

「爸媽他們什麼時候來?」蘇晨問道。

「明天。」舒婉道。

「我去接他們。」

「聽他們的語氣,應該是開車過來……他們要開車自駕游一個月。現在他們倆是越來越會玩了。」舒婉感嘆。

「那我明天準備一桌好菜。」

「謝謝老公。」

舒婉在蘇晨面前完全就是一個幸福的小女人。

高冷天後?

不存在的!

直播間觀眾聽到這通電話也是議論開了。

「伊麗莎白?」

「外國小女孩兒嗎?」

「小夕聽到伊麗莎白要來,高興慘了,又可以和伊麗莎白玩了……聽語氣,應該和小夕年齡差不多大。」

「難道是舒婉的妹妹?二胎?」

「額……神特么二胎!舒婉女神爸媽都是華夏人,生的孩子應該是純種華夏人!取伊麗莎白這樣的外國名就離譜!」

「所以這伊麗莎白是何許人也?」

「嗯……這誰知道啊。舒婉女神哥哥的女兒?」

「舒婉女神有哥哥?我咋不知道。再說了,即便是舒婉女神哥哥的女兒,那爸媽要出去旅遊,孩子也該交給哥哥家帶啊,為什麼要交給舒婉女神?」

「明明是日常直播……現在變成懸疑劇了!所以這個伊麗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求大神推理解釋!」

直播間都被伊麗莎白炸開了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